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逍遙小地主 起點-第五百六十四章 看,神劍軍!讀書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关小西本已经在计划着后路了。
这特么密密麻麻的人像蚂蚁一样蜂拥而至,西部边军的将士果真是名不虚传,尤其是那千羽营,真特么厉害。
他想的是这些投诚的炮灰肯定得死,但死也要守住这七盘关两天,得给费大将军对上薛定山本部争取两天的时间。
然后山地师可以全身而退,返回山野,敌军就拿他们毫无办法。
可这时候远处的枪声却令他一惊,难不成还真的是神剑军来了?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名刚刚翻到城墙上的敌军提起了刀。
这一刀正要落下,却被赵老六从背后一刀捅了个对穿,关小西豁然一惊,转过头来,吓出了一声冷汗。
“这是打仗!你特么发什么呆!不要命了啊!”赵老六一声大吼,关小西咽了一口唾沫,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汗颜。
同样被那枪声震惊的自然还有席花所部,就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的后军突然大乱。
所有人转身向后一看,然后骇然张大了嘴巴——
天军?!
神剑三旅以大师兄苏珏为首,黑压压一群人飞到了天上!
他们在天上举起了枪,当又一阵枪声想起,后军上千人轰然倒下,这仿若神迹的天军彻底吓破了后军的胆,他们顿时崩溃,队伍一瞬间大乱。
神剑三旅落在地上,一千人拔刀就砍,在他们的内力加持之下,仿若砍瓜切菜,敌军后军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许多人在茫然中就丢失了性命。
其余两千人在短短数息时间装填好弹药,再次飞起,向前扑去,又是一阵枪声响起,又收割了上千条的生命。
敌军亡魂大冒,有人惊呼:“神剑军来了,快跑!”
有人狂叫:“站住,给老子顶住!”
也有人默不作声直接退出了战场,亡命的向山野林间奔跑。
席花的心都在滴血!
神剑第一旅分明被调往了边城,而神剑第二旅就算已经成军也尚未完成训练,这一支军队又是从何而来?
为什么此前从未曾听说过这支军队的存在?!
她银牙一咬,手里长剑一挥,“千羽卫听令,以弩箭射之!中军听令,给本将军挡住他们!”
千羽卫数千将士撤出了七盘关战场,他们扛着巨弩跑到了中军后方,尚未将弩架好,苏珏和苏墨二人瞬然而至。
一把木剑在这漆黑夜空中似乎散发出了一抹血红的光芒。
一把银剑在这黑幕上翻飞,以血为墨,描绘出了一幅猩红画卷。
又有一百道院弟子飞了过来,千羽卫发出了第一轮弩箭,而大师兄苏珏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仿佛一堵钢铁铸就的墙!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五百六十四章 看,神劍軍!讀書
他就用手中的木剑,挽出千万多剑花,击落了无数的箭,还斩杀了数十个人。
木剑被鲜血染红,那红芒愈发的盛,杀意纵横,战意滔天,数息之后,千羽卫彻底溃败。
……
没有了千羽卫对关墙的威胁,关小西带领着两万新兵终于站直了腰,将所有攀爬而上的敌人斩落于关墙之上,鲜血染红了关墙,也染红了关墙下的土地。
火油顺着关墙流下,一路燃烧,点燃了地上的滚木,也点燃了那一片土地。
火海照亮了漆黑的夜,映红了关小西等人的脸。
他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大笑,仰天长笑,才发现乌云不知何时已经消散,星光再次出现,却略显暗淡,因为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
“看到没有?他们就是神剑军!”
赵老六等人向远方望去,夜空中人影幢幢,起起落落。
枪声依旧,哀嚎依旧。
那条蜿蜒在金牛古道上的火把长龙,伴随着震天的惨叫声,就这样一路熄灭。
七盘关此刻反而安静了下来。
再没有一个敌军攻城,就连前军,也被席花调去了中军战场。
神剑三旅就快杀至中军。
“这……”
无论是赵老六还是俞木头以及其余所有战士,此刻都无不震撼的看着那处战场。
就连山地师也不例外。
彭于燕此刻也站在关搂之上,她默默的看着,忽然觉得关小西去神剑特种部队是对的。
那是天军!
所向披靡无往不胜有上天庇佑的天军!
“老子给你们说神剑军厉害你们还不相信,现在知道了吧?你们瞧瞧,我估计不会超过五千人,就这么几千人,杀十三万叛军和杀猪没啥区别。”
关小西无比羡慕的看着那战场,心情激动澎湃却隐隐又有些失落。
“如此一看,老子也想加入这样的一支军队啊!”赵老六喃喃低语,忽然转过头来热切的看着关小西,“你不是也想加入神剑军么?要不等这仗打完咱两去?”
“你特么想多了,神剑军的考核比中状元还难,再说……”
“再说什么?”
关小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人,总得有些坚守。我是想去神剑军,但是我在南部边军已经五年了,大将军和夫人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无以回报,若是未得他们允许私自跑去了神剑军……这就有点不要脸了。”
赵老六楞了片刻,视线再次投向了前方的站在,嘀咕了一句:“说的就像你能考中状元一样!”
前方的战斗依然激烈,叛军在监军营和红娘子席花的亲自督导下倒是组织起了几次进攻,也给神剑军带来了数十人的伤亡。
可身穿坚甲一手拿枪一手握剑的神剑第三旅显然比他们所想象的厉害更多。
又一个时辰过去、
天光微亮,不知疲倦的神剑军越战越勇,一路杀至了中军。
赵老六等人何曾见过这样的屠戮——这完全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叛军中军又抵抗了半个时辰,然后崩溃。
六万大军崩溃,这可就像江河决堤一般,士气陡然而下,战意瞬间消失,仓惶之心如瘟疫一般在整个军中蔓延,到这个时候,这场战斗的胜负已定,就算是薛定山亲来,也无法再挽回败局。
就在一侧的山腰子上,傅小官四人终于赶到。
他拿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战场,然后从徐新颜的背上取下了那把黑匣子。
他提着这把大枪,装填了一颗子弹,半跪在地上,打开夜视镜,瞄准了站在马车上几欲疯狂的席花——
这个女人,真特么该死!
因为她骗的老子一路狂奔如此辛苦!
“砰……!”
沉闷的枪声起于山林,一篷鲜血绽放于敌军中军,红艳艳为这幅画卷添上了点睛之笔。
傅小官撇了撇嘴,好整以暇的收枪。
“老子的枪法还是那么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