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明末黑太子 牛筆老道-第908章:車軌皆賣分享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如果说坐一次小火车就算过一次儿童节的话,那最近一段时间,某太子算是过了十几次儿童节了。
火车有重大改进,某太子会过来看。
环形铁路如期竣工,某太子也会前来。
漂亮亲妈与一群姨娘,附加妹妹和弟弟,来凑热闹,某太子自然要伴随左右。
郑老屁这次过来,处于对双方合作的肯定,某太子还得出席……
起初铁路只是在太液池西边建了一段,后来某太子觉得不够长,测试起来也很不方便,于是便下令延长,变成了环太液池的形状。
反正整个北方八隅都是自己说了算,大内里面的铁路,当然是可以修得随心所欲,几乎变成了寓教于乐的工具。
修这点长度的铁路,所耗银两自然不算多,但即便如此,某太子也不打算自掏腰包,等建成之后,自然有人愿意买单。
每人每次一两银子,试乘全世界第一列火车,观光大内风景(冬天被冻得死硬死硬的,也没啥风景),何其划算?
只要给商会总会会长于松屹打个招呼,余下的事情,商会自己就能搞定了。
对商贾们来说,只需一两银子便可乘坐普天之下唯一的仙界车辆,还可在大内转一圈,简直便宜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用太子爷所推崇的广告来说,那就是一两银子买不来吃亏,更买不来上当啊~!
凡是商会的会员,都有资格成为第一批名义上的乘客(科学院的那帮人都快坐吐了)。
哪怕私下对某太子咬牙切齿的家伙,也趁此机会要一探究竟,看看此车是否像说的那般玄奇!
然而别有用心之人都大大低估了火车的实力,坐起来真是又稳当,又舒服,切身对比的话,可是比颠簸不已的马车要惬意数倍。
待第二次试乘,商贾们不光想让自己乘坐,还想让家眷们也开开眼。
有了这次经历,往后没坐过火车之人,决计就是圈子里的落伍者了。
票价一两银子,概不打折,因为只要一个孩子上车,占一个座,那就是一张票,抱孩子的除外。
对百姓来说,这票价就是天价,但对不差钱的商贾们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了。
用一两银子就能讨好太子爷,世上还有比这更话说的事情么?
于是火车票成了全城最为抢手的商品……
目前只是定向发售,以后可在千奇百货商店就能买到。
不过普通人进入大内必须得搜身,出示居珉证件,方可乘坐。
车上还有安保人员,铁路沿线都有侍卫把手,谨防歹人得逞。
根据太子爷的指示,每周有三天作为开放日,可对外卖票试乘。
余下四天铁路与火车都归科学院所有,以便不断对改进款式进行试验。
由于铁路建得不长,而且票价超贵,大内铁路的建设成本已经被收回来了。
连宋应星都对此咋舌不已,此项目简直就是在日进斗金,不得不服啊!
以后火车票当然不会这么贵,某太子会采取量大管饱的方式来帮助朝廷收回投资。
目前,火车票的销售对象是商贾、官员、富绅、将领及其家眷,都是不差钱的一群人。
正是这些人的力捧,才让科学院上下对火车与铁路的光明前途都笃信不已。
“殿下,臣不知此物何时可现于福建等地?”
郑芝龙享受过一段时间之后,感觉非常惬意,便打算将火车买到老家去,若是太子肯忍痛割爱的话。
“爱卿若是喜欢,自然可以买。不过本宫有言在先,修建铁路绝非铺设官道那般容易。不能在水网密布之处铺设,不能在层峦叠嶂之处铺设,更要确保铁路不能被歹人所破坏,其将铁轨拆卸变卖,那就更不行了。铺设一里铁路的成本,最低亦是高达一万两银子,涉及征地还得另算,且不包括火车与车厢本身的支出。土地之事,爱卿可自行解决。铁路成本,可以朝廷支应为标准,本宫不会向爱卿多收钱,车头与车厢亦可享受优惠价。”
某太子说的是实话,因为没有漠南那座金山作为ATM的话,北廷也吃不消如此大的开支。
修七百里铁路至少要耗资七百万两银子,户部太仓里目前可是没这么多的闲钱,主要都得用来抗击辫子。
在车厢里,某太子便给了郑老屁一份报价单,这玩意随身携带,有备无患。
既然请对方来坐火车,自然免不了会涉及到铁路方面的事情。
郑老屁想买,那就索性赚点回头钱也好。
用一代火车的销售资金来研发二代火车,不是可以形成良心循环嘛!
