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 ptt-第一千兩百八十六章 又臭又硬讀書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随着几位大妖的召唤,沉寂了三十多万年,几乎沦为魔域的万祖之地在这一刻苏醒了,大地震颤,山脉共鸣,有什么东西似乎即将破土而出……
就连柳清欢都感到了一丝心悸,魔气在这一刻疯狂的涌动,那能惑人心智的天魔音在此起彼伏的万妖齐吼声中渐渐零落。
然而突然,瑶卿三人却口吐鲜血,跪伏在地,外界所有异动也像即将清醒的人又挨了一闷棍,挣扎两下后彻底躺平,偃旗息鼓。
“怎么回事?”柳清欢脸色一沉,只见几位大妖像是受到了某种反噬般,脸色苍白如纸。
“哈哈哈哈!”疯狂的大笑声从头顶传来,一物从魔物中被扔了下来,啪的一下落在他们面前。
柳清欢低头一看,那是颗已然干瘪的心脏,一摔到地上便碎成一堆灰沫。
“你们在召唤这个吗?”那魔头充满恶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这玩意儿早就被我挖了出来,我当年刚逃到此地时遭受重创,正好借用它的力量疗了下伤,你们应该不介意吧?”
“你毁了我妖族的荒古圣心!”帝敖目眦尽裂,痛苦嘶吼道。
“荒古圣心?”魔头鄙夷地道:“别那么小气嘛,不过是颗洪荒古妖的心脏罢了,你们想要的话,等我回了真魔界,可以赔给你们十颗八颗的……哦洪荒古妖好像已经绝灭了,那还是算了。”
“啊啊啊~”悲愤至极的吼声从三位大妖口中传出,轰然间,三人同时变回真身。
巨龙怒吼,满腔恨意化作力量,粗壮的龙躯冲天而起;鸾凤长啸,华丽梦幻的羽翅展开,凤凰真火呼啸狂舞!
魔气溃败四散,前一刻还得意非凡的魔头,下一瞬就被黑龙撞飞,龙尾横空甩来,它怪叫着猛地砸向地面,又落入凤凰真火之中,满头魔气凝结而成的黑发被烧得精光,露出一颗凹凸不平的光头。
是了,这魔头之前当过一世佛修,头上的戒疤都还在。
而这还不算完,枪影一闪,柳清欢从斜里杀出,全身如染金赤,弑仙枪挟风雷之声破空而出,目标是魔头剩下的那只眼!
魔头终于露出一丝惊慌之色,被捅瞎的那只眼还在往外淌着黑血,眼见弑仙枪已刺到面前,连忙将头一转,以后脑勺迎上枪尖。
“轰”的一声巨响,柳清欢眉头一皱,只觉枪下之物坚硬至极,根本刺不透!
那头颅被巨大的力量轰了出去,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看上去像是完全没受伤,却已气得眼歪嘴斜。
想他堂堂无上真魔界的神魔族,如今却被几个凡修当球踢一般,简直威严扫地!
他怒叱一声,一点虚影从其脑后浮起,但下一刻,他额头中间贴着的那道符就亮了起来,闪烁的紫芒迅速在头颅周围结出一圈紧箍,将那黑影又压了回去。
在场几人的神色俱都凛然,这魔头的实力虽被封住了,但其神魔的躯体却颇有些坚不可摧的样子。
柳清欢不信邪,一枪挥出,浓重的凶煞杀意混着庞然巨力,将魔头再次轰进地面。
“砰!”黑龙落下,一爪子将其从坑底掏出,狠狠一握!
然而那颗脑袋在龙爪下脸都被捏得变了形,却堵不住对方连绵不绝的咒骂和怒吼。紧接着大火又至,三大真火之一的凤凰真火威力极大,却依然伤不了对方一分一毫。
几人使出浑身解数,将魔头好生蹂躏了一番,最后不得不承认:凭他们凡修手段,是真奈何不了这神魔头颅。
倒是那张符,就跟长在了他额头上一样,不管怎么折腾也没掉。
“怎么办?”瑶卿累得气喘吁吁,无力问道。
“难怪当年佛修们只能将其一封了之。”帝敖气道:“这哪是一颗头,明明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要不先把他另一眼睛戳瞎吧?”涅羽提议。
柳清欢一点头,握着弑仙枪就准备上前,那魔头原本躺地上装死,闻言立刻又飞窜而起:“啊啊啊我跟你们了!”
然而他滴溜溜一转,却没朝众人飞来,而是化作一团黑烟,眨眼间遁到了大殿入口处。
“哼,本尊不耐烦与你等耗磨了,浪费时间!”
“他想跑!”柳清欢提枪就追,然而对方已速度奇快地闪进通道,显然早有预谋想要溜之大吉。
几人紧忙往外追,穿过一条条堆满兽骨的通道,眼看那魔头先一步出了洞,正着急,就听外面传来三声惊叫。
“不好!”瑶卿道:“忘了姒姝就等在洞外……不过我怎么听到了三声叫唤?”
