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四十五章:仙府之內熱推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究竟是什么东西,会有如此的威能,竟然能让仙宫这一等级的仙宝不战而退,大开门户。。。。。。”一个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老人,静静的坐在石凳之上,轻轻的低语着。。。。。。
仙府之内,一派仙家气象,祥云飘飘,仙音袅袅。时不时有几只仙鹤从山下飞过,轻轻的触动一下清澈的湖水,荡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微风轻拂,悄悄的吹动着清澈的湖水,掀起微微的波澜。
精彩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四十五章:仙府之內相伴
一个不大不小的石桌,静静的坐在这片仙家福地,再加上两个石凳,虽然有些简单,却又显得异常的自然。老人的目光深深的注视着远处,天际之边,风云为之一变,似乎有着雷光闪现。
“东海老儿,你我之间斗了上无数的岁月,从人间到天界,再由天界回到这人间大陆之上。可曾想过会有一天,自己会死在本尊的手上?”
就在老人若有所思,喃喃自语之时,对面的石凳上,忽然一道红光闪现。一个足足能有数丈高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些本来无忧无虑的仙鹤,悉数啼鸣一声,拍了几下翅膀,快速的飞走了。
“盘山,如今这里就剩下你我罢了,你又何必如此这般?老夫以为,不如你我坐下来,静下心来。看看到底是你手下厉害,还是老夫这些族人更胜一筹,你敢不敢与老夫赌上一赌?”
老人神情之中一片淡然之意,丝毫没有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凶神恶煞一般的人物,那一番不逊之言而有所意动。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似得,如果这个对手不说出诸如此类的话,他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赌上一赌!哈哈,东海老儿,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竟然还有闲心与本尊对赌一把!难道之前你没感觉到异常,你苦苦祭炼的至宝——东海仙宫,已经不稳了吗?”
猖獗的声音,隐隐之间藏着丝丝的霸气。他与东海老人上天下地争斗了这么许久,一直以来都是东海老人略微占据上风。这期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多少的苦头,如今这座仙宫有异,他又如何能不知道?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問道長生錄 txt-第二百四十五章:仙府之內閲讀
“嘡”的一声清响,一阵红光瞬间亮了起来,仙气袅袅的盛境,顿时微微一变,被弥漫的红光彻底的笼罩住。除了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其身体三尺范围之内,尽皆是红光闪闪,妖气弥漫。。。。。。
“哼!”的一声,红光之中传来一声不屑的声音。霎时间,所有的光芒全都向着石凳之上快速汇聚而来。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一个身材颀长,脸色微微苍白,眉宇之间却充满霸气的妖异男子端坐在老人对面。
“说吧,你想怎么赌!”
“怎么赌?呵呵。。。。。你我如今都是分身下界,况且此时的状态根本无法动手。依老夫来看,不如你我二人在这对弈一局,且看看。。。。。。”
声音越来越小,两个人身体顿时被白红两道光芒笼罩,那红光占据了一半的位置,紧紧的将妖异的男子包裹住。至于白发苍苍的老人,其身体则是被无尽的白光彻底的包围住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直到几个时辰过去之后,泾渭分明的白红之光才缓缓的消失在这片地方。那白发苍苍的老人,神色之中,云淡风轻,潇洒自如,只让人感觉到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而坐在其对面的那一位,一身血红色披风在身的妖异年轻人。则是眉头紧锁,目光之中游离不定,似乎是在衡量着两个人所说的事情。许久之后,双目之中露出两道精光,霸气的声音顿时响彻在这片区域。
“也罢!如此纠缠下去,也还是拿你没有办法!这一次你之间,这数万年的恩恩怨怨,就趁这一次机会,一并了结!本尊若是输了,定然遵守承诺,万年之内不再有所作为!若是你输了,东海老儿,你万年之内,不可再纠缠本尊!”
