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神筆聊齋》-第一百一十四章 擒拿九王推薦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神笔聊斋
秘密武器……
此事又和苏阳相关,听闻到了九王子说出这句话之后,苏阳天心运转,隐约把握到了事情的关键。
当初在阴曹地府的时候,苏阳曾经惊走蚩尤,而魑魅城中的魑,魅,又是当初蚩尤的属下,周琼姬所率领的芙蓉城又和魑魅城有联姻,并且在泰山左近,点出来了蚩尤要来暗杀自己……昊龙前往东海,想要救出自己的主人韦善俊……
将这一切串出来,苏阳便知道这马车里面的人,和东海的蚩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就是蚩尤本人也说不定……
……若是蚩尤本人出现在这泰山之地,这不就是东海的关圣帝君进军大好时机吗?
苏阳心中明白了许多。
“九王子胸有山川。”
二郎神听闻这是算计人间帝王的手段,如此应道。
关于天庭也瑶池之间的对抗,二郎神自然知晓,人间帝王苏阳和瑶池非常亲近,并且逆转了天庭对于人间的谋划,让玉帝感觉十分碍眼,这九王子若是对人间帝王有算计,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就是你要给我举荐的人物吧。”
九王子身居高位,却待人极其平和,看到苏阳之后,温和说道。
“正是。”
二郎神介绍说道:“这一位小兄弟是我在城中所见,交谈之后,自觉此兄弟极有主见,并非是天下间浑浑噩噩之人,对于佛道两家的因果报应,转世轮回之说更有高见,九王子正是求才若渴之时,因此小神斗胆引荐。”
二郎神尽皆肺腑之言。
九王子目光审度苏阳,脸上和笑,看苏阳说道:“你是崇佛,还是崇道呢?”
我崇道,但是如来佛祖让我当未来佛。
苏阳心中暗道,看着九王子,却回应道:“某家学过一些佛道书籍,确实有一些浅见,若是按照佛家的轮回观念,今生的一切都为来生修持,那么对于人间百姓来说,生生世世,皆是【此生】,一切所为,全无意义,并且轮回转世,皆变成了另一个人,为来世修持,对于此生的人来说,几无意义。”
苏阳也正要和九王子碰碰想法。
“哈哈哈哈……”
九王子听到苏阳的话后,哈哈大笑,说道:“终究是俗人眼光,这让众生世世向善,正是佛家的大慈悲,倘若是一切众生不管如何轮回转世,皆能够如此修持善念,那么世间清平,地狱安宁,地藏王菩萨也就解脱了地狱之苦。”
九王子对苏阳观念并不认同。
“阴曹地府设立轮回,就是为了让众生修持善道。”
九王子目光眺望外面,说道:“如果众生都知道轮回转世,知道为来生修持,那么世间自然是往清净的方向走去,年常日久,自有超脱之时,至于今生,那自然是为来生修持。”
一个灵魂来到世上,世间的遭受的一切,都是前生所积压的恶果,所以不必抱怨,而今生所修的一切,都是为来生所积的善果,所以不必在乎今生有什么。
矮大紧说,有信仰的人平和。
“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九王子如是说道:“但是也必将到来。”
倘若是人人都崇信善道,那自然是一件好事,只是阴曹地府已经挪到了中土数百年,中土仍旧是原本的样子,想要让佛家的理念深入人心,从而让人能够不自觉的开始修行善道,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只不过……
人人相善其群的习惯并非是凭空而生,也并非是阅读了几个佛经都能够形成的产生的道德教化,反而是要人间社会经过长期的约束,才能够形成的条件反射,佛家的经文里面好言好语,确实能够劝到几个人弃恶从善,但是真正让人间达到“大善”,需要明晰的规则和强有力的惩处。
