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我為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開門紅 (更新完畢)鑒賞

我為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為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向南这一边的几个人都没有没有参与这件清乾隆窑变釉太白坛的竞拍,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整个会场里气氛热烈如火,而这边却是安静如初,就好像是狂涛怒浪的大海中的一片礁石,岿然不动。
看着这件清乾隆窑变釉太白坛的价格节节攀升,何绍骅也是啧啧称奇:“这件窑变釉太白坛的釉色这么花里胡哨,没想到也有这么多人会喜欢,真是让人惊讶!”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
闫君豪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有人喜欢青花,也有人喜欢斗彩,还有人钟情于素雅的青瓷,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说道,“再说了,之前唐懿友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这件窑变釉太白坛也不简单,不但本身烧造难度大,而且釉色极佳,堪称乾隆御窑窑变釉器中的佼佼者,而且又是以太白罐为载体,在历朝御窑窑变作品中都十分罕见,堪称孤例,极为难能可贵,有这么多人中意它也是正常的。”
“这件窑变釉太白坛才这么点时间,价格就已经蹿升到了310万元,实在太夸张了!”
戴维斯也是忍不住咋舌,他转头看了看向南,问道,“亲爱的向,你觉得它的成交价能达到多少?”
“350万左右吧。”
向南想了想,淡笑地说道,“我记得在2005年香江春季拍卖会上,曾经有一件高17.4厘米的清雍正窑变釉贴浮雕螭龙尊,成交价为215万元,是目前为止窑变釉瓷器中的最高价,现在已经过去十年时间了,藏品升值一些,也是正常的市场行情。”
350万左右?
鲁文华和钱卫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这才没过多久呢,就已经达到310万了,再加上还有一个“国内第一拍卖师”唐懿友在这儿,他要是稍稍鼓动一下,这件窑变釉太白坛竞拍价上400万元都不是什么难事。
这就是何绍骅说的,每次预测拍品成交价都很准确的向南?
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两个人正想着这些,拍卖会场里得竞拍局势忽然间发生了变化,原本接二连三高高举起的号码牌,有不少忽然间“消失”了,显然,这件窑变釉太白坛的竞拍价格已经超出了这些号码牌主人的预期,他们此刻已经放弃了争夺。
“91号,345万!”
“62号,342万!”
“135号,345万!”
都市言情 《我為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開門紅 (更新完畢)相伴
“好!62号又加了5万,现在是350万!看来他是志在必得呀!还有没有?还有没有更高的?”
“91号,352万!”
“62号,355万!还有更高的吗?”
“62号,355万一次!355万两次!还有更高的吗?好,62号,355万三次,成交!”
话音刚落,唐懿友“咄”地一声敲下了手里的拍卖槌,完成了这单拍卖。
拍卖会场里,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可以看到,会场中间位置上,有不少藏家都站起了身,纷纷来到一位身穿米色休闲装的中年人身边,满脸笑容地和他握手表示恭贺,而这中年人也是一脸笑意地和周围的众人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本场拍卖的第一件拍品清乾隆窑变釉太白坛到这里就算完成拍卖了,接下来,只需要等到拍卖会结束,这位藏家就可以和拍卖行方面完成最后的交易。
而355万的落槌价,再加上需要缴纳给拍卖行的佣金,成交价已经大大超出了拍卖行的预估价,算得上是“开门红”。
“355万落槌价!向,你居然猜对了!”
等到唐懿友落槌之后,戴维斯立刻转头看向了向南,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噢,上帝!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猜的吧?”
鲁文华和钱卫安面面相觑,心里面陡然冒出了这个想法,肯定是猜的,而且猜得还不是太准,这还相差5万呢。
仿佛为了印证他们俩的想法一样,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随便猜的,做不得准,这不是还差着5万呢吗?”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為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開門紅 (更新完畢)讀書
倒是闫君豪和何绍骅两个人没怎么吭声,他们坐在座位上,一边小口抿着杯里的红酒,一边淡淡地笑着。他们两个人早在香江春季拍卖会上就已经见识过向南的“手段”了,对于这些人的大惊小怪或者怀疑一点也不在意。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向南只是不想太高调罢了,否则的话,他都能把误差缩小到千位数!
就在他们心思各异的时候,舞台上方,唐懿友已经让人将第二件拍品推上来了。
第二件拍品是一件清朝翡翠三阳开泰香炉。这件翡翠香炉的材料来自于老坑翡翠,由盖和炉身两部分组成。
都市小說 我為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開門紅 (更新完畢)熱推
炉身为半球形,下承三条狮首象鼻形足;香炉双耳为朝冠式,并雕琢出活环;盖子呈覆盘形,与炉身子母相扣,近球形。盖上圆雕三羊,寓意三羊开泰。
整件翡翠香炉高约13.5厘米,白绿相间,白如莹玉,绿如翠竹,色泽喜人,是清代翡翠玉雕中的精品之作。
这件清朝翡翠三阳开泰香炉起拍价为100万元,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之后,最终被35号藏家以184万元的价格竞得。
紧接着,第三件、第四件拍品相继登场,引得整个拍卖会场高潮迭起,气氛极为热烈,唐懿友也不愧为“国内第一拍卖师”的称号,在整个拍卖过程中,他时而逗趣,时而严肃,时而深沉,将整个拍卖场的情绪轻易地调动起来,愣是没让会场里冷却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何绍骅、鲁文华等人也受到了现场气氛的影响,开始按捺不住,在随后的拍卖中也纷纷开始参与了进去,倒是原本对文物就不怎么懂的闫君豪,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安静地坐在那儿看着别人竞拍得热火朝天。
而戴维斯则是个“老江湖”了,他显然更沉得住气,对于自己之前没看上眼的拍品几乎无动于衷,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就等着那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上场。
就在拍卖会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一个老熟人忽然出现在了向南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