只听到呵呵一声,那位被称作东海老人的白发老人,右手轻轻一挥,光芒闪烁之间,一个残缺的木板忽然间出现在石桌上。这木板之上曲折纵横,山川地脉,江河湖海,参差交错,罗列而布,隐隐之间竟成一方天地。
只听得一声冷哼,对面的妖异男子,手中也是红光一闪,又是一块残缺的木板,静静的落在了石桌上这块木板之上,山川蔓延,江河湖海交叉,清晰异常,与对面的残缺木板遥相呼应。
蓦然之间,两块木板,开始缓缓的合为一体,顿时变的极为完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瑕疵。紧接着,这快完整的木板上,光华闪闪之间,被分成是一个大小不同的区域。其中最中心的位置,赫然有两个人影,端坐在石凳之上。。。。。。
“从此刻开始,你我二人,只能观看,不得出手!否则大道之下,誓言成空,万劫不复!”
“从此刻开始,你我二人,只能观看,不得出手!否则大道之下,誓言成空,万劫不复!”
随着二人说完之后,只听到“轰”一声惊天巨响,一股极为强横的神秘力量,以石桌为中心,快速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出。一里、十里、百里、千里。。。。。。其速度之快,比之人间修士何止快上数万倍之多。。。。。。
随之而来的,这座看似是一座棋盘得到木之上,数不尽的山川河流,顿时就想活了一般,活灵活现。隐隐之间,似乎还能听到其内有流水之声传出,无数的光点,密密麻麻的移动着。。。。。。
与此同时,石易风双目之中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任凭他如何将灵力运行在双眼之上,都无济于事,还是一片漆黑。口中呼唤了几声那几位好友,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却好像根本无法开口。
这种感觉,极为难受!除了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漂浮移动之外,根本无法动弹,甚至连双耳都失去了听觉。就在他一筹莫展,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间眼前出现一片强光,忍不住用手轻轻遮挡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身体微微一沉,不受控制的向下落了下去。石易风急忙施展飞行之术,试图控制自己的身躯。然而,令他吃惊的是,无论他怎么运行灵力,身体还是快速的向下坠去,根本无法阻挡下坠之势。
眼看着其身体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大地越来越近的时候,石易风脸上不禁出现了许多汗水。这么高的地方落下来,任凭他身体强度如何,也势必会受到极大的伤害。到了那个时候,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前方吉凶未卜,可以说是一件极为不妙的事情。
眼看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他已经没有心事观看向着四周移动、密密麻麻的人影。对了!移动!不是飞行!一念至此,他只得将灵力护住身体,紧接着“砰”的一声,整个人瞬间与大地来了一次碰撞。
下一刻,地面上狼烟四起,掀起了无数灰尘。霎时间身上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石易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散架了一般。努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了一步之后,喉咙微微一天,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想不到他会以这种方式落下来,这也算是自己修道以来,史无前例的第一次了。细想一下,他自修道以来大小之战,也经历了不少,还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狼狈!幸好此处无人,要不然被人看到的话,定然会让人笑掉大牙。
忍着身上的伤痛,石易风尝试着祭出神识,查看一下周围的景象。这才发现,他的神识似乎并没有受到限制,方圆十几里范围之内,俱都在其感应之中。但是,让他感觉到意外的是,十几里之内,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的修士。
加上之前看到的那些奔跑的人影,这让他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妙之意。不由的观察了一下丹田,微微运转一下体内的灵力。不久之后,他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个地方并没有压制他一身的修为,只是不知为何要限制这些修士的飞行之术。想必这仙府之主,还不至于无聊到这种地步,如此安排的乎,定然有着他的用意,奈何自己初来乍到,根本摸不清事实究竟如何。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实力还在,就算不能飞行,其身法、速度比之常人也要快出太多。一旦遇到意外之事的话,相信凭借他一身可以与出窍修士战斗的实力,应该不会捉襟见肘。
眼下四周无人,想找一个人结伴而行都不成,也只能先将体内伤势治好。这样的话,也能使他保持在巅峰状态,足以应对突发的事情。一念至此,他索性盘膝而坐,双手轻轻的放在腿上,默默的运转体内真诀。。。。。。
不一会儿之后,就看见其头顶之上,慢慢的形成了一个漩涡,无数的天地灵气朝着漩涡中心流动过来。。。。。。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醉石-第二百四十一章:生死兩半熱推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这个沧桑的老人,说完这些之后,整个人顿时化作一道残影直直的朝着山涧的方向飞了过去。只留下了公冶白与石易风而人面面相觑,神情之中莫名的复杂,也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忐忑不安。。。。。。
仙府之内,生死各安天命!这句话,是何等的沉重!想要凭空得到机缘和造化,世界上又哪里来的这等好事?不冒一丝风险,就想平白无故的得到好处,的确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恐怕就算是传说中的大道之子,也不可能如此无视天地规则,凌驾于众生之上。
公冶白暂且不说,此时的石易风可谓是忧喜交加,甚至有些茫然。喜的是外祖父的事情解决乐,这一次进入仙府之内,或许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就算是修为突飞猛进,达到元婴后期的境界也说不定。
忧的是,他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极为不安的预感。总觉得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似得,甚至于有的时候,他脑海之中会出现一种即便是他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这一切很可能是有人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这种感觉从仙府出世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有了。
如果仅仅是忧喜的话,也就算了,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不再掺和进来。反正这一行的目的,他已经达到了,外祖父魂灵的事情,那位前辈既然答应了他,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重要的是,冥冥之中,还有一种感觉,他似乎感觉到里面有什么在呼唤他一般,让他忍不住进去一观!
