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早晨,阳光普照大地。
站在到处都是一片狼藉的战场之上,闵吾的身影被阳光笼罩,也和这狼藉的战场融为了一体。
他的瞳孔闪烁一抹的耻辱的光芒。
一夜苦战,最后的结果明军战败。
昭明第三军的营盘,被攻破的了,因为左右两侧的防御不足,被突袭了太过于突然,没办法组织防线。
所以他们为了减低伤亡的情况,只能放开了自己的防线,而燕军主力已付出巨大的代价,冲破了这一道战线。
现在燕军主力已经攻破了羚羊山,直奔长子城而去了。
以羚羊山和长子城的距离,估计不需要半日,就能抵达长子城了,如今长子城的情况,还有些摸不透。
所以闵吾心里面也是召集。
“将军,斥候发现,燕军攻破我们防线之后,在我们北侧十五里的地方,暂时扎营休整了!”
斥候来报。
“继续查探!”
“是!”
闵吾麾下大将陵木走过来了,拱手行礼。
入明多年,礼仪或许没有这么好接受,但是军中的军礼他倒是学足了,因为军中礼仪关乎的规矩。
军中才是阶级分明的地方,因为军令如山,上下级之间,必须要明明白白。
“将军,烧当营伤亡不小,参狼营也付出了伤亡,其他营盘伤亡较轻,但是我们折损超过八百将士,伤兵过两千,战斗力最起码折损三分之一以上!”
陵木苦涩的说道:“昭明第三军建立以来,很少有这么大的伤亡啊!”
“用陛下的话来说,这些年我们顺风顺水的战役打的太多了,所以太飘了!”闵吾平的神色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来,他目光有一抹尖锐,死死地看着前方,幽沉的说道:“这迎头一棒,也算是把我们给打醒了!”
他这话也没错,明军这些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以西凉儿郎建立属于枢密院麾下的昭明第三军,也是战斗力彪悍,战果斐然的队伍。
从西凉到北部,一路是杀过来了,无惧任何人,兵力强盛,战斗力也强盛,哪怕是在明军体制之内,都是佼佼者。
所以对敌的时候,多少是有些过于骄傲了,可在战场上,任何一些情绪,都会导致被别人利用。
燕军就是利用了闵吾的过于骄傲,闵吾始终认为燕军不敢夜战,不敢雨战,但是他们就敢了。
这才导致闵吾兵败了。
不过现在不是他沮丧的时候,他必须要重振旗鼓,不能因为他这里而影响整个长子城的战场。
他低喝一声:“悍风典!”
“在!”
“你亲自去中营一趟,看看长子城的情况如何!”
“是!”
“其余各部,迅速休整,打扫战场,伤兵营要的照顾好伤兵,保证我们能从战场上下来的每一个勇士,都能活着!”
“是!”
这时候,白马营的校尉越昂走过来了,他拱手行礼之后,对闵吾说道:“将军,刚刚上将军派人来联系了,长子城已拿下,另外!”
“拿下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闵吾眸子一亮,直接打断了。
刚刚想要派人去打听情况,这消息就来了,这样以来,他也不算是的失职了,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正想要说什么。
越昂却继续说道:“另外上将军还有密令!”
“密令?”
“在这里!”
“下回先把密令拿出来!”闵吾没好气的说道:“这才是关键好不好!”
越昂有点苦笑,我不是不想拿,是你反应太快了。
白马部当初投降参狼部,把闵吾送上的羌王的位置,闵吾带着西羌部落归降明朝廷,这个决定,当时是并没有太多白马部的族人看好。
所以白马部当初内部反越昂这个首领的也不在少数,但是越昂却镇住了。
他和闵吾一样,都是在汉人的世界长大的。
所以他们都比较汉化一些。
但是这也不是他们归降的理由,他们归降,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对生活的野望,西羌人不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归降明朝廷,借助明朝廷的力量让自己的文明进步,这才是未来了。
这两年,闵吾越昂在联手推行西羌部落的汉化,对汉人的文化和生活进行模拟,如击那他们再也不需要没有粮食的时候前途部落,再也不需要在晚年的时候把自己家的老人留在高原之上等死了。
这就是他们甘心一直为明朝廷驱使的原因。
而越昂也越来越有些敬佩闵吾了,闵吾能带着西羌部落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是他父亲越虎都没办法做到了。
当族人的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族群之内反对的声音也就越来越薄弱了。
现在闵吾对西羌各部的掌控,都已经到了一个绝对的地步了,这里面少不了他白马部首领越昂的支持。
现在积石山上,所有人都知道,他越昂是闵吾手下第一狗腿子。
……
闵吾打开密令看了一下,很简单的一些的军令,但是却让他有些疑惑起来了:“放行?”
