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雜貨鋪相伴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杂货铺
苏油却又说道:“不过我是一国使相,和耶律慎思也不是敌体,只能安排在非正式场合,常服相见。”
“如果辽使同意这样安排,倒是可以见一见,到时候让刘舜卿,童贯,李常列席,辅之你和辅道做好笔记,让高世则维护好会场秩序。”
这是要将这次会见完全置于监督之下,王彦弼领命去了。
苏油这才再次翻脸:“来我们继续复盘,这次报一下粮秣安排与各路兵力配置……”
三日之后,界河白沟驿边上的草坪上布置起了一场酒会,苏油再此接见了辽国使臣耶律慎思。
耶律慎思也是辽国的名臣,最早是他建议辽国接受宋国的救灾使团,才开启了宋辽外交的新篇章。
不过总体来说耶律慎思的日子比萧禧不好过,当年萧禧胡搅蛮缠,却总能拿到大宋的好处。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 txt-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雜貨鋪分享
如今变成了大家坐而论道,明面上大宋还是帮助了辽国,但是不免已经有了一丝祈求的味道。
耶律慎思是儒臣,身着便装,戴着东坡冠,拿着高丽折扇,看上去与大宋士大夫毫无区别。
一边的宴会还在准备,苏油请耶律慎思喝茶:“贵使是北朝名臣,如今一见,风采不下我朝两位无咎公子啊。”
苏元贞不知道,晁补之可是去过辽国的,耶律慎思赶紧谦逊:“晁学士出使我朝期间,助我史晟建立档库,当时慎思还是他的助手。”
“晁学士其学识风采,至今在辽国传为美谈,慎思粗野,岂敢与之比肩。”
苏油说道:“贵使请喝茶,这是建阳毛尖,得用玻璃盖碗方显清趣。”
“晁无咎前几年判太常寺,贵朝皇帝所用的卤簿仪仗,就是出自他的手笔,贵朝皇帝还满意吧?”
“满意的。”耶律慎思说道:“尤其是从步队改作骑队这一节,陛下尤为满意,毕竟我朝是以骑射立国嘛。”
这就是话里有话了,苏油笑道:“是,骑射缘起与渔猎,对于部落来说,游移渔猎,是差不多可以养活自己的,但那需要很大面积的土地。”
“农耕跟渔猎的差别,究其根本,就是怎么用更少的土地,养活更多的人。”
“听说辽国去年大丰,辽阳和长春洲两处,打了多少粮食啊?”
耶律慎思说道:“去年两处农产之区,让朝廷收粮五百万石,这真要好好感谢南朝,此次慎思前来拜谒使相,便是申说两朝旧好之意。”
苏油听到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五百万石,太多了,赋税收到了五成?”
耶律慎思顿时有些尴尬:“我朝南北两地,情势不同,辽阳长春,其实耕作者很多是头下各军州的部众,没有赋税一说……”
所谓头下军州部众,其实就是奴隶,苏油明白了,却原来真是没有赋税一说。
苏油点头:“如此说来,这五百万石,其实里边还有分给鞑靼女直的那部分是吧?”
耶律慎思说道:“对,岁币五十万贯里边,每年鞑靼与女直会得到五万贯的赏赐,现在改行发粟,五百万石粮食,两族合得五十万石。”
苏油都傻了,你辽国是这样算账的吗?
不由得摇头:“贵使啊,不是苏油想要干涉贵朝内政,我只想给贵朝提一个醒,请贵使带回给贵朝陛下,当然,仅供参考。”
耶律慎思赶紧躬身:“使相之识能,天下万国皆知,辽国这几年有这等气象,其实也得益于使相,但有所言,慎思一定完全带到。”
“是这样。”苏油斟酌了一下措辞:“对于蛮夷,须得恩威并举,不但要临之以威,施之以恩,更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还要接之以信。”
“以往贵朝施设岁币,我们先不说这个分配合不合理,鞑靼与女直那可是白拿。”
“如今改行发粟,鞑靼与女直却是提供了传统游牧狩猎的土地,与贵朝改做耕地,是有付出的。”
“既然有了贡献,还按照没有贡献的时候进行分配,这样合理吗?”
“还有一条,以往岁币年年发出去,辽朝朝廷这边就什么都留不下。”
“如今改行发粟后,土地水利一次大投资,之后年年收获,这就相当于将本该发给女直鞑靼的岁币,都给省了下来。”
“行改粟之制后,贵朝每年相当于省下五万贯岁币,这里边,女直和鞑靼同样是有贡献的。”
“为政之要,在公平合理,贵朝难道真的就不能再向两族倾斜一点,多发一些粟吗?”
“苏油这一辈子做事,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不拿任何人当傻子,做事要做到让大家信服。”
“女直和鞑靼里尽有聪明之人,若不预为处置,待他们迟早发现这些,到时候贵朝可就在两族之前失去了信义,希望贵朝好好考虑一下。”
话还没说完,耶律慎思对苏油的评价,已经从甲上调整成了乙中。
宋朝的官就这德性,对于这点,陛下早就办法处置。
简单得很,就是以前拨给鞑靼全体的岁币,如今尽数拨给了准部的玛古苏;拨给女直的,尽数拨给了完颜部的劾里钵。
对于两部来说,不但不见减少,反而有增。
而且也有道理,因为土地本来就是这两部游牧之地,而两部又是两族名义上的节度使,不能说耶律洪基在政策和道义上有毛病。
至于说女直鞑靼其余各部对分配方案不满,那他们应该去找准部和完颜部理论,辽国正好以此为机会,挑动两族陷于内斗,达到制衡的目的。
这就是陛下伟大的智慧,南朝司徒虽然也是聪明,然而到底是过分仁慈,不明白北方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
看来苏油的能为也就如此了,之所以声誉崇高,那是因为他的经济之能实在是过于彪悍,以至于掩盖了谋略方面的不足。
不过耶律慎思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教苏油这个乖,反而叹息道:“使相之仁,惠及两国,虽然女直鞑靼也多有受益,此话我一定转达于陛下驾前。”
之后就是开宴了,苏油级别太高,与耶律慎思“坐而论道”,谈治国之道,谈两国关系可以,谈具体业务那就是掉价了。
不过议论诗词文章,名臣轶事倒是没啥问题,苏油是出了名的谁都陪得,本身又是杂货铺,辽人最擅长的马经,鹞鹰,他都能扯,遑论其余。
比如海东青,苏油都知道用来打猎的全是母的。
因为公的个头太小,只能抓鸽子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干不动狐狸天鹅这样的大猎物。
还有箭道,苏油知道女直人的箭比辽人的厉害,问题不是出在弓上,也跟箭羽关系不大,而是女直人的箭长达一米多,箭头长达半尺以上,且箭杆是流线型,中间圆长一寸四分,箭尾圆长一寸二分,而箭头后面圆长为一寸。
这些不同之处,决定了他们的骑射是诸国最强的,足见女直人虽是蛮子,但是也不是不聪明。
不过大国却不能照搬,因为如此一来批量加工的难度就大了,大国只能发挥自己的长处——走量,节约耗材。
大宋的骑弩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箭簇和箭杆乃诸国最短,箭杆甚至短到只有六寸,不过因为弩力的加成,威力也是极大,速度上的短板,也用弩的数量加以弥补。
至于诗词文学五经义理,耶律慎思就更不是苏大宗师的个儿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雜貨鋪推薦
这方面耶律慎思对苏油倒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是文官,好多东西连他都不知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