这种感觉格外的强烈,强烈的甚至让他感到竟然有些欲罢不能!他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依照他的性格来说,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最起码他可以淡然的放弃。然而在,这一次,他不想放弃,而且是从心底的最深处涌生出来的。
“石头,走吧,我们也该去看一看他们几个了。师尊所说的事情,还是尽早的告诉他们,你我二人也算是尽了朋友的心了。至于那几位好友,究竟何去何从,就看他们的选择了。。。。。。”
公冶白这一次倒是很是难得,并没有往日之时的大大咧咧,可见算命老人所说的东西,的确是让他感触颇深。如果不知道还则罢了,他大可以与那几个好友一块去闯闯!然而,他这位师尊,却是提前告诉了他。
“走吧,这件事情的确应该告诉他们。老白,石某想问一句,你是怎么想的,是选择进入仙府一观,还是。。。。。。”
还是什么?石易风最终还是迟疑了一下,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被他咽回去了。他不知道自己后面的话,如果说出来,会不会对这位挚友的一种侮辱。毕竟生死之间,又有谁愿意冒险去做那些关乎到身家性命的事情呢。
算命老人走的时候,眼神之中的那一股希冀之意,他的确是看到了。尽管是那希冀的神色,仅仅是停留了一瞬间,他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知道,这位高深莫测的前辈,是希望公冶白能在仙府之中走上一遭的。
如果公冶白选择了离开,在石易风看来那也无可厚非,想必任何一个正常人知道了这其中的危险,也会踟蹰再三。然而,一旦公冶白离开的话,恐怕那位前辈的心中定然会感觉到失望之意。就算他还会选择继续教导自己的这位好友,心中定然也会有了芥蒂的存在。
“石头,老白我虽然大大咧咧,却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独孤追云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他已经能和元婴榜前十的存在战斗,甚至两败俱伤!而你,更是后来居上,超越了我二人,老白我怎么能甘心。为了咱们三人组的实力,老白我怎么能临阵脱逃?这一次,里面的东西,老白志在必得!”
公冶白这一番话说的可谓是情真意切,隐隐之间似乎有着一种颇为壮哉的意味。石易风心中忍不住一阵莞尔,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在了地上,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两个人这才起步走了开来。。。。。。
与此同时,清雅、幽静的山涧之中,这百十来位道行高深的前辈人物,终究是等的太久了,神色之中有些不耐之意。如果不是这身材高大之人,乃是人间大陆之上最为绝顶的人物之一,他们定然不会如此耐心的等待下去。
这些人的身份,的确不可能小觑,他们之中有的不是一方豪雄,叱咤一方的大人物。就是一方势力之中炙手可热、手眼通天之辈。其中还有一些人,乃是五大天朝之中的绝对核心人物,甚至是帝国之中可以与帝国之主称兄道弟之辈。最后的则是那些,没有归属势力的散修之人。
让他们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从不轻易露面,可以说是传说中一般的人物在这里等人。哪怕仅仅只有一会儿的时间,也让他们心中有些不满。这倒不是说他们心性不佳,相反的是,能修炼到他们这种境界,可以说都是心思深沉、城府颇深之辈。然而,让他们不忿的是,这人的架子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眼看着这些人之中,其中有几个脸色有些不对,按耐不住之时,那高大的身影身体微微转了过去。高高的天空之上,一道人影如同电光一般,朝着山涧射来,“呼”的一声之后,巨石之上忽然多出了一个身形苍老,衣衫破旧的老人。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高大的身影,缓缓的朝着老人施了一礼。老人也不做作,轻轻的朝着身材高大之人点了点头,算是回了一礼。然后两个人同时转过身来,目光郑重的朝着其他人扫视一眼。
“众位,你们都是这一次行动的领头人,可以说是代表着各方势力而来的。老朽本不想如此,奈何上天有好生之德,有些话还是要说一下的。也免得众位回去之后,无法交差!”