当今之世,为恶者数不胜数,原本的朝廷管理粗疏,阴曹地府又仅能补充阳世不足,对于阳世干预极少,因此在阳世之中,便有【彼苍天者,久不可问】的话语,这是平常百姓在遭受迫害之后,对苍天的呐喊。
只是苍天没有昭验。
持续的推行佛教,运转阴曹地府的体系,想要让人通过不断的提升思想,从而改善整个世界,实在不切实际。
“原来如此,九王子深谋远虑。”
苏阳知道自己此时身份,自然不会和九王子强硬辩论。
不过在苏阳看来,这个九王子有些想当然了。
九王子看苏阳如此上道,笑道:“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你只是一个凡人,所思所想,不过一日三餐,饱腹饥寒,而像我们这等人物,悠悠千年,不过一个春秋,因此在看事情的时候,自然是看的远一些。”
这就是九王子的格局。
苏阳点点头,知道九王子这个神仙并不接地气。
“九王子目光深远,吾等远远不及。”
苏阳称赞说道。
“呵呵。”
九王子呵呵一笑,看着苏阳,说道:“毕竟是二郎神引荐你来的,你且在这府中住下,等到我接管阴天子之后,便给你一个阴神之位。”
苏阳连忙拱手弯腰,对九王子连连道谢。
九王子挥挥手,浑不在意。
苏阳心中也明白,此时他对于九王子来说,可有可无,只不过是二郎神荐头大,九王子不好辞退,因此允诺给予苏阳一个职位,不过是给二郎神面子罢了。
“你可知追查的那个和尚来头?”
九王子转过头,询问二郎神道。
今天在城中的那个和尚,到处找人化缘,自然也被九王子这边的人注意到了,并且这个和尚来头神秘,并非是天兵天将引入其中,而是自行来此,因此九王子便差遣二郎神前来追查。
“是摩诃迦叶。”
二郎神肯定说道。
“摩诃迦叶……”
九王子听到摩诃迦叶之名,声音沉重。
摩诃迦叶,世尊如来的弟子,在这三界之中大名鼎鼎的罗汉,当年世尊如来曾经将佛位分为摩诃迦叶半座,在释迦牟尼寂灭之后,摩诃迦叶诏令弟子,在王舍城中进行经典结集,将往日释迦牟尼开释的言语全数写下,这才有了后世流传诸多的佛学典籍。
这一位罗汉的修为早已经圆满,只是守护西方法藏,只等着未来佛出世之后,便能够如同如来一般寂灭而去。
苏阳听到二郎神叫破名声,亦感惊奇,没想到那一个和尚居然是佛的弟子,而关于摩诃迦叶,苏阳在不久之前的罗汉寺中,可见过摩诃迦叶的塑像。
“应该是西番的人又来了。”
二郎神汇报说道。
“知道了。”
九王子点点头,目光看着外面的泰山,伸手按着胸口,说道:“当年我父亲能够击败西方的众多菩萨,将阴曹地府带到中土,现在仍然能够守着阴曹地府,不让他们带走,他们若真想要将阴曹地府拿走,只有站在我们这边,等我将阴司神权一统,执掌两道轮回,自然会将轮回分配一个回到西番……”
九王子说出这些话,心中就提起劲来。
“那时候天帝尚在,父亲带着我游历群山,就是在这泰山之上,我们看到了秦始皇泰山封禅,那一种让苍生臣服的豪迈气度,深深的吸引了我,后来也是在这泰山之上,我父亲力退强敌,成就了玉帝之位,现在……”
九王子的眼眸中仿佛燃烧起了火焰。
现在应该是轮到他九王子执掌一方权势的时候了。
苏阳目光看着九王子,终于是彻底摸清楚了九王子这个人,他要成为阴天子,并非是对于阴曹地府有新的规划,而单单只是想要成为阴天子,想要执掌阴曹地府和东岳冥司的神职权位。
“南无阿弥陀佛。”
“久远劫来,草木丛林、稻麻竹苇、山石微尘,一物一数一恒河,一沙一界,一尘一劫,芸芸众生尽在苦难之中,九王子若是不以拔除众生苦难为本,这阴天子之位对九王子来说,只怕是镜花水月。”
两道浑厚的声音出现在大殿之内。