闵吾沉默了一小会,把密令递给了越昂,问:“越昂,你觉得上将军在打什么主意啊?”
“这还不清楚!”
越昂道:“肯定是想要吃掉张飞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閲讀
“可我军攻下长子城之后,必有损伤,而且筋疲力尽之下,想要吃掉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后有可能会导致我们的伤亡数量增加!”
闵吾低沉的道。
以战略来看,张飞这一股兵力,驱逐比吃掉更加有利,因为强行吃掉,会导致张飞数万兵马的反噬。
这样的反噬之下,明军就算吃掉了,也会伤亡惨重了,这不利于后面围剿关羽在河内的主力啊。
精品都市言情 三國之龍圖天下 ptt-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閲讀
相对而言,围杀关羽,比围杀张飞,更加重要一点吧。
不过这些战略部署的,闵吾也没有说的太仔细,他现在就想要知道,张文远敢围杀张飞的底气在哪里。
张飞不是鞠义,鞠义兵力太少了,哪怕依靠长子城,都成不了大气候,而且张飞麾下是真正的燕军精锐主力。
打起来,太吃亏了。
张辽作为明军上将军之一,是明军少有了主帅,也是明军最善于指挥的帅才,他敢这样做,必有底气。
“将军,现在不管上将军的心思如何,既然军令已至,我们还得配合才行!”
越昂拱手说道。
“没错!”
闵吾点点头,道:“越昂,白马营战斗力折损不少,你率精锐,另外以昭明第三军参将之名,率后两营主力,集合八千精锐,往北推进实力,逼近张飞营,不要战,缠住就行了!”
“嗯!”
越昂点头。
…………………………………………………………
中午,闵吾遇上了从西面而来的一支先锋军。
“日月第二军?”
闵吾看着旗帜,眸子闪烁了一下。
“末将破零,日月第二军第四营校尉,拜见闵吾中郎将!”
这是一个五溪蛮的青年勇士。
“破零校尉?”
闵吾想了想:“我记得你,你曾经和我麾下勇士较量过,惜败与越昂之下!”
日月第二军,前身是五溪营。
中郎将乃是五溪蛮的蛮王,沙摩柯,沙摩柯可是一员悍将,论战斗力,几乎是不在自己的之下了。
而且五溪蛮和西羌部落一样,都是异族融入了明朝廷的,所以有些惺惺相惜,沙摩柯是一个豪爽的大将。
闵吾曾经和他较量过一次,但是不分胜负,手下的将士也打过一场,这个叫破零的青年,被越昂给打败过。
“中郎将好记忆!”
破零眼眸闪烁,有一抹浓烈的战意,败了一场之后,他对那个年轻,看起来有些斯文,却没想到战斗力这么强的羌人将领有了很深的记忆。
“日月第二军不是在河东吗?”
“禀报闵吾中郎将,我们被燕军耍了之后,我家将军大怒,集结主力,日夜兼程的赶路,从河东进入了上党!”
破零拱手说道:“吾乃是先锋,麾下以前五百先锋骑兵,先来打听消息,看看战况如何,然后回去禀报,在准备从哪里进攻!”
“沙摩柯倒是反应不慢!”
闵吾笑了笑,沙摩柯被耍,不算是意外,燕军应该有一个能力很强的谋士,才能让他们屡次布局,跳脱出他们的战局之外。
不过沙摩柯能这么快反应过来,让日月第二军追击上来,这也算是一员能力超强的战将了。
“来人!”
“在!”
“把最近的战况记录,交给破零校尉!”闵吾让人把战场的记录交出去了,这是让日月第二军了解战况。
另外,他还嘱咐一句:“破零校尉,按道理我是没有资格让你们日月第二军怎么打这一战的,但是我有一个想法和建议,你回去告诉沙摩柯将军,看他愿不愿意配合打一仗!”
这一仗的败北,让闵吾有些难受,闵吾得翻盘才行,若只是昭明第三军的主力,不足以击垮张飞。
可是加上日月第二军的主力,足以把西线给张飞布置的水泄不通了,张飞一旦陷入重围,必是从西突破。
这时候只要把西线给堵住了,他就是飞天入地都没有机会了。
“请将军的赐教!”