柳清欢已掠至洞外,脚步猛地顿住,面露愕然。
“呵呵!”阴冷的笑声从对面传来:“人生何处不相逢,咱们又见面了!”
“你是……悲祖?”柳清欢不确定地道。
对面那人全身裹在黑袍中,然而露出的脸和手却如同扔进热油中炸过一样,皮开肉绽、焦红肿胀,又像熔化了的石蜡,面目模糊,看不出多少人样了。
他从背后扼住姒姝的咽喉,看着飞出洞口的妖族三人落在柳清欢身侧,恨声道:“如今种种,全都拜你等所赐,必将数倍奉还!”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救我!”姒姝被擒,含泪哀求道:“我不想死,涅羽、瑶卿、帝敖,求求你们救救我啊!”
“老实点!”悲祖猛地加大手中力气,姒姝被扼得再说不出话来。
悲祖不再理她,目光一转,在落到魔头上时,爆发出炙热的光芒:“你就是那颗神魔族头颅!”
“你是魔族!”魔头大喜道,朝悲祖飞去:“太好了!”
柳清欢脸色微微一变,紧握住弑仙枪,小声对瑶卿他们说道:“不能让那两魔族联手,他俩凑在一起必没好事,必须将悲祖先杀了!”
“可是姒姝在他手上。”瑶卿道,看到姒姝满脸痛苦,不由露出不忍之色。
涅羽显然也在犹豫,他们同是凤凰一族,又一起来到这个地方,做不到对姒姝的处境置之不理。
柳清欢心下一叹,闭上嘴。
那边,魔头已飞到悲祖附近,朝对方说道:“快,帮我把额头这破符撕了去!”

火熱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它是活的!相伴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他在呼吸!”
帝敖的话让其他人全都骇然变色,目光落在水池中的那东西上,只见它远比一般人头要大得多,破絮一般的东西层层包裹,仔细一看,却发现那哪里是什么破絮,而是一层又一层的黑色头发凌乱纠缠在一起,看上去就像只巨大的茧子,随着酣沉的呼吸声在水中起起伏伏。
有时候,当你觉得事情的发展已到了最坏的地步,然而它总还能出乎意料的变得更坏。
而比毁掉一颗神魔族的头颅更坏的事就是,这颗头,它还是活的!
柳清欢心下生凉:是啊,为什么他们之前会认为对方是死的呢,明明他都看过了伽罗摩大法师的记忆,当年对方联合众多佛修封印万祖之地之时,它明显还是活的。
就算过去了三十万年又怎样,对方是与真仙齐名的神魔,在只剩一颗头的情况下都还能逃走!
柳清欢神色凝重,无声地与瑶卿、涅羽互看一眼,三人不约而同地缓缓往后退去。
瑶卿又朝帝敖打了个手势,对方站得离水池最近,浓郁的魔气如同水雾一般从他身侧流过时,被他身上的烈焰一燎,便发出轻微的嗞嗞声。
帝敖赶紧收了外放的龙炎,缓缓挪动脚步,朝柳清欢等人的方向退来,却听“咔嚓”一声脆响!
他脚下突地一顿,低头看去,却是他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断骨,那骨头被魔气日夜侵蚀,早已脆弱不堪,被踩到后立刻碎成渣。
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紧,不由转头去看那黑茧,半晌,又纷纷松了口气。
看来对方睡得很熟,轻易不会被吵醒。
帝敖手心微汗,许多年未曾有过的紧张让他身心都紧绷得如同拉满的弓弦,以至脚步都有些僵硬,而从身后水池中传来的强大得令人胆寒的魔压,让他只想立刻逃走。
在见到这颗神魔族的头颅之后,先前的无所畏惧已然彻底消失,被一种人在面对危险时与生俱来的恐惧取代。
帝敖不禁加快了脚步,突然腰间一紧,低头一看,就发现腰间多了一缕黑色头发。
发丝还滴着水,肮脏得就像几十万年没洗过一样。
身后的水池传来水波荡漾的声音,黑茧那层层叠叠的乱发不知何时分开了两道缝隙,一双幽深如黑渊的眼睛冰冷地注视着在场之人!
帝敖低咒一声,猛地转身,一片片龙鳞从他脖颈处快速漫延到脸上,赤色的龙火轰然爆开!
此时其他三人也发现变故,涅羽大喊道:“跑!”转身就往外冲,却有一束黑发如鞭子一般朝他挥下。
涅羽的手瞬间化为鸟爪,一把抓住那黑发,用力一划——竟然没将之割断!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就地一滚,身侧“砰”的一声,又有几束黑色发丝拍到地上,土石瞬间崩碎,竟将地面拍出一道深沟!
