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冥界追憶錄 ptt-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龍之言看書

冥界追憶錄
小說推薦冥界追憶錄冥界追忆录
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龙之言
“还好,我没事。”墓疲惫的抬起手揉了揉晓馨的脑袋,而后看向妮可拉露出柔和的笑容说道。
一旁的程尊、东方云两手相牵,双眼含着喜悦的泪光激动地无法言语。
虽然不知道这短短时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已经稍稍和墓的家人熟悉起来的孤儿院的众人和孙起也是恭喜着墓的成功。
同样喜悦的女仆们虽然对四周光怪陆离的模样惊讶、好奇,却也因为“见多识广”而没有失礼的惊呼、尖叫。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冥界追憶錄》-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龍之言相伴
站在一边的月梓豪压抑着心中的惊疑, 直到墓一家人都平复了心情终于开口疑惑道。
好看的都市小说 冥界追憶錄-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龍之言分享
“吾主,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些恶兽已经被击退了吗?”
“都解决了,不过世界也因为它们的吞噬出现问题,不得已我已经重启了世界,你说这是哪?”
墓感觉疲惫的心神得到了缓解,漫不经心的对月梓豪解释道。
“这,这是世界之外!”月梓豪抑制不住自己的骇然,惊叫道。
“更外围,这是世界之外的虚无再外层,虚空。”墓说完摆摆手,惊呆的月梓豪识趣的闭上了嘴不在疑问。
与家人相处片刻后,感觉“基本”恢复的墓抬手对着虚空一拽,一个孤岛便荡开了虚空来到了众人身边。
在孤岛的边缘,两千余名学生早已翘首以盼,在斑斓的虚空中终于看到校长的他们也是止不住发出了震耳的欢呼。
“孙起,该你了。”墓对着孤岛上的学员点点头,转身看向了孙起。
“唉~我知道了,校长……”孙起低叹一声认命的点点头。
“没办法,我自己无法兼顾幻域的存在,而所有学生里只有你才有撑起整个幻域的资本。”墓也是无奈的微微摇头。
而后,也不给孙起疑问、反驳的时间,一脚把他踹回了孤岛之上。
“具现·界心!”
只有身处于源界才能够具现的化身浮现,墓的身周血光再次浮现,瑰丽的光芒将他再次包裹成了一个“光茧”。
而后,光茧中两千一百道光芒迸射而出,精准的没入了每一个学员的体内,其中最为耀眼的一道便是进入孙起体内的光芒。
在之后,这两千一百道光在学员的身上闪耀、蔓延至整个孤岛。
不过二十五平方公里的孤岛在被血色完完全全浸染的一瞬间竭力的吞噬了一幺秒时间的虚空。
仅仅是如此短时间的吞噬却也让孤岛扩张至一百万平方公里的面积,甚至每一寸的土地都完成了升华,本质上不亚于九天息壤。
并且,这扩张而来的土地也并非一片荒芜,无数的灵植、矿藏也是遍布大地。
简直就像是一块天圆地方的“小世界”一般。
并且还连带着每一个学员都完成了蜕凡,虽然根基有些不稳,却没有伤到根本,在时间的堆砌之下终会满满补完。
“实在撑不住就睡上一觉吧,到时候我喊你,对了,幻域最终会变成什么样你都不用忧心,这不是你需要背负的责任。”
给仍然有些晕晕乎乎的孙起留下一句话,墓也拉开了小世界的门扉让家人都进去,而后便离开了重启的世界。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冥界追憶錄 ptt-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龍之言分享
“十三天之旅!”