破零没有应,但是会把这想法一五一十的传回去,因为这是沙摩柯才能决定的事情。
闵吾把自己的想法的做法都写下来了,然后密封递给了破零校尉。
………………………………
中午的阳光,很是猛烈。
距离长子城有些距离,距离羚羊山不足十里,一个河边的山坡平原之上,明军昭明第二军,正在休整之中。
庞德正在看行军舆图。
周围的地形显得复杂很多了。
这也让接下来的这一战,也变得有些复杂一些了。
“将军!”
成公英走进来了。
“说!”
“刚刚传回来消息,燕军已经突破了闵吾的昭明第三军的防御线,走出了羚羊山,往北行军,和我们擦肩而过,他们已经进入长子城外围西郊之外,距离长子城已经不远了,如果他们愿意,下午就能兵临城下!”
“闵吾倒是反应够快了,放水也放的迅速啊!”
庞德笑了。
“不是放水,是真的被击败了!”
成公英回答:“上将军的军令,应该在这时候才会到闵吾的手上,但是闵吾昨天晚上就战败了!”
“闵吾这么凶狠又谨慎的人,也会被击破防线,难得啊!”庞德面容有些凝重起来了:“张翼德当真如此可怕吗?”
燕军之中,张飞的名声是有些厉害的,但是庞德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闵吾都战败了,他得小心了。
昭明第二军和昭明第三军都是出自于西凉,战斗力不分彼此,要是论凶狠,昭明第三军更强大一些,论战阵,自然是昭明第二军更厉害一些。
但是闵吾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此人凶狠,又谨慎,善战,又善谋,在明军之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应该是闵吾将军轻敌了!”
成公英道:“不然以张飞主力的战斗力,想要突破羚羊山防线,没有这么容易,我们这些年,打的都是顺风顺水的战意,这样下去,必有几分骄傲,可是战场上,却容得这些!”
“引以为鉴才行啊!”
庞德点头,他深呼吸一口气,道:“命令我军第二第三第四三营主力,从侧面的方向,增援第三军,咬紧张飞!”
他看着前方,眸子肃然而杀意盈盈:“不管如何,既然上将军要赌一战,我们就必须要把张翼德留下来了!”
“是!”
成公英点头。
…………………………………………………………
长子城。
张辽已经率主力返回长子城休整了,等待机会,围剿张飞部。
但是张飞部并不好打。
他需要慢慢的布置。
“张飞突破了羚羊山的防线?“
张辽倒是意想不到:“某家还想着怎么把他放进来,倒是没想到,他自己走进来了,走进来也好,省的我不少的功夫!”
“上将军,我部是不是出击!”雷虎问。
“做戏做圈套,守住西城便可!”张辽摇摇头。
“诺!”
“审先生,此战你认为,某可赢乎!”张辽突然问审配。
审配随军而行,如同人质,不过既然问了,他也应:“张飞,已是插翅难逃了!”

妙趣橫生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上黨之戰 八展示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鞠义还真难缠啊!”张辽嘴角有一抹苦笑。
之前他多少还有些的小看这个莽夫,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河北第一将,还是有点能耐的。
“上将军,我有一个小想法!”闵吾突然说道。
“说!”
张辽看着闵吾,眸子有一抹的凝重。
他对闵吾,还是比较器重的,特别是闵吾的谋略在整个明军的军师之中,不说绝顶厉害,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
只是闵吾向来低调一些热议。
他的身份,决定了他不能过于张扬。
可现在是在战场,如果闵吾能有谋略把这一战的损失减低到最少,那么他就是功臣。
“我认为的,既然燕军认定了我们北部的进攻是虚张声势,那么我们何不弄假成真,虽然越过北线有些艰难,可昭明第三军的山野能力还是不错了,我们可以尝试越过东部的山路,直线进入的北城之下!”
闵吾仔细的说道。
这是他退回来的时候,突然的想法,现在就看张辽认可不认可他的想法。
他可以低调。
但是为将者,立功才是关键,明军以军功论英雄,如果没有军工,他甚至连坐稳这的昭明第三军的中郎将都有些难。
“这个想法不错!”
张辽听着,眸子闪烁过一抹明亮的光芒。
闵吾的想法是属于战场的一种迅速应变,战场是变幻莫测的,很多时候做的计划再仔细,最后也会因为一些因素而出现问题。
所以对于主将而言,战场上的应对,非常重要,能迅速应对过来了,反应过来的将领,才有资格成为名将。
“不过!”
张辽摇摇头,道:“时间上来不及!”