这时,只听瑶卿焦急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出不去了,出口被封住了!”
他心下一惊,抬头看去,就见大殿殿门上蒙着一层浓稠如胶泥一般的黑色光华,瑶卿小心翼翼地用裹着灵力的手指碰了下,指甲立刻冒起青烟,变得焦黑。
两人神情都不由得有些紧张,身后又传来斩击声,却是柳清欢根本没和他们一起退回,手中换了一把晶莹剔透的长剑,寒冽如冰锋一般的剑气在身周飞舞,刷刷刷之间,一束束坚韧无比的发丝随之断裂,转眼又化为黑气汇入周围的魔雾之中。
再看另一边,涅羽和瑶卿都为之大惊,此时帝敖已成为了火人,炙烈的龙炎滚滚往外冒,焦臭的气味弥漫开来,然而那些黑发就像认准了他一样,都往他裹去。
不一会儿,帝敖身上就缠满了发丝,连手脚都被捆住,任他奋力挣扎,
还是无可避免地被往水池方向拉去。
“嗷!”愤怒而又急躁的龙吟声响起,震得整座宫殿都在颤抖,轰然间,一条黑龙陡然出现,帝敖终于忍不住变回了真身,而缠在他身上的发丝也因此纷纷崩断。
黑龙又怒吼了一声,对准下方的水池一张嘴,灼热的龙息如同火柱一般喷吐而出!
下方,那双魔瞳一直冷冷看着这一切,直到黑龙现身才眨动了一下,见龙息兜头浇来,一抹血红的杀戮之意迅速从它眼中划过。
下一刻,水池中便掀起翻滚的巨浪,漆黑的池水宛如被一双无形的手搅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飞上天。
“轰!”水火相击,盈沸滔天,空中开出一朵开到荼蘼的花朵,犹如那冥河畔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彼岸花。
相撞的威力四溢开来,众人身后的宫殿轰隆倒塌,那些依稀还能看到往日辉煌的高大梁柱,那些记载着妖族曾经荣耀的雕栏花墙,轰然变成一地碎砖烂瓦。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尔等妖族之人,为何来此打扰本尊的清静?”
柳清欢听完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对方用的是一种古魔语,他在无边魔海那些日子曾学过几句。
瑶卿等人显然没听过这种古魔语,表情很是茫然,于是那个声音换成了修仙界常用的语言又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然而即使听懂了,也没人回他,反而都露出了戒备之色。
柳清欢转头一扫,在一座残存的宫殿上方发现一个人影,头还是那颗头,黑发覆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却多了一副黑雾缭绕的身体,魔气在他脚下形成森森云海。
对方这是想要干嘛,莫非在这地儿一个人呆久了太寂寞,突然有了谈兴不成?
见依然无人应答,空中魔气翻涌,令人窒息的魔威重重压了下来!
身后传来两声闷哼,涅羽和瑶卿都被压得弯下了腰,面上露出恐惧之色,就连空中的巨龙也摇晃了两下。
柳清欢喘息一声,握剑的手在身前一划,一片清光洒出,抵挡对方施加而来的重压。
“哦,这里还有个人修?”对方低头望来,如刀锋一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声音陡然一厉:“你身上为何有伽罗摩那个老秃驴的味道!”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看書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姒姝,帮我这一回,回头必有重谢!”
这话让柳清欢心头一紧,如今他夫妻二人身处于这方小小的孔洞中,前有姚御,后有姒姝,已成夹击之势!
腾的一声,与他背靠背的穆音音手中多了把炙炭般火红的长剑,戒备地看向姒姝。后者听到姚御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疑之色,随后竟是退了一步!
“姚御,你……唉!”
叹息一声,姒姝的神色却在眨眼间变得极为冷静,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冷冷地道:“我不知你打算干什么,不过这与我们当初商量的行事可大不同,所以不管你想干什么,这时候都别拉上我!”
柳清欢心里一松,只要姒姝不帮姚御,那就还好……那片黑影已袭进洞来,黑影中有一把小剑的影子,散发着沁入骨髓的阴寒之意,就好像这方天地的灵气都被那剑吸走,空间立时变得凝滞而又沉重,手脚如同陷入泥沼般僵硬难动,更有一种窒息之感。
杀气!
这一刻,柳清欢感觉到了极为深重的杀气,对方似乎不只是想抢夺他手中的佛舍利,而是想要杀他!
柳清欢不禁冷笑一声,那片黑影已扑到近前,他手中的弑仙枪上所有铭文霎时大亮,浓重的凶煞之气宛如一头暴戾的凶兽般咆哮而出!
