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30章 殺馬滅口?熱推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怎么?”
倪月杉一副不明的表情看着景玉宸。
景玉宸对外面的车夫命令道:“转回去!”
倪月杉讶异的看着景玉宸,随即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线索?”
景玉宸点头。
倪月杉双眼为发亮,然后对景玉宸竖起了大拇指。
对方很意外,景玉宸与倪月杉会重新返回来……
景玉宸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询问:“马球不见,是不是在谁都没有坠马之前,等马球再出现时,先是亲王妃坠马,之后又是长公主?”
对方想了想,之后点头:“是!”
景玉宸瞬间一副恍然的表情,他看向倪月杉:“走吧,去亲王府!”
亲王府内,景玉宸与倪月杉又重新回来,邵乐成一副期待的表情:“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景玉宸没多解释,只问道:“公主情况如何了?”
“已经睡着了,可算让我松了一口气!”
他亮出来两只手,两只手皆被绷带包扎着,显然都被咬伤了。
倪月杉同情,景玉宸同情加一。
三人一同来到马厩,景玉宸看着马厩里正卧在里面休息的两匹马,“公主的骨头是粉碎性骨折,受伤的原因是被装有马蹄铁的马蹄踩中,才导致这么严重!”
“可当时的情况,只有马球击打在马匹身上,导致马儿受惊失控,所以马球的力道很重!马儿吃痛!可现在马儿却好端端的……”
“普通马球可以做到有那样的威力么?”
景玉宸看向邵乐成,邵乐成回应:“有,只要你很用力!”
景玉宸勾唇笑了笑:“来人,拿个马球来!”
很快,马球拿来了,景玉宸递给邵乐成:“你用这个马球,打在一匹健壮的马儿身上!”
邵乐成诧异:“为何非要健壮?健壮不健壮有区别?”
“你的话太多了!”
邵乐成这才乖乖闭嘴,然后扬起手,将手中的马球准备丢出去,景玉宸却是阻止道:“换一匹,这两匹不要动……”
邵乐成:“……”
之后他准备丢出马球时,景玉宸在一旁开口提示:“不要用内力!”
邵乐成白了景玉宸一眼:“可不可以将话一次性给说完?”
“可以……”
之后邵乐成随便挑选了一只比较肥硕的马儿,狠狠丢出手中的马球,马球飞出,砸在马儿身上……
期待的目光中,马球缓缓滚落,马儿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依旧甩动着尾巴,悠闲无比。
邵乐成皱着眉,奇特。
景玉宸提问:“瞧见没有,一匹马,一个男人,你用力甩出马球,马球却无法做到极大在马儿身上,让它吃痛发狂,试问,长公主一个柔弱女子,如何做得到?”
邵乐成若有所思。
倪月杉猜测道:“所以你觉得是马球有问题?”
“对!”景玉宸斩钉截铁的回应。
倪月杉又问:“你怀疑马球在失踪的那么一会,是有人故意收起来了,然后换了另外一个马球,用马球伤人伤马儿?”
“就是这个意思!”景玉宸很赞同的看着倪月杉。
“那有问题的马球其实已经被公主带走了吧?留在闲常的马球其实是最一开始的,也是长公主故意留下来的……”
“对!”景玉宸依旧赞同倪月杉的猜测。
倪月杉眸子转了转,“可什么样的马球会让马儿吃痛?他们没有……伤口啊?”
“这个需要等。”
倪月杉和邵乐成皆不明的看着景玉宸,景玉宸看向邵乐成,朝他缓步走去,小声叮嘱:“你要加强马厩的守卫了!”
邵乐成狐疑的看着景玉宸,显然还没立即明白是什么意思……
倪月杉和景玉宸一起回府,在路上,景玉宸没主动跟倪月杉说明,他与邵乐成小声的单独的说了什么,只沉默着,一起回到了太子府。
虽然好奇,可景玉宸不说,她也似乎猜测到了……
第二日,倪月杉没再去相府,直接去亲王府看望倪月杉,皇帝知道段勾琼受伤过后,派了太医前来给段勾琼看手臂。
段勾琼痛的不行,让太医回去的时候转告皇帝,狠狠处置景玉娥!
太医擦着额头上的汗,“这……”
这种话如何说?凭什么要帮段勾琼说?
瞧出太医的迟疑,段勾琼咬着牙怒道:“一句话而已,皇上怪罪,就说是我说的!”
她怒吼出声,看上去极其暴躁。
太医有些汗颜,想呵斥什么,可偏偏要给亲王妃面子啊!
倪月杉此时缓步走来,开口:“既然检查完了,那就回去复命吧!”