不是他不想撑闵吾,而是时间真的来不及,翻山越岭,越过去,五天打底都很难做到,而且这样会让体力消耗很大,休整几天,十天之内,想要发动进攻,非常难。
十天的时间,变局太多了。
如果这两不是上党,是河内活着河东,他都敢这么做的,可这里是上党,上党是如今正面战场的关键之点。
他没有十天可以浪费。
闵吾闻言,犹豫了一下,看着的张辽,问:“是不是战局有些我不知道的变化?”
以他来预算,十天还算是可以,一个月之内破长子城,十天是能损耗得起的。
“现在整个战场已经是一个变局了!”
张辽说道:“我不敢分兵!”
闵吾闻言,瞳孔变色,张辽把话说的这么直接了,他还感受不到其中的凶险,那么他就白活了。
“形势如此危险了吗?”闵吾咬咬牙。
“不至于!”
张辽笑了笑,活跃一下气氛,道:“目前来说,形势还是在我们,只是我个人感觉,这时候,不是分兵的时候!”
有些人,战场上的直觉很重要,张辽也对有这样的直觉了,说不上来一种感觉,却很多时候能救命。
“末将知道了!”闵吾深呼吸一口气,不再问下去,而分兵北击的提议也到此为止。
“考虑一下,如何破城吧!”张辽道:“闵吾,你回来正好,你和庞德给雷虎压阵,这几天我都让雷虎亲自进攻!”
张辽道:“目标就一个,那就是用最少的伤亡,来消耗他们最大的精力!”
他把指挥权给雷虎,倒不是说想要双拳打死老师傅,这种可能在战场上不多,下棋的人,始终必棋局之中的人,更加精明一些的。
他要的是把燕军主力给拖死了,只有把他们弄得筋疲力尽的时候,他才有破城的信心。
其实张辽现在也能破城,但是他认为,还不是把秘密武器给用上的时候了,这时候,他还需要等。
……………………
两日之后。
长子城。
城上城下,硝烟弥漫,鲜血的气息能荡然数十里之外。
血战至此,双方都有些筋疲力尽的感觉了。
特别是城中的燕军,在战斗力之上,在韧性之上,在兵器质量之上,在战阵对战之上的,在士气之上,方方面面都不如明军。
被打的很惨烈。
鞠义数次亲自上战场,才挽回局势,但是即使如此,之前打出来的那点士气,也基本上耗尽了。
伤亡越大,士气越是低落,城头之上,已有些慌慌一片的感觉了。
“今日休战吗?”
鞠义看着城下,按兵不动的明军的,拳头悄然的纂起来了。
他还是低估明军了。
不是明军战术高超,而是明军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大,这样的战争,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种很恐怖的消耗。
他们是依城防御的,本来应该是占领优势,可打起来的时候,明军还是压着他打,而且伤亡比他们少,气势比他们强。
连续两日高强度的消耗战之后,鞠义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他甚至有了退兵的想法,不过没想到今日他认为最凶险的一日,明军却按兵不动了。
他有些捉摸不透明军的心思了。
“审配,你觉得明军在图谋什么?”鞠义求助审配。
“这个……”
审配苦笑,道:“将军,请恕我无能,没办法把明军主将的想法给分析出来了,说老实话,明军这一招,主要就是应对我们这些谋士的!”
一开始如果他还有些意识不到,那么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明军换将的这种做法,就是要出其不意。
他能算张辽的心思,但是算雷虎这种喜怒无常的人的心思,又没有太多的案例支持,根本无从入手。
雷虎想什么,他还真没办法猜得透。
“不管了!”
鞠义咬咬牙,道:“传令下去,清点将士,埋锅造饭,今日休息,养精蓄锐,决战估计很快来了!”
他能感觉得到,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当这种宁静出现,也就等于暴风雨即将来临,能不能扛得住,还真是不好说。
……………………
明军主营。
“数日激战,总算把燕军弄得筋疲力尽了!”张辽也捏捏鼻梁,感觉有些不容易啊。
这一战又一战的打下来了,那么他们悠着一点打在,最后的伤亡也不少。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明军就算精锐,在战场上,总归是需要付出代价,才能把敌军斩下马的,没有轻而易举的胜利。
“我们也有些精力消耗过度了!”
庞德苦笑:“继续在这样下去,我们能才撑得住多久,还真不好说啊!”
“现在就是斗意志的时候!”
张辽低沉的道:“战场没有这么运筹帷幄的,只有拼命,现在谁能撑得住,谁就会成为赢家!”
“上将军,那接下来,我们怎么打?”
