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起點-第五百八十四章 智商欠費 是存在後天因素的分享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不过很显然,无论这位殿下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李维都不会在意了。
在对付熊孩子这方面,将艾黎一手养大的他简直可谓是经验十足,无非是一手萝卜一手大棒的老套路。
况且格莱西雅又不是他李维的女儿,他哪里有精力去天天应付这位声名显赫劣迹斑斑的‘女王殿下’。
所以交给人事管理大师级别的卓尔主母狄莎娜,才是最明智最有效的抉择,等这位殿下先在自己面前学乖了,后面的‘德智体美劳’再交给第七层地狱的伊格和菲舍也不晚。
在李维看来,这欲魔姑娘无非是母亲死得早,父亲又忙于政务,典型缺爱又长歪了罢了。
只要限制住她那强大的力量,再送进即将开建的地狱学院里深造,多结交几个靠谱的朋友,就不至于天天闲的蚌疼没事儿找事儿了。
至于存在失控的风险?
至少在阿弗纳斯这一亩三分地,掌控力堪比神灵的李维还是有这份自信。
有着为其定制的魔力抑制器,加上史莱姆蜂群网络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的实时监控,一旦她试图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就立刻会遭到魔力抑制器和整个阿弗纳斯层域的地狱之力压制。
翻不了天的。
待其他人都离开,卓尔欲魔女仆狄莎娜也将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格莱西雅殿下带下去洗漱后,李维轻揉着微微生疼的脑袋,先是用眼神示意角落的蓓丝特娜稍等自己一会儿,目光这才落向同样留了下来显然有事相商的夏恩七世,当即开玩笑道:
“克伦维尔殿下,看样子,你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离我而去了?”
严格意义上来讲,克伦维尔并不隶属于他的麾下,所以李维同样没有在第一时间对他进行职务上的安排,而是决定尊重他自己的意愿。
只不过眼下看来,对方似乎依旧有什么要事割舍不下。
而听到这话,这位夏恩的末代皇帝当即露出苦笑:
“抱歉,提比利乌斯,你明明都已经帮了我那么多,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留下来的。
“事实上,我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毕竟夏恩王朝,终究已经是埋藏历史尘埃中的黄沙了。”
他顿了顿,然后重新看向李维道:
“我想,既然你已经早就猜出了我的真实身份,那么,想必我的女儿沙阿妮…你也应该听说过吧?”
李维当即有些讶然的问:
“当然,可她不是已经…”
已经死去多年了吗?
克伦维尔当即露出些许痛楚之色:
“是啊…我原先也是这么以为的。
“只是我没想到,艾薇柯拉萨格兰那头歹毒的恶龙,居然在我女儿下葬没多久后,就将她的坟冢给刨了,更是将她的亡魂也一同拘束了起来,想要以此诈我出来。
“可那时候,我的苏生魔法却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问题,导致我未能按约定的时间复活。
“那头蓝龙在察觉到沙阿妮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和价值后,就将…就将我那苦命的女儿扔到了一个未知的下层亡者位面去了。
“我原本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
“也因为这个缘故,在那些年里,我在卡琳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这头恶龙复仇。
优美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笔趣-第五百八十四章 智商欠費 是存在後天因素的
“可是突发的亡灵天灾,却又将我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討論-第五百八十四章 智商欠費 是存在後天因素的讀書
“最后还是靠着潘托斯带着三百勇士以与敌皆亡的方式,我们成功的…与其同归于尽。
“可就在艾薇柯拉萨格兰的亡魂试图逃往巴托地狱寻求恶龙之母提亚玛特的庇护时,却是被‘珍妮萨尔’利用迷锁改变了转送坐标,去往了深渊某个层域。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冥冥之中感觉到了…沙阿妮的气息…听到了她的呼唤!”
说道这里,夏恩七世眼中浮现出一缕激动和期待:
“那一定是她!
“虽然我不知道她在被抛下下层位面后遭遇到了什么,但我的感知一定没有错…
“我要去深渊找她…找回我那苦命的女儿…
“无论…她现在变成何等可怕的模样…”
李维闻言,也是长吁口气。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一刻,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了当年意外而被遗留在深渊断域镇的小艾黎。
虽然并不是亲生的…但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和那熊孩子对自己的依恋,却并不作伪。
可想要从深渊将她带回来,却极为麻烦!
