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zdmn熱門連載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12.必須做道侶(二合一)展示-5vi5r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紫辰雪御剑飞行,带着夏极开始往下冲刺…
煞源明显是在谷底。
而要进到谷底,就需要杀进去。
这“彪剑”的路上,两人看到整个孤绝峰从上到下一排一排的黑色腐烂羽鹤。
往昔夜恋:别了,余情
那些羽鹤已经无法飞行,只是用生出的爪子死死扣着山壁。
山壁上因而被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洞。
而随着两人的下降,漫天的黑色鹤羽激射而来…
紫辰雪防守一处打消耗战吃力,但是面对这样的“游击战”却是轻松的很。
她轻轻道了声“我来”,然后直接一心三用…
一边御剑坠落,一边驱使两把剑在半空飞速旋转。
剑本身的长度连同剑光法相,飞速旋转成了两道极大的银色光圆,寒辉霍霍。
鹤羽激射,飞速而来。
当当当当当…
宛如万箭击打在坚实的盾牌上,又如骤雨敲落在玉盘,纷纷弹开,声响清脆…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飞剑已经直接冲到了谷底。
两人视线投向下面,谷底赫然是浓郁的黑色气体,宛如铅汞般粘稠的缓缓流淌着,
而一个又一个的黑色腐烂羽鹤正从其中爬出。
夏极目光扫动,参照了一下远处的地势道:“这黑色气体并不深,应该只有五六米的样子,如果再晚一段时间,怕是就能达到数百米了…到时候能够孕育出来的,怕就不是这种半吊子的腐烂羽鹤了。”
紫辰雪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也算是巧了,否则煞妖哪有这么好杀的?这毕竟是十三业力境的劫妖。
然而,这些黑色腐烂羽鹤都是“不完全体”。
她回了句:“数量有点多了。”
说着,她便停了下来,然后又道了声:“我试试能不能斩散那些煞气…毕竟之前还没遇到过这种正在成型的煞地。”
飞剑悬于崖壁左侧数百米,又悬于黑色煞气上方近数百米。
这个距离,刚好足够多开从侧边和脚下射来的羽箭。
紫辰雪收回两把飞剑,稍稍闭目,然后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拢,上接天穹。
天地神通似是得到号令,而在她之间玄奇的萦绕。
紫辰雪缓缓道:“剑二——天海云生化孤龙”。
话音落下,
她双指便是往下脚下猛然一点。
这一点,天地里的风云如得号令,纷纷向着她手指点的方向而去。
指出,未见剑。
再看,却已看到一把极其夸张的千丈巨剑往下斩落。
那巨剑只是做了“斩”这个动作后,便是完全地脱离了紫辰雪的掌控,而是自己如有生命般向着下方而去。
预想之中的轰鸣并没有出现…
因为这一道天地神通化作的剑气,赫然成了一条若有实质的风云之龙,这条龙扎猛子般扎入了黑色气息之中,顿时翻江倒海,气浪起啸。
天地之间气流忽然凌乱起来,紫辰雪御剑带着夏极稍稍腾空,而她左手始终抓着那“太阳剑轮”,以防生变。
这时候,连绵不绝的巨响,还有怪异的尖鸣频频传来。
风里传的到处都是。
而延绵数里的煞地则完全被掀开了,
黑色腐烂羽鹤竟被那条“风云之龙”卷抛的漫天都是。
如同一个黑色的棉被一把利刃,给撕裂了,露出内里的白棉花,黑白相间,延绵十多里,很是壮观。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紫辰雪舒了口气道:“这煞地是真的刚刚成型,否则我也没办法一剑斩开。但如此形势,想要下去探索还需要一点时间。”
夏极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快到午夜了吧?