狭窄的通道剧烈摇晃,石土飞溅,烟腾影迷。
生死关头,柳清欢没留半点余力,浑身金光大冒,每次枪出便如泼洒出大片的血光,几息之间就将飞舞到身前的黑影扫灭,与影雾中的剑撕杀到一处。
到了此时,柳清欢也有些心惊,那是一把只四五寸长的小剑,剑身细长如针,通体乌黑暗沉,散发着比冥幽还要森冷的寒意,品阶绝不下于弑仙枪。
最重要的是,弑仙枪在这临时开辟出来的洞中极难施展开,每次挥动便会弄得土石崩落,而对方却灵活地穿梭来去,几次都差点突破弑仙枪的封锁,斩向柳清欢。
而在这时,洞外轰隆隆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声音越来越大,是那佛怒金轮从山头一路往下漫延,声势浩大,慑人心魄!
精品都市言情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熱推
“姒姝,你还想不想进万祖之地了!”姚御却是等不得了,语气因为佛怒金轮的逼近而变得很急:“他手中那枚伽罗摩大法师的舍利子,是开启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阵核的关键之物,现在不抢,更待何时!”
伽罗摩大法师?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閲讀
柳清欢先是疑惑,随后心头一震!
这名字初听陌生,但只要对佛家稍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那位伽罗摩大法师是佛家历史上一位极有名望的高僧,曾普渡四方、广善人间,极为德高望重。
只不过,怎么现在又出现了这位大法师圆寂之后才会结成的舍利子,还被廉贞比试输了后用作赔礼到了他手中?史书上所载伽罗摩可是在二三十万年前就已经得道飞升了。
柳清欢心头一动:三十多万年前……
然而此时却无暇细想,站在石洞最里面的姒姝在听了姚御的话后,神色似有松动。
“呵呵,不就是进大阵阵核吗?”柳清欢开口道:“谁说我不愿出借佛舍利的,送佛送到西,我如今也身处大阵中,自然也想破除大阵,打开万祖之地!”
他这样一说,姒姝果然立刻道:“姚御,既然青霖道友同意拿出佛舍利,你快停手吧,佛怒金轮马上就到了!”
在洞口处重新显出身形的姚御,脸色已是极为不好:没有姒姝相帮,凭他一人,显然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拿下柳清欢的。
他咬牙道:“姒姝,别天真了,他嘴上这么说,谁知后面认不认账!”
姒姝却只把那宝光闪耀的袈裟裹得更紧了些,敷衍道:“那也等撑过这波佛怒金轮,与其他人会合后再说吧。”
姚御面目一阵扭曲,终于露出真面目:“实话跟你说吧,这人与我族有血海深仇,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血海深仇?柳清欢皱起眉:他与太阳烛照一族虽然有过几次冲突,但唯一一次在青冥击杀那位烛照族人时却并无外人知晓,而且就算杀过他们一位族人,也不至于上升到血海深仇吧?
就听姚御又继续道:“你不是想要我那件极阳金乌吗,现在只要帮我,也无需太多,只需帮我牵制一下他,极阳金乌就是你的了!”
不好!
弑仙枪在对方话音未落时已刺出,却不是刺向姚御,而是刺向洞壁。刹那间,大块大块的土石往下崩落,原本便已一片狼藉的通道终于彻底塌陷。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声娇笑!
熊熊火光大盛而起,穆音音浑身腾起金红色烈焰,一双清眸都化作了两颗剧烈燃烧的星辰,挡在了突然飞扑而来的姒姝面前!
“就凭你,也想挡我!”姒姝不屑地道。
就修为而言,大乘期的姒姝自然不会把合体期的穆音音放在眼里,而且穆音音身上的火凤血脉极为淡薄,是远远比不上真正拥有凤血的姒姝的。因此她只是挥了一下衣袖,更加灼热的火光就压倒了那片金红烈焰。
非常不錯小說 坐忘長生討論-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閲讀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起點-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閲讀
不过有这半息不到的时间作为转圜已经足够了,姒姝挥来的赤红手掌对上的是柳清欢的手,一股磅礴的巨力猛地袭来,她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飞跌向洞内深处。
柳清欢目色冰冷至极,手腕一抖,十二颗定海珠所串成的珠串从腕间滑到手中,一扬手就砸了出去!
