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緣定你 愛下-第二百四十九章 報復行動(5)相伴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管文卓一如既往,晨练、买早餐、回家洗漱、吃饭、开车上班顺带将儿子送到幼儿园。
他爱人在市人事局上班,两口子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每天两点一线,生活规律而又和谐。
夫妻俩身上没有任何官僚后代的做风,沉稳安静。
不认识的,只以为是混居在权贵后代中的平民。
他们的儿子四岁,聪明可爱又活泼。
管文卓的爱人由于单位离家比较远,每天会先他一刻钟出门。
将儿子穿戴收拾好,爷俩牵着手一起锁门往外走。
从悦海小区到他儿子所就读的幼儿园步行十分钟就能到。
有时候出门早点,他会步行将儿子送去,然后折返回来开车去单位。
可今天出门有些晚,等了半晌电梯,指示灯始终停在一楼。
坏了?
悦海在奉舜也算是高档正规的小区之一,住了五年了,这还是头一回遇见电梯出故障。
同楼层等电梯的邻居骂骂咧咧地走向步行梯。
物业只需一个电话就能过来修理,可他们等不了,谁知道修理需要多长时间?
再说了,是下楼,又不是上楼。
管文卓低头对儿子说:“尧尧,把书包给爸爸,咱们俩也从步行梯下去。”
“不,我自己背。”尧尧摇摇头,单手紧了下背包袋,拉着管文卓的手,向步行梯通道走去。
十二楼,为了照顾儿子的小短腿,爷俩说说笑笑地走了十分钟。
走出单元门,管文卓看了眼腕表,心里有些着急,再不快走,今天上班怕是要迟到了。
可到了停车场,他震怒地发现,车身倾斜,一只轮胎不知被什么人给扎爆了。
顾不得去分析得罪了谁,他拖着儿子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叫车。
他们这里的滴滴很好叫,以前他也叫过,最长没有超过两分钟就到的。
可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上面显示的到达时间居然是十分钟。
取消订单再叫,十五分钟。
再叫,二十分钟。
知道是上班高峰期,路上拥堵严重,可也不至于下一次单时间就延长五分钟吧?
感觉滴滴在跟他搞恶作剧似的。
索性取消订单,到小区门口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途径此地的出租车。
刚走到门口,恰好一辆出租车驶进小区,里面坐着的,应该是小区里的业主,不然门卫不会轻易放行。
他赶忙冲出租车摆手。
车里的司机戴着个大墨镜,挡住了半拉脸。冲前方一个交叉路口指了指,示意管文卓到那里等着。
管文卓轻吐了口气,看来今天的运气也不算太糟糕。
来到司机所指的位置,他站到一棵繁茂的广玉兰树荫下。
或许是去年冬季太冷的缘故,今年刚进入阳历五月,温度便急剧上升。
他穿着一件长袖衬衫,一番奔波下来,感觉热得难受。
低头看了眼儿子,发现他的小脸红扑扑的,小鼻子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
弯腰将儿子的外套脱下。
“爸爸,真热,明天我可以穿着我的小熊衣服吗?”
尧尧嘴里的小熊衣服是一件半袖,管文卓嗯了声:“看明天的天气,如果还这么热,就穿。”
尧尧高兴地欢呼了声,说:“我们关老师也穿着小熊衫。”
再次看了眼腕表,管文卓急出了一身汗,这都已经过去五六分钟了,围着小区绕圈呢?怎么还不来?
难不成被小区里别的人给半路劫走了?
看了眼出租车刚才离去的方向,他咬咬牙,对儿子说:“不等了,我们走。”
可刚转身,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车喇叭响,回头一看,来了。
紧张的心一松,他领着儿子忙迎上去,与儿子一起坐到后座。
“师傅,麻烦你快点开,我上班快迟到了。”他着急地催促。
“成,坐稳了哈。”这司机倒是个爽快的。
从后视镜看了眼,发现这爷俩都热出了一头汗,司机体贴地将所有的车窗关上,打开空调。
……
听到敲门声,司华悦趴到猫眼一看,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
外面的黑东西往后移动了下,拉开与猫眼的距离,司华悦这才看清是戴着墨镜的马哈。
都什么时候了还没个正形?!她暗自嘟哝了句将门打开。
“他爸呢?”司华悦看着马哈怀里昏睡的小男孩,问。
“在他自个儿家睡觉呢。”马达手里拎着买来的早餐,对司华悦说。
初师爷跟在他们哥俩身后,一起走了进来。
将小男孩放到沙发上,初师爷走过去,从针袋子里抽出一根相对细小的针,为小男孩施针。
“大概多久能醒过来?”当初师爷将针拔下,司华悦这才开口问。
“跟里面那俩的时间一样。”初师爷收起针。
俩水蛭的卧室里传出此起彼伏的鼾声。
这俩忙了大半夜,又被初师爷给施了针,睡得跟死猪一样。
“你那药不会对这小孩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司华悦不放心地问。
“不会,我给的量很少。”
“那边的管文卓不会中间醒过来吧?”