他道了声:“等不起了。”
说罢,他右手五指压下,轻叩虚空,一个更密更大的发相球顿时出现。
夏极探手往下…
夜帝的第一狂妃
虚空里顿时浮现出一只极大的法相巨手,那巨手探入煞地,狂猛地扯动着,将那依然在不断“愈合”的煞地给彻底撕开。
紫辰雪再次见识了这力量…
她幽幽看了一眼夏极,只觉这男人可以越两境杀敌了。
两人配合,一剑化龙,一手法相,将这未成形的煞地撕的支离破碎,就算是那黑色腐烂羽鹤再多也是没用。
月光照耀之下,显出地面一个瑰异的黑色旋涡。
腹黑中校请离婚 云端之上
那旋涡从地面生出,如同一个泉眼似的,正源源不断往外涌出黑色气体…只不过可能是少了灵气的缘故,黑色气体的产生速度已经很慢了。
夏极略作观察,虚空里的法相巨手直接抄起那一片土地,泥土震散,尘埃飞扬,露出一块黑色的有着皮肤质感的岩石。
就在这诡异岩石被法相巨手抓着升空时,诸多的黑色腐烂羽鹤发了疯似的开始尖叫,然后完全不顾自身地向着两人飞扑而来,要进行阻拦。
但这根本没用。
法相巨手抓着那诡异岩石到了不远处。
夏极道:“小紫姑娘…”
东海剑仙道:“叫我辰雪吧。”
夏极道:“辰雪,你用储物空间先把此物收起来。”
紫辰雪非常乐意这么做,如果这少年让足够多重要的东西储存在自己储物戒指里的话,那岂不是说他离不开自己了?
爱情就来的这么快吗?
紫辰雪虽然还是很困惑,理智也很费解,但感情和直觉却在告诉她面前这男人就是她追求的终极。
做道侣,必须做道侣。
于是,她直接把这煞源收了起来。
黑色腐烂羽鹤们失去了煞源,便陷入了更加疯狂的状态,这疯狂持续了约莫半炷香时间便是进入了虚弱状态。
再接着,这些诡兽竟是一个一个灰飞烟灭,化作被黑气包裹的奇异血肉,落向大地。
血肉黑气,漫天飞舞。
而那些血肉才一落地,就如同水入海绵一般,被吸收了进去,再也不见。
夏极静静看着这一幕,忽地抬起法相巨手盛住一块血肉…
那血肉落在法相掌心上,便开始飞快地“融化”。
夏极快速道:“收起来。”
紫辰雪感觉怪怪的,但还是抬手收起了那“血肉”。
只是在这几个呼吸的功夫里,那血肉已经从拳头大小“融化”到了指头大小。
片刻之后…
这座环绕的深处就恢复了安静,除了孤绝崖上的诸多抓孔在提醒着两人,这一切都是真的。
……
呼~~呼~~
夜风于耳畔响着。
脚下月辉里的景色亦是在飞快倒退。
紫辰雪从后面稍稍靠近了夏极,左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又如触电般的挪开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夏极只能装作不知道,否则更尴尬。
总裁老公不够坏 吉祥月
紫辰雪红着脸,忽道:“我那三剑其实是你破开的吧?”
夏极坦诚地应了声。
紫辰雪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夏极道:“齐墨。”
紫辰雪道:“不可能…一个再怎么天赋异禀的人都不可能把聚灵阵利用到这个程度,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意,更不可能在不修行玄功的情况下拥有法相。
但你,不仅拥有了法相,还拥有了这么多,以及这种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攻击手段。”
夏极沉默着。
神佑末日 天堂之手
紫辰雪小声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夏极实在无奈了,如此局势,他势必是需要一个势力支持的,而原本妙妙所属的天剑一脉则是天然的势力支持者…
但是,且不说这个世界的人如何看天道,如果知道了他是天道,会不会前来追杀他,
就只是面前的紫辰雪在世界观未曾开拓到一定程度,也绝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上一局,小苏之所以相信自己,因为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老祖之所以相信,是因为老祖已经经历了许多劫难,自己本身就有推测。
而这一次…
局势却是完全不同的。
夏极舒了口气,没办法,只能采用最简单的手段了。
于是,他在飞剑上转过身。
皓月当空,寒辉洒落在这东海剑仙淡紫的衣衫上,而显出她几分冰冷出尘之意。
夏极双手轻轻搭在她双肩。
紫辰雪身子颤了颤,却没有挣脱,只是低下头不敢看他…然而脚步却小小巧巧地挪动着,向着夏极的方向又靠近了一点点,直到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夏极温和道:“我现在有许多事无法和你们说,但我此时真的是齐墨,也是齐妙的亲弟弟,并不是夺舍还魂之类。”
紫辰雪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只觉若是两团炙热滚烫的火焰点燃了自己,
而她躯体的冰冷、心灵的冰冷都开始融化了,化作潺潺春水复苏万物,
一瞬间,这位出尘缥缈的剑仙竟如“万物复苏”般,也红润了起来,明媚了起来,娇艳欲滴。
紫辰雪红着脸,轻轻道了声:“我相信你。”
夏极看她这样,心底也有些尴尬…
但转念一想,反正若是自己胜了,化作天道之后,也需在人间留下眷属,更需要不少大能支持…
阴阳相合,乃是天地大道,一切顺其自然吧。
……
没多久。
御剑飞行、同载一剑的两人便是看到了凉州城。
凉州城内,西区,一间小宅。
庭院深深,
妙妙托腮坐在屋檐下,忧心忡忡地看着远方。
直到月辉里,飞剑从空落下,显出两人身形,她才咬住嘴唇,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夏极还没说话,
紫辰雪直接道:“今日有些机缘,我带齐墨去取之,所以耽误了…”
妙妙见到东海剑仙解释,心底也明白,而且有机缘乃是好事。
紫辰雪又道:“我想过了,你若愿拜我为师,不需再随我去东海…而是,我随着你们。”
“欸??”
