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表小姐 吱吱-第一百九十四章 對付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侯夫人毕竟是主持中馈的宗妇,心里幸灾乐祸的,却不好直白的说出来;三太太本质上是个老实人,不是逼急了,做不出那直接打人脸的事;只有二太太,向来是嘴甜心苦,闻言立刻跳了出来,道:“王家表小姐说的对。”还劝太夫人:“我们就照着王家表小姐说的做。这样我们也有面子,施家表小姐也能渡过难关。两全齐美,多好啊!”
二太太想着自己有好几个儿子姑娘,以后还要添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的,总归是不会吃亏。
太夫人肯定是不同意啊!
镇国公府拿过来的聘礼中规中矩的,镇国公甚至都没有出面问一声,可见对这门亲事的态度了。那陈璎更是懦弱无能,之前还口口声声地说喜欢施珠,如今施家落魄了,他私底下是连一两银子都没补贴给施珠的。施珠嫁过去之后,想想也不会有太好的日子。到时候这人情陈缨要是不认,还不得施珠自己想办法补上啊!
“这不太好吧!”太夫人看着大家都一副赞同的样子,有些心虚地道,“这添箱是添箱,陪嫁是陪嫁。这镇国公府也是累世的簪缨之家……”
唐门盛宠,隔壁夫人很倾城 大梦一场de狗生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碧纱橱的帘子一响,施珠冷着张脸走了出来,低低地喝了一声“够了”,红着眼睛瞪着王晞冷笑道:“你们也不用把自己说得这么为难。我自家知道自家是个什么情景。我施珠虽说如今如同孤女,可也不是那厚着脸皮不知廉耻的人。我话就放在这里了,添箱的银子我一律不要,陪嫁的也不用你们操心。我有多少东西就陪多少东西。京城谁不知道我是个破落户了,还要那面子做什么?难道我的陪嫁多一些,出阁的时候那些看热闹的就不会对我指指点点了!”
她不收添箱礼,就等同和永城侯府不再来往,绝交的意思。
太夫人听着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侯夫人等忙上前劝慰,还纷纷道:“施小姐不要说气话,哪里能少了添箱礼。”
施珠估计想起家破人亡的痛楚来,和太夫人一起抱头哭了起来。
王晞站在旁边没有动,想着你施珠既然知道,那早干什么去了,太夫人要把原本许诺给长媳的珠宝给她,王晞不相信施珠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反对了,太夫人眼看着因为底气不足可能会改变主意,她又跳出来扮可怜样了。
玩心计,谁不会。
只是不屑而已。
二太太的眼睛却骨碌碌直转,觉得王晞这个主意很好。
施珠的嫁妆,休想她出一两银子。要出,就全都放在添箱礼里。若那施珠真有这么硬气不要大家的添箱礼,那更好,谁知道施珠嫁过去会怎么样。退一万步,就算施珠到时候翻了身,永城侯府和镇国公府还有公中的来往呢,她想撇开永城侯府,那是不可能的。
大家各打着各的算盘,却个个都想着王晞的话,不肯再拿银子补贴施珠的嫁妆,还把这件事捅到了永城侯那里,永城侯和太夫人又暗暗生了一场气。
这些王晞都不管。
她只管放火不管灭火。
自己高兴了就好了。
但她还是把这件事讲给了陈珞听,还道:“我倒觉得陈璎不是那种盯着老婆嫁妆的人,这恐怕是施珠和太夫人自己想当然搞出来的事。”
陈珞听了直皱眉,道:“你还挺了解陈璎的!”
话里隐隐有些不高兴。
王晞想着可能是陈珞在陈璎的事上太好强了,非黑即白,觉得她既然和他关系好,就不应该帮陈璎说话,不管是什么话都不爱听。
这点倒和她有点像。
她忙道:“哪里是了解他,我就是想当然——陈璎不管怎么说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不知道庶务的重要,对妻子有多少陪嫁不会在意不说,恐怕还会觉得过问妻子的陪嫁有觊觎之意,还会更加回避,这是很多世家子弟的通病。”
而且她为了安抚陈珞,还有些昧着良心地攻讦陈璎,道:“不过,等他人到中年,知道了钱财的重要性,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陈珞果然心情大霁,毫不掩饰地微微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
所以不能让陈璎过得太宽裕,这件事他会记住的。
王晞这才奇道:“你今天有空闲了?”
前几天陈珞挺忙的,都没有到她这里来蹭饭吃,但叫人带信让她帮着做了好几份干粮。
陈珞笑着点头,道:“我和薄明月想到一块去了,都在查宁嫔那个族兄的事,悄悄地走了一趟保定府。”
王晞关心地道:“查得怎么样了?”