雷虎拱手问。“今日休整,得给他们松一口气的时间,明日换将继续进攻!”张辽想了想,看着庞德和闵吾,最后他点了闵吾的将:“闵吾,明天你来执主将之帅印!”
“我?”
闵吾有些吃惊。
“就是你!”张辽笑了笑:“当燕军适应了我们凶猛如虎的进攻,突然改变风格,他们会迅速乱套的!”
进攻的风格连续之下,会给人形成一种影响,他们的防御也就会随之而适应这种的进攻。
突然之间改变进攻风格,那么立刻就会给这种防御带来的很大的变动。
张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倒是想要看看,鞠义能沉得住多久!”
在这种情况之下,鞠义肯定会的乱的,不过鞠义还是有能力了,他能不能迅速的收拾状态,转变防御的风格,那才是关键。
…………………………
翌日,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朝阳才升起来,明军再一次列阵在长子南城之下。
“咚咚咚!!!!!!”
浑厚力量的战鼓声音响起来了,一声接着一声,把将士们体内的热血给的燃烧起来了,一双双眼睛看着城墙。
“儿郎们,攻城!”
明军没有太多的花样,直接就进行攻城了。
“弓箭手!”
闵吾不仅仅多谋,在指挥上也有一定的经验,虽然他没有指挥过这么多的兵力,但是说到底他也是西羌王,这点适应力,还是有的。
他很沉稳,一开始的进攻,先试探。
“咻咻咻!!!!!”
一轮弓箭进攻之后了,城墙之上,出现了一些哀嚎声,不过燕军很快就调整了队形,把盾兵给调遣出来了。
“上弩床!”
“进攻!”
第二轮远攻。
“投石机!”
第三轮远攻。
连番消耗之下,城头之上,鞠义有些阴沉着脸。
“风格变了!“
鞠义非常敏锐的感觉,今天明军进攻的风格开始变了。
“的确变了!”
审配站在旁边,眸子深沉,凝视城外黑压压一片的明军阵型,道:“此人应该不是雷虎,他没有这么沉稳的进攻风格!”
“张文远到底想要玩什么?”
鞠义忽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了。
审配看了一眼鞠义,突然说道:“他想要了,或许就是你现在的状态,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他一语道破了张辽的谋算:“他是在针对你,所以没有亲自指挥,利用不同风格的主将,在利用强大的压力,让你心神不明,你一乱,咱们都乱了!”
“原来是这样!”
鞠义浑身一颤,瞳孔睁大,一双铜铃般的巨目闪烁凶芒:“他在针对性算计某家!”
越想越是有些气愤,怒火点燃在心头。
他咬咬牙,道:“某家现在就主动出击的,看看他如何应对!”
“不可!”
审配制止了,他对鞠义说道:“你现在的状态,好像就有些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你能出击,现在你出击,恐怕不是出击,而是寻死!”
一个主将,最重要的是心态,鞠义的心态,虽然没有崩,但是已经被弄乱了,只要一乱,很多事情就控制不住了。
这样就有可能被明军给带节奏了,节奏一错,以他们的战斗力和兵力,只有死路一条。
鞠义闻言,虽然依旧怒火在胸口,但是倒是有几分的冷静了,身边有一个审配这样的人,还是比较不错的。
他想了想,道:“那我们只能按兵不动,任由他们折腾吗?”
“现在为止,我没有破局的策略!”
审配苦笑:“我现在有些怀念田丰了,他如果在,这样的局,还是有机会能破的!”
鞠义沉默,他虽然不太喜欢田丰的性格,但是对田丰的本事,倒也是非常认可的。
“将军,他们能换将,不如你也尝试一下?”审配道。
“我何尝不想!”
鞠义摇头,道:“可明军能有独当一面的大将,可我麾下,那些校尉,谁又能掌控全局,掌兵可没有这么容易,稍有不慎,就会军心乱了!”
他不是没想过这一招的,但是也得有这样的条件。
这也从侧面映照了明军的强大。
明军不仅仅是中下层的将官比较完整,就算是中上层的将才也不在少数,相比之下,他们就差的远了。
这也和制度有关系,明军制度相对要完善很多。
“先撑住!”