老人说无法交差这四个字的时候,语气不由的微微加重了几分。一时间,晴空明朗、幽静无比的山涧之中,让人不免感觉到有些肃然之意。所幸的是,这些人都不是寻常修士,能走到这一步,又怎么会被这无端的话吓到。其中有几个奇装异服的修士,神色之中不免有些哂笑之意。
沧桑的身影,看到此种情形,不由的轻叹一声,脸色之中并没有什么不悦之色。似乎,这些人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并没有什么奇怪可言。如果说这些人无一例外的,俱都沉默的话,他反倒是什么也不用说了。
“想必众位都已经知晓了,这一次的仙府之中,只有元婴期、出窍期、合体境界的修士方可进入其中。老夫之前并不相信,所以曾暗中试过几次,这才发现仙府之中有着几股极为神秘的力量。以老夫的修为,只能应付其中一道力量,故而也无法进入其中。”
说完这些之后,微微停顿了一下,见到这些并没有出生声,老人的声音这才又响了起来。。。。。。
“之后,老夫也曾带人试过几次,这才不得不承认这个消息。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是没有实力进入其中,就算侥幸进去了,恐怕也只能坚持短短片刻时间罢了。至于合体期以上的修士,则是被这几道力量联合起来排斥,根本无法强行进入!而且,仙府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根本不是人间所能拥有!”
什么!不属于人间的力量!到了这个时候,众人不禁一片哗然,显然是被老人所说的话震惊到了。然而,不等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身材高大的人影,微微上前一步,冲着众人朗声开口。
“不错,秦前辈所言非虚。。。。。。东海仙府乃是上界祖师遗留在人间大陆之上的无上仙器,威能更是通天彻地,绝非人间的神兵所能抗衡!”
说完这些,高大的身影,朝着老人点了点头,这才静静的退后一步。老人冲着他点头示意之后,这才郑重的开口。言语之中,再也不是之前的那般温和,隐隐之中,仿佛有了丝丝的命令之意。
“仙府之中,生死各安天命!老夫虽然不曾进去,但是却以玄宗秘术不算了一番。这才发现,进入其中之后,可谓是生死两半!众位,可要想好了,也就是说,这一次很可能会伤亡很大!罢了,老夫言尽于此,至于该怎么办,你们斟酌一下!明日正午之时,仙府之门大开三天三夜!”