“轰隆隆~”而那佛怒金轮的光浪终于在此时漫延到了洞外,金芒透过山石的缝隙射了进来。
柳清欢面色一变,也顾不得再去理会姒姝,一把将穆音音拉到怀里,手中的佛舍利也在此时亮起清澄的光辉。
一时间,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种颜色,最纯净的金色佛光笼罩了大地,将世间一切阴邪魔影都照得无处遁形,整座佛山都如同沉沦在一片金洋之上。
佛光本该是柔软明亮的,然而此时却灿烂而又锋锐,带着磅礴的威凛震慑之意,即使有佛舍利散发出的清辉将其隔绝在外,柳清欢也感觉到了一股灼烧般的巨痛。
晨钟暮鼓之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就在洞外响起。

精品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七十章 硬上佛山推薦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从到了这座岛开始,柳清欢就看出当初佛家还是留了一份慈悲,至少没有只要一有人上岛就立刻启动大阵,那么此时大阵再启就颇为奇怪了。
他目光突然一转,就瞥见小岛临进虚空处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没,然而再看,那处又只剩下几堆凌乱的石头,让人几以为是眼花。
柳清欢心下暗凛,就见又有一二十尊佛像从山壁上跳了下来,巨大的力道激得尘土飞扬,而先前那些已经慢慢逼近过来,一边走,伴随着一连串咔咔破裂声响,便见一块块石皮从它们身上快速剥落,露出底下鼓胀而又劲健的金色肌肤。
要不是目光还有些呆滞,这些石雕此时几与活人无异了!
而之前那尊他们用来躲藏的大肚佛像晃了晃身子,也站了起来,脸上依然挂着慈悲的微笑,只不过那笑怎么看都有些杀气腾腾。
“各位!”这时,姚御压着声音道:“这是金刚力士,据说在佛家是侍于佛陀左右担任护法之职的,此时也多说无益,大阵既已再次开启,咱们也出不去了,今日这一场硬仗看来无可避免了!”
“从这里打上山去?”火凤族的姒姝惊叫道:“开什么玩笑!这山上这么多石佛雕,而且一层比一层厉害,咱们不被它们打死也得累死!”
众人都不由自主抬起头来,佛山所在的孤峰就如一根擎天之柱般,也不知有多少层,站在下面仰望,那尊通天大佛仿佛坐在云霄之上,似慈悲而又威严地低垂着目光望来,让人只想顶礼膜拜。
二十四诸天,指的是佛家的护法诸神,又可称为“诸天鬼神”,其中正神就有二十四位,其他护法只能用不计其数来形容,所以这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号称佛家第一大阵也不为过,可见其威力有多大。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虽然柳清欢还不清楚万灵界这些大妖的打算,但他们先前明显打的是直接破坏阵核走捷径的法子,现在却不得不变成硬抗了。
连一向笑嘻嘻的涅羽在此时都忍不住低咒了一声,怒道:“别让我抓到是哪个家伙触发了大阵,我好叫他碎尸万段!”
姚御沉着脸道:“当初他们设下这二十四诸天大阵,不被触发还好,一旦被触发便无巧可取,只能一路打上去。这还不算什么,大阵的威力现在都没真正开始发挥呢……趁着它们还没全活过来,尽快往上走吧!”
他扫了一眼众人,手中陡然多了一把硕大而又沉重的紫金大锤,身形猛地窜出去,一锤便砸在一尊金刚力士头上!
“砰”的一声,那力士的头颅当场爆开,好在没有什么红白之物,而是重新散落成一地石块。姚御大锤再次挥舞,又带倒一片力士。
“打吧!”帝敖啐了一口,神情倒比先前沉凝了许多,可见之前和瑶卿吵得面红耳赤多半是作戏的。他也不用什么兵器,猛地跃到空中,双手化出龙爪,一爪抓向那尊大肚石佛。
“清欢?”其他人都与那些金刚力士战在了一起,见柳清欢不动,穆音音便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柳清欢回头又看了眼岛屿临近虚空的边缘处,沉默了下才道:“先跟上他们,见机行事吧。”顿了顿,又低声道:“这一趟……怕是要出事!”
穆音音一惊,柳清欢却已不再说,弑仙枪出现在手中,往前走去。
毕竟在场之人个个都有大乘修为,那些金刚力士不过是佛前的侍卫,虽然力大无穷,倒也不足为惧。
就是那尊大肚佛有点麻烦,别看其体态臃肿,却出乎意料的迅捷,其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把金刚杵,一杵下来也能把人逼退一二。
“轰!”帝敖将龙爪重新化为人手,抖了抖指缝间的石屑,脸色有些阴冷。
身为两仪二圣之一太阳烛照的后裔,姚御在这群大妖之中显然地位有些不同,一声沉喝“走”,便带头跃向上一层。反倒是瑶卿渐渐沉默,一张脸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柳清欢和穆音音跟在这些人身后,越往上越心惊,越来越多的金刚力士从各处走了出来,而它们的实力几乎呈跳跃式递增,渐渐地,姚御也不再能一锤一个,而每一层都有一个或几个像先前那尊大肚佛一样的存在,极为难缠。
从普通的金刚石,到坚硬的玄金精石,再到光彩夺目的星辰陨铁,那些佛像材质越来越稀珍,实力也越来越强,不过上到十几层,众人便有些气喘了。
就听当空一声惊雷,从山道上便又冲下来一个几丈高的身影,只见他半身是人半身却是兽,蓬头怒发,身披重甲手持劈山斧,似佛又似魔,似人又似鬼。
“赫,这什么东西!”姒姝见到这般怪模样,不禁面露嫌弃:“佛家怎么还有这种玩意呢?”