大人的身体耐受力强,司华悦并不担心。
她担心的是万一初师爷没把握好,人再醒过来坏了她的计划。
“不会,我给的量足够他睡到他老婆下班。”
看了眼顾子健派来的司机,发现他依然静静地趴在窗帘后观察楼下的动静。
这人倒也称职,一声不响,还帮他们望风。
“吃饭吧,吃完饭,我们轮番休息。”司华悦对室内众人说。
将尧尧抱进里面的卧室,他们几个人坐在客厅开始吃马大哈兄弟买来的早餐。
包子、油条、豆浆、稀饭、茶蛋、咸菜,最传统的早餐。
“幼儿园会给小孩的家长打电话的。”从昨晚现身到现在始终不发一言的司机开口了。
不光幼儿园,小学到高中的各个学校,遇到学生没有请假不到校的情况,都会跟家长联系。
每个学生在入学前,校方会管家长要至少三个联系电话。
初师爷将嘴里的包子咽下,低头剥茶蛋皮,说:“管文卓已经给幼儿园老师打电话请假了,小孩妈妈不会接到老师的电话。”
司机看了眼司华悦,没再继续问,继续吃饭。
有初师爷的针,没有办不成的事。
“我们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小孩的妈妈会在上班期间跟她男人联系。”司华悦说。
所有的细节她都考虑到了,能避免的都会尽量避免。
唯独这一点避无可避,只能凭运气。
但如果真的运气差到提前暴露,那也有紧急应对方法。
吃过饭,收拾好桌面,将垃圾堆到内门口。
“睡一觉吧,晚上还要赶回去。”司华悦对初师爷说。
初师爷摇了摇头,“睡得太多,不困,你们睡吧。”
马大哈兄弟或许不明白,但在地下实验基地住了八天的司华悦太清楚那种看不到日升月落,永远活在白天的滋味了。
心理上,她也不困。
卧室是不能再进去了,不是因为马大哈兄弟已经抹除了里面的痕迹,而是为了防止有突发情况,来不及收拾。
所以,他们只能睡沙发,真有紧急情况发生,收拾起来也快。
马大哈兄弟给人懒撒的感觉,但这哥俩的生活习惯跟司华悦相似,非常自律。
他们不会选择饭后未消食就躺下睡觉,俩人在客厅里来回溜达,不时走到窗前往外看一眼。
司机又站回到窗帘后,继续望风。
司华悦站到另一侧,躲在窗帘后看向对面的楼和楼下。
只有初师爷坐在沙发上,他再次进入冥想状态。
这么会儿已经过了上班点,楼下的行人稀少,不像之前那般,哪哪儿都是人。
一个小区清洁工驾驶着一辆蓝白色电动车在小区里兜圈,见到有纸屑等垃圾便停下车清扫。
两辆电动车相遇,同时停下聊天。
其中一个抬手指了下司华悦他们这边的方向。
听不见他们在聊什么,但从他们同时抬头看过来的方向,司华悦惊觉他们是在说这栋房子。
窗帘!
旁边的司机也发现了,他看向司华悦,眼中带着询问。
早上在天亮前,司华悦将东面落地窗的窗帘给拉上了,防止对面楼的人见到他们几个人。
可她却疏忽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这家房主或许一年都不过来住一次。
沙发等所有的家具都蒙着白布,防灰尘,也是为了防晒。
很多人在外出旅游前,习惯将家里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一则为了防盗,二来防阳光晒坏家具。
这户房主的做法是正确的,这样可以防止屋内长久不见阳光而发霉。
但却给司华悦的行动带来了困扰。
楼下的两个清洁工显然是发现了,毕竟整个小区里,也就三户闲居,记性再差,也能记住具体在哪栋楼。
司华悦脑子快速转动,最终,她将视线投向坐在沙发里的初师爷。
整个计划,初师爷是一个最重要的角色,也是一个炮灰。
将水蛭开车拉进来,他充当了司机,被监控录了去。
刚才开车进出小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并非马大哈兄弟,而是初师爷。
马大哈兄弟只是伪装成乘客被初师爷给拉到管文卓家楼洞等待接应。
墨镜是马哈的。
眼下,如果真的有不可预见的情况发生,初师爷还得继续当盾牌,替他们几个挡下来。
约莫十点前后,敲门声响,司华悦快步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眼,一个西装男带着一名保安站在门外。
拿起门内的垃圾,司华悦冲身后众人打了个手势,几个人闪身进入洗手间。
“谁呀?”初师爷走到门前,摁下对讲机问。
“您好,我们是物业的,请问您是业主吗?”门外的西装男问。
初师爷将门打开,“你好,有什么事吗?”
物业的男人和保安往室内看了眼,抽了抽鼻子,皱了下眉头,什么味儿?
“没什么事,这房子的业主已经一年多没过来住了,他有交代让我们帮忙照看房子。”西装男礼貌地说。
一边说,他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老头,感觉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初师爷身上自带威慑气势,毕竟也曾是雄霸一方的霸主。
“哦,我姓隋。”房主叫隋广磊,为了不破坏计划,初师爷给自己改姓。
反正也不是头一次做这事,以前的梁针眼子就是他伪装出来的身份。
西装男面上立即换上恭敬的笑,微颔首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初师爷说了声谢谢,将房门关闭。
门外的保安是队长,他纳闷地问:“看着一点都不像爷俩。”
西装男本想验证下初师爷的身份,可他不是警察,没这权利。
更何况,能说出姓隋来,应该差不了,“长得像妈的人也不少。”他对保安说。
屋内,初师爷对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司华悦说:“该用下水电了。”
众人用佩服地眼神看了看初师爷。
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一个白天。
一直在关注小区物业网的马达对司华悦说:“小孩的妈妈下班回来了。”
“初师爷,开始吧。”司华悦看向初师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