不料他说完这些之时,这百十数修道之人,不约而同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一时间,寂静的山间之中,除了这些人的寥寥之音,静静传来的潺潺流水声,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慢慢的,山涧之中除了流水和风声之外,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些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只是冲着巨石之上的两人做了一个告辞的手势,然后,就这么什么话也没有说,纷纷化作遁光,消失在了山涧里。
许久之后,巨石上的二人,不禁抬头对望一眼,却也只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无奈之意。这恐怕是他们两人万万想不到的,这些人,位高权重,在人间大陆之上,可谓是呼风唤雨一般的存在,然而。。。。。。
“罢了。。。。。。一切因果自由天定,由他们去吧。。。。。。呼延道友,你随我一道来吧,有几个人终归还是要见一见的。。。。。。”

精华都市小说 問道長生錄 txt-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鑒賞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金丹大劫,金丹大劫,竟然真的是金丹大劫。。。。。老夫终于看到有人可以修炼三门真诀了。。。。。。”
白虎残灵静静的坐在蒲团之上,轻轻的低语着,眼中更是流出一股不可置信的味道。一旦成就金丹道果,这就意味着石易风彻底的修成了这种真功!其实力的提升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潜力更大了。
这种方式,的确是缓解了石易风目前的危机!如同凡人世界中的战争,本来只是两个国家的的战事,随着第三方势力的插手,战况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就算这第三方的势力并不太强,在特定的时候,也足以影响整个战局。
不过,其背后隐藏的弊端,石易风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这一次两道本命元神,就已经险些要了他的性命!这三道元神一旦在将来某个时候,万一暴动的话,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这一次这么简单了。
现在说这些话,的确是为时尚早!当务之急的事情就是如何顺利的渡过这次天劫。那高空之上的滚滚劫云,其声势可以说是甚为浩大,已经堪比寻常金丹修士破丹化婴时候的天劫。
就在外面雷声震天,劫云翻滚,电光闪闪的同时,石易风的丹田之内终于陷入了暂时的宁静之中。一清一白两道本命元神,也不知道何时停止了打斗,而是小心翼翼的盯着一旁,越发凝实的剑气!
这种情形倒也算还算是在意料之中,也不枉费了石易风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做出了这个选择。其实刚开始他的确有些担心,万一自己的选择是错的,那无异于给自己又种下了一颗不安定的因素。
所幸的是,这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的意思而进行着,眼下的危机,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至于将来,将来如果再出现什么其他大事的话,那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许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然而现在的他,也只能这么做了。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翻滚着的劫云,石易风神情之中虽然有些慎重之意,却也并不是太过在意。
这倒不是说他有些自大,不把金丹大劫放在眼里。相反的是,经历过这许多多的事情之后,石易风的心中,已经多多少少的看淡了。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个道理,他自然十分清楚。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熱推
眼下,他为了生存,为了活命,不得已而为之。这已经是在与天斗,与地斗,更是与自己斗!然而,生老病死,乃是道之所在,大道本不允许有人逆天而行。修者本身就是逆天而行,只不过寻得了这一丝大道之机,故而上天并没有斩尽杀绝,反倒是留下了一线生机,这也就是天劫的来历。。。。。。而他的情形,可以说是比之逆天而行的做法更甚一步!
下一刻,石易风的身体终于缓缓的升了起来,一丈、两丈、三丈。。。。。。直到距离大地能有数百丈之高的时候,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迎着逆乱的狂风,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眼眸之中电光闪闪,双耳之中雷声滚滚。。。。。。
“来了。。。。。。”
轻轻的低语一声,石易风负与背后的双手默默的舒展开来,口中念动剑决,顿时间一股凌厉的气息向着四周轰然而散。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若有若无的剑光不断的吞吐着。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熱推
“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从天上快速的传了过来,一道道无比粗大的闪电,噼里啪啦的朝着石易风飞奔而来。其威势之猛烈,声势之强大,较之上一次的金丹大劫而言,丝毫不弱!
石易风没有退缩,手中的剑光也在这一刻,仿佛化作有形之光,朝着噼里啪啦的闪电猛然冲了过去,纠缠在一起。。。。。。
它们之间,可以说是对立的关系,不死不休!一个是为了惩罚那个胆敢逆乱而行,挑衅大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作乱者。而另一个,则是为了保护自己苦苦得来的道果,只能殊死一战,别无退路!
