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一百七十五章 欲擒故縱推薦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眼见着马上就要揭下小鱼儿的面具了,可是,好巧不巧的偏偏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搅她的好事。
她抬着的手有些尴尬的全部暴露在墨君羽眼里。
他薄唇扬起一丝戏谑的弧线,“久儿你刚刚是想取下我的面具一赌本公子的芳容么?”
凰久儿掩下被人抓包的那丝郝色,嫣然一笑,“是啊,不知你肯不肯啊。”
墨君羽痞笑道,“我是怕你被我俊美的容颜所迷,因此而爱上我。”
凰久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胳膊肘朝他胸前一顶。
墨君羽假装吃痛的松开搂着她柳腰的双手,“久儿,你可真下的去手,疼死我了。”
墨封将眼神怼向老天爷,表示他不想看某个人暗戳戳的撒狗、粮。
冷璃则摸着下巴,一副兴味十足的样子。
他朝前走了几步,打量了几眼凰久儿,又打量了几眼墨君羽。语出惊人,“我也想看你的脸,怎么样给不给看?”
墨君羽拧着眉心,十分不悦这个人看久儿的眼神,像看一件待价而沽的物品,让他不爽。
他周身气场骤然一冷,凉凉的讽刺,“你沒资格。”
卧槽,居然比他还嚣张!冷璃惊的眼珠子瞪的老圆老圆了。
他伸出手就朝墨君羽脸上抓去,“有没有资格等我取下你的面具,你就知道了。”
墨君羽抬手挡住,“哼!不自量力。”
冷璃虚晃一招,朝他侧面攻去,“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墨君羽未卜先知,侧身躲过,“雕虫小技。”
冷璃左右开攻,双手齐上阵,“我看你怎么躲。”
墨君羽冷笑,抬脚就是往他身上踹去,“要躲的人是你。”
冷璃看着飞来的一脚,猛的往后跳了一大步,“你耍赖,居然动脚。”
墨君羽挑眉,“对付你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不需要客气。”
冷璃气得哇哇大叫,“既然这样,別怪我不客气了。我今天要是取不下你脸上的面具我就是小狗。”
“今天你这个狗是当定了。”
凰久儿看着打的难舍难分的二人,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干着急的墨封,慢慢踱步过去,压低声线,“你家公子真的在这?”
墨封毫不犹豫的点头,“是呀,不就在这跟……”人打架,后面的三个字没说出来,被他及时刹住了。
他懊恼的拍了一下没个把门的嘴,险些就说出来,坏了公子的好事。
他眼珠一转,找了个理由,接下了刚刚的话,“就在这查账,不过已经查完回去了。”
“哦。”凰久儿瞬间松了口气。
墨封瞧她这个样子,有点不爽,“怎么感觉久儿姑娘你好像不太想见到我家公子的样子。”
“我没有,我不是,你别冤枉我。”她只是现在还不能见他。
凰久儿狡辩,看在墨封眼里就是心虚。
他脸色变了变,最后一声叹息,“久儿姑娘,你若是喜欢我家公子就不要折磨他,不喜欢就更不要折磨他。有什么事好好的说清楚,不要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具体的事情他不是非常清楚,只是今天他家公子来到尚品居后,他拉着墨林好奇的问了几句。也大致的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久儿姑娘不理他家公子,却又要住进墨家,这就是欲情故纵。
可凰久儿却是觉得匪夷所思。
欲擒故纵?她真的不是啊,不要冤枉她。
简直欲哭无泪,她也不想解释了。看了一眼还在孜孜不倦想要揭下小鱼儿面具的红衣人。出声提醒,“姑娘,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应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直接扑上去。”
可是她的话音还未落,原本跟墨君羽缠斗的人,转瞬间就到了她面前。
冷璃简直气得羊癫疯发作一样,直跺脚。扬起脖子,露出自己的喉结,指着它,“麻烦你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女的会有这玩意吗?啊?我是男的!请不要叫我姑娘,我谢谢你了啊。”
凰久儿的嘴,尴尬的抽了抽,“不好意思,你长的实在是太像姑娘了,所以我才会认错的。”
这不能怪她吧,怪就怪他自己长的像个女人。
墨君羽原本看到凰久儿居然帮另一个男人,心里非常不爽。但是现在看着他气的跳脚的样子,心里瞬间就舒服了。
他走过去,将凰久儿拉到自己身后,怎么能让久儿看另一个男人的脖子。
“久儿,不要理这个娘娘腔,我们走。”
冷璃气得肺都快炸了,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像女人。这两个人不仅说了,居然还过分的说他是娘娘腔。
他要是能忍住这口气,那跟受气包有什么区别。
冷璃将准备离开的两人拦住,“你们两个不许走,给我道歉。”
墨君羽冷冷的睨着他,“道歉?沒睡醒吧你?”
凰久儿撇嘴,“大白天的,说什么梦话。”
冷璃气得火冒三丈,这两个人族人居然比他还不讲道理,太没天理了。
他不服!想他堂堂魔族皇子,居然斗不过两个人族人,说出去脸往哪搁。
他说:“你们这两个人还讲不讲理啦,将我误认成女人,我让你们道个歉有错吗?”
凰久儿偏了偏头,“我们之所以将你认成女人,那是因为你过分好看。一般人想让我们这么夸他还没这个福分呢。”
冷璃:“你的意思是,你们说我像女人,我还得谢谢你们咯。”
凰久儿不甚在意的摆手,“谢就不用了,你心里知道就好。”
冷璃冷笑,“说我娘娘腔也是夸我是吧。”
凰久儿:…小鱼儿惹的锅,小鱼儿来解释。
墨君羽才懒得跟他解释,懒懒的扔给他一句话,“回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自弃所以错过 new玩具熊
冷璃:…他自己长什么样,他自己清楚。需要照什么镜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墨君羽淡淡的瞥他一眼,气死人不偿命的说:“智商堪忧。”拉着凰久儿越过他,“久儿我们走,不要跟傻子在一起,会传染。”
冷璃原地爆炸,气得哇哇大叫,“啊啊啊,你给我站住,我要向你挑战。我要是赢了你,你就给我跪下来磕头道歉。”
墨君羽顿住,“我说过了不跟傻子玩。”
冷璃激他,“我看你是怕了我吧。”
“怎么?非的让我直白的告诉你,我不打女人么?”
凰久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小鱼儿居然也这么毒舌,跟墨君羽有的一拼。
这个想法一出,连自己都愣住了,怎么今天总是拿他跟墨君羽作比较,总能在他身上看到墨君羽的影子。难道是自己太想他了,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