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三十六節 意料之外與地獄熱推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就在师弋筹划着接下来的行动时,身后的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乱了师弋的思绪。
这咳嗽之人并非旁人,而是一直与师弋在一起的林傲。
原来,之前其人之所以失去了踪影。
乃是师弋假死之时,将她收入了神仓空间之内。
林傲比不得师弋,拥有强悍的肉身恢复能力。
哪怕向云间的耀阳之力在肉身之内肆虐,师弋自身强横的恢复能力,也能将之给完全压制住。
血之一道虽然独特,但本质上依旧属于五行类流派。
和大多数五行类流派一样,脆弱的肉身乃是他们的通病。
之前受了向云间的偷袭,林傲至今也没有缓过劲来。
如今其人面如金纸一般,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虚弱。
“要不是我也在圆觉境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有足够的应对经验,这一下恐怕直接就能要了我的命。”咳嗽停下之后,林傲心有余悸的说道。
师弋闻言,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愧疚。
毕竟,此事本来就和林傲没有什么关系。
那些人全是冲着自己开的,林傲只是被殃及了而已。
一念及此,师弋一脸郑重开口说道:
“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看着师弋一脸郑重的样子,林傲却忍不住笑道:
“哈哈,不必这么认真。
师弋你的承诺我是信得过的,不过你还是优先保全自身吧。
血道躯壳不同于寻常分身,当年血神宗宗主借此,连承负都可以摆脱。
我的躯壳虽然有血缘限制,但也不是区区秘境可以限制的。
在此地死去对我而言,不过是再换一具躯壳罢了。
倒是师弋你,死在此地可就真的没命了。
当年我忍痛割爱放弃了炼狱峰,那是因为师弋你有资格拥有它。
可最后如果便宜了别人,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你的。”
林傲一番剖心的话语,让师弋感觉轻松了不少。
不过,轻易不做出承诺的师弋。
只要应承下某件事,就绝对不会食言。
就像师弋所说的那样,他不会让林傲死在这里的。
至于师弋自己,更加不会。
…………
视线转回到人群方向。
此时,才国一干人等正在密切监视着周围的动向。
任何后续加入的修士,这些人都会利用手段。
让对方释放出气息,以供隗鸿身边的陶俑进行辨认。
这手段不乏激进之举,不过在只针对胎神境修士的前提下。
对面就算心生不悦,但在才国一众圆觉境修士面前,也只能乖乖的配合。
这样跋扈的作为虽然有些败人品,但是对向云间他们来说。
人品又值几个钱,还能比心协镜的价值更高么。
就这样,他们才国一行人堵在此地。
就好像筛子一样,不断地过滤着周围的人群。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的修士互相结伴。
一批一批进入了铁围山之内,在场的人数正在逐渐变少。
见此情形,向云间有些沉不住气,其人开口问道:
“现在这么做,我们真的可以将那贼人给逼出来么。”
陈抱一闻言,好整以暇的回道:
“当然,除非其人愿意就此被困死在此地。
但凡修士皆以性命为重,再好的宝物也要有命用不是。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们一行人的人数足够多,这个数量进入铁围山是绰绰有余的。
我们有能力拖到最后,而对方拖下去只能是等死。
放心吧,对方只会比我们更加焦急。
我们只需要守株待兔等在这里,对方自己就会主动跳出来的。”
陈抱一的话刚刚说完,另一边的隗鸿就发现了师弋的踪迹。
陈抱一见状,脸上露出了一副智珠在握的笑容。
在陈抱一看来,对方肯定是承受不住压力了。
其人不想死在此地,那么就只能乖乖的把心协镜给交出来,以此换取活命的机会。
当然,在拿到心协镜之后,陈抱一并没有就此放过对方的打算。
既然胆敢在他们才国势力口中夺食,那就要做好反噬而死的准备。
就在陈抱一暗讨之时,一旁的隗鸿却开口说道:
“那带着心协镜之人,没有向我们这里而来。
他、他竟然直接向着铁围山而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余人等的脸色大变。
就连陈抱一都有些发懵,对方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直接只身进入铁围山,难道他想要主动寻死不成。
虽然想不通对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但是陈抱一知道。
此时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的话一切都晚了。
“快追!”