剑光的力量,终究不是雷电之力的对手,仅仅支撑了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就被彻底的击溃,消失在了石易风的眼前。而那股雷电之力,也在这段时间之中被消耗了不少的力量,威势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蓦然之间,石易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周身之外那若有若无的剑光,微微凝实了一些,紧紧的护住了他的身体。而雷电之力也在这个时候,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顿时传来一阵“噼啪”“噼啪”的声音。
其丹田之中,剑气开始快速的吸收着雷电之力,慢慢的变成了只有一寸来长的古朴长剑虚影。这柄短剑虚影,肆无忌惮的浮在丹田边缘之地,如同饮水一般,贪婪的汲取着周围的每一丝雷电。
渐渐的,短剑开始慢慢的朝着丹田中央的位置移动着,直到吸收完了这最后一丝的雷电之力,这才终于停了下来。就在此时,那两道本命元神,同时睁开了双眼,若有所思的看着短剑虚影。。。。。。
“还不够。。。。。。”
石易风有意无意的朝着天际之中,轻轻的低语一声,眼神之中不禁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果不其然,天上的劫云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开始剧烈的翻滚着,似乎在说自己什么时候曾被一个渺小的生灵所轻视过。自古以来,凡是胆敢挑衅天威者,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此时此刻,下方这个渺小的生命,竟然敢轻视自己,这分明是挑衅!这已经是多少岁月不层有过有过的事情了,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又碰到了。要是不将这个卑微的生命斩杀了,自己怎能平复胸中的怒气?
“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比之先前足足大出了两倍之多。一时间乌黑的劫云彻底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巨大的雷电光球,劈啪作响,摄人心魄!
“糟糕!”石易风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妙之意,没等他反应过来之时,那巨大的雷电光球,携带着煌煌天威,快速的朝他飞了过来。仓促之中,石易风只能口中默念万剑归元真决,周身的剑光快速的化作一道古朴的长剑。
優秀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txt-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展示
“疾!”
古朴的长剑四周剑光剧烈的闪动的同时,猛然朝着雷电之力所化的光球刺了过去!而石易风也在这一刻,身体急忙朝着后方退了出去,目光却是一直紧紧的注视着前方。。。。。。
“轰”的一声巨响,长剑终于与雷电之力所化的光球碰撞在一起,一股巨大的气浪,迎面而来。石易风眉头微微一皱,伸出手轻轻的向前一挥,这才将这股巨力抵消了。而身前不远处的古朴长剑,此刻就好像插入了光球之中,一点一点的向着中心之处插了进去。
看到这种情形,石易风不由的轻叹一声,心道这煌煌的天威之力,果然不是人力可以彻底的消除。眼下看似长剑插入了光球之中,占尽了优势。实际上,则是那雷电之力正在慢慢的吞噬长剑。
不出意料之外的话,长剑也只能再支持盏茶的功夫,而他也不能动用其他两道本命元神的力量。否则,必然会引起天劫反噬,到了那个时候,定然会出现威力更大的天劫,他没有丝毫的把握可以渡得过去。
“只能硬抗了!”
整个人身上忽然被厚厚的剑光笼罩,石易风不退反进,快速的向着光球迈出几步。丹田之内的一寸短剑虚影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想法,开始发出一道道的剑鸣声。。。。。。
“叮。。。。。。当。。。。。。叮。。。。。。当”
雷电光球似乎听到了淡淡的剑鸣声,气息忽然一变,长剑顿时被其彻底的“吞”了下去。紧接着,猛然向前一跳,钻入了石易风的体内,一道道破坏力极强的雷电之力,顺着经脉,直达其丹田内部。
“噗”的一声,石易风再也压制不住雷电之力带来的伤势,喉咙微微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这才感觉到胸口之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鑒賞
丹田之内,也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恐怖的雷电之力,一道接着一道,直直的打在短剑虚影之上,直欲将其彻底的灭杀。至于其他两道本命元神,则是凝重的望着这个不速之客,稳如泰山!