妙妙愣了下,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其实对这位剑仙前辈充满好感,心底也是有点想随她离开的,只不过她担心弟弟,再加上有了弟弟背后仙人给与的玄妙剑道,所以才准备自己摸索。
但自己摸索终究会走许多弯路,哪有里老师好。
紫辰雪道:“怕我这个师父不够强吗?”
说罢,也不待妙妙反应,便是食指中指并起。
妙妙瞳孔猛然收缩,那双指在她眼中已经化作了一把凌厉的剑。
庭院深秋,堆积于地的落叶,如被那化剑双指的剑气牵引,旋舞轻绕,化作旋涡,涡流转速越发之快…
俨然一副此处天地已被她所掌控的景象。
紫辰雪轻声道:“你看这一剑如何?”
剑一,
大聖 傳
碧海潮起云生灭。
她说罢,化剑双指已经指向天穹,刹那间,以她为中心,那满地的尘埃、黄叶解释腾空而起。
一尘一剑,一叶一剑。
尘叶滔天,剑亦滔天。
剑光灿烁,宛如金霞初起,于苍云之后幻变出万种生灭,极其壮观。
东海剑仙一脉的“天之九”,并不是简单的法相玄功,而是九种普适性很强的神通,这种普适性体现在其延展之上,每个人施展出来的天之九都可能有所不同。
除此之外,这九剑还能添附后续境界的力量。
夏极虽然能破开这九剑,但并不代表着他给出的剑招具有“天之九”这样强大的普适性、延展性。
而这样的特性,也许正是妙妙能成就太元的依据。
夏极在孤绝峰看到剑二时就有了推测,如今又看到剑一,心底推测更明确。
强大的因果是无法斩断的…
紫辰雪和妙妙几乎是注定了师徒之缘。
圣天使物语
而妙妙的未来,亦在于此处。
他妄加干涉,看似带来了更好的,其实孰优孰劣,却于这天机混沌之时,隐藏于无以推算的时间长河与因果之中,不可窥探。
一剑出,凉州喧哗。
很快,便是又不少城中驻防高手从四处围来,在这小宅院之外静静围着,
而为首之人乃是一个身穿轻甲、手握七星枪的将军模样的男子,
他恭敬着扬声道:“北唐皇室供奉,况鹰,见过前辈!”
紫辰雪道:“我无恶意,亦无交锋,只是施展剑招而已。”
那将军模样男子沉吟了下道:“有前辈此话,我况鹰便放心了。”
说罢,他挥挥手,一群匆匆赶来的人就如退潮般迅速散开了。
他们是城中驻防的超凡强者,见到这等强大的力量自然要来调查清楚。
而待到回去后,他们亦会查清楚这小宅院里居住者的身份,对他人加以约束和告知,让他们不要去与这小宅里的主人轻易发生矛盾,以免误引争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若是可能,便是给一些善意,当做结个善缘,今后若是凉州城生出祸事,这宅院的主人或是刚刚的强者说不定还会给出支援。
这才是官府正常的态度,而不是一看到强大力量,就想到机缘,然后想到有宝物,再然后无脑去争抢…
况鹰有脑子,否则他不会成为皇家供奉,而会在成长的路上便提早死了。
夜色恢复了寂静。
喧哗亦渐渐平息。
紫辰雪努力地让自己的笑不那么冷,然后看向妙妙。
妙妙再无犹豫,恭敬地作揖,然后道:“弟子拜见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