“还行!”陈珞道,没有和王晞细说,而是道:“你去谭家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王晞笑道:“不过就是些衣服首饰的,你还能帮我去挑面料选首饰不成。”
陈珞就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轻咳了一声,道:“这些东西我的确是不擅长,但是我去保定府的时候有人送了我一颗金刚钻,我后来打听到他是从一家当铺里弄的,就派人去瞧了瞧,也跟着买了几颗,正好送给你打首饰。”
说完,貌似落落大方地从兜里摸出一个宝蓝色的软袋放在了王晞的面前,道:“你看看!”
可惜王晞这人最擅长察颜观色,立刻发现陈珞的耳朵有点红。
她想着陈珞到底还年轻,又是第一次当面给人送礼,不好意思也是常情。
还没有打开软袋,她已惊喜地道:“你居然能找到金刚钻,运气可真好!”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等她打开软袋,看到那一小堆个个都有拇指大小的金刚钻,在屋里并不明亮的光线下闪烁着熠熠光华的时候,她真惊艳了。
“这,这是哪家把老祖宗的东西拿了出来。”
她说着,忍不住用手拨弄着那些金刚钻。
白皙的手指衬着光芒四射的宝石,更加的润净。
陈珞觉得自己的心又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起来。
他忙转移了视线,含含糊糊地道:“天下宝物能者居之。这大概就是你说的幸运了。”
王晞知道这宝石名贵,可她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的善意和好意,以后有了机会自然会回赠给陈珞。而她既然决定接受陈珞的礼物了,就更愿意让送礼的高兴。
她道:“我这就让大掌柜的帮我介绍几个能工巧匠,希望还来得及,去谭家做客的时候能戴上新打的首饰。”
陈珞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在他看来,东西送出去了,就是别人的了,别人做什么都与他不相干了。
可他却不得不承认,他送东西给王晞,是件非常让人愉悦的经历——别人都会推三阻四,还会很含蓄地放上良久,不喜欢的,就会转送给人,喜欢的,会过了很久之后再翻出来使用。
这样不是不好,但却少了很多送礼的乐趣。
王晞不一样。她立刻就用上了不说,还对此大加赞扬,让人心情舒畅。
他心情舒畅的结果就是决定把小汤山那边的一个温泉山庄送给王晞。
王晞委婉地拒绝了,但还是表达了依依不舍,道:“以后我来京城,你得同意我去你家的温泉山庄玩。”
陈珞心里微微有些烦躁。
他知道王晞这样是因为她随时准备回蜀中。
陈珞想了想,道:“你知道你大哥现在哪里吗?”
王晞道:“你可是找他有什么事?”
“没有!”陈珞漫不经心地道,“我就是问问。看看他什么时候能来京城。”
王晞没有多想,道:“他应该过了淮安快到宿迁了。”
陈珞说了句“那应该还有月余就到京城了”,然后说起了等会晚膳:“能不能做个文思豆腐,我最近喉咙不舒服,想吃点汤汤水水的。”
“那吃什么文思豆腐。”王晞笑道,吩咐白果:“做菊花豆腐。正是菊花初绽的时候,换个吃法。还下火。再炖点雪梨川贝汤,做个三套鸭。”
白果笑盈盈地退了下去。
王晞和陈珞说起最近的花卉:“按理应该搬几盆墨菊过来的,常三爷成亲,我这边也可以帮着接待几个未出阁的小姐,可太夫人天天哭,侯夫人也懒得管这些事。家里没个家样。”
陈珞从前从来不管这些事的,可这些事从王晞的嘴里说出来,他又觉得挺有意思的,他一面听着,一面想着王晨。
得找点事他做才行。
拖到十一月,铺子里要盘账了,接着就是春节,王晨未必有空来京城了。
等到明年,事情就有转机了。
陈珞在心里琢磨着。
他给自己最后的期限也是明年四、五月间。
二次元大穿梭
不能再退了。
还有四皇子那里,得想个办法让他早点离京。
等他走了,七皇子就藏不住了。
朝野上下都知道了皇上的那点小心思,皇上再想算计他们就不那么简单了。
陈珞那边不动声色,有条不紊地准备着,王晞这边很快就找到几个金匠。
这么大颗,这么多的金刚钻,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商量来商量去,觉得应该做顶花冠,还做顶既能当冠儿又能当发箍的花冠:“这样隆重些的场合能戴,平时也能戴。”
王晞倒没有想那么多,觉得自己离了京,这首饰多半就会收藏起来了。
以后流传给子孙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给子孙们讲讲她在京城的经历。
好歹陈珞也是她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