幸好的是,这一道道的雷电之力,似乎只是认准了这个短剑虚影,只是单纯的想要将其毁灭,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否则的话,一旦引起其他两道本命元神的暴动,后果可想而知,恐怕石易风断然没有回天之力。
慢慢的,短剑虚影开始被一层白光笼罩,而这道虚影终于开始变得凝实起来,一分,两分,三分。。。。。。十分!神清气爽的气息,瞬间将石易风的疼痛感取而代之,轻轻的舒了口气,立刻祭出神识去往丹田。
丹田之内,一个两寸大小的剑丹,静静的漂浮着,隐隐约约的,好像能看到剑丹之内,似乎有一把一寸来长的短剑,熠熠生辉。。。。。。

人氣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二百零五章:風起雲涌讀書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修为更进一步,元婴中期顶峰。。。。。。”
人氣連載小說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二百零五章:風起雲涌閲讀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問道長生錄 txt-第二百零五章:風起雲涌推薦
喃喃自语之中,公冶白赫然发现,那两道本命元神回归之后,石易风身上传来的气息蓦然一变,足足要比之前强大足足能半数之多,就算比之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的慕容嫣也不遑多让。
当然,境界并不等于战力,对于修有两道本命元神的石易风来说,同境界之中,他可以说是很难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除非是那种气运逆天,得到过惊天奇遇的修士。否则,他当真可以纵横元婴境,横扫一切对手。
与此同时,石易风身上忽然间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清白之光交替闪烁之中,一道光华射向沼泽深处。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足足能有两尺之厚的坚冰,立时变成无数碎片,朝着四周飞散而出。
这一幕,慕容嫣由于距离石易风最近,故而感受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暗暗思衬,这是元婴修士所能爆发的力量吗?如此强大的破坏力,她自问就算是全力以赴,也决然造成如此的破坏。。。。。。
这还是当初的他吗?还记得七年前的他,修为仅仅不过金丹初期的境界,一身功法也只是偏重于防守。可是,仅仅七年的时间,这个人已经成长到如此的地步了。若是再过几十年的话,年轻一代之中,谁还是他的敌手?
優秀都市小說 問道長生錄討論-第二百零五章:風起雲涌分享
然而,仅仅不到盏茶的时间,慕容嫣脸上不由的露出微微的笑意。这才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男子,看似平凡无比,与世无争的他,每一次都是那么的令人出乎意料,所行之事更是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管是这个男子做什么事情,在她眼里,都是如此的让人关注。也不论这个男子的一切所作所为,在她的心里面,都是如此的牵动心弦,让人不由自主的去想。。。。。。
缓缓地转身,目光柔和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她心里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如果能这么一直下去,那该多好。又转念一想,哪怕就算是多待上短暂的片刻时间,她也会心满意足了吧。
可是,这一切好像是专门为了与她作对似得。慕容嫣眉头微微紧锁,眼前的男子身躯忽然一动,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接踵而来的则是,这个男子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仿佛有一种明悟一般。
“你醒了。。。。。。”
悠悠的声音,轻轻地响起,这一刻,女子的声音对他而言,是那么的好听。石易风没有听到过所谓的天籁之音,也不知道天籁之声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然而,此时此刻,在经历一系列的执念之后,这个声音对他而言就是天籁之音。
起身而立,石易风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女子,眼睛一动也不动,生怕自己只要一眨眼的瞬间,这个女子就会离他而去。就是这个女子,在自己执念发作,几欲疯狂的时候,出现在眼前,却又匆匆而去,只留下了如此简单的一句话。
嘴角上还有一丝丝的血迹,这一切,石易风知道都是自己造成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女子会这么执着,宁可拼着受伤也要站在自己一侧。其用意十分明显,就是怕自己有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石易风的神情不禁开始变得微微柔和起来,右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女子的嘴角轻轻的探了过去。入手之时,只觉得女子的脸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细腻,一时之间石易风不禁痴了。。。。。。
轻轻地擦拭着嘴角的鲜血,一下,两下,三下。。。。。。直到将血迹擦拭干净之后,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右手。定睛一看之下,这才看到女子的脸颊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红扑扑的一片,娇艳如花。。。。。。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零五章:風起雲涌推薦
“还疼吗?”