鞠义咬着牙,眼眸通红如血,凝视城下:“某家都是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战争在僵持着。
本来消耗战就是这样的,打的就是一个谁先撑不住,伤亡在所难免,谁先撑不住,谁就败了。
………………………………
又过了两日。
张辽感觉,时机已经有些成熟了,燕军差不多被自己给折腾的没有什么劲了,士气更是低落了。
特别是今日之战,斩杀两千将士,明军伤亡不足四百余。
这可是爆发大战以来,最大的伤亡比例。
这也证明了一点,燕军的士气已经所剩不多了。
燕军和明军不一样,燕军将士更多的是利用职位,财帛所牵引,打胜仗了能得到更好奖赏,也能建功立业。
但是明军体制之内,有一个思想政治司,这个司部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将士们树立一个正确的作战观念。
信仰很重要。
信仰越强,士气越强。
明军的口号,为天下一统而战,为天下太平而战,为结束战乱而战,为百姓能过上好日子而战。
高大上的一种信仰,在给足了粮草,给足的粮饷之后,绝对能让这些将士们对其进行理想的追求。
能入伍为兵的,大多都是正值青壮年,热血沸腾的时候,谁不想自己的成为那种情怀高尚的人。
所以明军的信仰很强,士气自然就变得坚韧,不一定会所向披靡,但是有一点,能打不垮。
“从现在开始,吾重新执掌虎符帅英,各军将士,闻军令而不尊,斩!”
张辽下令:“三军准备,今晚夜战,胜败在此一战!”

精品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鄴城爭奪戰 六看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夜色有些冷。
东城门外。
贾诩的目光有些森冷的让人恐惧,他看着城门,心里面却犹豫不绝,进城还是不进城,一个决定,却能改变整个战局。
他不相信李文优一点部署都没有。
但是他思前想后,却还是没有绝对的把握。
或许这就是谋士。
谋士正因为智慧太聪明了,所以凡事都想要有八九成以上的把握,才敢去做,但是一方诸侯,哪怕有三成的可能,都敢果断的去拼一把。
这就是差距。
贾诩善谋,但是想要决断,还是有些困难的,邺城之重,对大汉局势而言,是无可替代的。
他担当不了这个责任啊。
“贾先生,不能再等了!”阎行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探马汇报,城中决战打响,张燕一旦溃败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希望了,不能给他们时间来喘息啊!”
鞠义的主力不少。
他麾下只有五千精锐,看似战斗力不错,但是兵力太少了,很难定鼎局势,所以机会很重要。
抓不住机会,这一战,他就没有任何希望。
“等他们两败俱伤了,我们收拾残局,不好吗?”贾诩沉了一下心,幽沉的说道。
“就怕没办法做黄雀!”
阎行苦笑:“我兵力太少了,我们要是入场太晚,会给鞠义翻盘的,鞠义的主力一旦击溃了张燕,那么我这几千兵马,填进去都没有任何用处!”
“或许你的是对的!”贾诩闻言,心中一突,想了想,道:“某家想要的太多了,反而迷茫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下令:“进城,击溃鞠义!”
“进城!”
阎行闻言,迫不及待的下令。
“进城!”
“进城!”
军令一环接着一环的传递下去,西凉将士们开始在夜色的掩盖之下,进入了东城。
入城非常顺利,战场集中在了南城,东城仿佛没有任何人镇守。
阎行在战场上有充足的经验,也有绝对的能力,他控场的本事还是不错了,入城之后,当机立断,没有半点犹豫和喘息,直扑南城战场而来。
而且他选择切入的点,也非常调转,沿着城墙往南,绕了两条街,再越过城中河道,避开了被控制的战场,出现在了鞠义部助理的东南方向。
………………
战场笼罩整个南城。
张燕集中主力,以南城中央驰道加上左右两侧七条街道为战场,和鞠义部展开了血腥的拼命之战。
“杀!”
“不惜代价,击破他们的阵!”
“三人为一小阵,三十人为一大阵,三百人前后呼应形成进攻队形!”
“不要乱!”
“城中之战,必须要稳住!”