就和当年他的那具二号红龙分体想要回归主物质位面时,就引起了深渊意志的强烈反应,甚至为此引动了不死者之王奥喀斯的一具深渊化身的降临。
所以在没有完美解决如何将深渊之力从艾黎身上剥离的办法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
不过他比克伦维尔要幸运的多,至少他明确的知道艾黎就在断域镇。
而在断域镇,有红色寿衣帕勒芬妮帮忙代为照顾,还有小失宠这个玩伴不至于孤单,亦有护卫之神的牧师海瑞克做她们的圣光之道的老师,引领她们即便是在深渊,也能走向正途。
想到这里,李维叹息道: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在此祝福你们了。
“还有什么是我能帮到你的吗?”
克伦维尔也没跟他客气,笑道:
“如果可以的话,能给我一套亡灵法师的魔法装备吗?就当是我提前在你这儿预支的薪水了。”
李维当即大笑:
“一套魔法装备换一位上位传奇法师吗?那这笔生意我可就赚大发了,哈哈。”
说着他扭头对侍卫在一旁的豺狼人大统领道:
“霍兹,带我们未来的首席亡灵法师先生去趟地下宝库,只要他看的上的,任他挑选。”
身后的拜尔骤然听到这句‘慷他人之慨’话时就心痛的滴血…
青铜堡垒的地下宝库,可都是他这些年来的宝贵收集啊!
“是!主人!”
豺狼人大统领咧开嘴角,自然也乐的在这种场合,卖这位夏恩大佬一个面子:
“阁下,请随我来。”
夏恩七世笑着对着李维躬身一礼,就随着霍兹离开了青铜大厅。
待他们离开后,李维这才自青铜王座起身,向着蓓丝特娜他们走来。
他先是看向脚边眼神有些躲闪的老二,有些好笑的问道:
“说说吧,二白,你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二白先是心虚的咕哝两声,然后在‘母亲’蓓丝特娜鼓励的眼神中抬起脑袋来回答道:
“我…我是为了保护妹妹,守护埃斯考而战死的,妈妈都说了,她为我而骄傲!”
“噢?埃斯考发生了什么?”
李维的眼瞳微微眯起,第一个反应是难道继米纳斯提里斯后,难道埃斯考也会毁了不成?
不过好在他担心的状况并未发生,或者说,并未完全发生。
在二白那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混乱陈述下,李维也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米纳斯提里斯城破之日,神国破碎的兽人诸神坠落至高冰川后,又因德罗鲁公然向他们举起反叛的剑刃而狂怒。
两者叠加在一起无处宣泄的情绪,让他们选择了带领残余的兽人大军,向着他们撤离的方向,向着埃斯考城发起了大举进攻。
二白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挺身而出,最终战死在埃斯考城外的。
而就在埃斯考城久攻不下,兽神们正准备不惜撕破脸皮对凡人动手时,同样降临北地的财富女神沃金和欢乐女神黎尔拉阻止了他们。
北地战线的余波,也就此暂时止戈。
听到这里,李维总算放下心来。
如果说泽兰迪亚承载着他的信念,米纳斯提里斯代表着他的脸面,那么身在北方边陲之地的埃斯考,就如同城外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林一样,则是延续他们泽兰迪亚在北地文明与意志的希望。
“这次做的不错,不止是你的母亲,你的妹妹,乃至埃斯考的人民,也会为你而感到骄傲的,说不定这会儿,都已经在城内广场为你立像了呢。”李维毫不吝啬的鼓励道。
“真哒?”
而这头白龙也不知道是不是学聪明了,竟然知道打蛇随棍儿上,两眼目光灼灼的瞪着李维期待道:
“那作为奖励,我们能不能不去那个第八层地狱了?”
“为什么不想去呢?”