大殿之中凭空出现四处漩澓,而在这漩涡的正中央,又有佛光大涨,莲台自漩澓中来,其大如轮,而在这莲台上面则站立了四个人,目光淡然,看着九王子。
当先之人周身慈悲光华尽显,正是地藏王菩萨。
在地藏王菩萨身边,则站着适才和苏阳说话的摩诃迦叶。
另外的两个人皆身穿冕服,气态庄严,分别是苏阳的岳父,阴曹地府的转轮王,苏阳的师门所在,东岳冥司的东岳府君。
苏阳忽然看到了老丈人,心中一喜,不过并没有上前相认,而是往后退了几步,暂且躲在九王子的背后。
在地藏王菩萨,摩诃迦叶,转轮王,东岳府君出现在此地之后,这大殿之中诸多光华自然浮现,与此同时,王灵官手持风火轮冲入其中,同二郎神一并挡在九王子的身前。
与此同时,在这城中的天罗地网就此布下,阵阵狂风,道道雷电,在这四面八方全然闪耀。
“很好,你们都来了。”
九王子看着地藏王菩萨,东岳帝君,转轮王,以及旁边的摩诃迦叶,神色自信,说道:“我来到泰山之后,一直都想要拜会一下你们几位,我尊奉天命,要在这泰山之上成为阴天子,只是我来到泰山之后,你们封门闭户,不和我照面,现在可是想好了?”
面对这四位在三界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九王子昂首挺胸,自信非常。
东岳帝君同转轮王两人对视,各自摇头。
“九王子。”
东岳帝君慈目看着九王子,说道:“你一心想要这阴司神权,我和转轮王尽皆知道,只是这轮回一事,关乎三界,这等神权,是天帝委托下来,九王子想要接管这两项神权,要对我和转轮王展现的,不单单是天命,更多的是慈心和公正。”
倘若是没有慈心和公正,那怎能掌握死生之权,审判善恶?
无论是东岳帝君还是转轮王,这两位都是大悲大愿,大圣大慈,正因如此,在久远的过去,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得元始天王器重,将死生之权委于两人之手。
“慈心和公正,在我成为阴天子之后,自然会对你们展现。”
九王子看着东岳帝君,说道:“只要你们两个人让出轮回神职,我父亲将会对你们开放元始天王留下来的经文典籍,无论是《玄真文赤书玉诀》还是《洞玄通微定志经》,这些均能传授你们,让你们久久不得精进的修为更上一步。”
九王子所说的经文,都是当年元始天王在这世间传道之时所留,对于三界众生有极大的吸引力。
“哈哈哈哈……”
东岳帝君和转轮王听到九王子的言论,不由笑出声来。
“这玄真文赤书玉诀也好,洞玄通微定志经文也好,我们两人皆不喜欢。”
转轮王对九王子笑道:“倘若是玉皇大天尊能够将《玄真经文》《玉佩金珰》《三元八会创世之法》,《北极七元紫庭秘文》传授我们,这轮回神职,你们尽管拿去。”
东岳帝君同样大笑,说道:“不妨将元始天王开天创世的神笔送给我们,我们两个人自造轮回,也能自得其乐。”
转轮王和东岳帝君所说的东西,让九王子听了之后极其恼怒,满脸涨红,而苏阳听来,这些东西却都是极其耳熟的。
“呵……”
九王子皱起眉头,平复心气,看向地藏王菩萨,问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王菩萨缘何离开地狱?”
这一位菩萨原本就在阴曹地府之中,从不离开半步的。
“阿弥陀佛。”
地藏王菩萨呼了一声佛号,说道:“人间便是一个大地狱,这里其数百千,各有差别,苦毒无量,共号业海,因此在人间也好,阴曹地府也罢,实无分别。”
苏阳闻听此言,心中暗笑,这些菩萨们都是舌绽莲花的主,从来都没有被话题难住过,这九王子拿地狱一词来堵菩萨,实在是给自己添堵。
九王子脸色不佳,看着地藏王菩萨,说道:“自玉皇主掌三界之后,在中土之地大推佛门,更是将轮回报应之说用在中土之地,我们两家在轮回之地是有争执,但是在理念上面,却彼此契合,地藏王菩萨以为如何?”
