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二百零二章 來信(二)讀書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霍御乾亲启:
来信已读,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但是不能接受是我的原因,我想着,我只是觉着可以暂时不要联系了,你忙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
有缘自会相见。
——傅酒
傅酒停住笔,钢笔的墨在纸张上渲染一片,她回过神来,低头抚了抚仍就平坦的小腹,脸上露出微微一笑。
傅酒的肚子日渐隆起来,必然是瞒不了别人的,张志勇这天诧异地跟张婶子说:“这霍太太怎么瞧着一天比一天胖了?”
张婶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这几个月霍太太好像没见红啊。”
傅酒恰恰在门口听见了二人的对话,微微皱起眉。
午时用膳时,傅酒清了清嗓子,“那个,我想说一件事情。”
“我怀孕了。”
闻言,桌上的二人一惊,张志勇和张婶子惊异地看着傅酒。
傅酒压低眉毛,继续清清淡淡说道:“这件事,我希望你们可以保密,否则,我不会留下这个孩子。”
张志勇点点头,连忙拉着张婶子点点头,“是是,我们知道,留着惊喜,惊喜……”
傅酒嘴角上扬,心里终于放了一件事。
五个月份,傅酒的肚子已经大到遮不住,她也不穿旗袍了,太贴身,勾勒的身形很是怪异。
临近新年,傅酒又收到了霍御乾的来信,内容冗长,都是一些情情爱爱的东西。
……朝朝暮暮,黄昏与四季,岁岁与年年,都想与你一起度过,新年快乐!
——霍御乾。
“霍太太,今年过年我们一起过吧。”张志勇欣喜说道。
“好,我正有此意呢。”傅酒笑着说。
“那我去县城里备点年货吧!”张婶子提议道,傅酒连忙道:“我也一起去。”
“诶!不行!”张婶子连忙制止她,“你这肚子太不担事,五个月不安全。”
“没事,我就是去看看,没关系的。”傅酒出言安慰道。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终究是拗不过傅酒的强制要求。
张婶子特意弄来了一辆黄包车,她怕牛马车惠垫
回房后,傅酒一句话也不说,小环看了很担心,“小姐,你不要伤心了。”
傅酒不语,她打开自己的衣橱,拿出里面一条白色锦绣旗袍,她原本是想穿上这一身来迎接霍御乾的。
看来是用不上了……
想起自己三个月前知道霍御乾要回城了,马上去服装店定制了这一身旗袍。
想想可真是好笑……傅酒嘲笑了自己一番。
不一会听到外面有了动静,大抵是少帅到了。
小环也听见了,一脸担忧的看向傅酒。
“小环,你去看看吧,回来告诉我。”终于,她坐在铜镜前愣了一会,缓缓开口。
小环点头就出去了。
傅酒散开自己的头发,铜镜内,女子黑亮的发丝散在背后,白皙的皮肤,鹅蛋脸上一双灵动的水眸,弯弯的柳叶眉,殷红的樱桃小嘴,她缓缓盘起自己的头发在脑后,拿起一只白色珠花插上去。
她随后换上了那身旗袍,窈窕的身材被衬托的玲珑有致。
用眉笔描过了眉,涂上了最近从国外流行进来的口红,这个效果是和胭脂不同的。
回来的小环都被惊艳了一番,“小姐,你实在太漂亮了!”
傅酒淡淡的问到:“少帅怎么样?”
小环一脸崇拜,“少帅人高马大,威风凛凛,而且长得太好看了。”
和记忆的霍御乾有些相似,估计时间给了他成熟的气质吧。
“他的夫人呢?”傅酒继续问道,小环撇撇嘴:“小姐,那女人烫着卷发,穿着小洋装,是很好看 但是,不是小环夸你,小姐你比她好看多了,她不及小姐您的美!”
小环真的没有撒谎,她看到了新夫人,却是让人惊艳,但是却有些艳俗,比起小姐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穿洋装……傅酒低头看了下自己一身旗袍,她不曾穿洋装,比起洋装她更喜欢传统的旗袍。
“小环,要尊称少帅夫人,免得别人听去惹祸端。”傅酒蹙眉提醒小环。
小环撇撇嘴,明明您才是少帅夫人……
“父亲,母亲。”霍御乾将军帽脱下交给副官,拉着罗熙儿一块跪下来。
罗熙儿也机灵,开口道:“儿媳见过父亲母亲。”
霍大帅冷哼一声,才道:“起来。”
霍御乾拉着罗熙儿站起来。
“楼乾,这个女人是谁?”明明罗熙儿已经介绍过了,霍夫人却又质问霍御乾一遍。
“母亲,熙儿是我的妻子,不是什么女人。”霍御乾冷声回答。
“你可知道你还有给童养媳?!”霍大帅道。
童养媳?那个叫傅酒的女娃!霍御乾从未放进过眼里。
傅酒为了躲开霍御乾,在房间里窝了一下午,看着天也暗了下去,下人也送来了饭菜,傅酒想着这时晚宴应该开始了,她便想着出去透透气。
遣了小环让她去做别的事情,她独自一人去了后花园。
这里修建的甚好,花花草草长得十分茂生,傅酒郁闷的时候最喜欢来这里散心,尤其是那个湖。
傅酒扫视了一下,发现四周无人。
她想卸去矜持和端庄,这些东西真的太累了……脱下鞋子,慢慢的走向湖里想要畅畅快快的游个泳。
人挽起裤腿趟在溪水里弯腰摸鱼,随着他的起身,拼命挣扎的鱼儿将水滴蹦溅在男人健硕的胳膊上,水珠顺着小麦色的肌肤华滑下。
岸边绿油油的草地上坐着一个女孩,女孩目不转睛的看着水中男人矫健的动作。
待林深逮了两条鱼后上岸,简单的处理一下,搭了一个火堆烤鱼。
鹿岛绫奈全程都在等着林深,鱼被火烤的冒油滋滋作响,但还是缺少调味料的原因,吃进嘴里还是一大股腥味,不同于生鱼片的鲜美。
林深经常吃这样无滋无味的肉,他倒是习惯,但鹿岛绫奈咬了一口后瞬间喉咙里一股异样恶心的吐出来。
“呕……”鹿岛绫奈立马感觉到不好,自己这样做是多么伤葛今的心啊。
林深撇她一眼,并未说些什么,自顾自的嚼着嘴里的东西。
鹿岛绫奈吞咽口水,用牙齿碰触鱼肉,小心翼翼撕下一小块吞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