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分享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局势暂且稳定下来。第二重小世界彻底崩坏了,里面的人被送到了第一重小世界来。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在第二重小世界发生了什么,稀里糊涂地就发现自己等人所处的位置换了。
秦三月这边的队伍,在武道山上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暂且躲了起来。秦三月陷入了昏迷,而且气息非常微弱。
鱼木担忧地问:
“她怎么样了?”
秦三月是公子的学生。鱼木有种“爱屋及乌”的感情,不由得担心起来。
井不停的气息在秦三月身体里游走一遍,皱紧眉头。他第一次知道秦三月没有丹田、经脉以及紫府神魂。这种情况让他重新想起,秦三月是“身无命格之人”这个事实。
探知不到神魂,他无法感受意识,也就无法确定秦三月的状态。
他抱歉地摇了摇头:
“可能是我本事不够吧,我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庾合又试了一番,发现秦三月的身体特殊性后,懵了许久后才摇头。
显而易见,他们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居心还未开始修仙,更不提了。她只能感觉到秦三月还有温度,还有微弱的鼻息。
兰采薇皱了皱眉。
“让我试试。”
她握住秦三月的手,神念覆盖住。
按照常规的办法,的确是无法探知到秦三月的意识的。
但兰采薇有不常规的办法。
她尝试着用那种“建立‘存在’小世界”的方式,招来一缕秦三月的气息,然后在意识小世界里感应。
本来只是试试。但她没想到那么顺利,一下子就进入了秦三月的意识海。
人氣都市异能 修仙遊戲滿級後笔趣-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
但此刻,这座意识海混沌不堪,昏暗、动摇、濒临破碎。
兰采薇依稀在这座昏暗的意识世界里发现了一点微弱的光。她上前一看,见到是发光的秦三月的虚像。虚像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消失。让她震惊地是,这尊虚像看上去更加像之前见到的“清宫玄女”了。
“该怎么办啊……”
兰采薇蹙起眉,她不是医师,也没见过这种受伤的方式。
她想了想。
“这是意识,意识的薄弱可以用什么恢复呢?”
她尝试着去唤醒。但秦三月并无法给予回应。
“之前,我那一剑帮助了她。现在可不可以呢?”
她想试试。当然不是直接斩出一剑,这肯定是不行的,指不定还会伤到这已经摇摇欲坠的意识空间。
她会使那一剑,不仅仅只会使剑。许久以来对那一剑的研究与琢磨,让她学会了借那一剑去吸取一种奇怪的“存在”。她无法称之为气息,因为不符合气息的本质。总之是一种奇怪的“存在”。
拔出剑,以“建立‘存在’小空间”的方式,用那一剑去吸取奇怪的“存在”。
她无法去明白这种“存在”,但觉得这或许能帮到三月姑娘。
在这种“存在”暴露出来的瞬间。整片意识海出现巨大的漩涡,像暴风一样吸取这种“存在”。
秦三月的虚影更是如同贪婪的饕餮,一把抓住兰采薇的意识化身,疯狂吸取这种“存在”。
“啊!”
兰采薇心中惊惧。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秦三月。自己就像是一个贯通这种“存在”与秦三月之间的甬道。
她发现,随着吸取,秦三月整个意识虚影发生着改变,一种让她感到害怕的改变。
“不!要停下来!”
兰采薇的本能告诉她,要阻止秦三月。
但此时的她就像是被猛禽抓住的兔子,无法挣扎,无法摆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要啊!”
兰采薇觉得自己快要被撕碎了。
恰此时,一道光从天上坠落,笼罩住兰采薇,直接切断了她跟秦三月之间的联系。她的意识瞬间从意识海里退出去,回到自己身体了。她踉跄地向后跌倒,坐在地上。
几人连忙问: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txt-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分享
“怎么样了?”
兰采薇眼中尚有惊恐之余,愣着没有说话。
鱼木搀扶着她。
“采薇,还好吗?”
兰采薇晃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吐出:
“好可怕……”
“什么?”
她摇摇头站起来又说:
“三月姑娘的情况有点复杂,虽然是稍微帮了一下,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她醒过来。”
秦三月的意识海中。
叶抚的虚影看了四下一眼,虚晃而过。
几个呼吸后,秦三月的身体颤抖一下。然后,她猛地睁开眼,如同溺水后苏醒的人,猛地喘了几口气,大口大口呼吸起来。
“三月!”
居心拍了拍秦三月的背。
“你怎么样了,三月?”
秦三月看了看几人,又看了看周围,觉得嗓子很干,艰难地问:
“结束了吗?”
