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e8p優秀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笔趣-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簡直就是可笑!分享-kfnv3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先不说这二两银子已经不算少了。
就说现在这个时候,能够找到一个活计,是多么的不容易。
这个家伙竟然还在这里大声的质问什么……你为什么不愤怒?
你说我为什么不愤怒?
因为这二两银子对我来说,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东西了啊!
众人瞥了一眼贺文林,眼眸中带着寒光,都是没有说话。
他们把这个人当成了失心疯,压根懒得理他。
贺文林见到这一幕,心里面却是变得有些凉。
在他的眼里,这些人之所以如此,皆是因为遭遇了太多的磨难,已经麻木了。
高达之我的星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们已经忘记了该如何反抗。
忘记了,有些事情,他们本是可以不需要做的。
比如修建新城。
于是,他往前迈了一步,看着面前的这些人,大声地道:“实话告诉你们,我这一次来,便是为了帮你们的!
若是你们中有谁不愿意修建新城的,尽可以站出来,我会为你们主持公道!任何人都不能逼迫你们做任何事情!”
此话一出,更多的人注意到了贺文林。
所有人都是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什么叫做有谁不愿意修建新城的。
若是不愿意修建新城,他们还来这里做什么?
闲的没事做了吗?
但是,看着这人气质非凡,众人又是不愿意招惹麻烦,都是随他去吧。
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懒得理他。
但是呢,在举动落在贺文林的眼里,仍是只有两个字——麻木。
这些可怜的百姓,竟是麻木到了这般的地步。
方才那个管事,几乎是吆五喝六的,不把他们当作平等的人看待。
这些人竟是无动于衷。
简直是……
果然,还是需要读圣人书,若是不读圣人书,难免就会变成这些人的模样。
贺文林这么想着,终于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大声地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是你们能够站出来,说你们其实并不想修建新城,修建新城乃是安国公强迫你们为之。
那么,我便竭尽所能,阻止这修建新城一事!
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如此逼迫你们,也不会有人对你们吆五喝六,你们尽可以做你们自己想做的事情,挣属于你们自己的银子,而不是拿着二两银子,累死累活!”
话音落下。
众人终于是忍受不了了。
一个人站了出来,指着贺文林,没好气地道:“你是从哪儿来的?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安国公招你惹你了,你要这般诋毁安国公?”
“就是!什么叫做我们其实并不想修新城!我也实话告诉你这个人,全天下没有人比我们更想修建新城了!”
“安国公这个时候修建新城,乃是为了我们着想,乃是给我们一个在京都府存活下去的希望,你却在这里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想要阻挠新城的修建,你到底是何居心!?”
“就是!若是因为你,安国公真的不修建新城了,我们该怎么办?这二两银子从何而来?你发给我们吗?”
“若是你现在说,从此以后,我们不干活,你每个月也发给我们二两银子,那么我们肯定听你的,绝不做工,莫说是修建新城了,就是做些轻松的活计,我们也不做,你能吗?”
“……”
有人带头,剩下的人也都是纷纷开口,斥责贺文林。
贺文林听见这话,却是微微一怔,有些迷糊。
众人说的话实在是太多,声音又大。
而且因为这些人是来自不同的地方,所以他们的方言也是各不相同。
有一些,贺文林能够听得懂,但是有一些,贺文林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自然,他只听到了一些内容,比如最后一句话。
他的脸上露出愤怒之色,看向那人,冷冷地道:“不干活就想要银子?如此好吃懒做,难怪会落入安国公的圈套!实在是不值得可惜!”
“……”
众人听见这话,却是懵了。
大哥,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你来这里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的?
明明是你不让我们干活,现在又说我们不愿意干活。
这已经不是莫名其妙了,而是自相矛盾。
“失心疯!”
有人骂了一句,摆了摆手,就懒得理他,自顾自的离开了。
他还有很多的活要干,干的越多,挣的银子也就越多。
无限之作弊修
他可没有闲工夫给这么一个失心疯争吵。
这些的人有很多。
仅仅片刻,贺文林前面的人就只剩下了上百个。
瞬间,嘈杂的声音少了很多。
其中一个人站了出来,看着贺文林,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些恼怒,道:“你这个人简直就是失心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直接说!这么拐弯抹角的,到底有什么意思!?”
贺文林同样是眉头紧皱,暗暗地骂了一句粗鄙之人,却是不敢说出口……看这些人的提醒,不用多,一人一拳,他怕是就没了,自然不敢说出来。
只是道:“我是想要帮你们。”
“帮我们什么?”众人好奇。
贺文林道:“帮助你们脱离苦海。”
众人:“……”
上百人站在原地,又是一脸的无语。
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贺文林竟然能说出来这样奇怪的话,什么叫做帮你们脱离苦海?
我们从来都没有在苦海之中,你为什么要帮我们脱离苦海?
贺文林又是道:“我知道,你们乃是畏惧安国公的权势,因而不敢反抗,但是我告诉你们,你们越是如此,安国公便越是嚣张。
如今只是给你们二两银子,打发你们修建新城,未来便有可能给你们一两银子,打发你们给他修建宅邸……”
“等会等会!”
有人伸手拦住了他,道:“谁告诉你,二两银子是打发的?你可知道二两银子,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你可知道那些商铺的掌柜只愿意给小伙计多少银子的工钱?
你可知道为了这微薄的工钱,有多少人都是抢破头?”
“你不知道!你这样的勋贵老爷,只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自以为是大义凛然,实则呢?”
“呵!简直就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