这倒也是实情。
苏阳心中暗道,佛家的轮回观念在中土盛行,就是因为有阴曹地府在这里作为支撑,并且也是在玉帝掌天之后,佛家开始盛行。
“玉帝布施佛法,功德无量。”
地藏王菩萨双手合十,如实说道。
世间有两种布施,一种是给人布施金钱,这种人自然能够得到相当多的福德,另一种是布施智慧,这种内在的性灵补充对人来说,比起外在的金钱意义更大。
因此在佛经里面也有记载,就算是将三界之内所有的七宝布施给众生,也比不过将智慧布施给众生。
“地藏王菩萨认可就好。”
九王子点头,看向地藏王菩萨,说道:“西方佛门所求,我也知道,不过是阴曹地府这一轮回,在这世间,无论是我们这边,还是你们那边,都是需要轮回的,而在东方之地有两个轮回,自然是多了。”
九王子对地藏王菩萨谈起了条件。
苏阳在一边听着,他和地藏王菩萨打过交道,自然知道地藏王菩萨所求,不过是将轮回重新挪回西番,因此在九王子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自然就让地藏王菩萨双眼含笑。
“只不过在我们东方之地,另一个轮回并非是佛家的轮回。”
九王子笑道:“东岳帝君所执掌的轮回,规矩和阴曹地府大有不同,若是地藏王菩萨能够略尽绵力,让东岳冥司和阴曹地府规矩如一,待到那时候,我自以阴天子的神职,将阴曹地府重新挪回西土。”
这对地藏王菩萨来说,可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条件。
毕竟地藏王菩萨所求,不过是轮回之地重新回去。
只不过当年的玉帝将轮回抢走,现在的佛门想要将轮回请回去,还要为玉帝效命,在情感上面不免会有一个坎。
只是菩萨心中一片坦途,自不会被这种坎所绊倒。
地藏王菩萨看向东岳冥君,东岳冥君摇头而笑,说道:“好一个驱虎吞狼。”
九王子同样在笑,他深知地藏王菩萨所求,也知道和地藏王菩萨的合作基础,因此这一开口,就要将地藏王菩萨和摩诃迦叶拉到他的这边。
如果有了佛门的支持,这一次受天得命,万无一失。
“那时候是哪时候?”
摩诃迦叶温和笑问,询问九王子一个确切的时间。
“等我成为阴天子,等东岳冥司神职改变的和阴曹地府一般无二的时候。”
九王子认真保证说道。
当年玉帝将阴曹地府带到东方,就是为了压东岳冥司,现在诏令阴天子,最主要的就是将东岳冥司的神权收走,如此一步步的往前,才能最终的统御三界。
“东方虚空和思量不?”
摩诃迦叶问九王子道。
九王子闻听此言,连连摇头,一片虚空哪里有什么好思量的。
“九王子对我等的保证,就如同虚空一般,不可思量,没有根底。”
摩诃迦叶对九王子说道:“当年是玉皇大天尊将轮回之地拿走,现在我们要拿回来,自然也应该去找玉皇大天尊,只有玉皇大天尊,才能够对我们有保证,只不过要让玉皇大天尊答应我们,这即将接任阴天子的九殿下,就不得不陪我们走一走了。”
今日他们来到这里,一者和九王子面谈,另外就是来此擒拿九王子,凭借九王子的身份,从而达成他们的目的。
“大胆!”
王灵官听闻如此,再也安耐不住,手中风火轮投掷而出,向着说话的摩诃迦叶就砸了上来。
天罗地网在空中也一并罩下,誓要让这里的人有去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