就这样,才国方面一行人在隗鸿的指引下,直接朝着师弋的方向追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在九龙渊与铁围山的边界处,发现了师弋的踪迹。
眼见师弋尚未踏入铁围山,陈抱一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陈抱一主动站了出来,对师弋安抚道:
“这位道友,我们所求不过心协镜而已。
只要你愿意把心协镜重新交还给我们,我们也愿意不计前嫌,把之前所发生的不愉快统统抛去。
只要……”
陈抱一的话语尚未说完,师弋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冷笑。
接着,师弋脚步向着身后一退,直接跨入了铁围山地界。
在跨入铁围山的一刹那,师弋的身影如水中泡影一般,消失在了陈抱一等人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陈抱一的脸色一片铁青。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得如此棘手。
更让他想不通的是,对方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难道心协镜,还能比他的命更重要么。
不过,陈抱一唯一知道的是。
如果不快点追进入的话,想要找回心协镜那可就难了。
不止陈抱一,周围一众人都识得铁围山的厉害。
就这样,才国一行人紧跟着师弋进入了铁围山的地界。
刚刚踏入铁围山,周围的环境陡然一变。
原本风和日丽的环境,一下子变得酷寒无比。
众人皆知,他们已经踏入了铁围山的八寒地狱之内。
之前已经说过了,在铁围山的山与山之间,全部都存在着地狱。
而在九龙渊与铁围山接壤的间隙之内,同样也不例外。
铁围山周匝如轮,如同蔓延不绝的车轮一般,将须弥山围在中间。
而铁围山本身坚硬如铁,纵横高度都十分的惊人。
哪怕这秘境之内的铁围山,乃是一个伪物,可也不是想横渡就能穿过去的。
唯一穿过此地的办法,只能是沿着铁围山之间的间隙而行。
换言之,只能不断地穿过那些地狱,才能最终抵达须弥。
在铁围山最外围分布的,正是八寒地狱。
这八寒地狱共有八处,它们按照次序排布在铁围山之内。
越往铁围山的深处走,地狱的威力就越强。
这八寒地狱可以算是诸多地狱之中,威力最弱的了。
不过,就算是最弱的一关,也同样有着令人闻之色变的威力。
如果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进入这八寒地狱之内。
在周围凌冽的寒风之中,一般人也会被冻的遍体生疮。
甚至,就连肢体都会变形,而无法正常的弯曲。
好在的一点是,进入此地的都是高阶修士。
这地狱虽然威力惊人,但本质上还是跳不出五行之列。
而高阶修士拥有一项,对付五行类手段的大杀器。
没错,那就是能够免疫五行攻击的法华了。
只要身在法华之内,无论多么凌冽的五行攻击,都无法伤到修士一分一毫。
并且,法华不同于报身。
只要不被外部力量打碎,就可以一直维持在身体之外。
这么看起来的话,这八寒地狱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那么简单。
八寒地狱逐一分布,从最初的具疱地狱。
到最后的裂如大红莲地狱,威力依次递增。
如果只是单独承受一种地狱的力量,法华自然可以将之轻松挡下。
然而,一旦同时受到两种地狱的共同作用。
那么,两股地狱力量将穿透法华,直接作用于修士身体之上。
不过,每一处地狱力量,只会在近期第一个踏入之人身上附加。
如此一来,就可以通过一对一的方式。
将地狱力量平均的分摊到每个人的身上,从而避免两种力量加身,导致法华失去作用。
每种地狱的数量最多不过八个,也就是说想要穿过铁围山,最低的要求就是有八个人同行。
而这,正是之前一众修士结伴而行的原因。
铁围山之内只能进不能出,如今师弋只身闯了进去。
在陈抱一他们眼中,可不就是自寻死路么。
师弋的死活他们并不关系,可是如果心协镜丢失在铁围山之内,那损失可就大了。
陈抱一等人顶着风雪,进入了铁围山。
然而,此时他们的眼前只有呼呼不停地风雪,根本看不到师弋的踪迹。
八寒地狱之内,时间的流逝并非一个整体。
或者说,这地狱本身并没有时间。
直到有修士进入其中,它的时间才开始了流动。
这样的特殊性,使得进入此地修士的时间,都是相对独立的。
这导致的状况就是,如果两个人进入此地的时间差距过大。
哪怕对方在视线范围之内,也无法看到对方的身影。
因为两人所处的时间是相互独立的,只要稍微拉开距离。
这个时间就会被拉大,不在同一条时间轴上,自然也就无法看到彼此。
这也是陈抱一等人,急冲冲追着师弋进来的主要原因。
毕竟,稍微耽搁一下,很有可能就不知道对方跑到哪里去了。
万一对方死在了八寒地狱之内,隗鸿的定位能力也将彻底失去作用。
这种情况之下,由不得他们不跟进来。
好在隗鸿的讨亡术还在发挥着作用,在八寒地狱如此严酷的环境之下。
只要对方动用法华,其人的气息就掩藏不住。
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持续追踪对方了。
在隗鸿陶俑的指示下,他们一行人不断的追寻着师弋的踪迹。
然而,就在将要追到对方的时候,隗鸿的讨亡术一下子失去了作用。
面对这种情况,陈抱一连忙想要出声询问情况。
然而其人的话还没有出口,身后方向就传来了两声惨叫。
原来,就在这个时候。
师弋突然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在他们一行人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直接杀掉了队尾的两名才国高阶修士。
在杀掉这两人之后,师弋丝毫没有恋战,直接加速冲入了周围的风雪之中。
当陈抱一等人追过来的时候,师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很明显,这是各自的时间被拉来所导致的结果。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陈抱一等人的心中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对方当真是很有魄力,为了不被讨亡术追踪到。
竟然连法华都不开,以肉身在这寒风如刀一般的地狱当中硬撑。
然而,对方不过一介胎神境修士而已。
霸者之路 怪灾
竟然三番两次当着他们的面行凶,这实在让他们有一种被耍的愤怒。
不过,惊怒的同时。
陈抱一等人的心中,还升起了一丝疑问。
王妃要跳槽 草若然
他们一行人拥有讨亡术,可以定位师弋的气息。
而在这时间相对独立的地狱之中,对方又凭什么能够锁定他们的位置呢。
将视线转回到师弋这边,此时师弋正孤身一人站在凌冽的寒风之中。
在师弋的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风雪。
不过,师弋却可以肯定。
自己视线相距百步的位置,就是才国一行人所处的地方。
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师弋对于此地的熟悉程度有多高。
哪怕看不见他们,仅仅只是估算双方进入此地的时间差。
师弋都能够以此为标尺,推算出自己与他们一行人之间的距离。
而敌人追踪师弋的手段,则反过来被师弋当做精确敌人位置的变量。
从才国这伙人跟着师弋的脚步踏入此地之时,他们就已经进入了师弋的步调当中。
接下来,师弋将践行自己睚眦必报的行事准则,给这些敌人留下此生难忘的深刻印象。
一念及此,师弋面无表情的一拳打在了,自己被完全冰冻住的膝盖之上。
接着,师弋迈着有些僵硬的步伐,直接走入了身前的风雪之中。
随后,彻底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