“自己孤陋寡闻就藏着些,别露了馅!”帝敖鄙夷道,神色却罕见的凝重:“这是传说中的雷公,二十四诸天中的一尊神,当然呢,在这阵里它就是头拦路虎!”
说话间,那蓬头雷公手中两把劈山斧一交击,便有一道粗壮的紫电迅疾而现,当头劈了过来!
不巧,离他最近的却是柳清欢,他正与一尊罗刹尊者打得不分你我,此地地形狭窄,身后又有其他人,眼见着那道紫电劈来,想了想便没狠躲。
“轰”的一声,只见他浑身光芒迸溅,紫色的雷光和万劫不朽身的金光交相流窜,一时连面目都无法看清。
大妖们都暗自一惊,不远处的瑶卿忙闪身上前,手中的羽绫如天女散花一般飞向那尊蓬头雷公,眨眼间将对方双手缚住,又问道:“柳道友,你没事吧?”
此时雷光散去,柳清欢似是毫发无伤,弑仙枪枪尖闪烁出一点极锐之芒,猛地贯入面前那尊罗刹尊者的头颅,这才转头回道:“没事。”
诸位大妖不由得想起那个传闻,据说眼前这位人修曾在雷池中修炼了一千年,后来又被劈了十八道大乘劫雷,难怪他那位道侣从头到尾连脸色都没变一下呢,只是一道紫电显然不能奈他何。
大家现在是一条船上,他实力越强,自然越是件好事,连帝敖看过来的眼神都微微有了些变化。
这时,却见柳清欢突然又抬起头,神色莫测地望向孤峰:“哦,终于舍得现身了?”

非常不錯小說 坐忘長生 起點-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 青鸞公主分享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当女子说出青鸾族三个字,柳清欢便已知道对方是谁了。
“瑶卿公主!”他向对方施了一礼,道:“隔了这么多年,咱们终于见面了,公主这些年可安好?”
瑶卿浅笑点头,道:“托柳道友的福,当年我困于三足青莲灯中的一缕残魂才得以回归本位,之后顺利涅槃,才有了今日。”
她一手抚过身边那棵梧桐树粗糙的树皮,眼中有几许感慨,柳清欢不由也想起了:青鸾虚淡的残影栖于梧桐之上,华丽的凤凰尾羽散落在枝叶之间,令人难忘又无比惊艳。
“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瑶卿感叹道,看向柳清欢的目光多了丝亮光:“实没想到,当年那小小少年,今已成大乘修士,可见天道酬勤,千万莫要欺少年穷。”
柳清欢一笑,一边抬手请对方前往客殿安坐,一边道:“说起来,要不是公主以凤凰之气帮我种出虚实双生果,我也无法顺利结出双丹,所以还要感谢公主才是。”
瑶卿摇了摇头,道:“你我也算是故旧了,何需言谢,只可惜那年你携凤尾信印来我青鸾族求助,我正好有事外出没在族中,倒让我兄长借机坑了你五炉丹药,是我该抱歉才是。”
异魂志 老曲三十
柳清欢洒然一笑,挥手让侍茶的弟子退下,道:“公主这话就见外了,丹药是我自己主动提出的,与蓝离族长又有何相干呢。”
“终是欺了你。”瑶卿淡淡道:“我那兄长的确世故了些,见你当时不过合体期,所以没将你放在眼里,若换作今日的你来我青鸾族,他怕是要扫榻相迎的。”
她口中虽数落着蓝离,不过柳清欢能看出,对方其实是在帮自己的兄长说情,希望他不要计较那日之事。
柳清欢本也没觉得什么,只不在意地挥了挥表示算了。
瑶卿又道:“以道友如今的声名,连在我九幽那边也都如雷贯耳呢。”
他不禁一愣:“怎么说?”
“你如今身为道魁,不会以为道魁只是青冥一方的吧?”瑶卿笑道:“所谓道魁,那就是上至青冥下至九幽、属于整个修仙界的,可没有势力之分。”
柳清欢倒有些好奇了,这些日子他来往的都是青冥之人,还不知九幽那边对他的态度,便一边问出了这个问题。
瑶卿也很爽快地回答道:“目前而言,九幽之人对于你都还处在观望阶段,各界各族、各门各派暂时都还未表态,不过想来慢慢地就会有人来试着接触你。”
她停下脚步,神色慎重了些:“另外,容我提醒一下,柳道友你自身的态度非常重要,如果你表现出对九幽厌恶或者敌对,那么,就会极大程度影响九幽对你道魁之名的认定和认同。”
说着,瑶卿又笑道:“不过你今日既在文始派中见了我,可见道友的态度应该问题不大的。”
柳清欢回了对方一笑,目中却带着深思之色,又拱了拱手:“还是要多谢公主提醒。”
说了这么多,他越发猜不出对方的来意,便也不客套了,直接问道:“对了,公主今日来,可是想请我炼丹的?”