脚下燃起灿烂的焰光,身前,一片虚空之中燃着火焰,燃着无法点燃任何事物的火焰。
墓抬脚走进了火焰之地,瞬间脚下火焰爆涌,遮住了墓大半的身影,而他也渐渐的消失在了火地之中。
璀璨却空洞的虚空中,火焰之路不断的燃起,一串不急不慢的脚步声在吵闹的寂静中突兀的响起。
“坐标……”墓感受着四周虚空中传来的“温暖、亲切”之意再次喃喃自语:“时空镜……”
一朵赤红的火焰悄然燃起,而后又保持着燃烧的状态消失不见,一面通透的镜子便瞬间浮现,落在了他的手中。
通透的时空镜在墓的心意下浮现了一团金色的光芒,而后这光芒飘出,在墓的保护下被燃起的汹涌之火点燃。
定了定神,墓抬脚踏入火焰之中,沿着爆涌的火焰之路渐渐的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好看的小說 冥界追憶錄討論-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龍之言鑒賞
光怪陆离的空间,天空是四分五裂,好似涂鸦一般红一块蓝一块的充满了各种色彩。
没有太阳,天空亦是多彩,可光线依旧是暖黄色的,映的人心中暖洋洋的。
脚下的大地,或者说是一座座岛屿都是悬浮在了无垠的空海之上。
由整整一块晶石构成的晶蓝色的直径千米的晶石岛屿上,一团火光莫名显现,随着一道脚步声,墓从火焰中走了出来。
“回来了……”墓抹去嘴角的鲜血,感受到更加浓烈的天阳之力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虽然他取回来自己的力量之源,甚至因此吞噬了梦的存在。
可之后因为用此世·往生暴力的解封、催动,却致使其完全封闭,甚至伤及自身,实力虽然不至于不增反降,却也只是堪堪晋升一阶达到了灵神·二阶·真,或者说真灵的境界。
想要再现于源界的伟力便只能靠自己之后的努力了。
“这里是……龙墓。”摇了摇头,墓看着四周有些熟悉的景象说道。
呲啦!
一道撕锦裂帛的声音响起,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狰狞“疤痕”在墓的身前张开。
墓看着这突然张开的空间通道微微诧异后便大步的走了进去。
“龙皇……”当他从通道中走出后,看着那身着漆黑龙袍的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着自己的不爽,磨着牙说道。
“叫我煌天吧。”黑袍黑发的龙皇·煌天一双血色的眼眸带着笑意的看向墓。
“你坑我……”墓撇了撇嘴,无奈说道。
“没办法,毕竟是灵王的意思。”煌天没有丝毫愧疚的淡然道。
“唉……”墓张了张嘴,最后依旧是叹息一声。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龙皇咧嘴无声笑着,对着墓若有所指的问道。
“去幽冥界看看,然后整顿一下。”墓诧异的看向煌天不知道他有什么想法,直言道。
“幽冥界是有点乱,不过至少你以幽冥冥王的绝对权柄倒是也能做到。”煌天诧异的看向墓,没想到他一回来就是一个大动作。
身为十二通天界之一的幽冥界,它的一丝动荡可都比百余个帝国崩灭都要重要的多。
“之后呢,你有什么目标?”仿佛对墓整顿幽冥界有着绝对信心一般,煌天再次问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就是了。”墓虚着眼极不配合的说道。
“去上学怎么样?”煌天笑了笑没有在意,说出了令墓诧异的话语。
“你在开玩笑?”不明所以的墓诧异道。
“天心学院。”煌天再次开口。
