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陰天神隱-第八章 你們都不正宗 (感謝珈藍雪的白銀盟,ILcy月照人的盟主!)熱推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我们当然是毫无疑问的黄昏眷属,洪魔,我们合作了三十七万年,你怎么还能问出这种古怪的问题?】
通讯彼端的声音停顿了一会,虚无教首的声音虽然还很平静,但却能听出一点不满的味道:【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洪魔,为什么主动关闭虫洞?明明你和终焉联手,足以镇压那头烛昼之躯】
此刻,虚无教首显然也察觉到终焉十面陷入静默,不再回复自己的通讯,这令祂感觉颇为不解和警惕,但却寻觅不到原因。
而洪魔的回答很简单干脆:【打不过。】
虚无教首:【……?】
洪魔之后的回应一样颇为犀利:【反倒是教首,你真的确定对方的灵魂离开了吗?假如仅仅是肉体,那无论是我还是终焉都可以轻松压制,但倘若那家伙的灵魂没有离开……那么凭借对方也是某位尊主眷属,甚至是直系眷属的身份,我并不认为我们能轻松击败,一对一甚至会被反过来压制】
【虫洞开启时,我已经无法感知到终焉的气息,应该是已经被封印亦或是击退了,我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任务,这是我们之间签订的‘公正契约’】
洪魔意志虽然听上去是某种族群潜意识,但实际上,祂更类似化身为世界意识的创世神,祂在亚空间中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种族和整个生态位,并将其改造成了自己的‘修法’。
人类的修法乃是汲取能量,培育肉体和灵魂壮大,反过来强化汲取能量的速度,这是最常见的修行法。
而洪魔的修法,则是将祂创造的种族每一个个体都视作细胞,灵魂视作能量,整体文明强度视作修为,在亚空间繁衍的亚空间洪魔一族就是祂的功体,整个种族和世界的修行壮大,也就是祂的修行过程。
除却让亚空间洪魔自然发展之外,洪魔还有一种方法强化自己的修为,那就是掠夺其他文明的灵魂和科技强化自身。
为此,祂愿意和虚无教团合作,在尊主之名下,签订契约。
洪魔掠夺,虚无毁灭。
过往的许多次合作都非常顺利,即便偶有失败,却也无关双方,只是单纯的因为对手太强,运气太差。
但是这一次不同。
虚无教首结束通讯后,洪魔意志不禁陷入沉思。
【黄昏尊主的气息……】
这个由亿亿万万个声音融汇而成的合音低声自语:【说起来,以前似乎也曾感受到过与之类似的气息】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依稀记得,最古老的虚无教团,还留有与这类似的气息】
【但是现在……】
亚空间碎片,退回了闪耀区段的深处。
灵能归来还没有十年,亚空间和物质宇宙的隔阂虽然正在急速消融,但想要像是过去那样自由的往返,还是需要大量的能量。
既然没有任务,那么洪魔自然就是继续自己掠夺能量的旅程。
而时空彼端。
虚空中的苏昼能感应到,所有之前锁定自己肉体的众多虚无教团意志都在消退。
祂们把握不准苏昼的实力,搞不清楚青年究竟有什么底牌,更惊异于苏昼居然可以直接将终焉十面消灭亦或是封印的能力,故而便退避,以待后续观察。
我欲凌天 夜听雪
但实际上,苏昼只是让终焉十面回到正常黄昏眷族应该有的自闭态度而已。
“霜月,九溟,还有汤缘,把这个黄昏之茧带上,日后研究有用。”
遥遥指挥了一句,苏昼在赶路的中途,不禁也陷入沉思。
——不应该啊。
他如此想到,心中有些困惑:“黄昏的眷族和眷属,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苏昼见过许多伟大存在的眷属和眷族。
眷属,指的是出生之后,因为后天的原因蒙受眷顾,走上了伟大存在之道,承认其正确的存在。
眷族,指的是被伟大存在力量先天影响,伟大存在的道就是他们存在根基本身的存在。
譬如说雅拉,龙蛇和魔鬼就是祂的眷族,因为太过成功有名,以至于祂在混沌之外还有龙蛇之祖,魔鬼之源的称呼。
而圣蛇灵连祷会成员,还有延霜大将军那种,就是祂的眷属。
完美也是有着神鸟一系作为眷族,明正德等人就是眷属。
黄昏的眷族,苏昼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他猜测应该是有的,那应该是一些和人类完全没有任何相似,无论是思维还是生态都尤其极端怪异的种族,譬如说生活在宇宙热寂时分前后的一些生命,亦或是死寂黑矮星上的引力生命。
但眷属就很多了。
每个人可能都遇到最糟糕的一天,每个人都可能失去自己过去坚信的,‘理所应当活下去的理由’,这些人都是潜在的黄昏眷属。
苏昼原本觉得,虚无教团就是那群眷属的聚集组织。
虽然有点灭世狂魔嫌疑,但是伟大存在的眷属嘛,谁没点病?自灭倾向的疯子不都这样,他早就看习惯了。
但是现在看来,在苏昼真的前往了黄昏世界群,寻觅到了真正的黄昏力量本质和与之相对的解决方法后,他却愕然察觉,自己老家那边的虚无教团……却不是很正宗。
甚至还没他正宗!