“炼丹之事柳道友以后莫要再提,不然我就无颜再上门了。”瑶卿作掩面状,顿了顿又道:“说来惭愧,我今日来,却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柳清欢目光一闪:“哦?愿闻其详。”
瑶卿似有什么难处,端着茶盏愣了会儿神,才缓缓开口道:“道友应该知道,包括我青鸾族在内的所有凤族,以及龙族那边,看似名头响亮,其实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传承了几丝上古龙凤血脉的妖兽而已,完全无法与你们人族相比。”
“这……”柳清欢不知该如何接这话,那可是真龙真凤的血脉,比弱小的人族可强大得太多了。
“而我们的血脉,会因为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而越来越稀薄,血脉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弱。”瑶卿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随着时间,即使是龙凤一族,也终有一日会沦为最低等的妖兽罢了。”
柳清欢不是妖兽一族,倒没想过他们还面临着这般境地,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凤凰一族不是能通过涅槃重生吗,如此血脉怎会淡薄?”
瑶卿瞥了他一眼:“谁跟你说凤族就能无限重生的,涅槃也是有限制的。”
“哦。”柳清欢摸摸鼻子,道:“那不知公主说的这些,可与你今日来找我有关?只是我一个人修,对你们一族了解甚少,又要如何帮忙呢?”
瑶卿又露出迟疑之色,道:“不知柳道友可曾听说过万祖之地?”
“你们万灵界的那个万祖之地?”柳清欢想了想,道:“听是听说过,不过不是说万祖之地很多万年前便已崩灭了吗?”
“崩灭只是谣传。”瑶卿道:“万祖之地乃所有传承着上古神兽血脉的妖族所共有的族地,也是我等临死之时会前往的地方,那里埋葬着无数妖族大能,但在三十多万年前突然关闭了所有进出的通道,并从原来的地方消失无踪。”
“三十多万年前?”柳清欢惊讶,突然觉得这个时间似乎在哪儿听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竟然这么久以前了!那你们现在可有寻到万祖之地?”
瑶卿点头道:“经过各族多年不懈的寻找,我们的确已找到万祖之地失落的方位,此地对我等妖族极为重要,关系着血脉传承,具体的我不方便与你多说。”
柳清欢理解地颔首,毕竟事关传承之秘,他一个外族之人还是少知道为好。
瑶卿眉头微皱,神色间带出几分困惑之色,又道:“不过族地虽然找到了,但我们却进不去,族地的通道已经全部封闭,用了很多办法都难以将之打开。”
柳清欢沉吟道:“所以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帮你进入万祖之地?”
冒牌机甲师 怒放
谁知瑶卿却摇头道:“是,也不是。进入族地的事,我族会自己想办法,道友有所不知的是,万祖之地失落的地方很不寻常,在一片极其凶险的星墟之中!”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站起身来微微福身,语气诚恳地道:“这个请求说来有些过份,但以我之力,实难保证能安全进入星墟。而我对其他支的同族也信任不过,因此才来请道友帮忙,能否陪我走这一趟?”
说着,瑶卿从怀里拿出一只锦盒,道:“此趟不论成与不成,我青鸾族都愿以一枚凤凰卵相赠!”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 風月無關推薦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是日,日月交替,星河昭昭。
不死峰顶,无数璀璨的小光点飘飘洒洒落下,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汇入那高达十几丈的大鼎之中,那些螺旋星纹也随之缓缓旋转,一缕银色细线在鼎身上漫延开来,绘制出一条玄妙的轨迹。
“日有中道,月有九行,光道北至东井,南至牵牛,东至角,西至娄……难怪此鼎名为黄道鼎!”云铮道,又转头问柳清欢:“这真是你一颗丹药换来的?你小子怎么就这般好运呢!”
