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日月風華笔趣-第五五七章 威脅閲讀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青衣楼前的巷子是有名的百步巷,至少青衣楼所在的宣平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没有青衣楼的准许,普通人便是连靠近青衣楼的胆量都没有。
夜色之中,一辆马车缓缓驶进百步巷,孤零零的周围没有一名随从,直走到青衣楼正门前,马车才停下,车里的人没有下来,倒是车夫向着门内大声道:“大理寺少卿小秦大人请徐常胤徐二爷出来一叙。”
马车驶进巷子里的时候,身处高楼的徐常胤便看得一清二楚。
只等到马车在正门前停下,他才会回过神来,静夜之中,车夫的声音很清晰地传过来,徐常胤沉默了片刻,终是从楼上下来。
院内有不少青衣帮众被惊动,瞧见徐常胤走出门,都是躬着身子。
“开门!”
徐常胤背负双手,淡淡吩咐道。
正门打开,徐常胤依然是背负双手走出门,直走到马车边上,那车夫已经掀开了车帘子,徐常胤犹豫了一下,终于登车进了车厢内。
马车很简陋,车厢也不算宽敞,而且昏暗一片。
他看到一名年轻的官员正坐在车厢内,只是轻叹一声,在边上坐下,并没有说话。
“你派去的人都死了。”秦逍很平静道:“尸首都在大理寺,至少很多人都认出,其中一人是你们青衣堂的宋旭,你们青衣堂的李三爷亲自辨认,也确定那是宋旭,而且交待,宋旭是你手下的亲信,在青衣堂,除了死去的蒋千行,便只有你使唤得动宋旭,便是李三爷的吩咐,宋旭也充耳不闻。”
“我没有办法。”徐常胤沉默了片刻,终于道:“小秦大人要赶尽杀绝,要活下去,就只能铤而走险。不过你可以相信,我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我知道小秦大人与顾秋娘关系亲密,只有将顾秋娘控制在手中,小秦大人才愿意和我谈一谈。”
秦逍淡淡笑道:“看来你们青衣堂的手段实在太简单,上次蒋千行用了这一招,你们没有接受教训,故技重施,难道不觉得自己很愚蠢?”
“有时候最蠢的法子,往往是最有效的法子。”徐常胤看起来很镇定:“如果今夜得手,咱们的见面又是另一番情景。”
“能够让你选择如此愚蠢的法子,也可见你确实是山穷水尽,被逼的没有办法。”秦逍含笑道:“我知道在青衣堂背后,有一位贵人撑腰,我只奇怪,到了这种时候,你背后的贵人就没想过帮你一把?”
徐常胤整理了一下衣衫,轻轻一笑道:“大人比我更清楚,痰盂就是痰盂,用得着的时候还有些用处,用不着的时候,谁又会付出代价去保护一只痰盂?贵人就是贵人,他们可以得到任何东西,有时候要得到一些东西,手上难免会染上臭不可闻的粪便,这些粪便,当然不能染脏了贵人的手,总要有人去做这些事。”抬手抚须道:“如果哪天这些粪便要沾上贵人的手,贵人会毫不犹豫地将之抛弃。”
“原来你懂这个道理。”秦逍微微颔首。
徐常胤看着昏暗中的秦逍,问道:“小秦大人对青衣堂耿耿于怀,欲除之而后快,总不会真的是为了京都百姓惩恶扬善?”
“我没有那么伟大。”秦逍笑道:“如果真要说出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从我进京开始,青衣堂就站在了我与我对立,你们做的事情,我真的没有什么兴趣,可是与我为敌,我总不能放过你们。”靠在车厢内,悠然道:“有人教过我说,如果有人对我有恩,那么一定要记在心里,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找寻机会报恩。同样,如果有敌人存在,就一定要想法设法将之除去,不要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确实是至理名言!”
“敌人的存在,就是对自己的威胁。”秦逍叹道:“你无法预料他们会什么时候会给你造成大麻烦,所以在你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干脆利落地解决掉。我现在有大理寺在手中,正好有机会可以解决这件事,你说我怎会错过?”
“换做是我,也不会错过。”
“当然,最要紧的是,我还懂得杀鸡儆猴的道理。”秦逍微笑道:“很多人都知道我和你们青衣堂水火不容,我将你们赶尽杀绝,就会让更多人知道,只要和我结仇,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如此一来,也许很多人就不愿意成为我的敌人。”换了个很舒服的姿势坐着,依然是笑道:“圣人提拔我到大理寺,我估计短时间内无法离开京都,要老老实实在京都做官。除掉青衣堂,市井百姓心里肯定会很欢喜,我的名声也会很好,既除掉了敌人,又能博个好名声,你说我为何不这样做?”