这是什么感觉?感觉就像是在国外吃到了有些奇怪的川味香辣蟹,然后回国自己学香辣蟹再去国外准备和对方一决谁更正宗,结果发现对方是用本地甜椒酱和仙人掌籽作为香辣蟹料汁的感觉一样。
这也叫香辣蟹?!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也算黄昏眷属?!
真正的黄昏眷属,根本就不应该是这样!
苏昼认为,他们应该是一群追逐苦难的苦行者,并给予那些被苦难击败的人,一些最终祝福和拥抱的沉默组织。
亦或是那种哪怕是组成了一个教团,教团内部通讯频道几个月也未必能响动一次的自闭症报团取暖聚会。
像是这群每天热情的不行,就是要毁灭世界和文明的家伙,行动能力都快到顶了,除了理念有点黄昏偏执的味道外,根本没有一个地方像!
苏昼觉得,自己都比虚无教团要更加正宗一点——至少他完全理解虚无,也理解何为虚无之上的正确,更理解深陷虚无,却愿意为了多元宇宙所有生命的热情,而为之等待的‘爱’。
按照这种说法,苏昼伪装一个黄昏眷族,其他人是不可能发现的,虚无教团也不可能,甚至还要夸他足够虔诚。
换而言之……
——黄昏正统在烛昼!
“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隐情。”
快要抵达地球宇宙世界屏障前时,苏昼肃然地对同样陷入沉思的蛇灵道:“雅拉,你觉得,会不会有可能,虚无教团的背后主持者,并不是真正的黄昏眷属?”
“亦或是说,是被其他伟大存在的力量扭曲了些许本质,所以才变异成这样的?”
“就像是埃安世界中的太阳皇那样,明明是先驱的眷属,但却因为种种原因,被折磨扭曲成了‘怪物’那样……”
“……并非不可能。”停顿了一会,然后开口缓缓道,雅拉此刻神色肃然:“黄昏和世界树的战斗,遮蔽大道树的通讯都是祂们的作为,倘若祂们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么虚无教团也会被影响并不奇怪。”
“只是,为什么?”
祂显然有点搞不明白:“祂们也有各自的眷属和眷族,也有各自的正确和目的,倘若要做什么,何须假借黄昏之名?”
苏昼也点了点头,他颇为不解地摇头道:“对啊,还有虚无教团渴望终寰镇印的行为……原本我还在想,那是为了毁灭封印宇宙,可以让黄昏脱出伟大封印,进而摧毁整个宇宙乃至于多元宇宙的行为。”
“但是埃安世界一行后,我看的清楚的很——伟大封印根本无法束缚黄昏,至少现在这个满是裂缝的伟大封印无法束缚,只是黄昏根本懒得从封印中出来而已,完全不需要什么眷属救出来,祂想出来完全可以随时随地散步。”
“既然如此,他们渴求终寰镇印是为了什么?”
