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一世獨尊討論-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相伴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章
天道宗,紫雷峰。
王子岳、辰钟、欧阳鹤以及袁晨,这与林云关系稍好的几人,刚从紫雷峰出来。
“这夜倾天也不在紫雷峰,到底跑哪去了?”
王子岳轻声叹息道。
辰钟三人,也是一脸疑惑。
最初林云没来道场,只是小部分传言林云被天璇剑圣赶走了,可现在快小半个月了。
林云一直没出现,于是传的整个天道宗都知道了,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最奇怪的是,林云好像消失了一样,天道宗完全找不到他了。
“不在紫雷峰,也没人见他离开宗门,这家伙到底去哪了?”辰钟捏着下巴,古怪的说道。
几人与夜倾天,算不得上至交,也就王子岳交情稍微深一点。
不过终究算是打过照面,对他的下落还是比较关心,他被天璇剑圣赶走之事,属实疑点重重。
“再过半个月,神道阁的无霜公子要来了,他若是不来,幽兰圣女指不定就要被人勾搭走了。”
王子岳轻声叹道。
这位无霜公子出自神乐世家,长相俊美,富贵逼人,精通音律,又在神道阁修炼灵纹。
当初远远见了白疏影一面,便朝思暮想,想尽办法追求。
算是白疏影,较为知名的追求者之一,据说白家内部许多人都想撮合二人。
这位无霜公子,无论外貌家世还有修行天赋,都可以配得上白疏影。
最重要的是,天道宗人人都知道,白疏影擅长音律,精通各种乐器。
东荒六大圣地,彼此之间会经常走动交流,有传言说这位无霜公子,便因此才入得神道阁。
王子岳着急寻找林云,也有这个原因在其中。
可惜苦寻不到,夜倾天自己也没留下什么讯息。
这家伙自己都不关心,我为他操心这个干嘛。
王子岳摇了摇头,也有些恼火林云迟迟不出现。
“我听说,夜家那位族公也在找他,夜青鸿领命之后,也在悄悄寻找。”袁晨小声道。
欧阳鹤笑道:“何止是他,白奕洲、章魁和还有那萧景琰,也很关注在他何处?”
“先回幽兰院吧,但愿这家伙没啥事吧。”王子岳道。
……
无尘宫殿前广场。
林云并不知晓,王子岳正在使出寻找自己。
他将万星印散去,身上银辉立刻如流动的液体,被银色剑丸尽数收纳进去。
而后盘膝而坐,消化着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
是消化不是参悟,眼下他脑海中嗡鸣不止,突然多出来的讯息,让他无法分心做任何事。
两个时辰过后,林云才缓缓睁开双目。
而后双臂一展便腾空而起,于这殿前广场舞剑,他没有太多章法,仅仅只是随意舞着。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展示
顺着方才消化的诸多经文,简单将其中意境施展一番,很粗糙谈不上修炼。
可一遍舞完,林云浑身血气流动,涅槃之气充盈全身,说不出来的畅快。
眉间锋芒,更是凌厉的可怕。
“真是门好剑法……就暂且叫你枯木剑法吧。”
林云收剑归鞘,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天璇剑圣没有给剑法留名,林云也只能取其中一招,随意命个名字。
精彩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討論-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熱推
他方才稍稍尝试,便已知晓这剑法威力,比之萤火十三剑还要强大许多。
就在他准备回去时,林云脚步停下了,目光带着一丝疑惑回头望去。
奚琴之音,居然还在响彻,这都已经深夜了。
林云思索片刻,也就稍稍明白了。
比之白疏影弹奏的其他乐器,这奚琴颇有不顺,意境要差上许多。
二泉映月的意境,勉强就弹奏出了三成,她应该是在练习。
不过这奚琴哪有那么好练,看似简单,门道却是极多。
突然间林云想到什么,沉吟道:“小冰凤,我记得你说过,圣仙池平日都是禁地。”
“是的。”
“除了白疏影之外,其他人想要进去很困难吧?”