“天心,好像听到过……”墓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却又并不完整。
精华都市小说 冥界追憶錄討論-第五百三十八章 064章 龍之言鑒賞
“问心、天心?”终于,他记起,好像在埃维莉娜的教授安娜那里听到过她说起,自老师钟离今歌那里同样听到过。
“埃维莉娜是天心的附属……”
“不对……”不过,墓才刚刚说道一半,有想起了另一次的耳闻。
“为什么,埃维莉娜会向问心求援。”他想起了在小灰灰牺牲后记忆复苏之时,攻占埃维莉娜的那次战斗后,韦恩三人提起的任务缘由。
“这事,我倒是在资料里看到过。”煌天想起调查墓的情报时看到的事情,有些好笑的说道。
“那三个小孩倒是没说谎,只是少说了一部分而已。”
“埃维莉娜其实是给天心学院发出的求援信,不过,正好他们三个是问心学院至天心学院的交流使团。”
“碰巧听到了求援的内容,之后为了蹭一次你的祝福,就是极净之血的赐福,他们把任务给截走了。”
“要不是因此他们和天心学院商量了大半天,你人还没杀完,天心学院的人就到了。”
“这样吗?”墓诧异道。
“不过,我为什么要去天心学院?”而后,墓不解的看向煌天。
“天心学院入学的最低标准便是凡灵八阶,虽然不会限制年龄,可也会根据他们的生命状态进行分班。”煌天笑了笑,说出了学院的情况。
“而毕业标准是神·六阶。”
“你的意思是我在里面能获得很大的进步?”墓也是微微惊疑,好奇道。
“呵呵,不,对你来说基本没有太多的用处。”煌天尴尬的笑了笑。
“……”墓撇撇嘴,盯着煌天。
“我们龙族出去后基本都是天心学院的学生,不过,在里面还没有一次得到过首席,所以想请你帮个忙。”煌天笑笑,没有在意墓的不爽。
“而且在天心学院里有灵晶的下落。”看着没有丝毫动摇的墓,煌天说出了极其诱人的线索。
“什么?”墓面色一僵,惊诧道。
“是光辰灵晶,嗯,现在叫宙时灵晶,是在一个我也看不懂的人身上有它的残片。”
“那对你们龙族来说,我去有什么用?”墓沉吟片刻,明显意动,但仍有些疑惑
“你,难道还不算龙族吗?”煌天却反而疑惑道。
(忽悠无止境,待续……)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冥界追憶錄 愛下-第五百三十三章 059章 吞噬閲讀

冥界追憶錄
小說推薦冥界追憶錄冥界追忆录
第五百三十三章 059章 吞噬
然而,龙人的闪避终究是慢了墓一步,刀光闪过,只见一只冰白色的庞大龙翼脱离了它的身躯,跌落而下。
伴随着凄惨的龙吟,难以抑制的哀鸣,不仅是伤处的切口有着一道血色弥漫,就连那脱离身躯的庞大龙翼也正被血色所急速的侵蚀着,一片片的化作血色光点满天飘散。
反应过来后,龙人僵直的转头看向身侧,抬起龙爪,一脸不可置信搭在了伤口处,下意识的想要开口惊疑,却突然被龙爪上传来的刺痛所惊醒,而后急忙移开龙爪,将那几片不断化作光点的龙鳞撕掉。
锵!锵!锵!
而此时,墓则是趁着龙人惊骇的时刻突袭而来,可惜依旧在闪过千百面极寒冰盾后因三面冰壁的阻拦而失手。
虽然可惜,但毕竟龙人已经逐渐融合了冰阳,哪怕是微微失神也不至于完全失去对危险的感知与预感。
“汝岂能伤及余!”已经完全融合了近半冰阳的龙人一边惊疑,身边却突然浮现出大片的冰雾,接着,由无数细小冰凌构成的雾气猛然膨胀,好似一面冰白巨墙轰向了墓。
火焰爆裂,墓全力催动着炎火灵晶,可却无法瞬间将冰寒消融,接着便好似被这堵“墙”拍飞,直没天际。
喀啦啦的声音在龙人的耳边响起,他将视线从冰晶临时构成的骨翼上移开,原本犹豫不决的心情瞬间化作了坚决。
趁着墓被推飞的时间,他转身便逃,而且若非这里的空间被莫名的力量封锁,龙人绝对会第一时间破开这同样正在融入自身的冰之世界,将其抛弃且逃之夭夭。
“暗无!”