苏昼的不解点就在这里。
不怕敌人可怕阴险,就怕不知道敌人的目的这,这感觉就是无论怎么尝试都无法搞清楚虚无教团背后的本应。
“目的……”
但忽然,听到这里,蛇灵尾巴一翘,祂露出了颇为震惊的表情:“等等,不对!黄昏和神木一样,属于正确的两极,所有的正确都和神木和黄昏有所关联。”
“这些家伙,难不成想要在这个多元宇宙,复刻昔日的伟大与怪物之战?!”
自从苏昼成长之后,雅拉就没有再多苏昼隐瞒多少有关于伟大存在的内幕。
但即便如此,蛇灵的这个猜测也令苏昼大吃一惊,他以最快的速度转过头,看向自己肩上的雅拉:“你说什么?”
“一个猜测。”
而雅拉低声喃喃道,祂垂下头颅,目光肃然:“你已经知晓,在黄昏讨伐战之前,乃是‘伟大与怪物’的战争——在那之后,所有的怪物都被封印于轴之外,再也无法干涉一切。”
“既然祂们只为了自己而存在,那就让祂们自己存在去,不允许和任何‘它物’产生半点关联——那封印远比封印我们的伟大封印更加强大,因为那是所有伟大存在联手布下的镇压,即便是后续的正确之战打响,我们也没有忘记日常去维护它。”
苏昼微微点头,他很理解,毕竟正确内战说白了还是一个阵营内部的党争,就好像是完美和混沌听上去像是死敌一样,打完最后说不定还能喝杯茶互相阴阳怪气一会。
所谓的伟大封印听上去很残酷,但是对于永恒的祂们而言,也只是需要‘等待’便能够出去的长时间紧闭。
正如同黄昏所说:和永恒相比,再怎么漫长的时光也不过是一瞬。
你看神木还有黄昏,完全不把伟大封印当回事,甚至还觉得这地方难得清静,是个安眠休息的好地方。
“和怪物的战斗,基定了‘正确’。”
而此刻,雅拉正在猜测,蛇灵盘旋在苏昼的脖子上,头挂在苏昼耳朵旁边,祂严肃地说道:“而在这里被封印的伟大存在,某种程度上都‘不正确’。”
“我怀疑,有一部分伟大存在想要验证,亦或是做什么其他目的更大,更不可预测的事情……故而想要培育出‘怪物’,再以其为对比坐标,再次基定‘正确’!”
“唔……”
苏昼眉头皱起,他不是很懂伟大存在和怪物的关系,但却能勉强理解其中逻辑:“确实……”
“但是有用吗?”
“做了才知道。”蛇灵如此回答,祂再次恢复了原本懒洋洋的模样:“总之,我也认为,虚无教团可能并不是黄昏真正的眷属组织,亦或是说,是被扭曲了相当一部分的眷属组织。”
“黄昏只是等待,但祂的影响力能辐射整个封印多元,其他伟大存在恐怕也只是利用了这一点而已,所以才选用了黄昏眷属吧。”
这个猜测固然还有很多疑点和不可知的地方,但也勉强能自圆其说。
苏昼思索了一会,便摇摇头,将其放在脑海深处。
现在思考这些,还太早了。
如今,他的面前,正是地球宇宙的世界屏障。
庞大的,散发着银色光芒,遍布着无数纵横裂缝的世界屏障上,隐约有着与天神刻度上符文类似的光纹。
凝视着这些庞大的纹路和裂缝,苏昼不由得缓下了严肃的镖旗你,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轻笑道。
“先回家吧——虚无教团的事情,总是能搞清楚的。”
如此说着,他便下坠。
与天神刻度的光一同,坠回了自己的故乡。
与此同时,地球宇宙。
银河系边缘处,恢复死星形态的烛昼之躯内部。
浑身瘫软满身大汗的邵霜月趴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而一旁的汤缘暂时替代这位驾驶员操控死星,拖拽着即便是变小了,也依然庞大的有些过分的黄昏之茧行驶在星空边缘。
而九溟就在一旁,一脸无奈地表情端着一个茶壶,为几近于脱力的少女倒水。
“嘿嘿,嘿嘿。”
可是此刻的邵霜月却一脸傻笑,即便累得都快要暴毙了,但少女的双目中满是欣喜。
为什么?
因为奖励多啊!
