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三十八章 我是爲她們着想分享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剧烈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并且持续了有一段的时间了。
麦野沈利释放出来的纯白色的光束,是特殊的电子射线,所过之处能够无情的将金属像纸屑般吹散,让厚实的墙壁直接溶解,面对这样的攻击,想要像是电影里一样随便找些遮掩来抵挡是不可能的,只会连带着掩体和人体一起被无情的贯穿……
由御坂美琴的刘海放出的,乃是由十亿伏特的强大电流所形成的蓝白色光枪,能够以笔直的轨迹极速前进,一瞬间抵达任何遥远的角落,基本上在被御坂美琴的视线捕捉到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她已经攻击到自己的敌人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而且,雷击之枪虽然远远不及原子崩坏射线的威力,但同样也是不可小觑的攻击形式,飞散四周的高压电流甚至能够将建筑的废墟之中裸露出来的钢筋都给烧熔!
从这一点来看,麦野沈利反而陷入了不利的境地。
她的力量虽然强大,但瞄准要花比较多的时间,而且力量强大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意义,因为她和御坂美琴都是肉体凡胎,眼下的攻击形式的每一道能量打击,也早就超过了她们的生命值上限可以承受的伤害了……
也就是说,她们的血量都是100点,而眼下双方互飙的各种攻击,动辄就是打出来成千上万的伤害数字……
在这种反正都是碰着就死,擦着便亡的情况下,要花更多时间来瞄准、控制自己的力量,却同样承受不住御坂美琴的随意一发雷击之枪的威力的麦野沈利,自然很快的就逐渐陷入了窘迫之中。
一开始的咄咄逼人,无比强势的压着御坂美琴来打的场面,已经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天平的明显倾斜。
在最初的猝不及防过后,迅速进入状态的超电磁炮,很快的就凭借自己的优势扳回了一局,从而也证明了为什么她会是第三位,而对方是自己后面的第四位。
这个事实却是让麦野沈利越发的暴跳如雷起来,原子崩坏的恐怖力量呼啸而出,横扫一切,席卷四面八方,却终究没有办法改变自己逐渐明显起来的劣势。
而在这个时候,双方的支援也陆续抵达了现场。
“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看起来超麻烦的!”表面上似乎很乖巧,留着一头及肩的棕色鲍伯头的初中生少女小跑着过来,看到了眼前的这条街道的惨烈状况,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眼前的一切宛若天灾,无比惨烈。
街道上的地面就没有一块是平整的,不是被烧得融化溶解,就是被什么巨大的镭射切割过一般,撕裂纵横交错,从路灯到人行道绿化带的花草树木,还有街道两侧的房屋建筑……
都变成了不规则的废墟与碎块,像是在狂卷而过的可怕飓风之后留下的残骸,让人只是看着就心生寒意。
绢旗最爱深深的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在身后慢悠悠的走过来的脱力系女高中生,那是一个看起来昏昏欲睡,面无表情,有一头修剪整齐的及肩黑发,不管什么样的日子与场合,一年到头都穿着一件粉红色运动服的少女。
泷壶理后,暗部组织“道具”的四个正式要员之一,能力是Level 4的“能力追踪”。
能够感应他人的AIM扩散力场,可以根据曾经记忆的AIM扩散力场,搜寻并锁定其他能力者的位置情报。
很有用的能力,不过在这个时候明显帮不上忙……而且也很难指望她帮忙。
看了看这位同伴慵懒的眼神,飘忽的脚步,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够走过来,绢旗最爱觉得更加头疼了,没有来得及多想,她便已经集结、凝聚自己身边的氮气,冲了上去。
麦野沈利和御坂美琴的战场她暂时没有办法插手,所以第一时间选择了赶去救援芙兰达那边——
这个时候,芙兰达和白井黑子的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无能力者与大能力者之间的差距过于悬殊,尤其在前者只能够靠道具战斗,而后者还是空间系能力者的时候。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要是事先做好足够的准备偷袭一波,芙兰达还能够有不小的胜算,可惜这是被迫正面硬刚,她要是能赢就真的有鬼了。
“可恶!你、你太过分了!”
被反扣手臂按在地上,娇俏的脸蛋紧紧的贴着冰冷的地面,芙兰达羞愤到极点,毕竟在她的视野里,将她摆弄成这个姿势,还坐在自己背上的人是那个可恨的少年。
他怎么可以这样!