张燕身先士卒,他指挥才能还是比较强大的,不然这些年也不可能凭借黑山一地之力,成为了袁绍的眼中钉肉中刺。
袁绍想要杀他无数次,却始终不能攻灭黑山,除了黑山有足够的底蕴,还因为他张燕有足够的领兵能力。
他的武艺和能力其实不在河北四庭柱之下。
面对黑山军凶猛的战法,鞠义部反而有些畏首畏尾起来了,鞠义部和黑山军不一样,鞠义的主力是从战场上撤回来的。
不管是什么理由,他们在官渡战场是狼狈的逃喘,士气其实已经被打灭了不少了,此时此刻,战意不足,是一个事实。
决战打响,三面围攻,他有主力从西面往北面渗透,出现在张燕部的北翼,完成了三面合围的局势。
但是张燕的凶猛,让他的先手优势失去了一大半。
打仗,最关键的还是战士的斗志,战士斗志越是强大,那么战意就越是旺盛,在战场上也就表现出越是凶猛来了。
一个凶猛不畏生死的将士,可比十个畏畏缩缩贪生怕死的将士强大的多了。
战场上,最重势。
大多以少胜多,都是以其是势直接压住了对方,然后一往无前,非常体现的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法则。
这一刻的战场,鞠义兵力优势,地理优势,都占据了,但是却在气势上,被张燕给压着。
鞠义也是老将了,他也看到这一点,但是人心需要慢慢影响,一时半会他也没办法让自己的部下恢复斗志。
这种状态之下,他有些急躁了。
最后一招。
唯有亲自上阵,以无上之血勇,镇住全场,然后给将士们提高战意,唯有如此,才能在最快的世界,剿灭黑山军。
鞠义手握一柄战矛,胯下一批黑马,如同一阵风的刮过去:“某家鞠义,何人敢一战!”
他的声音如同雷鸣一般的响亮。
所到之处,无人能当,一瞬间就已经冲杀了黑山军小半个方阵,斩杀了十余黑山将士的。
“鞠义,休要猖獗,我们来战呢!”
两道袍老者缥缈的身影杀出,左右两柄长剑,撕裂虚空,直接刺向了鞠义。
“两老不死,这一次你们没有之前那么幸运了,不把你们斩下长矛之下,本将军今晚决不收兵!”
鞠义长矛破空,一左一右,破开了两柄剑,不退反进,欺身杀上,一人应付两人,游刃有余,而且招式越发的凶猛。
“鞠义已经被缠住了,机会来了,亲卫营领命,本渠帅亲自领军,不惜代价,杀过去,灭中营,斩帅旗,破他们军心!”
张燕等了就是这样的机会,他知道太平道的两长老,撑不住太长时间,鞠义本身就是一个巅峰状态之下的顶级战将,别说两长老已经血气不足,哪怕血气还维持在巅峰,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必须要在这段时间突破,不然黑山军今夜,有可能会全军覆没,他心中没有绝对的把握贾诩会救援。
“杀!”
“杀!”
亲卫三百,皆为黑山精锐,而且最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太平道弟子,在太平武经上练出真气的武者,他们聚合在一起,虽然比不上太平神卫军,没有太多的军阵配合,但是战斗力却不凡,是黑山军之中最强大的核心。
他们对张燕也是忠心无比,愿意生死相随的。
张燕一马当先,麾下三百勇士所向披靡,直接攻破了中央驰道,破鞠义两方营盘,横冲直撞的杀进来了。
“他们中营在前方,破其中营,必群龙无首!”
张燕看到了鞠义部的营盘了,任何一支兵马在战场上作战,都会有核心指挥的地方,只是在意这个地方是移动的还是固定了。
只要斩了这个地方,那么各部分开的指挥就是失灵。
普天之下,除了明军因为武备堂的存在,在中小军官的培育之上花费了不少心思,让明军在中下层的指挥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中军指挥所被击溃,也不会丧失太大的战斗力。
可其他诸侯的兵马,都没有这等战斗力,大部分指挥军官集中在中上层次,意思就是端了中枢,就会让整个部署变得的瘫痪起来了。
这就是张燕今晚一战的核心战术。
破敌破营。
“杀进来了!”
“斩旗!”
“焚粮!”
张燕大喜。
不过很快这种喜悦,就被凝固在脸上了,突如其来的四周,不需要他们的点火,已经亮起来了。
在光芒之下,所有的营都是空的。
“怎么回事?”
“假的营盘!”
“不可能啊!”
“难道你不是鞠义掌战局?”
张燕勒住马缰,有一丝丝的惶恐起来了。
“黑山军,果然名不虚传!”
幽暗之中,一个声音比较突围的响起来了。
“谁!”
张燕瞪眼。
“围杀他们,一个不留!”黑暗之中的声音充满果决和杀意,随着声音响起,周围突然冒出一层层的弓箭手。
“准备!”
“放!”
左右的弓箭手普天该地的箭矢形成箭雨,覆盖了整个营盘中间,包括张燕麾下的精锐三百将士。
武艺不错,也难逃远攻的弓箭,在不断的弓箭攻击之下,不少的将士开始倒下去了,倒在了血泊之间。
“陷阱?”
张燕后知后觉,他心里面大恨:“根本不是鞠义在指挥这场战斗,是另有其人,他就是专门引诱我上党,让我深入敌营,他想要斩首!”