“嗯,除了特定的日子,很少有人可以去圣仙池。”
小冰凤说到这,忽然到:“林云,你不会想去圣仙池吧?”
林云不置可否。
他也不算临时起意,之前小冰凤几次催促,林云都觉得时机不对。
“去看看吧,情况不对就撤回来,你来指路。”
林云很果断,机会稍纵即逝。
既然能确定白疏影不在,正是去圣仙池的绝佳时机,看看日月神纹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嘿,好,本帝早就等不及了。”小冰凤兴奋无比的道。
林云则要冷静的多,他早已察觉,这日月神纹恐怕有很大的玄机。
即便真的寻到了,也未必能轻易收走。
不管如何,还是先了解了解再说,在他内心深处不愿意在见到小冰凤受伤了。
熱門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閲讀
别看这丫头平时都大大咧咧的,林云自己心里清楚,他亏欠大帝是最多的。
……
稍作准备后,林云就趁着茫茫夜色,朝着圣仙池所在的山峰飞了过去。
他身上有小冰凤布置的灵阵,只要不与人交手,肉身就会与夜色完美融合。
加上龟神变收敛气息,只要不是圣境强者,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
山脚之下,百花绽放。
“好多守卫……”
小冰凤惊讶的道。
与上次来不同,这次山脚下就有弟子巡视,其中还有一名金吾卫。
金吾卫,由巅峰圣传弟子退下来后担任,皆有半圣修为实力极为惊人。
“之前没有半圣把守呀。”
“幽兰院又不是菜园子,你上次闯过之后,肯定会加强防卫。”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txt-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相伴
林云目光闪烁,冷静的道:“不过这也说明,圣仙池确实有古怪。”
“你要带面具吗?”小冰凤想将银月面具取给他。
林云想了想还是没带。
若是没带面具,被发现的话还有那么一丝生机,起码天道宗的人还会顾忌顾忌龙郓大圣。
带上面具没人知道身份,被人打死都没法伸冤。
“走吧。”
林云脚不沾地,就这么飘过了山脚,一晃就穿过了山脚守卫。
诸多弟子皆没有反应,唯有那名金吾卫,稍稍看了眼。
而后以半圣之威扫了过来,当发现没啥反应之后,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大帝还是有些本事啊,林云心中赞叹道,半圣居然真的没发现。
他心定了不少,继续朝前飘去。
圣仙池就在山腰,过了山脚后就显得极为冷静了,林云摸黑潜行。
“有反应!”
紫鸢秘境中,小冰凤双手捏印,眉心处的血金印记绽放,欣喜无比的道。
嗖嗖嗖!
林云稍稍加快速度,一刻钟后停下脚步。
在圣仙池外又有一群执事把守,执事当中也有一名金吾卫。
居然还是林云的老熟人,就是之前在功德殿见过的白霄,林云对此人印象不错。
“就是那个帮你兑换真龙圣液的白家人?”小冰凤听到林云说起,有些印象。
“是他。”
“嘿嘿,要不待会回去顺便把他绑了,敲点真龙圣液,他提供的真龙圣液品质很不错。”小冰凤嘀嘀咕咕,打着坏主意。
林云知道这人不简单,没有搭她的话,他极为小心,连呼吸都屏住了。
将龟神变运转到极致,血气几乎凝固不懂,身体也是一片冰凉,变得与冰块无异。
可白霄还是察觉到了异样,眉头微皱,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林云面前。
嗖!
林云很果断,没傻傻的站在原地,双臂一展无声无息退开了一步。
砰!
而后白霄猛的出掌,击在林云原先所在之处,小冰凤紧张的差点叫出声来。
“白长老,怎么了?”
