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enf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至高神庭-bod8j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师父……”
充满无尽思念的话语,从肖舜的嘴里脱口而出。
旋即,那袅袅的琴音戛然而止。
老道微微扭头,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呵呵,你来了!”
话音刚落,肖舜顾不得疲惫不堪的身体,朝着凉亭发足狂奔。
他此时虽然奔跑的速度很慢,但步伐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百余米的距离稍纵即逝,木岩道人那张满带慈祥的脸,也是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一把冲进凉亭内,肖舜直挺挺的站在了师父面前。
他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发现不知道从何说起。
肖舜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幻想过自己和师父再一次见面的场景,不过却从来没有想到,两人竟然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在度重逢!
见肖舜眼中一片晶莹,木岩道人柔和的笑了笑。
“孩子,你受苦了啊!”
肖舜倔强的摸了一把即将要用处眼眶的热泪,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木岩道人:“有你在面对那个师父的么,既然知道我受苦,你还有心思在这儿弹琴助兴?”
“哈哈……”
木岩道人哭笑不得的将手中的古筝放下,旋即起身走到肖舜跟前,淡淡开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走的路,师父的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你的路,却始终在你的脚下,而我所能够做的,无非就是引导你走向正确的方向!”
闻言,肖舜顿时是满脸的鄙夷:“老头儿,我看你就是嫌麻烦,所以才将什么事情都推给我自己处理,你倒是轻松了,但我这几年过得可不这么顺畅啊!”
“你这几年过得不顺畅?”
玩味不已的说着,木岩道人上下打量了自己徒弟一眼,旋即大有深意的说着。
“你的成长速度,古往今来也是绝无仅有,在你很小的时候,我便告诫过你,人生不可能一片坦途,更何况是我等试与天比高的修者,你有今天的成就,却还不知足?”
肖舜之前的成就,令无数宗门大佬都是一阵的叹为观止,可见他的天赋以及努力。
饶是如此,但他本人却觉得那都是自己应得的,毕竟这一路走来,只有他自己清楚伴随着多少危险,要不是意志坚定在加上有些运气,现在或许早就是一堆枯骨了。
一念至此,肖舜心中不禁对木岩道人刚才的话不太认可。
“呵呵,我现在都已经是个废人了,您老也就别跟我谈什么成就了,更何况你还曾经说过,我要是无法恢复修为,您可要将我逐出师门了啊!”
听完肖舜的那些气话,木岩道人仰天打了个哈哈:“哈哈,看来你对这件事情还有些耿耿于怀啊!”
肖舜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我看您就是诚心想将我逐出师门,所以才找了那么个理由,我也不怕告诉你,这辈子你这师父我算是跟定了,想赶我走门都没有!”
木岩道人深知徒弟的脾性,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问了句:“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么?”
“什么话?”肖舜满脸不解。
逼婚成宠
木岩道人掷地有声道:“这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须知修界之内,一饮一啄皆由天定,你此番遭劫那也是你的命数,过了便能够鱼跃龙门,过不了那你此生的成就也仅限于此了!”
肖舜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师父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忙问:“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见状,木岩道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现在不了解,那还很正常,不过将来有一天,你一定能够明白我的用苦良心!”
肖舜现在还准看出来师父到底哪儿良苦用心了,反倒是感觉对方似乎处处都不伤心,一副将要悟道飞升的那种感觉。
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情,忙问:“师父,之前暗中阻止我进入空间裂缝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木岩道人不置可否道:“那个地方不是你现在能够去的,不过就是一群自甘堕落之辈的桃花源而已,让那些不思进取之辈一辈子在那儿享乐便可,你是老夫的弟子,此生决不许误入歧途!”
闻言,肖舜一愣:“自甘堕落之辈?”
师父竟然说生活在小空间内的那些上古修者是自甘堕落之辈,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顿时,他脑海中便被一个大大的问号占据。
木岩道人看出了他眼中的疑惑,苦笑了两声:“你现在想必已经知道了罪囚之地以及混元大陆的事情了吧?”
肖舜心中微微一动,旋即点了点头。
通过之前的某些事情,他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师父木岩道人,身份绝不简单,很可能并非是修界内土生土长的人,更有可能是来自另外一个修界。
他心中这般想着,一旁的木岩道人却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当年盘古道兄燃尽自身精血,将罪囚之地单独从混元大陆内剥离了出来,辗转不知几个世界,最终来到了你现在生活的这个地方,道兄也因为此事气绝作古……”
听到这里,肖舜忍不住打断:“师父,你刚才叫盘古啥来着?”
木岩道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别打岔,旋即接着道。
“那些生活在小空间内的修者,便是盘古一族的后人,是血脉最为精纯的古修,只可惜他们空有一生强悍本事,却一个个藏头露尾,不敢重新杀回混匀大陆之中。
不够以为的忍让换来的并不一定就是安详,至高神庭的爪牙终于在不久前找到了罪囚血脉的下落,从而跨界而来!”
说到这里,木岩道人怅然一叹:“唉,可怜道兄当年机关算尽,却最终依旧没有扭转败局,想来他的那帮后辈们,现在已经尽数丧生在了拿出安乐窝之中啊!”
“什么!”肖舜长大了嘴巴:“那些上古修者都已经死了?”
当御姐遇上正太 阿乱
木岩道人点了点头:“不久之前曾经一尊化身前来寻求帮助,不过老夫却断然决绝,这倒并非是见死不救,实乃身处局中,只怕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啊!”
他所说的那个化身,便是古武场内的那个金人了,在听了青丘王的建议后,其便立刻找到了木岩道人,请求帮助。
只可惜,木岩道人因为某种原因,最终只能见死不救!
寻仙游 岁初
得知上古修者覆灭后,肖舜心中也是充满悲凉,不过也仅仅只不过是默哀片刻后,他便问起了一个自己更为关注的问题。
“师父,你刚才说的那个至高神庭难道就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个道人所在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