井不停说:
“应该是。”
“天地道机。那些天地道机,你们快去感应捕捉。”
井不停安慰道:
“三月姑娘,别着急,你先好好缓一下。”
秦三月捂住头。她觉得脑袋里面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她靠着居心站了起来,勉强笑了笑:
“我没事了。”
居心说:
“是采薇姑娘帮助了你。”
秦三月看向兰采薇。
“我还有些迷糊,不过先谢谢你。”
兰采薇眼神躲闪开。她有些不敢看秦三月的眼睛。
“没事,要说,是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煌激动道:
“是啊!三月你都不知道,刚才你有多厉害,一下子就把猕猴王洞穿了!”
“是吗……我有些记不清了。”
秦三月紧张地向天边看去,见那里没有使徒巨大的黑色虚影后,才稍微放松下来。
鱼木跟着秦三月看了看天边。那里有什么吗?三月姑娘似乎很在意。她问: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应该问题不大。”
秦三月看了看兰采薇。她想知道自己从“观测者空间”里出来后发生了什么。之前,她总感觉自己的意识要被什么东西给抽走了。
兰采薇躲着她的目光。这让她感觉很奇怪,难道采薇是看到了什么吗?
井不停看了看周围,不断有“流星”从天上坠落。他启动自己的罗盘感受了一下,发觉那些“流星”是人。思考了一下后,他得出结论。
“看来第二重小世界也发生了什么事。”
庾合问:
“怎么了?”
“他们全来到第一重小世界了。”
“那些流星?”
庾合看了看天上。
“嗯。”
居心问:
“我们要不要去再去山顶看看?”
井不停看着秦三月,想听听她的意见。
秦三月虽然很累,但还是感受了依稀周围的气息,发觉到不少圣人和大圣人的气息。她想,这下应该安全了吧。
“圣人和大圣人们都下来了,应该安全了。”
她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好,我们上去。”
井不停一跺脚,脚下立马浮现一座星空一般的气息盘,托着他们去往武道山山顶。
在半空中,他们向山下望去时,赫然发现,那座环形森林变小了很多很多。
井不停说:
“规则枷锁似乎复原了。”
秦三月嘴唇还有些发白。她点点头。
井不停看了她一眼。他没有问是不是你做的。
重新到了山顶后。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猕猴王之前爆出的那河一般的血流因为其规则枷锁复原,也变作小小一滩了,在偌大的山顶上,几乎不引人注意。
年轻的天才们,大抵觉得之前应当是有大圣人出手,解决掉了那猕猴王。如今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局面。
只是,有些人还在想着,猕猴王破体前那胃中密密麻麻的人形虚像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并没有感悟天地道机重要。
井不停说:
“我们找个位置吧,不能被抢了先机。”
众人点头。
庾合极目仰望巨大的武道碑,大声道:
“你们看武道碑最上面!”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那上面刻着排名。如今是:
鱼木高居第一,居心紧随其后。
其他几人看向鱼木和居心。
居心尴尬笑道:
“看我干嘛啊。鱼木姑娘还是第一名呢。”
鱼木摆摆手:
“这怪不得我吧。我只是运气好啦,运气好。说不定等会儿马上就有人超过我。”
“……”
没有人会相信凭借运气好能拿下第一。
几人找了个不错的地方,开始观摩感悟起来。
居心想照顾秦三月,单被拒绝了。
“我没事的,你趁此机会好好感悟天地道机吧。放心。”
“你看上去还很虚弱。”
煌在旁边笑呵呵说:
“要不然我来照顾三月吧。”
居心白了他一眼。她一眼就看出来了煌的小少年心思。
“你自己先好好感悟天地道机吧。你还是个神修,这机会更是不可多见的。”
秦三月笑笑:
“没错,你们都放心吧。”
鱼木在旁边乐呵呵地说:
“我觉得你们都太敏感啦。三月姑娘能破开猕猴王的肚子,还需要你们照顾吗?照顾你们才是呢。”
想想也是。毕竟之前一直靠着秦三月,根本都没出什么力。
居心说:
“那,三月,你好好的啊,有什么不舒服就立马告诉我。”
“嗯,放心吧。”
居心和煌也就没多说什么,各自挑了个位置,感悟起来。
秦三月看向鱼木问:
“鱼木姑娘不感悟吗?”
鱼木转过身,轻巧地走了几步:
“我啊,还是想看看山上的风景。天地道机嘛,随缘呗。”
“……鱼木姑娘还真是率真啊。”
鱼木回过头,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我一点都不率真!”
说完,迈着步子,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
只剩下秦三月和兰采薇。
兰采薇问:
“你不试着感受一下吗?”
秦三月摇头:
“我一缕道机都感应不到的。”
“感应不到。”
“大概是吧,或者说。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去感应。”
兰采薇没多问。
“你呢,你不去吗?”
兰采薇斜着看了看自己背后的木剑:
“我有这一剑就够了,其他的都不需要。”
“呵呵,也是。估计没有什么道机比得上你的一剑。”
两人沉默了一下。
兰采薇认真看着秦三月问:
“你以前认识我吗?”
