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縱馬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博格日算是看出来了。
在青城说了算的人,根本不是俄木布洪这个土默特部领主,真正做主的是虎字旗。
青城的这个情况,他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心思了。
从汗宫一出来,喊上自己从白城带来的几名部下,骑上马朝城门方向疾驰而去。
青城的情况,让他心中憋了一肚子气。
堂堂黄金家族子孙,在自己的汗宫里,眼睁睁看着汉人当面杀死自己的亲卫将领,却懦弱的连一点反抗都没有。
被汉人欺负到这种程度,俄木布洪简直丢尽了黄金家族的脸。
心中一肚子火气撒不出去的博格日,一个劲的催促胯下马在城中疾驰。
这样的青城,他一刻也不想呆。
下一次来青城,他一定会带着察哈尔的勇士,用手里的兵刃,从汉人的手中,夺回这座属于他们蒙古人的草原明珠。
博格日毫无顾忌的在街上纵马奔驰。
路上的行人见到,纷纷往道路两旁避让。
有些躲避不及的行人,更是连滚带爬的跳到路边的泄水沟里。
有推着小车的行人为了躲避疾驰中的马匹,一把丢下手里的小车和车上的货物,躲到了路边去。
一时间街上变得混乱,叫骂声不断。
青城的街上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敢纵马,生活在这里的人早就习惯了走路或是坐车,突然见到有人在街上纵马,让很多人感到不适应。
博格日看着眼前那些因为躲避自己,而满地打滚的汉人,心中似乎出了一口恶气,念头都变的通达许多。
为此,他故意朝街上汉人多的地方骑马撞上去。
看着眼前那些惊慌失措屁滚尿流的汉人,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台吉,前面有人拦路。”一名跟在博格日身边的甲骑提醒道。
博格日抬头向前看去。
距离城门不远处的地方,横着两辆四轮大车,挡住了出城的路。
吁!
博格日一拉手里的缰绳,控制胯下马停在距离四轮大车几十步外的地方。
“城中禁止纵马,我命令你们立刻下马。”
四轮大车后面,一名战兵手里拿着铁皮喇叭,用蒙语大声喊道。
虎字旗占领大板升地后,生活在青城城内的汉人多了很多,但汉人和蒙古人之间还是很好区分,隔着很远都能分辨出是汉人还是蒙古人。
“这是呼图克图汗派到土默特部的监管大臣,你们马上把挡住道路的大车拉走,我们要出城。”博格日身边的甲骑冲着四轮大车后面的虎字旗战兵喊道。
这时候,双方几十步内的行人,差不多都躲进了两边的铺子里,只有一些胆子大的蒙古人,还留在路边看热闹。
“我再说一遍,立刻从马背上下来,不然我们将会对你们采取强硬措施。”手里拿着铁皮喇叭的战兵喊话道。
一支支火铳从四轮大车一侧的射孔里伸了出来。
两门虎蹲炮也被抬到了前面。
路边正看热闹的蒙古人,见到虎字旗的人动了真格,连虎蹲炮和火铳都拿了出来,顿时从路边跑开,钻进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铺子里面。
生活在青城的蒙古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虎字旗的火铳和大炮的厉害,哪怕是虎蹲炮这样的小炮,也一样是杀人利器。
站在路边,对他们来说并不安全。
“你们想要做什么,莫非还要对呼图克图汗派来的监管大臣动手!”博格日身边的甲骑脸色骤然一变。
“给你们十息考虑,要么下马,要不然我们将会对你们进行攻击。”虎字旗一方的战兵语气不容置疑的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马背上的博格日冷冷的盯着前方的虎字旗战兵。
刚刚的那点好心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蒙古人自己的城池里,他连骑马的资格都没有,就连在白城,他都是经常骑马出出进进。
“台吉,看样子虎字旗的人是要动真格的,咱们要不要下马?”其中一名甲骑看向博格日。
博格日脸色难看的盯着挡在路中间的两辆四轮大车。
本来就不算多宽的道路,被两辆四轮大车一挡,骑马根本过不去,还有火铳和虎蹲炮在,他们这几个人很难强行闯过去。
“下马!”
哪怕心中不甘,博格日知道强硬下去对自己一方没有任何好处。
虎字旗的人敢同着俄木布洪和土默特部的几个台吉面杀人,未必不敢对他们这些来自察哈尔部的蒙古人下杀手。
通过那个黄鸿在汗宫里的所作所为,他能够感受到这些虎字旗的人与以往见过的那些明国汉人的不同。
明国朝廷对待他们蒙古人始终都有所忌惮,对待像他这种出身察哈尔部这样大部落的蒙古人,绝不敢轻易得罪。
可这个虎字旗面对蒙古人似乎毫无忌惮,对他们蒙古人下杀手的的时候也从来不手软,根本不怕得罪他们蒙古人。
几名蒙古甲骑随博格日一起下了马。
四轮大车后面走出一队手持火铳的战兵,迅速上前,把博格日几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交出身上的兵刃,然后双手抱头蹲下。”一名手持火铳的战兵用铳口前的刺刀指着博格日说。
博格日脸色难看的说道:“我们已经下马了,你们也别太过分。”
“快点。”
战兵那把手中的火铳往上一挑,刀尖对准了博格日的胸口。
“我是呼图克图汗派到青城的监管大臣,你们虎字旗这么做就不怕惹来呼图克图汗的震怒吗?”博格日铁青的一张脸。
刺刀上的折射出的寒芒,映射在他的脸上。
站在博格日面前的战兵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最好服从老子的命令,不然刺刀下一步就会捅进你的身体里。”
“好,好,好,我记住你了。”博格日咬牙切齿的道。
眼前是十几个手持火铳的虎字旗战兵,四轮大车那边还有不少虎字旗战兵在,他明白继续强硬下去对自己没好处。
他伸手解下挂在身上的兵刃,丢到了地上,自己抱头蹲了下来。
一旁的几个蒙古甲骑也都有样学样,丢下兵刃,双手抱头蹲下,只是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