就在此时,遥远的天际传来了墓的声音。
瞬间,所有的光全部消失,就连血阳的血色阳光也无法存在,世界陷入了黑暗。
“光耀·枪!”
于绝对黑暗中浮现的光之枪仿若拂晓一般,接着如此概念的赋予,威力暴增的光枪势如爆竹般的在黑暗中化作一道线,刺穿了龙人的身躯。
原本还在漆黑中迷茫分不清方向的龙人后知后觉的惨嚎了一声。
而后,他更是心惊胆战发现,这拂晓般的光竟星星点点的将其上下左右前后完全包围。
“冰之力尽吾肆弄·大冰寒!”在光爆发前的一瞬间,极度的冰寒自龙人的身上开始极速扩散。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冥界追憶錄笔趣-第五百三十三章 059章 吞噬相伴
先是十数千米厚的极寒冰球将龙人包裹,而后冰寒丝毫不减的力量于冰球外凝结成了一面面剔透如镜般的冰墙,范围直径达数十万米。
下一瞬,光线命中了一面面五十余米宽的晶莹冰墙,原本直指冰龙的光瞬间折射,不停地折射……
“幸!”看着龙人身边不断错过的光,墓轻声一喝,金色的光芒便在身上一闪而逝。
而这将命河翻涌的金光于现实中的体现便是近百分之一的光在无数的折射后竟然巧合的命中了龙人的身躯。
虽然威力在冰寒之力的不断消减下已经百不存一,只能带来微微的焦痕,可这却依旧是跨越了零的奇迹。
“晦!”然而墓却有些不满足,再次低喝,灰黑的光芒瞬间跨越近千公里于冰中的龙人的身躯上闪过。
龙人的命河暗淡的厄运诅咒与墓金光灿灿的命河的相互影响下,命中的数量再次暴增,由原本的百分之一增至了十分之一。
甚至,一道道折射的光芒擦过了近半冰壁的边缘,被消减的力量也小了许多,原本只能灼伤鳞甲的伤害也能将鳞甲崩裂。
龙人悲惨的哀嚎一声,接着猛地将包裹自身的冰球与外部所有的冰墙引爆。
遮掩了万物的暗与闪耀至极的光芒无奈被驱散一空,露出了伤痕累累、可见冰骨的龙人。
龙人喘着粗气,一脸惶恐的看着再次冲来的墓,一抹明悟带着决绝自心头泛起。
“吾,幽寒之祖,垂诸不朽!”
轰鸣声,世界动荡的轰鸣声响起。
世界在不断震荡、轰鸣、缩小的同时化作冰白色的极寒光流流入了龙人的身躯。
其中原本因失去了可以对战的敌人后远远观看着战场的幽寒也仿若飘雪一般消散。
“汝今已非不死之身,受死!”
龙人看着遥远虚无中的敌人,嘴角咧起,他“明白”了,墓为了斩杀自己竟将其不死的凭依作为束缚把自己不死的凭依冰阳给封锁了起来。
大笑的同时,原本为了与墓对战化作的一米八的身躯眨眼间便膨胀至十数万米的高度。
虽然身躯庞大会使自身躲闪困难,并且受到的攻击面积增大,可是却也能使自己的攻击力暴增,原本一些致命的攻击也无法破开鳞甲。
十数万米的巨大龙人张开了龙口,最简洁的攻击方式在口中汇聚,冰寒的力量化作了光。、
一道十字星光闪耀,极简带来了极速,光芒轰向了墓,庞大的范围让墓近乎闪无可闪。
“业火燃身!”墓见状也没有闪避,浑浊的业火将轰击而来的光挡住。
然而持续不断的攻击令业火也有些撑不住,墓不得不损耗着自身的血液,将其化作升腾的血雾用来支撑业火的存在。
同时,银色的光芒不断开辟空间,与光柱中支撑了近一分钟的墓身影瞬间消失,而后浮现在了光柱远方。
浊炎消散,龙人的身上一道道龟裂遍布,然而他却在哀嚎中露出了痛却爽快的笑容。
“汝必死矣!”浑身龟裂的龙人在痛嚎后狂暴的笑道。
“啰嗦。”墓也不在意龙人是否能听到,低声一哼。
但是面色有些发白他却着实有些苦恼,如冰龙所说的一样,墓确实是将原初带来的不死之能的一小部分涌入了龙人的体内,用于封锁冰阳带来的不死。
可现在看这龙人身上缓缓愈合的龟裂,已经到达了最终形态的龙人显然不是那些许原初能够限制住的了。
但这一小部分原初确实是墓的全力,他也无法将磅礴的原初之力挤入不曾信仰自己的龙人的体内。
见此,墓蹙了蹙眉,但是又想到了自己的计划后低声自语:“不过,也快了……”
遥远的对面,冰龙看着没有继续冲来的墓裂开了獠牙交错的龙口,发出了狂放的大笑。
而后……
“冰·道极!”