柳清欢身后站着文始派的诸位长老和各峰峰主,他仰望着渐渐变亮的大鼎,目带深意地摇了摇头:“这种好运,却有些烫手的。”
“烫手怕啥,这可是件玄天至宝!”云铮惊叹道,又指着脚下的法阵:“我这阵设得不错吧,将大鼎所聚的日月星辰之力引入法阵,纳入到你们文始派的护山大阵之中,大大提高了其防御能力。”
文始派上空,一个巨大光罩正缓缓浮现,将整个门派都笼罩在了其中。漫天的银光闪动,云起龙骧,祥瑞霞彩环绕,引起不死峰上上下下、无数文始派弟子赞叹的惊呼声。
“太值了,太值了!”云铮感慨道。
柳清欢摸了摸下巴,是挺值的,就是不知道好生园道玄真人卖他这么大个人情,以后要拿什么还才好。
他望向远方,相较于当年他刚刚入门时,如今的文始派已扩大了许多倍,几乎整条文始山脉都纳入了门派范围,新起的楼阁殿宇在日月交辉之中反射出堂皇的光芒,围绕着中间高大壮美的九峰,大派气象尽显。
黄道鼎自然是好的,不过,柳清欢认为文始派最大的底牌依然是九峰所组成的紫星虚灵阵,此乃文始真人以一朵十二品紫星虚灵莲化入九峰之中,曾在万斛魔宗来犯时就大发过神威,当场诛杀过一名大乘修士。
如今,明面上有黄道鼎镇派,暗处又有紫星虚灵阵守护,文始派的防御不说固若金汤,但也足以震慑四方了。
黄道鼎和阵法都已设好,柳清欢便挥手让身后的文始派众人都散了,与云铮向等候在一旁的穆音音走去。
“说到法阵,我在九天青冥大孤山上新得了座洞府,洞府的防御法阵依然得请你把一下关才行。”
“好说!”云铮一口应下,又一巴掌拍在柳清欢肩上:“你这家伙,竟然在大孤山捞到座洞座,羡煞人也!”
柳清欢笑道:“这有什么,我已给你特地留了个院落,你要想住随时都可以去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这还差不多!”云铮满意地点头,又转头对穆音音说道:“穆道友,你应该没意见吧?”
穆音音温婉一笑:“云兄说笑了,清欢所决定的事,我从不置喙。”
……
身为文始派掌门,严正风平日里十分忙碌,这不,刚观完黄道鼎落成之礼,他便脚步匆匆地带着一群人往山下的松风堂走,准备去见一些想要依附到文始派之下的小门派和世家的人。
不经意地一转头,严正风有些诧异地看着站在树荫下发呆的女修:“白师妹?”
女修白凝霜转过头,神色冷淡地朝这边点了下头。
身后众人也纷纷打招呼行礼:
“白师叔!”
“白峰主!”
严正风顺着她先前看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三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一愣,心下已有几分了然。
他犹豫了下,便让其他人先去松风堂等着,自己走向白凝霜,而对方转身便顺着小径朝林子深处走去。
严正风跟在对方身后欲言又止了半天,叹了口气,终是劝道:“白师妹,你还是放下吧!”
白凝霜身形一顿,也不回头,反问道:“掌门你在说什么,放下什么?”
严正风想了想,道:“你可还记得,当年你与柳太尊一同进门时,是我随明阳子师叔去接的你们,我虽比你们早入门几年,也算是看着你们长大的。如今你已是八位峰主之一,所以听师兄一声劝,柳太尊道心坚定,又极自律,也甚是敬爱穆师尊,他是不会接受……”
白凝霜倏地转过身,满面含霜地道:“严师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至于什么放不放下,从来就没拿起过,何来放下?”
说话间,她语声渐寂寥,自嘲道:”师兄不必操这些没用的心,我从未被人放在眼里过,也从未想要做什么,只要能远远看着他……就满足了。“
严正风叹道:“白师妹,你这是何苦……”
“苦吗?”白凝霜轻声道:“你不懂。”
我才不要恋爱游戏
修仙记:青衣传奇 醉语闲言
她凝望着文始派山峦间起伏的云雾:“我一直都很清醒地知道那片清风朗月、高山仰止从不属于我,那只是我前进的方向,让我时刻警惕自己莫忘初心,对大道锲而不舍。所以,没有什么放不放下,更是已与风月无关。“
严正风听得都愣住了,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那如霜如雪的女子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一抹冰雪般清透的背影。
……
有人喜,有人悲,世间之事总不如一,不过对于建派五万余年的文始派,门派威势在这一刻迎来了新的巅峰,煊煊赫赫,欣荣如蒸,也备受外界目光注视。
送走云铮,柳清欢和穆音音携手回了自己的座峰,他已打算在门内多停留一段时间,以方便料理各方事务。不过以他如今的身份,大多数事自有弟子门人代劳,能见他的人无不是举足轻重之人,倒也不算忙碌。
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柳清欢也不急着提升修为,只把丹炉架好,好好炼了几炉丹,没事时或去寻大衍对谈几局,或与师兄稽越浅酌几杯,又有穆音音相伴,且不去理会外界的纷争,日子难得被他过出逍遥的味道。
可惜,或许是看他太过逍遥了,事儿这不就找上了门,当樱娘一脸调侃地来报有前山来了位美若仙蓼的女子想见他时,柳清欢也愣了。
到了客峰,就见那女子站在一株冠如华盖的高大梧桐之下,眉眼陌生,柳清欢却无端觉得有些熟悉。
“你是?”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女子转过身,青色的衣裙展开,鸾凤之纹熠熠生辉:“柳清欢,我乃青鸾族公主瑶卿,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