有着蓬松的金色长发,蓝色眼瞳,身材苗条而娇小,头戴贝雷帽、身着超短裙的少女在心底发出悲鸣。
“我过分?!你居然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白井黑子死死反扣住身下的少年,用自身的体重压制对方,她考虑到两性之间的身体差异,生怕自己的力气不够,一点儿都不敢放松。
而在听到了身下的这个罪魁祸首的恼羞成怒的斥骂之后,白井黑子几乎要被对方气笑了,这人居然还有脸说这样的话?明明最过分的是他才对,甚至刚刚自己想要去给姐姐大人帮忙的时候,还是他首先动手来攻击自己的!
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做些什么,就看到了正在迅速接近过来的绢旗最爱,眉头一挑,这是……
对方的同伙来了?!
尽管很不甘心,然而察觉到危险的白井黑子,还是理智的放弃了已经被她成功压制住了的犯人,使用自己的能力迅速的消失在空气之中。绢旗最爱的突袭扑了个空,但是也成功的为芙兰达解了围。
接下来理所当然的又是一场混战,这一次是大能力者对战大能力者,氮气装甲VS空间移动。
而刚刚已经底牌尽出,将身上准备好的炸药都给挥霍掉的芙兰达,则是被迫退场,她什么都做不了,连边缘OB都不行,留在战场上除了找死之外,大概就只有拖累队友的这个作用了。
“怎、怎么办?初春……”
喘着气的佐天泪子远远的跑过来,一边喘息,一边焦急的这么问道。
虽然她不是风纪委员,也没有那样的责任,但是她还是不太放心自己的好友,也跟着初春饰利一起跑了过来。
正如她们所料的那样,御坂学姐一大早就直奔昨天的这片区域而来了,似乎是想要自己一个人解决这件事情……只是她们怎么可能真的让御坂学姐自己来啊!
“放、放心吧,我出发之前就想到这一点了,已经、已经提前通知附近区域的警备员了……他们这个时候也应该就要到了……”
初春饰利也是气喘吁吁,不过还是回答了好友的问题。
“这就好……”
佐天泪子艰难的点点头,接着眯起眼睛极力看向前方,似乎那里就是战场了,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一些激烈的打斗声传来,似乎真的非常激烈。
咿咿呀呀……
呼呼哈哈……
唔?貌似哪里不太对劲?
下意识的,慢慢的放慢了脚步,这个黑长直少女很是有些愕然地看着前方的街道,空荡荡的显得无比宽敞,在尽头的那里,正在发生着一幕非常微妙的情景。
要说是打架吧,又完全说不上,但要说她们是在做运动吧,却又似乎有些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
譬如说白井黑子,她自身的主观感受理所当然就是自己正在不断地发动能力,使用空间移动,在全场闪烁、来去如风,如同魅影一般发动攻击,或者抵御攻击。
实际上,她其实就是站在原地,时不时神经质的抬腿踢脚,手舞足蹈……
而在她对面的绢旗最爱,也像是喝醉酒了一般,四肢胡乱挥舞,拳打脚踢,却是在原地兜圈子,无形之间似乎还和白井黑子形成了什么联动一般。
好吧,这看上去就十分傻里傻气的了,但是至少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在御坂美琴和麦野沈利两位蒂花之秀的惊人演技之下,其他群众演员们的气场都被镇压了下去。
那两人之间的激烈战斗,是最为吸引人目光的——
她们隔着半条街的距离,在互相指指点点,嘴里不断发出各种拟声词,说着不服输的台词……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却是对着空气斗智斗勇的现实,像是某些超级英雄类的电影,只是没有加上后期特效。
因此,两人的一系列行为就不可避免地显得很奇葩,很傻里傻气的了。
有这么一瞬间,佐天泪子莫名的觉得现实世界特别魔幻,仿佛出现了一种极其严重的割裂感,她直觉的觉得这群人似乎是沉浸在了另一个世界之中,却又在现实里产生了交集。
这个时候,有着尖锐的警笛声响起!