满腔柔情,顿时化作简单的三个字脱口而出!“还疼吗?”这三个字,听起来是那么的简单,然而却耗尽了石易风几乎所有的勇气。轻轻地松了口气,石易风心中顿时变的空灵许多。原来,这一切说出来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写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微风开始轻轻地吹了起来。柔和的北风,哪里还有凛冬之时的狂暴。站在一片白皑皑的雪顶之上,感受着一缕又一缕的微风,佳人温柔的站在一侧,这一幕,成了美丽的风景。
时间流动,月影西游,旭日东升,夜色的天空,渐渐的开始发白。抬头仰望幽远的高空,火红的阳光与残月之光交映,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已然紧紧的攥在了一起,久久也不愿分开。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起點-第二百零五章:風起雲涌閲讀
“天亮了。。。。。。”
用力攥着的手,不由的收了回来,石易风微微地转过身,静静的看着这个拥有着绝世容颜,却异常孤傲的女子。孤傲,也许这是所有女子的独有的特权,在这个女子的身上,也没有例外。只不过,她心中独有的那一份温柔,终究还是留给了自己。
一股独有的香气传入鼻孔之中,女子纤纤手指温柔的贴在了嘴边。石易风欲言又止,嘴唇颤抖之间,终究是忍住了,化作万般柔情,就这么看着近在咫尺,款款而立的女子。
片刻之后,只看见女子的唇,轻轻的印在了他的嘴上,一股静若幽兰的香气迎面扑鼻而来。恍惚之间,石易风好像看到了女子眼角的泪水,那是开心的泪水,更是高兴的泪水,悄悄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下一刻,白色的身影,轻轻的升起,慢慢的向着上方飞了起来。石易风忍不住,用力的伸出双手,向上挥舞着。然而,他终究是忍住了那一份热切的冲动,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上方的身影。
“叮”的一声,空中的女子,再也忍不住这一份离别之苦,化作一道遁光,快速的朝着远方激射而去。偌大的天地之中,微风阵阵,阳光洒洒,只留下一个寂寥的身影,神色茫然的盯着空无一人的高空。
许久之后,石易风才无奈的低下头,微微苦笑几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为什么又这么短暂。如果上天多给他一些时间的话,那又该多好,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这么一直这么的看下去。
“石头,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不觉的,公冶白几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石易风的身后。这几个人之中,除了公冶白之外,其余的几个人可以说是多年不见。正所谓故人见面,不胜感慨,一阵寒暄之后,友谊倒是丝毫没有生疏。反倒是让石易风感觉到,与这些人的感情又加深了许多。
“老白,几位道友,石某冒昧的问一句,你们有什么打算?又为何会聚集在一块?”
石易风没有回答公冶白的问题,相反的是,朝着几个人有意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前,他就有一种感觉,为什么这几个人会聚集在一块。不过之前他并没有多想,眼下这里的事情已彻底的了解,之前的疑问,不由重新的出现在了思绪之中。
“公冶道友,石道友,这件事还是我来说吧。。。。。。”
几个人不由齐齐转身,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周子峰。这位曾经与石易风在升仙大会之上,战斗激烈的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意气风发,丝毫没有因为之前被云莫生与阴长歌对峙的失利而有所颓废。
石易风不禁暗暗赞叹一声,不愧是升仙大会之上,金丹境排名前十的存在。就这一份身败心却不败的精神,就不是那些寻常的修士所能比拟的。假以时的话,此人绝对成就不菲,不会落后于人!
“前些时日,周某曾无意中听到有人听说天朝监察盟接见了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据说这些人来自其他四域,分别是西土,南疆,北界,中洲的修士。这几个人据说是奉命前来,商议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周道友可否知晓?”
“具体的事情,周某并不清楚,只是听闻据说是有一位上古得道的大能前辈遗留的洞府将要出世。想来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有错,因为前些时日,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如果周某所料不错的话,不出半月时间,监察盟就会传令天下,挑选众多修士前往那位大能前辈所遗留的洞府。。。。。。”
周子峰这一席话说的,直让众人眉头紧皱。如果这件事情真是这样的话,可以说算得上是几百年以来,修道界之中最大的事情。到时候,修道界之中几乎所有的顶尖修士都会前往。那个时候,当真可以说是风涌云动,百舸争流!肯定会是一场激烈的争夺。
“石道友,你有没有兴趣与我等同去天龙城,说不定我等还能有缘一起被选中,前往这位上古大能前辈所留的洞府也未可知。。。。。。”公冶白显然早已知晓此事,神情之中颇为神秘。
微微地摇了摇头,石易风暗暗叹息一声,不是说他不想去。如此盛大的场面,他又何尝不想一睹为快!只不过,洞府出世的话,其中定然留有极大的机缘。到时候,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
石易风自问虽然自己并不惧怕同境界的修士,然而到了那个时候,面对那些出窍,合体,甚至渡劫修士,他断然占不了任何的便宜,一个不小心之下,或许小命都可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