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九星霸體訣-第四千零九十九章 刁難相伴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九星霸体诀
“阁下远来是客,还请族内一叙!”
虽然似乎不太喜欢人族,不过望月一族族长还是对龙尘等人做出了邀请。
“族长大人,他们……”徐长川指着远处对他出手的那些人。
“封闭所有门户,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开启。”族长大人冷冷地道。
显然,他不想在外人面前处理家族事务,免得被别人看了笑话,他是要先处理好龙尘这边的事情再说。
“请”
望月族族长对龙尘做了一个手势,不得不说,尊为一族之长,礼节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到位,并没有因为龙尘等人修为较低,而没把他们当回事。
龙尘一抱拳,带着众人随着望月族族长等人向前行去,前方是一片连绵的山川,云雾缠绕,风景如画,皎洁的月光映照着大地,朦胧间,带着无尽的神秘。
一路上,望月一族族长没有说话,所有天尊强者也都不敢吭声,很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而有些天尊强者,脸色苍白,但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在后面,他们正是密谋弄死徐长川的人,他们没想到徐长川竟然真得冲了进来,这让他们内心充满了不安。
很快,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山谷,在山谷的尽头,有着一个巨大的身影,当看到那个身影,龙尘等人心头狂跳。
那是一头巨大的犀牛,它立身于苍穹之中,无尽的星辰将之围绕,它抬头凝视着,所看着的方向,有着一轮明月。
那一刻,龙尘等人终于明白,望月一族乃是妖兽一族,那巨大的犀牛,浑身绽放着神辉,仿佛正接受月光的洗礼,从那犀牛身上,龙尘等人感受到了无尽的力量。
仿佛那犀牛随便一个动作,都可以将天地覆灭,那种震撼的感觉,即使是龙尘,都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那是我望月一族的祖灵,是我望月一族至高无上的图腾,如果有人对我望月一族心存恶意,祖灵就会将之镇杀。”望月族族长道。
龙尘不禁一皱眉,啥意思?
“我望月一族素来有一说一,不屑于搞阴谋诡计,更不会巧言令色,混淆是非。
任何异族到来,我们都要走这样的流程,这是祖训,也是我们分辨善恶的方式。”见龙尘皱眉,望月族族长道。
“虽然我有些不喜欢,但是我尊重你们的习俗。”龙尘点点头道。
望月一族的这种方式,略微带有一种羞辱,着实让人心中不爽,不过,望月族族长单刀直入,并不加以掩饰,倒是让人不那么反感,如果望月族族长不说,他们也不知道。
望月族族长点点头,带着众人沿着山谷行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空地。
没有人族的宫殿,有的是一片露天的广场,广场上已经备好了酒席,龙尘等人纷纷入座。
“今天,感谢诸位对长川的帮助,将他送了回来,我代表整个望月一族,感谢你们。”
望月族族长,十分直接,根本不来那套虚的,直接端起了酒杯。
龙尘也端起酒杯,跟望月族族长对饮了一杯。
望月族族长道:“请问阁下何人?”
“凌霄书院第七分院院长——龙尘。”龙尘也非常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龙尘这一报名号,包括徐长川在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就连望月族族长也为之动容。
显然,对于凌霄书院,这座九天十地最古老的书院,他们是知道的,而龙尘如此年轻,竟然坐上了分院院长的宝座?这是开玩笑么?
“难怪长川会向你求援,你果然并非泛泛之辈,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望月一族族长道,龙尘报出名号,他虽然震惊,但是他相信龙尘不会说谎。
“长川跟我说过,他当上了族长候选人,可以在生命禁区里,送我一块地作为栖身之所,另外以后可以一起合作,探索禁区内的世界。”龙尘道。
“胡说八道,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胡乱允许,徐长川勾结异族,出卖望月一族的利益,这种贪生怕死之徒,怎么能做望月一族的族长?光凭这一点,他就已经失去了资格。”一个天尊老者怒道。
“没错,伟大的望月一族,竟然向异族求援,已经是奇耻大辱,还许诺好处,出卖望月一族的利益,这分明是叛族大罪,理应处死。”
“族长大人,这件事不管原因如何,都属于我望月一族族内之事。
徐长川为了活命,出卖家族利益,这已经触及了望月一族的底线,此人绝对不能成为望月一族的继承人,否则,无法服众。”
一时间,一个个天尊强者站出来指责徐长川。
“你们的意思是,我就应该死在你们的阴谋之下了么?”徐长川气得直哆嗦。
他向龙尘求救,也是被逼无奈,否则他根本回不来,现在被这群人抓住这个把柄,气得都要吐血了。
徐长川毕竟还是太年轻了,面对这些老家伙们,根本不是对手,别人说几句,他就沉不住气了。
“族长之位,有能力者得之,任何阻碍都是考验,在生死考验面前,不可以丧失底线,而你,出卖家族利益,苟延残喘,有何资格来做族长之位?你哪来的脸回来?”一个天尊强者义正辞严地道。
“你……”
徐长川指着那老者,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如果不是有人拽着他,他甚至会狂怒之下,上来与那人拼命。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掌声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那鼓掌之人,正是龙尘。
“厉害,真是厉害,族长大人,我要是你,现在就宰了这几个老家伙。”龙尘笑吟吟地道。
“哦?为何?”
望月族族长倒是十分冷静,淡淡地道,而那几个天尊强者则一脸冷笑,刚要反唇相讥,但是族长开口了,他们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因为他们在打你的脸啊?”龙尘摊摊手道。
“黄口小儿,安敢大放厥词?人族没什么好东西,你以为你的话,能骗得了族长大人么?”一个天尊强者忍不住冷笑道。
“我望月一族素来有一说一,不屑于搞阴谋诡计,更不会巧言令色,混淆是非。”
龙尘看都不看那人一眼,站起身来,负手而立,学着望月一族族长之前说话的模样道,他学得惟妙惟肖,人人都知道他模仿的是谁。
当龙尘说出这句话,全场一下子安静了,而那些脸上挂着冷笑的天尊强者们,脸色也变了,仿佛被人猛抽了一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