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腹黑太子極品妃-第220章 得手推薦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看到自己养大的儿子确实是自己的种,陈国公松了一口气,心情大好,看世子的眼神充满父爱。
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世子面前。
宋氏也借着这次的机会狠狠的踢倒了先陈国公夫人,降为小妾还不安生,那就送到庄子上自生自灭吧。
而且当天就送出城了。
宋氏心里是又恨又怕,不会再给先陈国公夫人机会,所以就在先陈国公夫人出城后,一名杀手也悄悄出城尾随。
陈国公府的族老与族人们的表情讪讪,真是白高兴一场,一个个失望离开,离开前看陈国公的表情很复杂 。
外人都赶走了,接下来就是收拾孙姨娘,宋氏的意思是当场打杀了孙姨娘,大不了赔点银子给长宁侯。
可惜陈国公不同意,宋氏刚刚把自己洗白,也不敢太过份,生怕把事情激化,只能退而求其次。
不能把人打杀,还不把打伤啊,于是孙姨娘被陈国公府的下人拿下按在地上一顿胖捧。
揍完后也不给孙姨娘看看,直接命人悄悄送孙姨娘回府。
长宁侯那个傻缺并不知道孙姨娘一夜示归,更不知道孙姨娘被人打的下不了床。
如果不是想到银子,长宁侯都想不到这个人。
实在是疼痛难忍,孙姨娘只好肉拿的拿出十两银子请流云保密。
呵!流云看着那十两银子冷笑,这么少他可不接这单生意,流云伸出一根手指头,轻声道:“一千两!”
啥?孙姨娘惊呼,又扯动了伤口,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觉得流云真的太贪心了。
一开口就是一千两,他当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呢。
孙姨娘舍不得银子,更抵不住疼痛,只好可怜兮兮的哀求,这招对别人或许有用,对流云那是半点用处都没得。
是生生挺过去,还是想早早脱离疼痛折磨自己选。
流云表示我很有职业道德,绝对不会嘴皮子打滑,肯定不会说秃噜嘴,放心放心,保证保守秘密。
他不这么说孙姨娘还能安心,他越是这么保证孙姨娘越不安,总觉得流云是在威胁她。
都是威胁人,孙姨娘觉得自己太失败了,看看人家流云威胁的,不显山不露水,就把她吓住了。
唉,早知道当初好好计划一番了。
孙姨娘眼珠子转了几下,从怀里摸出一张带着体温的银票出来,看着流云问道:“这世上有什么手段让两人的鲜血融合?”
哟,流云盯着那张银票挑眉,手指一搓意思银票拿来,想空手套白狼那是不可能滴。
“你告诉我手段,并帮我治疗伤口,这张银票就是你的。”孙姨娘捏着银票道。
“行吧,”流云使劲把银票从孙姨娘手里城的抢过来,打开看看居然是一张一千两的。
看来这个孙姨娘藏私房钱的本事挺高啊。
被长宁侯打了好几顿,还能藏下银票,真是个狠人。
收了银子办事,流云先是开药,然后就把验亲的几个手段讲了一下,预防手段也说出来了。
孙姨娘听完眉头拧起,真的这么简单吗?
“其实还有一种作假手段不易调查。”流云说这话时一直观察孙姨娘的表情,看到对方脸上露急切,得意了笑了。
流云想到了陈国公府上发生的事情,这位孙姨娘应该是想知道宋氏怎么做假吧,于是这货继续讲。
“做假手段不一定使在被怀疑人身上,也可以使用在另一人身上,而且还是话语权最重的那人身上,这样就查不出来了。”
说着流云冲着孙姨娘挑眉,看的孙姨娘心惊,总觉得流云好像知道点什么。
在另一个人身上做手段,难道?孙姨娘想到了陈国公,如果把手段使在陈国公身上,确实无人发现。
当时一直洗手的都是那个假世子,呵呵,宋氏好厉害的手段啊。
孙姨娘一想到陈国公身边都有宋氏的人,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她也想在长宁侯身边安插心腹,可惜够不着。
别的地方都能管,就是长宁侯的院子不归她管,你说气人不!
孙姨娘真想现在就去见陈国公,把自己的怀疑讲给陈国公听,一定要弄倒宋氏。
不等孙姨娘行动呢,长宁侯派来的人又来了。
这让孙姨娘更加愤怒,都是小妾命运大不同啊。
孙姨娘知道陈国公找她的目的,五十万不是小数目,陈国公府失火,银票地契什么的都烧在大火里,一时间真的拿出那么多银子,
陈国公给出的指示就是拖。
于是孙姨娘继续装病不见。
她可以装病,有人却不愿意继续拖时间,那个人就是苏妙儿,苏妙儿很恼火,一秒钟也不想让孙姨娘管家了。
原因是苏洛院门口的垃圾被孙姨娘抢走了,那个女人也不知发的什么疯,居然对垃圾下手,不让别人碰。
这肯定是不行滴。
苏妙儿找到了长宁侯,拿出五十两的银票拍到了桌子上,她就是要管家权,而且还要连同破院一起管。
看着桌上崭新的银票,长宁侯对苏妙儿的要求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直接摆着手让苏妙儿下去,自己去找孙氏交接就行了。
想管哪儿就管哪儿,他不管,他只管收银子。
那不负责任的样子看的苏妙儿想吐,这就是她喊了十多年的父亲,真让人作呕。
优美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夢無限-第220章 得手推薦
得了长宁侯的承诺,苏妙儿第一时间就是找到孙姨娘讨要管家权,准确 的说是抢仓库的钥匙,想管中馈就得有钥匙。
账本什么的也要查一查,孙姨娘这段时间贪污多少都得吐出来。
苏妙儿想的挺好,等到她出了孙姨娘的院子时,脸上的表情真心不好看。
账本苏妙儿看到了,账上的银子是负数,孙姨娘表示我管家这段日子一直在贴钱,你要管家权可以,把银子还给我。
讲真的,苏妙儿看完账本有种上当的感觉,账上干净的跟狗添似的,一两银子的富余都没有,还要倒贴几十万。
这,这是一个侯府的账本吗?
何者这段时间侯府是靠着一个小妾养家呢?
苏妙儿站在孙姨娘的院门口看天,脑海中响起孙姨娘充满绝望的愤怒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