一个火车头,报价五万两银子,一节车厢,报价一万两银子。
某太子也不害怕郑老屁会遣人仿制,自己集结了大半个明帝国的聪明人,捣鼓了半年以上的时间,才弄出来。
郑老屁的团队要是能轻而易举的仿制出来,某太子真要拜他为师了!
火车头的报价绝对不能算高,刨去人工、物料以及各种实验所花费的时间。
让郑老屁来了就能直接捡现成的,已经算是对其仁至义尽了。
再说你去别的地方买,也根本不可能买到火车。
最多是CKD散件组装,装出来会是什么,那就不敢保证了……
“臣想购置十个车头,五十个车厢,铺设五十里铁路,不知可否实现?”
郑芝龙在车厢的另一头与一群小伙伴简单商量一番之后,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万一太子反悔了,那就可能买不着这等好物件了。
总价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已经算是创纪录的超级大单了!
“当然可以,征地之事由爱卿负责,本宫会遣人过去进行实地勘测,并拿出较为可行的设计图纸,若是福建当地气候条件许可,勘测完毕即可着手施工。车头与车厢待开春渤海海冰融化之后,由爱卿派遣船只于天津装船。”
某太子就负责从京城到天津这一段的物流,因为海运可是郑老屁的强项。
再说在海上遇到风浪,再把运输船给弄沉了,由此所带来的损失,那就可由对方买单了。
郑老屁家大业大,不差钱,这点损失算不上什么,完全可以承受。
“多谢臣殿下慷慨帮衬!”
虽说铁路与火车都是自己是花了大价钱买的,可若是太子爷不松口,那是决计买不着的。
郑芝龙一想到过不了多久,自己早老家就能坐上此物,不由心花怒放。
连南都都不曾由此物,在福建却先有了,这算是领先整个南方另外七隅一大步了。
“爱卿无须客气,爱卿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本宫正愁无从嘉奖呢!”
某太子本想将铁路与火车送给郑老屁,算是甜头,只是送得少的话,人家或许还不够用,干脆直接卖得了。
铁路不像是特效药,卖出去立刻就能回本,得有一个投资回报的时限,周期是比较长的。没耐心,玩短线,那就干脆别碰这个。
普天之下,也就郑芝龙与沐天波能玩得起了。
云南那地方距离京城极其遥远,运输成本高得吓人,短期是不会出现铁路了。
福建有海运之便利,加之泉州、厦门、福州都在海边,修建铁路十分的方便。
“臣身为大明将领,大明杀敌乃是份内之事,万不敢奢求回报!”
大面的话还是要再重申一遍的,到目前为止,郑芝龙对双方的合作还是非常满意的。
只要自己出力,就能得到相当可观的回报,真是比崇祯那会儿强太多了……
“若文臣武将皆如爱卿这般忠勇,我大明自然会迅速崛起,北不惧东虏,南不怕红夷!”
愿意花一百五十万两银子买货的大客户,某太子必须得当众表演一番。
那么身上没有优点,也要制造出一堆优点才行!
不光是口头上,还得登报表扬,公告天下!
击败了辫子之后,又端掉了荷兰人的据点,真是双喜临门。
除夕出版的报纸,主要内容便是关于郑家军最近一段时间的光辉战绩!
不光通过陆战收复了东番南部地区,还在海上打了一个大胜仗,必须大书特书!
由此而得罪东印度公司,某太子对此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因为此前双方就在料罗湾与澎湖海域连打两仗,这算是第三次明荷海战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908章:車軌皆賣鑒賞
算上这次,大明对荷兰取得了三连胜的佳绩,等于上演了帽子戏法!
东印度公司是否会找郑芝龙的麻烦,某太子就更不担心了。
这种敌人主动上门,自己能在主场作战的事情,是郑芝龙最喜欢的啪啪类型。
某太子现在担心荷兰人会避重就轻,直接从长江口逆流而上,威逼南都!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線上看-第908章:車軌皆賣看書
好在已经派飞骑送信来提醒甩锅爹了,这位“古今第一明君”听不听,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明有万里海疆,在每处都部署重兵来防范荷兰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没有郑老屁的舰队,连重点防御都做不到。
鉴于消息的滞后性,恐怕巴达维亚总部得再过三个月才能再次调集一支舰队北上。
也就是说,近期的危险可能最早也要等到夏季才会形成。
在此之前,大明还有比较充裕的准备时间。
但是,若是没有郑老屁倾力相助的话,光凭南都水师那点江防,买对船坚炮利的荷兰舰队,真是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
江防本身就是个系统工程,然而眼下这条长江防线,既没工程,又不系统!