秦三月摇头:
“不认识。”又问:“怎么了吗?”
兰采薇有些失望。
“我感觉你很了解我,还以为你以前认识我。”
“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兰采薇牵强一笑。
“可能是三月姑娘特性如此吧,让人觉得你能洞察一切。”
“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兰采薇沉默了。
秦三月心中感慨着。她觉得胡兰真是比以前变了好多,不论是说话还是待人的方式,都变得更加委婉与严谨了。
“听他们,你之前帮了我。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破开猕猴王的身体后,你就晕倒了。”
“你唤醒我的吗?”
“我不确定是不是我。但……”
“你说,没事的。”
兰采薇顿了顿,说:
“可能会涉及到你的特殊性。你的身体跟其他人不一样。”
秦三月笑道:
“是没有丹田经脉和紫府吧。”
“抱歉,我不是有意想探知。”
“没事的。不是多大回事,知道了也没关系。”
兰采薇点头继续说:
“你晕倒了,因为没有神魂,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我试着用你的气息建立了意识小空间,然后不知为何,就进入了一片奇怪的意识空间。”
秦三月知道,兰采薇说的应该是自己的意识海。
“嗯,那应该是我的意识空间。”
“这样啊……我在里面看到你的意识虚影,很虚弱。我想,我的那一剑可以被你借去,或许也能帮到你。当然,我没有对你的意识虚影拔剑。”
秦三月笑道:
“你是不是太小心了。没关系的,放心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兰采薇眼神柔和一些。
“你很大度。”她说:“我取出木剑后,用那一剑感应了某种奇怪的‘存在’。我说不清楚,也不了解到底是什么。然后,你的意识空间就凭借那种‘存在’开始修复,你的虚影也慢慢恢复了。”
“这样啊。”
“嗯,这就是全部。”
兰采薇并没有说她差点被秦三月“贪婪”的虚影撕碎。
秦三月仔细想了想,觉得兰采薇说的那种奇怪的“存在”应该就是规则之力。她倒是没想到,自己的意识居然借助规则之力才能恢复。
“总之,谢谢你。”
“不要谢我,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我也只是救我自己而已。”
“这是事实。”
“行吧。”
秦三月从山顶往远处望。山顶的风景的确很好。她笑着问:
“要不要一起走走?”
兰采薇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
“嗯,可以。”
“你似乎很小心啊,跟人说话。”
“有吗?”
“嗯,有点。太过委婉和谨慎了吧。”
“这样不好吗?”
“这样会让人觉得你有距离感。”
“我只是……不想惹到一些误会吧。”
“你应该多笑一笑,我感觉你笑起来会很好看。”
“有吗?”
“要不然,你笑一笑我看看?”
“笑不出来。”
“想想开心的事。”
兰采薇想了想。她发现自己记忆里全是师姐那张让人可气的脸。
“想不到开心的事。”
“……”秦三月转移话题:“真漂亮,风景。”
“是啊,居高望远,看得到很远很远的风景。”
“那些人,是从第二重小世界过来的吧。”
“应该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哎,不管了。我只想好好放松一下。”
“之前辛苦你了。”
“呵呵,有你们在不觉得辛苦。”
“呵呵。”
“你笑了。真好看。”
“有吗?没有吧。”
“我看到了,嘴角弯弯,眉毛弯弯。”
“……”
久别相逢的言语,每一句都让秦三月心变得柔软。
……
李命跟莫长安落在了武道山下面。
李命稍稍停顿。
“柯寿的气息。”
“我也感觉到了。”
他们一步跨出,出现在山脚的一棵杉树下。
柯寿一身衣服破破烂烂地站在那里。
李命开口:
“柯寿。”
柯寿笑着转过头。
“长山先生,还有长安老祖。”
“你这是怎么回事?”
柯寿无奈笑着说:
“第一重小世界里发生了很复杂的事,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李命立马抬手做了一番推演。之前在第二重小世界,气息被封闭了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推演结束后,他神情复杂: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莫长安也推演完成,皱起眉:
“这是规则枷锁被修改了吗?”
李命想了想:
“差不多是这样。”
“会不会也是那东宫做的?”
李命沉默了一下。
“依照她目前表现出来的立场,没必要这么做才是。具体的,也不清楚。”
“唉,总之这些小辈们没事就是万幸。”
李命看向柯寿:
“你呢,你是怎么回事?”
柯寿叹了口气:
“为了逃脱那猕猴王的追捕,我费尽了心思,就弄得这么狼狈了。”
“你快入圣了。”
柯寿点头:
“所以才勉强逃脱了吧。那猕猴王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命摇摇头:
“之后再慢慢说吧。现在还是去武道山上看看。”
“嗯,听长山先生的。”
李命看着他说:
“这次过后就不要乱跑了,随我回学宫。”
柯寿笑道:
“听长山先生安排。”
随后,三人前往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