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討論-第八十六章 愛分享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在客栈伙计的带领下,拾阶而上,进入二楼的客房。
洛玉衡挥了挥手,操纵度情罗汉落在角落里,而后脱掉绣云纹的小鞋,盘坐在床榻。
接着,她从袖中抖出一大堆的瓶瓶罐罐,以及小木盒子。
哆啦A梦的袖子?
许七安颇为惊奇的看着,他见过不少储物法宝,有锦囊、镜子、瓷器等,但没见过袖子类的。
恍然间明白洛玉衡为何从不换袍子,肚兜、小衣倒是经常换,这点许七安可以作证,但外穿的袍子,基本没见她换过。
原来袍子是件法器。
洛玉衡逐一拔开木塞,幽幽的药香弥漫在室内。。
差点忘了,她是个富婆,什么灵丹妙药都有,相比起来,橘猫道长穷寒酸………许七安微微松口气,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他一直在担心洛玉衡伤势太重,影响到她平衡业火。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八十六章 愛
现在见她一副氪金姿态,顿时安心许多。
许七安旋即在床边盘坐,与洛玉衡并肩打坐。
他也得好好调理一下紊乱的经脉。
长时间的运转气机,会让几处封魔钉受到冲击,以致于钉口疼痛难耐,相当于旧伤复发。
反倒是“玉碎”反噬的伤口,已经开始缓慢愈合。
“七绝蛊好像要进化了,不,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长时间来的辛苦温养,七绝蛊终于进入蜕变的关键期,其实和洛玉衡双修后,他总算补完七绝蛊的需求。
苦苦压制的情蛊得以宣泄。
并因为对二品巅峰的女修授之以柄,情蛊得到巨大好处。
那时,他就应该感觉情蛊即将初步成熟,得到刚才的战斗里,吞噬了乞欢丹香召出的那股古怪毒虫。
毒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还差一点点,就剩一层膜没有捅破……..”
许七安凝神感应着七绝蛊。
吐纳中,时间飞快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他被洛玉衡轻轻推醒。
睁开眼望向窗外,天已经黑了,度情罗汉寂静的盘坐在房间角落。
“国师,你伤势好了?
“他现在是什么情况,能唤醒吗?”
许七安说道。
“他被我暂时封印,陷入不生不死状态,无法感知外界。”
现在的洛玉衡,不够高冷,不够凌厉,像是养在豪门深闺里的,多愁善感的夫人。
“你若想让他帮你解开封魔钉,就得回一趟京城。”
见他皱眉,洛玉衡解释道:“我虽能封印他,却杀不了他,更别提让他解开封魔钉。别到时候反而给了他玉石俱焚的机会,把你给杀了。”
许七安明白了,沉吟道:“所以,需要监正来做这个中间人。”
能打败罗汉,不代表能指挥罗汉做事。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討論-第八十六章 愛相伴
尤其是在杀不死对方的情况下。
说不定人家反手一个洗脑,把他给度到佛门去了。
回一趟京城也好,向监正打探一下云州的情况,了解一下九州各大势力近来的状况……….
顺便见一见我池塘里的鱼儿。
他刚这么想,就听洛玉衡瞪眼儿,道:
“不许去见那些女人。”
许七安“嗯嗯”两声:“我心里只有国师。”
洛玉衡反而有些羞涩了。
“国师,那把剑是绝世神兵吗?”
许七安指着一半插在罗汉脑袋里,一半露在外面的铁剑。
洛玉衡点点头,又摇摇头,“原本是法宝,后来器灵被它主人抹除了。”
精彩小說 大奉打更人討論-第八十六章 愛閲讀
“嗯?”
