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零四章 路成濯是僞君子?推薦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言舒刚准备退出微博时,突然跳出一组照片。
顿时目瞪口呆。
居然是一组路成蹊跟路成濯的亲密照,从各个角度看,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可是她只是让纪墨霆帮忙澄清绯闻,并没有让他并路成蹊的恋情公开啊,不过这组照片确实挺赏心悦目的。
“阿舒。”
突然一道熟悉声音响起。
言舒就看到刚还在照片里人就站在了她面前。
蛇蝎庶女:冷帝别嚣张 柳随风
她想起了路成濯受伤一事,问道,“成…..路总,你的伤好了吗?”
路成濯清冷眉峰微微皱起,“阿舒,为什么叫我这么生疏。”
啊?言舒挠头,互相都有对象的人,不应该保持一下距离吗?
路成濯迈着笔直修长的腿走到言舒面前,他的眸色很深,深的让人一眼就会沦陷其中、
言舒后退几步,“那个,现在是敏感事情,还是避嫌啊,要是又让不怕死的狗仔拍到,我们两就说不清了。”
要是被纪墨霆看到,她会死的吧。
被他在床上折磨死。
想到这个可能,言舒猛然打个冷颤,连忙又退了两小步。
路成濯眸色变暗,“为什么要说清?”
他在追她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路成濯目光一寸不避的落在言舒身上,带着了冷清下的强势,以及让人看不透的灼热。
言舒皱眉,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不可抑制的涌现出了愠怒,难道她看错路成濯了?
其实他是一个衣冠禽兽,伪君子?
吃着锅里的还想着盆里的?
言舒想得太专注,都没有注意到路成濯走到她面前,伸手就要碰到她的头发。
她回过神来,一把将路成濯的手拍开,带着怒火, “路总,你这话说得太渣,还有不要动手动脚的,你就不怕我告诉路成蹊吗,你的人品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我们的合作关系。”
言舒后退好几步,神情很冷。
路成濯皱眉,嗓音清冷,“阿舒,我不知道…….”
“别叫我阿舒,你要是叫我言舒就可以,这名字只有我亲密之人才能叫,我跟路总似乎并不是很熟。”言舒面无表情,“之前我弟弟跟白念家里的事情,我很感激你,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告诉我,我已经尽我最大努力帮你。”
“我还去探望白念,就不陪路总闲聊了。”
言舒说完, 头也不回的离开 。
“等一下。”身后传来路成濯的嗓音。
婚心劫,独爱俏佳人
言舒回头,“路总你还有什么事?”
“我对你刚才说得大部分都不能理解,如果是因为我对你的追求举动造成了困恼,你可以…..”
“你追我!??”
言舒瞳孔发大,愤怒层层叠加,“你都有女朋友的人了,你还追我,你这还不是渣!
还有我也有男朋友了,路总请你自重!”
路成濯身上的气息顷刻有些凉,他薄唇亲启,“我没有女朋友。”
言舒忍不住更加分愤怒,越看这人越觉得渣!
“你说没女朋友之前,都不考虑路成蹊的感受吗,怎么说她也当你底下女朋友这么久,一到曝光就死不承认了,你跟那些喊着“我不是渣,我只是想给每个女孩一个家”的渣男有什么区别,不,你比他们还有……”
“路成蹊是我妹妹。”
言舒义愤填膺的话还未说话,就被那句“妹妹”给镇住了。
“是我亲妹妹。”路成濯再看到言舒先震惊又变得愤怒的时候,猜到她又是误会妹妹那次,于是又加了一句。
这下,言舒是彻底愣住了。
路成蹊是路成濯的亲妹妹??
她脑袋怎么有点绕不过来了。
“是谁告诉你,我跟她是恋人?”路成濯看着言舒目瞪口呆的脸。
言舒下意识把手机给他看, “网上都实锤你跟路成蹊的关系。”
路成濯瞥了几眼,眸色越发冷凌,那张禁欲又清冷的表情下,透着一股子寒意,“这件事我会处理,不过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吗?”
言舒尴尬的就差用脚指头抠出一室三厅来!
这乌龙闹的有点大啊,她还有些心虚,毕竟刚才还骂人家渣男,转眼骂错了。
“那个,路总不好意思,我……”
“ 还叫我路总?”
言舒挠了挠头,“那个我们也不是很熟啦,虽然你没有女朋友,但是我不想让我男朋友误会。”
“纪墨霆吗?”路成濯极淡的吐出这几个字,神情晦涩不明。
如果仔细看,还能从他的眼眸里看到凌厉的狠绝。
言舒刚想点头,路成濯接着说道,“他会害了你的,他那种人不懂爱,只会强取豪夺。”
声音透着一股子天生的敌意。
言舒莫名的有些不舒服,纪墨霆人是霸道了点,强势点,偏执了点,但她可以肯定,纪墨霆舍不得伤害她。
但想到刚才误会了人家,心里不好意思,因此他转移话题道,“我听路成蹊说你伤的很严重,现在好了吗?”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路成濯点头,清冷目光有片刻的柔和,“你想离开纪家吗,我可以帮你,让你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说实话,言舒有片刻的心动。
毕竟她一直想要彻底摆脱纪墨霆的囚禁,哪怕现在她有了短暂的自由。
路成濯朝言舒走了两步,矜贵的脸上透着强势又与生俱来的贵气。
她知道如果他跟纪墨霆对上了,并一定会输。
也就是说,她彻底摆脱纪墨霆的概率也该有五五分,现在只要她点头,她相信路成濯会说话算话。
言舒嘴角动了动,“不了,我的事情我可以解决的,不过还是谢谢你。”
她朝着路成濯露齿一笑。
她暂时还不能离开纪家,她还没用弄懂前世的谜团,也还没有查出那个黑衣人是谁,而且方若彤的真面目她还没有揭露,就这样离开,她会不甘心。
而她知道,这所有的谜团的围绕的中心,都跟纪墨霆有关。
而且上辈子纪墨霆为什么会死??
想到前世死的那一幕,方若彤说这一切都是预谋好了的,她跟纪墨霆纠缠都是被人设计的,而前世所有的悲剧都是被人一步步铺垫好了。
她就好恨。
这一世,她不但要改变前世的悲剧,还有将背后之人给揪出来,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只是猛然想起了这些天,梦见的断断续续的画面,心脏猝不及防的刺痛了起来。
言舒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肚子。
金田 怎麼 念
为什么梦里的自己有过孩子?为什么梦里的自己一会儿好像爱着纪墨霆,一会儿又好像恨不得杀了纪墨霆。
她第一次这么迫切希望,前世那些失去的记忆,能够全部回来。
她很想知道,最后纪墨霆为什么愿意放手,而他又是因为什么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