“撤!”
“冲出去!”
张燕竭斯底了的叫着。
“绝杀他们,一个不留!”幽暗之中,一袭青衣,无风自动,双眸冷厉,杀意四溢,声音之中,带着绝对的命令。
“杀!”
“杀!”
超过两千精锐,从左右扑杀过来了,直接围杀他们。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张燕部下亲卫乃精锐,但是面对这等局势,有弓箭压阵,又多了好几倍以上的战斗力,他们仿佛只能被围杀。
一个又一个儿郎倒下来,张燕浑身染血,瞳孔通红,却感觉无能为力,他在竭斯底里的叫着,怒喊着。
可身旁的将士,依旧在不断的锐减。
不到半刻钟,已经仅存不到一半,连一百五十将士都不足了,而且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伤。
“投降吧!”
突然进攻停止了,幽暗之中,声音响起:“张燕,投降,我放你一条生路!”
张燕在喘息。
他看着皓月当空,看着繁星点点,在看看自己身边残存不多来的儿郎,他嘴角有一抹苦涩的笑容。
降?
不能降!
不是忠。
而是一种原则,买定离手,不能给自己的太多的选择,因为选择多了,他会看不到希望的存在的。
“杀!”
张燕冷厉的回答一个字。
“杀!”
他麾下仅存的将士斗志依旧,杀意冲天。
“杀!”
突如其来的一阵声浪呼应起来了他们,这声波如同海浪一般,直接覆盖整个南城。
战场瞬间被这种突然变化给影响了。
所有人的目光在注视东翼。
“给我杀过去!”
“一个不留!”
南城东侧,鞠义部下一个营的主力,足足两三千的将士,直接被好像推土机一样推过来。
“援军?”
“是我们的援军!”
黑山军绝望之中忽然诞生希望,分散的战场在不断的增加士气,因为张燕身陷敌围之中而摇摇欲坠的形势又稳固下来了。
“阎行的主力?”
青衣文士目光幽幽,忍不住叹了一口:“还是失算了!”
“哈哈哈,天不绝我!”
张燕知道这一次,他赌对了,他森冷的眼眸扫视前方,他看到了黑影,看到黑影之中那一道青衣身影。
“杀过去!”
张燕越战越勇,他要亲自斩敌。
不过他麾下皆伤兵,哪怕爆发出更多的血勇,也难以近身,倒是把中营给贯通了,打乱了鞠义部全部的布局。
“两老不死了,今天先绕你们一命,滚开!”
鞠义本来稳的一匹的心态,因为有李文优给他撑住全局,他不担心,反而可以身入局,诱引张燕出击,斩了张燕,黑山军就会直接崩了。
但是没想到这局势变化的太快了,东翼全面溃败,他战损无数,战场瞬间都乱起来了,麾下兵马节节败退。
他急起来,自然不敢继续僵持下去,不在游斗,手中长矛凝聚浑身之力,一招破双剑,直接以伤换伤,逼得太平道两老道倒退十余步之外。
他转身返回,冲入营中。
“先生,怎么办?”鞠义有些慌了。
“撤!”
青衣文士目光有些无奈,但是决断依旧,这一点,他比贾诩好多了,贾诩好谋,但是性格不善断,当断不断,他可不一样,他善谋,亦有狠断之心,他冷沉的说道道:“失了机会了,如今阎行杀进来了,我们优势全灭,阎行兵力不多,但是绝对是精锐,西凉将士本来凶猛,如同他们又以逸待劳,除非你能多两万主力挡住他们,不然根本没办法挡住他们的脚步,再血战下去,我们会全部死在这里!”
“先生,我不甘心!”
鞠义咬住牙根,拳头纂紧了。
“不甘心也要忍住!”
青衣文士保持冷静,低沉的道:“立刻集合兵力,护送袁尚从城中撤出去,不要走东南西,走北城,只有对穿,我们才保存更多的主力杀出去,不被他们追击!”
他眸光深远,看着前方,幽幽的说道:“虽然邺城保不住了,但是袁尚在手,河北还是有希望谋一番的!”
“唯有如此了!”
鞠义不甘心却无奈,到手的功劳没有了,拿下邺城和没有邺城的状态之下投奔刘备,那是不一样的概念和待遇。
但是这时候却不是逞强的时候,他分得清楚轻重。
“集结!”
“各部撤回来!”
“主力从北面凿穿黑山主力,从北城撤出城去!”鞠义在不断的下一道道军令,迅速的应变整个崩溃的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