许七安用一个鼻音表达疑惑。
“它是七百多年前,一位人宗道首的绝世神兵,那位祖师剑术无双,以杀伐之术称雄九州。渐渐的,器灵变的越来越暴戾,嗜血如命。
“那位祖师在世时,尚能压制。等到他死于天劫,器灵便失控了,造成不小的杀孽。后来被下一任人宗道首制服,抹除了意识。
“此后,这把剑就能成了历代人宗道首存储剑气、剑意的载体。”
洛玉衡柔声解释。
许平峰也是二品巅峰,不知道国师能不能打赢他……..不,术士和道士是不同的体系,各有擅长,不能单以战力来划分………许七安又道:
“如何让绝世神兵快速成长?我今日战斗时,发现了绝世神兵的一个弊端。”
他把太平刀这个不聪明的孩子,被心蛊影响的情况告诉洛玉衡。
“这应该与绝世神兵的性格有关,你这把刀,并非戾气深重的武器。简单的说,就是不够桀骜。”洛玉衡沉吟一下,补充道:
“此外,它毕竟刚刚诞生意识不久,掐指算来,半载都不到。”
太平还是太年轻……..许七安无奈的想。
“我倒是有个想法。”
许七安眼睛一亮:“国师请说。”
“你如今有两道龙气在身,放着也是放着,不妨用来温养太平刀。”洛玉衡见许七安没听懂,提点道:
“镇国剑!”
许七安蓦地瞪大眼睛:“国师是说,把太平刀炼成镇国剑那样的法宝?真的可以吗?”
洛玉衡颔首:
“镇国剑本身也是绝世神兵,受气运温养六百载,方才蜕变为法宝。但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温养,进度缓慢。而你可以直接调动龙气温养你的刀。
“虽然不可能短时间内让你的刀达到镇国剑同等水平,不过,它或许能成为法宝之下,绝世神兵之上的武器。
“那时候,应该能抗衡心蛊的影响。”
完全可行!
许七安一下子激动起来,龙气也是气运的一种,他完全可以复刻镇国剑的路子。
镇国剑的强大和可怕,他最清楚不过。
简直是巅峰强者的噩梦。
如果太平刀能成为第二把镇国剑,不,只需要拥有些许类似的特性,之前的战斗里,他能一剑破了净缘的金刚神功。
将来就算对上三品金刚,也能对其造成威胁。
“国师果然冰雪聪明,我竟完全没想到可以这样利用龙气。”许七安奉上彩虹屁。
洛玉衡表面平静,端着架子,眼里却有小小的高兴。
真好哄啊,要是一直都是这个人格就好了……..许七安心想。
他没再耽搁,意识沉浸入玉石小镜,太平刀和金色的龙影沉睡在里面,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银票、金银、玉器瓷器和古董。
火熱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 txt-第八十六章 愛相伴
感受到主人的意识降临,太平刀苏醒过来,传达出开心和讨好的意念。
许七安不理会它的讨好,将它送入龙气中。
太平刀“浸泡”在金龙虚影里,传来断断续续的意念:
“啊,好舒服,要死了要死了………”
这二傻子似的性格是随了谁?许七安皱了皱眉,不太高兴的收回意识。
“果然有效。”
许七安说道。
洛玉衡点点头,而后说道:
“我仍有内伤在身,道门法身虽号称不朽,但恢复能力远不及武夫。”
“这该如何是好。”许七安皱眉。
洛玉衡有些矜持的说道:
“双修也可疗伤。”
……….
屋内,烛光摇曳。
屏风隔出小小的空间,洛玉衡泡在浴桶里,半眯着眼。
许七安躺在床上,赤着上身,胸口裹着厚厚纱布。
度情罗汉盘坐在角落里,面壁而坐,这是许七安给摆的。
虽然洛玉衡说老和尚陷入不生不死的状态,无法感知外界的一切。
许久后,洛玉衡沐浴结束,从屏风后走出来,披着羽衣长袍,胸口微微敞开,露出一片白腻。
许七安看一眼挂在屏风上的肚兜和亵裤,忍不住笑了起来。
洛玉衡觉得他笑的甚是下贱,微微蹙眉。
她信步走到床边,先把两条大长腿伸入被窝,然后合衣躺下。
这个人格放大的是洛玉衡对许七安的好感,甚至说过很多羞耻的话,因此她是心甘情愿与许七安双修。
但是,她也是最矫情的,眉头微微皱着,手紧紧拢着袍子,护着胸口。
怒人格——你的任何触碰都会让我愤怒。
欲人格——我还要我还要,永远都不满足。
惧人格——九成八等于死路一条,最好今天不下床。
哀人格——好想谈恋爱但又害怕被日。
许七安拉开被子盖住两人,压了上去,双手撑在床面,目光灼热的盯着她。
洛玉衡与他对视了几秒,脸蛋微红的侧过头,她晶莹的耳朵染上绯红色,煞是好看。
他终于低下头,在她脸颊亲吻,然后一路往下,在脖颈处流连片刻,继续往下,他的脑袋就缩进了棉被里。
根据棉被隆起的角度,他的头在洛玉衡酥胸处。
“嗯~”
洛玉衡轻轻蹙眉,红唇里飘出甜腻的声音。
她旋即有些羞耻的抿住嘴,不发出任何声音,但随着她脸颊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粗重,可以据此判断出许七安的口技已炉火纯青。
一盏茶的功夫后,棉被上的“隆起”开始往下移动,往下再往下……….