【已完成任务:击败虚无歼灭使·终焉十面】
【不朽者-复苏创主】
【你获得了SS级开辟权限一枚,175000点探索点,】
【可选探索任务:探明终焉·十面神背后的伟大存在气息源头】
【目前进度2%,奖励点数7000】
【备注:因决定性一击有着外来力量帮助,故而无法得到全部奖励】
虽然并没有拿到满额度的3s级奖励和二十五万探索点,但是能拿三分之二还多,也完全出乎邵霜月预料了。
她又不是喂不饱的狼,也很清楚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能靠自家老哥捡个便宜,已经特别特别爽赚了!
要知道,自从成为先驱者至今,邵霜月拿到的全部奖励点也就和这次任务单独奖励差不多,而开辟权限更是还少一点。
这些开辟权限和探索点,足以直接灌顶培养出一位统领巅峰,直逼地仙的强者了!
“虽然以后没有办法再用昼哥的烛昼之躯有点遗憾……但是双S级开辟权限,完全可以兑换一个超级厉害的战斗机器了!”
“哪怕是选择自我改造,也完全能将我的肉体战斗力提升至堪比我当初驾纷争终结者的地步!”
结束了傻笑,邵霜月心中还是美滋滋的。
有钱之后的感觉就是好,现在她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先驱空间中大买特买,来一次没有任何预算和规划的大采购!
至于一旁的九溟……心中也是暗爽无比。
作为同队,也是这一战的出力者之一,他也拿到了一个S级开辟权限和十万点探索点,这完全是意外之财,足够让他准备好所有突破地仙的仪式和材料,还不止一次了。
虽然和终焉十面的战斗的确惊险,假如不是烛昼之躯足够强大,而苏昼也的确安排了不少后手,恐怕他们全都要栽在这里。
但危险伴随收益,这样的收益,的确担得起如此风险。
“奇怪……”
而重新开始操控死星的汤缘则是发出了颇为意外的声音:“追击的黄昏舰队怎么都消失不见了?”
“是他们隐藏了起来,还是说真的全部都退开了?”
经历了两年被追击的日子,被突袭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习惯,察觉到似乎已经没有人在窥探死星后,汤缘多多少少还有些不太适应:“哎,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应该会被突袭一下,让死星吃顿饭,然后等死星吃完后我们也正好可以休息下吃顿晚饭……”
这赫然是把黄昏舰队的袭击当成饭点提示了。
而就在此时,有青紫色的灵光凭空自宇宙空间中浮现,然后宛如流星一般垂落。
“这是?!”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这一点,即便是浑身软绵绵的邵霜月都强行控制灵力,把自己挪到舷窗周边,看向死星之外。
宇宙中,悠长的光流自天外浮现,坠落,最终与灰黑色的死星相接。
而后,便有几近于实质化的灵力,宛如流水一般填满了死星外层所有的凹槽,闪耀光芒,
死星内部,所有人都感应到了一股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威压,那是胜过之前终焉十面的魂魄之力,坚固但却温和,并不像是灵神那般咄咄逼人,带着几近于诅咒一般的恶意。
咔嚓,咔嚓。
接连不断的金属摩擦和模块运转声响起,死星的表面,无数金属装甲层正在翻飞移动,重新组合成更加合适,更加协调的模样。
极宠腹黑太子妃
倦缩在甲壳之下的九条以太巨龙先是缩在自己的巢穴中瑟瑟发抖,但很快,它们就看得入了迷,因为在这些密密麻麻的符文装甲飞舞之间,似乎有什么可以被它们学习,使用,用以升华自己心态的传承和知识正在展现。
雷鸣般的振动传来,随着这具身体真正主人的灵魂入驻其中,庞大灵能波动生在宇宙空间中制造出了近似于恒星的闪光,照亮了周围的黑暗,令所有人都不禁屏住呼吸。
神圣的光辉充斥全境。
而这圣洁庄严的一幕持续着,直到一个困惑的声音响起。
【咋回事啊?】
苏昼的声音,带着庄严圣洁的雷鸣:【我这躯体怎么胖了七八圈了?!】
【草,之前附体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我的战舰形态居然真的彻底变成球了!?】
【汤缘,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