一群被惊动到的执事,连忙过来。
“没事,有蚊子。”
白霄转身笑眯眯的道,他摊开手掌心竟然真有一只蚊子。
众执事无语,这也有够无聊的。
不过看守圣仙池确实无聊,圣仙池作为禁地他们也不能进去,平日里也冷清的可怕。
林云不愿继续冒险,眼中闪过抹决断,直接一闪悄无声息进了圣仙池。
到了圣仙池后,反倒十分轻松了。
圣仙池内没有任何人影,这片空间充斥着浓郁圣气,稍稍吸上一口就让人神清气爽。
池水冒着白色水雾,雾气中有圣辉萦绕,一眼看显得极为神秘。
“没人。”
林云和小冰凤皆松了口气。
嗖!
穿过一阵阵灵雾,林云稳稳落在圣池边上,看着池中淡金色的水面,一时间感慨颇多。
夜倾天因为偷看白疏影洗澡,而被赶出天道宗,进而因此死去。
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自己也来了。
“日月神纹就在池底!”小冰凤笃定无比的道。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章 不可置信!讀書
林云面色变幻,犹豫着要不要潜进去看看。
他并未注意到,圣仙池内还有一人。
不是白疏影,而是天阴圣女王慕嫣。
一颗耸立的山石后面,王慕嫣藏匿其中,她早就来了。
看她藏身之地,就能判断出,这女人不是第一次来了。
“还是夜倾天在比较好,其他傻子,没一个有胆来这圣仙池。”
王慕嫣目光变幻,轻声道:“若他在,我也不用亲自过来了。”
她偷偷来了几次,守卫一次比一次严,心中已然有了退意。
几次查看都一无所获,想要真正有所收获,肯定得去圣仙池底部一探。
不过她很谨慎,别说真的去圣仙池,就连靠近都没有尝试过。
“还是得和夜倾天好好商量下,最好能骗他再来一次……”
王慕嫣目光闪烁,但这夜倾天显然非彼夜倾天,不仅没法糊弄,反而还让她看不太透。
一不小心就会将自己栽进去,这人精明的很。
扑通!
可就在此时,水面突兀的出现些许波澜,她视力很好。
透过蒙蒙雾气,也能瞧见一丝丝涟漪在扩散。
有人来了,这怎么可能?
王慕嫣心中惊讶不已,她一直守在此地,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影到来。
白疏影?
不会是她,若是她的话,定不会这般偷偷摸摸。
“有好戏看了。”王慕嫣嘴角勾起抹笑意,姚艳迷人的面容,变得更为好看起来。
圣仙池内。
林云入水之后便直接下沉,水下温度奇高无比,到最后甚至变得如岩浆般灼热。
若非林云有双龙圣体,早就扛不住这般高温了。
又下潜十多米,池水已变得如圣火般恐怖,金灿灿的池水如火焰般可怕。
“这怎么回事?”
林云惊讶不已,这圣仙池太古怪了些吧。
他以往也有去过一些灵池,灵池底部大多有炎脉存在,可这哪里是炎脉,半圣来了都未必能扛住。
池水已是流动的金色圣液,晶莹剔透,闪耀着金属般的光芒。
却有异常清澈,如水晶般透明,此般场景瑰丽而神奇。
圣仙池下面,怕仅仅是有圣脉存在。
忽然。
林云眼前出现一片亮光,他在这池水底部,看见一道盘膝而坐的人影。
最重要的是,这人一丝不|挂,浑身赤|裸,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圣辉。
在这圣池底部,像是茫茫然黄金圣火之中无比醒目美玉,雪白无暇,透着丝丝清凉。
林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若非在水中肯定叫出声来。
是白疏影!
这……怎么可能,她怎么会在这里,明明来之前还在幽兰十三峰弹琴。
我前脚走她后脚就来了?
林云嘴角抽了下,这也太倒霉了点。
可容不得他有太多想法,更要命的事情来了,彷如沉睡中的白疏影猛的睁开双目。
她像是神女一般,眼眸深处银辉流淌,萦绕着极为可怕而恐怖的气息。
【这章昨天没写完,中午起来就继续写了,晚上我要去萧山见朋友吃饭。杭州的大兄弟应该知道,余杭到萧山有多远,所以不敢保证晚上一定有更新,兄弟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