南都水师由于久疏战阵,常年处于半瘫痪状态,眼下在自己主场打一仗都未见得能取胜。
南都最能打的也就是黄得功所统领的勇卫营,但是这点精锐不能跟敌军同归于尽。
啥精锐也扛不住上千门重炮的狂轰,连城墙都能被轰塌,更别说血肉之躯了。
某太子给某父皇出的主意就是,幕府山能固守,暂时就不用动。
反之,必须尽快跑路,在荷兰舰队齐射之下,南都城肯定是守不住的。
当然得到情报之后,也可以先跑,但背负望风而逃的骂名,估计某父皇应该扛不住……
总之不管采取什么办法,都不能死打硬拼,必须扬长避短,等待援兵赶到。
某太子可遣洪承畴所部东进,再从京城调派人马沿运河南下。
只要甩锅爹的人马在半个月之内不被对方消灭掉,那战场形势便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估计东印度公司在东方世界所能纠集起来的登陆部队,最多也就五千人而已。
用这点人打陆战,一旦脱离舰炮的掩护,显然不可能取得一场大胜。
无非是用舰炮轰塌南都城墙,再派兵进去抢一把,仅此而已。
故而某太子在信中言明,钱粮和人员都要撤走,剩下的可以随意。
甩锅爹那边已经通知到了,剩下一半,就要靠郑老屁了。
能否留住荷兰人,绝对指望不上甩锅爹那边,必须依靠郑芝龙的舰队。
不能真让荷兰人攻破南都,还大肆劫掠,最后得以全身而退,那大明就丢人丢大了……
要么别来,既然来了,就别想再走了,走也可以,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行!
南都不同于厦门,预计荷兰人不纠集上百艘战舰是不敢轻易来犯的。
普天之下,能抗衡如此规模舰队的也就只有郑芝龙而已。
“古今第一明君”靠一个前海盗头子来护驾,貌似这很符合当下大明的实际情况!
“臣敬请殿下安心,若红夷悍然来犯,臣及麾下将士定然舍生取义,拼死一战!”
等太子向在场众人说明完情况,郑芝龙立刻表达了保家卫国的决心。
南都被红夷攻破,皇帝再因此而驾崩,那自己的罪过就太大了。
虽然如此一来,太子会登基称帝,等于帮太子得到皇位。
但郑芝龙几乎可以肯定,眼下太子似乎无意登基之事。
真要如此,之前便可以逼迫崇祯退位让贤了。
既然太子还打算继续当摄政王,那自己就必须力保崇祯皇帝无忧了。
只要有足够数量的新式铜炮与反舰导弹,对于再次击败荷兰红夷,郑芝龙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爱卿果然忠勇可鉴,本宫亦不会让爱卿麾下将士徒手上阵,不算先前的五百枚反舰导弹,本宫将另行赠送爱卿两百枚反舰导弹与五十门新式铜炮,此等武器都将与五月份之前装船!”
自己有求与人,这时候就必须喂点狗粮了。
多是不多,但都是白送的礼物,这些武器足够武装五艘夹板船和二十艘乌尾船的。
“多谢殿下!”
能白得先进武器,郑芝龙自然开心不已,荷兰红夷不敢来的话,这些便是净赚了。
红夷真敢来也不要紧,郑芝龙已经打算采购五百枚反舰导弹与一百门铜炮。
加上太子爷赠予的部分,总计一千两百枚反舰导弹与一百五十门铜炮,数量与威力都相当可观了。
有二十艘夹板船、二百艘其他各型战船得以武装如此军械的话,郑芝龙是当真无惧荷兰红夷的威胁了。
太子所售武器皆较为昂贵,但胜在物有所值,贵有贵之道理,部下用起来确系得心应手,取得惊人战果。
此番能够在海上力退红夷舰队,便是因为己方战船装备了大量的反舰导弹所致,刚好打了红夷一个猝不及防。
比较起来,反舰导弹可是比纵火船好用多了,据四弟郑芝凤所言,如此武器几乎令红夷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