李维也耐下心来,跟拿着棒棒糖跟幼稚园小朋友讨价还价的隔壁王叔叔似的。
“我都听到了,那里可是有好多冰霜泰坦呢!那也太可怕了!我们会被撕碎的。”二白用爪子比了一个好大的形状,满眼惊恐。
“是啊是啊!好可怕呢!”大白和三白也跟着起哄道。
唯有他们身后的母亲,有些头疼的捂着额头,似乎为这三个‘孩子’的胆小怕事而感到无地自容。
“那我问你,你在埃斯考城前战死,面对那无边的兽人大军,面对那些兽神时,难道就不害怕吗?”李维循循善诱道。
“当…当然害怕啊。”二白的语气当即有些弱势起来。
“那你当时怎么就没有选择逃避呢?”李维问。
“因为…因为当时我背后就是妹妹,还有我所熟悉的埃斯考城,还有好多好多对我好的人们,我那时候,已经没有地方可退了啊…
“我不想埃斯考城毁掉,也不想那些人死在面前…
“脑袋一热,我就冲上去了…”二白眼眶有些发红道。
李维笑着拍了拍这头白龙的脑袋,语重心长道:
“是的,就是这样,我们存活于世,总是有些宝贵东西,能够在某一个瞬间,赋予我们奋不顾身迎难而上的勇气,只为了…守住他们。
“可类似这样的危机,也许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开始。”
“怎么会这样!”三头白龙齐声惊呼道。
李维笑了笑,“所以啊,我们需要寻求更多的力量,而为了得到力量,就需要更多的试炼,此去卡尼亚,就是位你们准备的试炼。
“只有这样,在面临那样的瞬间,我们才有守住珍视一切的底气,才不至于,再用那样绝望的方式,与我们所珍视的一切诀别。”
“嗯…我好像明白了…是啊,就剩四白一头龙在北地,她一定…哭的很伤心,也很孤单吧…”二白的脑袋当即垂落下去。
一旁的兄长和三妹的神情也跟着低落起来。
李维笑着鼓励道:“那就加油吧,相信我,当你们能够战胜心中的恐惧,将你们的天敌,那些冰霜泰坦揍的跪地臣服时,离你们和四白相距的日子,就不远了。”
“真的?”三头白龙的眼瞳变得亮晶晶起来。
“真的。”
李维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神情显得诚挚可靠一些:
“而且啊,卡尼亚那里的冰海,据说还存留着很多上古遗存下来的渔获噢,无论是炙烤还是生食,那可都是很美味的。”
“那我们去卡尼亚,现在就去,不就是冰霜泰坦吗?”二白当即昂首挺胸,嘴角的哈喇子却是自两侧流淌而下。
“我们也去!”其他两头白龙兄妹也被李维忽悠的跟打了鸡血似的。
“好样的!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
李维的嘴角当即咧到耳根。
“诶?”三头白龙兄妹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就突然展开了一道幽幽的传送门,凌冽的寒风伙同着震天的吼声迎面吹拂而来。
就看到门的对面,碧海冰川之上,一只凶残的冰霜泰坦族群,正在狩猎满嘴尖牙的某种鲸鱼,似乎察觉到了动静,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那个…我们能不能在考…考虑一…啊!!!”
二白他们当即瑟瑟发抖起来,大屁股还没来得及拱回来,就被李维接连啪啪啪的三脚给踹进了门后的冰海里果泳去了。
“不!”
“妈妈我怕!”
“啊啊啊啊!那群泰坦朝我们过来…”
他们此起彼伏的惨嚎声刚刚传来,就随着传送门的关闭而隔绝下去。
“这么做,你没意见吧?蓓丝特娜?”李维看向霜巨人小姐。
蓓丝特娜幽幽叹息道:
“我早该这样做的,那样的话,他们就不至于跟我一起沦落到地狱了。”
李维却是开门见山的问:
“刚刚会上的时候,我见你有些犹豫。
“你…是不是想要去找希尔维了?
“你知道她在哪儿?
“如果可以的话,能带上我吗?
“我有些疑问,需要从她那寻得答案。”
霜巨人小姐当即愕然,似乎被李维这一连串的问询给问懵了。
好半响才疑惑的上下打量着对方问道:
“你…找我‘母亲’做什么?你难道认识她?”
李维当即露出一个鸡贼的笑容,挠着脑袋,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太相信,我的天赋传承,就是来自希尔维。”
蓓丝特娜整个人愣了足足三秒,然后近乎原地弹射起来,瞪着李维不可置信道:
“那你…岂不是要叫我姐姐?!!”
许是这位霜巨人小姐的嗓门实在太大,大厅上沿的夏兰薇珞丝、扎瑞尔他们齐齐看了过来。
似乎也震惊于这突然被爆料出来的惊天大八卦。
李维的脸色当即就垮了下来…
心说果然那几头白龙智商不够,也是存在后天因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