太医看见一身苍烈窄袖长裙的倪月杉出现时,立即松了一口气:“见过太子妃,老夫告退!”
太医走后,倪月杉朝段勾琼靠近,段勾琼满脸的痛楚,她看见倪月杉立即委屈的想哭:“那个,那个长公主绝对是故意的!她故意让马儿趁乱靠近,然后伤我!若不是我,我错开了一点点,踩中了我的五脏六腑,我他妈就死!”
她张口一句粗话,倪月杉嘴角一抽:“我了解,我明白你的心情,但目前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你就放心吧,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救出长公主作祟的证据!”
段勾琼一脸郁闷与纠结:“真的?”
“我何曾骗过你?”倪月杉安抚她。
段勾琼痛苦的点头:“好吧,那我等等,我要睡了,好疼……”
到了入夜后倪月杉才离开亲王府。
两夜时间,亲王府依旧没有蹲到什么线索,但邵乐成依旧不放弃的,待在屋顶上,目光死死的盯着马厩。
倪月杉发现她柜子里的几件衣服都不见了,她奇怪的问向青蝶:“我的衣服都收了?那些不是春天的衣服吧?是夏天的吧?”
上次景玉宸不是说过,收拾他的东西,他要出远门,而且青蝶说是收春天的衣服,迎接夏天……
青蝶站在一旁,尴尬道:“太子说,想给你做几件新衣服,苍烈的衣服不好看,太子妃你老穿……”
倪月杉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穿苍烈的衣服是为了让别人一见着她就明白她是苍烈的人,免得她强调她是谁……
但,青蝶这样说,倪月杉还能说什么呢?换就换吧,不过景玉宸的事情还真多……
倪月杉没再问,青蝶渐渐松了一口气,究竟什么时候出远门啊,再隐瞒下去,倪月杉再问,她会崩溃的呀……
倪月杉和景玉宸准备入睡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太子,太子妃,亲王叫你们过去!”
亲王!
倪月杉和景玉宸在睡梦中醒了过来,这话的意思是,亲王府有进展了!
二人火速赶往,此时的亲王府马厩内,被押着一个人跪在地上,邵乐成正有些暴躁的走来走去,指着他怒骂道:“你这人,什么样的事情不做,偏偏选择走歪门邪道!”
“给亲王府当马夫不好吗?为何要背叛亲王府呢?”
“亲王,你的话有点多!”倪月杉远远走来,对着邵乐成就无奈说了一句。
邵乐成转眸看去,他双手叉腰,有些气愤的说:“这人如此不成器,我就想骂两句!”
“他究竟干什么了?”景玉宸开口询问。
邵乐成这才回应:“我看他鬼鬼祟祟的,要给马厩里加作料!”
“什么作料?吃了会致死的作料?”景玉宸追问。
邵乐成点头:“是!”
倪月杉双手环胸:“杀马灭口……”
“对!”邵乐成回应。
亲王府内,没多久请来了一人。
此时入夜,宫门早已经关闭,但现在却有公公前来,足以说明,皇帝很重视谋害段勾琼的幕后凶手。
景玉宸率先开口:“公公,速度倒是挺快。”
公公一甩手中拂尘,对景玉宸三人行礼:“见过太子,太子妃、亲王!”
“公公过来看一下吧,这个人半夜想杀马儿!”邵乐成指着地上跪着的一个小厮。
公公转眸看去:“咱家在皇宫的时候都听人说了,有人杀马儿掩盖证据!这马儿若是不吃毒料死,第二天就会被人发现是重伤不愈而亡!”
“对!”邵乐成附和。
公公朝着地上跪着的小厮靠近,声音有些尖细,却带着威严:“说,究竟谁指使你来杀马儿的?”
小厮跪在地上瑟缩着,显然很害怕,低垂着头,不敢吭声,却也不敢求饶,喊半句冤枉的话。
见小厮没吭声,公公横着一双眼,伸出兰花指,指着他质问道:“你不说你以为你就会没事吗?告诉你,咱家在宫里,最会处置你们这种不听话的罪人!让你知道,沉默的代价!”
他威胁的说了一句后,对一旁的亲王府下人命令道:“将马粪都给收集起来。”
倪月杉、景玉宸,邵乐成皆是一副讶异的表情看着公公,这招高吗?
“……”
全场寂静了一瞬后,下人反应过来:“是……”
小厮:“!!!”
他抬起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公公,眼前的公公头发花白,眉毛也花白了,看上去年纪接近花甲,可那张脸却犹若笑面虎一般,带着笑,可却让人觉得有点可怕。
这是要让他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