徐常胤叹道:“小秦大人似乎忘记了太平会。青衣堂消失,京都以后便是太平会一家独大,青衣堂的地盘会迅速被太平会占领,甚至青衣堂的许多人也都会投奔到太平会之下,京都的赌坊、乐坊、商铺、水道等一切都将落入太平会的控制之中。青衣堂存活下去,还可以制衡太平会,小秦大人让青衣堂消失,太平会的势力更强,以后京都的百姓只怕会更苦。”淡淡一笑,道:“当然,除掉青衣堂,让太平会趁机一家独大,小秦大人也可以借此讨好夏侯国相,可谓是一举多得。”
“你错了。”秦逍摇摇头:“徐常胤,我本以为你还有些头脑,但现在看来,你比我想的还要愚蠢的多。青衣堂既然消失,你觉得太平会真的能够一家独大?”
徐常胤皱起眉头。
“太平会的存在,是为了制衡青衣堂,青衣堂消失了,太平会最大的作用也会消失。”秦逍看着徐常胤:“太平会和青衣堂两大市井帮会能够在京都存活多年,只因为对方的存在,这个道理难道你都不懂?青衣堂在贵人的眼中是一只痰盂,太平会在国相的眼中,也同样如此,相比而言,吴天宝可比你聪明的多。”
“吴天宝?”
“布庄事件之前,我就已经私下找到吴天宝,向他告知要清理青衣堂。”秦逍缓缓道:“吴天宝很识趣,主动提出愿意协助帮忙,而且和我谈了近两个时辰。”
徐常胤没有说话,知道秦逍如果愿意说,自己不开口,他也会说出来。
“青衣堂一倒,太平会就岌岌可危。”秦逍道:“吴天宝猜到了这一点,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没有了青衣堂,宫里的那位贵人也绝不会看着太平会在京都一家独大。”
“他准备怎么做?”徐常胤还是忍不住问道。
秦逍淡淡一笑,道:“他如何做,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一个聪明人的作法,你永远也想不到。”
徐常胤为之一愕,随即心中一阵恼怒,知道秦逍这是故意戏弄自己。
“天快亮了。”秦逍忽然道:“你可能不知道,青衣楼四周的路口,都已经被大理寺的人守住,天一亮,他们就会冲到青衣楼抓人。你派人闯进少卿府,意图绑架杀官,这已经不是敲诈勒索的罪名,定个谋反之罪绝对是轻而易举。”叹了口气,道:“我听说你是个读书人,既然是读书人,总要有几分脸面,哪怕是死,也要干干净净。”
徐常胤手足冰凉,知道秦逍并非危言耸听。
“如果没有今夜之事,你或许会在监牢里待上几十年,我未必会真的杀死你。”秦逍目光锋利异常:“可是你选了最愚蠢的一条路,自己选的路,就该自己承担后果。徐常胤,我不是卢俊忠,不喜欢酷刑,所以你如果愿意干干净净离开,我可以给你机会。”
“干干净净离开?”徐常胤唇角泛起一丝笑:“那可多谢小秦大人了。”
“不必着急谢我。”秦逍微笑道:“我今晚先来见你,只因为有些东西想请你帮忙?”
徐常胤愕然道:“我…..我帮你忙?”只觉得匪夷所思。
“青衣堂在京都存在了十年。”秦逍看着徐常胤道:“这十年来,掌管京都刑名的是刑部,当然,还有刑部手下的京都府,我一直在想,这么多年,两大刑事衙门和你们青衣堂相安无事,甚至京都府的衙差瞧见青衣堂的人掉头就走,是否真的仅仅是因为害怕你们背后的靠山?这其中就没有一些别的名堂?”
徐常胤这次倒不笨,冷笑道:“小秦大人今夜前来,是要找刑部和京都府的罪证?”
“青衣堂不在了,我最大的敌人就是刑部。”秦逍很直白道:“京都府既然跟着刑部,我自然也会一并将京都府列入敌人的名单。我琢磨了很久,觉着青衣堂私下里难免会给刑部和京都府一些好处,如果确实如此,你手里应该还握有一些罪证,留在你手中也没什么用处,不如交出来给我,不要浪费了那些罪证。”
“秦逍,你果然狠毒。”徐常胤冷声道:“你要置青衣堂于死地,竟然还想让青衣堂给你罪证,你是不是疯了?”
秦逍轻笑道:“如果交不出罪证,你才是疯了。徐常胤,你有一妻一妾,给你生了一子二女,此外还有一个兄弟也在青衣堂吃饭,莫非你真的想让他们担着谋反的罪名,跟你一起在脖子上挨上一刀?”
“你……!”徐常胤身体一震,脸色骤变,全身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