震荡着空间的声音落下,冰白之色占据了整个战场十倍大小的虚无中的每一寸空间。
空间,冻结……
时间,冻结……
极致的冰寒被龙人借由体内百分百融合的冰阳的力量放出。
无法控制力量放出的龙人因力量消耗过大而喘着粗气,但胜利的希望却让它咧开利齿交错的龙口,带着冰白的尘雾冲向了墓的所在。
不过“十余息”的时间“过去”,龙人便到了墓的身前。
一只巨大的龙爪抬起,对着眼前渺小的敌人狠狠的拍去。
咚!
然而令龙人面色狂变的是,传来的手感却是不对。
只见,一只比起龙人显得有些瘦弱的龙爪披着洁白的铠甲挡在了龙人的爪前。
甚至……
喀啦啦的声音响起,墓的龙爪将龙人的利爪捏出了骨裂的爆响。
在龙人凄惨的哀嚎下,一截断掌被墓撕了下来。
身高只有龙人的三分之一,但体长却是其的十余倍。
墓所化的白龙张口对着龙人便是一道银、红、黄三色交织的龙息。
贴脸的龙息结束之后,龙人雄壮威武的身躯露出了一根根惨白的骨骼,连龙首也露出了些许冰白的颅骨,两根龙角也是尽数崩断。
龙人哀嚎着长吟怒吼,但是却不在耗费力量去修复身躯,反而仍然雄壮的身躯在力量的抽取下开始消瘦。
甚至能看到裸露些许的心脏都在“枯萎”。
狂躁的怒吼后,龙人的口中光芒再次汇聚,八个眼瞳染上了冰蓝的它根本不在乎身躯的首创情况,只是将龙口死死的对准墓的所在。
墓在将一条龙臂整根撕去后,没有继续进攻,同样开始酝酿着龙息的威力。
冰白的龙息对着墓吐出,墓同样没有示弱,三色混杂的吐息对冲而去。
不过,始终是占据了先手,冰龙的吐息稳稳地压住了三色龙息一头,“缓慢”却坚定的向前推移着。
面对这不利的一面,墓口中的龙息不断,一抹血色的归虚之息却是自胸口处好似熔岩裂纹般向着龙口汇聚。
嗡~
血色侵入了龙息之中,这道道归虚之息的加入,没有扰乱龙息运转丝毫,不可思议的完全融入了其中,并且占据了绝对的主导。
当吐息完全化作血色,便反客为主,将龙人的吐息压制了下去。
龙人见状瞳孔紧缩,身形再次消瘦,两道吐息便势均力敌的僵持着。
终于,十数分钟的肆意之后,龙人无力的吐出了最后一点龙息。
但令它意外的是,墓竟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同时停下了龙息的喷吐。
但显然,墓可没有什么好心思,只见白龙咧嘴一笑,一道怒吼从中传出。
“吞噬·吞天噬地!”
(忽悠无止境,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