由远及近,好几辆警备队专用车如同初春饰利刚刚说的那样,刚好在这么一个要命的时候抵达了案发现场。
仿佛是刺耳的警笛声贯穿了某种脆弱的幻想,正在激战之中的几个少女们同时一呆,发现眼前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被破坏得无比惨烈的街区犹如录像带倒带了一般,迅速的恢复了正常。
钢筋没有被烧熔,建筑没有被贯穿,金属没有被轰然吹散,路灯地面等等也没有像是纸屑般灰飞烟灭……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夏日的太阳也才刚刚在城市的上空释放光与热,正是上午八点左右的静谧时段。
“……”
“……”
“等、等等!怎么是你!”御坂美琴只觉得眼前一花,发现对面的那个可恶男生,就变成了麦野沈利,一时间震惊到声音都发生了变化。
不是能力相似,而是根本就是本人?
她隐约明白了什么,下意识的停下手来,四下张望着,紧接着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的路旁,自己要找的那个人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搬着一张小马扎坐在那里,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拿着一块西瓜。
他正津津有味的在看着,一边咬着西瓜一边喝着可乐,还不断的指指点点,发表意见:
“没错!”
“就这样!”
“妙啊!……咦?怎么不打了?”
他似乎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也不知道应该说是演技过人,还是在补刀别人的这方面很有天赋,恰到好处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让人觉得难受到了极点。
“……”
“……”
空气似乎凝固住了。
御坂美琴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她紧紧握住拳头,觉得自己的血都在往大脑上涌,异常艰难的才按捺住某种冲动。
因为警备员过来了。
就连麦野沈利都阴沉着脸,什么话都没有说,当警备员出场之后,她们暗部组织的计划就已经宣告失败了,接下来当然不能够再肆无忌惮的行事。
“你、你们……”黄泉川爱穗皱着眉头,眼前的场面太过奇怪,也太过沉默,让她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我们接到了群众举报,说是刚刚有人在这里闹事……”
后面的话有些说不下去,这安安静静的现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违法犯罪的现场。
就是气氛有些奇怪。
“那你肯定是搞错了,大姐,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从来不会干违法犯罪的事情……”坐在小马扎上的夏冉歪了歪头,咬了一口西瓜,很是无辜的说道。
“……”
“……”
大姐?黄泉川爱穗挑了挑眉毛,以很锐利的目光看着他:“有没有犯法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们现在怀疑你和昨天的一桩案件有关,要先检查一下你的身份,你叫什么名字……”
她还是选择相信初春饰利的报案,尽管是一面之词,但是可信度极高。
“我叫张三。”夏冉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身份ID是什么?”
黄泉川爱穗点点头,继续问道。
在魔术师报出ID之后,她直接通过数据终端联网进行查询,接着又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她抬起头来:“你不是说你叫张三吗?”
“开个玩笑嘛,我这么奉公守法的好市民,怎么可能会叫这个名字。”夏冉连连摇头,表示都是误会。
“……”
“……”
美女警备员深呼吸了一次,看向了四周的所有人,沉声说道:“算了,现在你们都跟我们回附近的警备员支部一次,我们查询一下刚刚的监控记录,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你们就可以走了……”
“这个就不用了吧?”魔术师微微蹙眉。
“你害怕了?”黄泉川爱穗眯起眼睛,“是心虚了吗?”
“不是,主要是怕有人不能够接受……”举起一根手指挠了挠脸颊,少年笑容温和干净,“我是为她们着想,不过既然你要求的话,那便去吧。”
这一刻。
好几个女孩子同时脸色微变。
……
……
半个小时之后。
第七学区,常盘台中学位于学舍之园外的第二学生宿舍。
黑暗的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床上的被子蜷缩起来,御坂美琴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侧身躺在被窝里,目光有些呆滞,有些空洞,也有些茫然。
像极了青春……
从警备员支部回来之后,她就一直都是这样子了。
没办法,逃避虽然不能够解决问题,但是的确很好用,人就是觉得无法面对某些事情才会想着逃避,用不着别人去指指点点……现在不能面对的话,就先掩耳盗铃一番也好,至少自己心里好受很多。
…………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在第四学区的一家著名的西式甜点餐厅里,四个女孩子围坐着的一桌,散发着惊人的黑暗负面波动,可怕的阴云在她们上方汇聚着,感觉随时还会有乌鸦群飞过来绕着她们头顶盘旋一般。
桌子上的点心一口都没动,绢旗最爱和芙兰达两人的神色怪异,目光有些凝固。
泷壶理后仍然是睡不醒的样子,言行飘忽,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麦野沈利却是一直都在重复着念叨着一句话,咬牙切齿,基本上绝大部分的黑暗气息都是从她身上缭绕发散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