然后便不再动弹。
道首已经媚眼如丝,迷迷蒙蒙的望着屋顶。
洛玉衡蓦地睁大美眸,喉中发出短促的尖叫。
……….
双修的过程甚是枯燥,比如洛玉衡慵懒的平趴在床上,引导着体内的能量运转。
又比如洛玉衡坐在梳妆台上,身子后仰,双手撑着窗台,窗户敞开着,冷风倒灌在姣姣洁白的玉背,她引导着体内能量的运转。
再比如她双腿搭在许七安的肩膀,两人一起搬运气机运转。
到了深夜,许七安伤势痊愈,气息悠长,神清气爽。
但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担忧:
我这么糟蹋她,等七日一过,会不会被她一剑砍死?
许七安这几天睡的并不是正常状态的洛玉衡,是她某种情绪放大的人格。很难想象,以往那位高冷的国师恢复过来,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
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到时候,一定要提前溜走,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许七安暗暗下定决心。
“许郎,你在想什么?”
洛玉衡依偎在他怀里,秀发凌乱,脸颊酡红,眸子迷离。
国师啊,三天后,你想起“许郎”两个字,会恼羞成怒的提着剑追杀我吧……..许七安心里腹诽。
………..
黎明时分。
雍州地界,官道。
三骑“哒哒”狂奔,居中的是英气勃勃的美貌少女,左边是额头一抹白发的青衫剑客,右边是高大魁梧的中年光头。
“快跑快跑,趁我师父没有追上来。”李妙真嚷嚷道。
“阿弥陀佛,李道友,你和许大人这么做真的好吗?”恒远沉声道。
他和楚元缜进了雍州城后,便潜伏起来,趁着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在外面干架,偷偷带走了李妙真。
天宗两位阳神白当了一回工具人,圣女还被“劫走”。
恒远觉得许大人和李妙真做的忒不地道。
“无妨!”
楚元缜笑道:“无非是让两位前辈多在人间走一走。”
楚状元则认为,弟子和师长之间的斗智斗勇,既不会给双方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又很有意思。
“我师父现在肯定很恼怒,哦不,她不会生气,但下一次见到许七安,大概率会直接拔剑砍人。”
李妙真嘿嘿道:
“他们永远想不到,一位看起来很有风范的高手,竟是个厚颜无耻之徒。”
恒远无奈道:“如此戏耍长辈,实在不好。”
“六号,你懂什么,许七安这是明智之举。”
李妙真哼道:
“师父和师伯是听不进劝的人,无法说服。武力肯定也不行。洛玉衡或许可以,但她要是插手天宗事务,必定惹来天尊,这会让天人之争提前到来。
“既然软硬都不成,那就只能智取。快点,天亮之前赶到许七安那里。”
………..
三位同伴披星赶月时,许七安拥着洛玉衡滑腻柔软的娇躯,睡在温暖的被窝里。
突然,他被一阵心悸感惊醒,知道地书有了传讯。
抬起手,轻轻一招,地书从散落在地的衣服里飞出,把自己送到许七安手里。
【二:许七安,我们到了,你在哪个客栈?】
看到这句话,许七安一个激灵,困意全消。
这么快?
他们犯得着连夜赶路吗?
他慌不迭的掀开被子爬起来,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再开一个房间。
不能让李妙真看到他和洛玉衡同床共枕。
洛玉衡睁开眸子,抱住他的腰,娇笑道:
“许郎要去作甚?”
许七安明显察觉到她语气和神态有了变化,不复昨日。
仔细观察洛玉衡,只见她眉目含情,笑容甜蜜,当即有了猜测。
爱?
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