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攝政大明 線上看-第1086章.虎狼相聚.推薦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藩宗们这些年来所犯下的诸般罪行,可谓是数不胜数、触目惊心。
其中,最严重的那几项罪行,一旦是揭发出来,足以在朝野之间引发一场地震。
譬如说,藩宗们所控制的“八王船行”就曾经勾结倭寇侵犯苏州、残害了大量百姓,又譬如说,藩宗们还曾与户部官员相互勾结、暗中篡改朝廷的土地黄册……等等等等。
然而,这几项罪行,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了,一旦是揭发于世,不仅是德庆皇帝的脸面不好看,说不定还会牵连到赵俊臣、周尚景等权臣,甚至有可能会动摇明朝江山的国本。
所以,就算是太子朱和堉这种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也明白,这些罪行不仅不能揭开,还必须要帮着遮掩,否则就会捅掉马蜂窝,然后就是把所有人皆是蛰得满头包——哪怕朝廷高层众人对于这些事情早已是心知肚明,但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实际揭露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朱和堉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经过初步商议之后,最终还是把给藩宗定罪的突破方向,放在了“非法兼并土地”、“僭越逾规”“偷税瞒报”、“干涉地方政务”、“贩卖人口”这几项上。
这几项罪行不大不小,既能够一举重创藩宗势力、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朝野混乱、还容易收集实证佐证,又不会引起朝廷各方势力的反弹,可谓是最佳之选。
定下了大概方向之后,李传文沉吟片刻后,就再次建议道:“太子殿下,王长子朱和增所留下的那批证据之中,最关键的部分还是他这些年来与各地藩宗以及八王船行的沟通书信!
这些信件的笔迹,乃是出自于各地藩宗的重要人物,完全做不得假,足以证明福王一脉所犯下的诸般罪行,皆是与各地藩宗暗中勾结、一同行事!
所以,我们如今只需要给福王一脉定下罪行,然后就可以通过这些书信,把相关罪行牵连扩大到其余藩宗的身上!所以,咱们目前的重点,还是在于要如何给福王府定罪!”
见到朱和堉点头表示认同之后,李传文又说道:“与此同时,王长子所留下的那些证据之中,虽然也有福王府与八王船行的账册副本,皆是账目详细、数字翔实,不可谓不重要,但它们终究只是副本罢了,并不是正本,只能作为佐证,并不能盖棺定论,若是咱们想要增加胜算,就必须要想办法增加这些账册副本的说服力与真实性才行!”
而就在朱和堉皱眉沉思之际,李传文却是把目光转向了肖文轩,示意肖文轩这个时候应该提出一些建议。
注意到李传文的目光示意,肖文轩只是稍稍思索片刻,就迅速拿出了主意,快声说道:“依我看,咱们如今与福王他们既然是已经翻脸了,那也不怕得罪他们更狠,完全没必要给他们留面子,不妨是翻脸更彻底一些!
目前,趁着这场王长子朱和增的毒杀案,太子殿下已经安排厂卫们控制了整个福王府,自福王以下的王府众人,皆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软禁与监控,既然如此,咱们就借以调查毒杀案真相为由头,一方面是趁机审问福王府的众位重要人物,另一方面则是大肆搜查福王府的库房与账目,明面上是为了调查毒杀案,实际上则是暗中搜寻福王一脉的罪行证据,咱们有王长子所留下的账册副本,完全可以按图索骥、重点查实,必然能迅速收到成效!”
听到这般建议,朱和堉满是震惊的抬头看向肖文轩,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这般的胆大妄为。
要知道,福王本人毕竟是姓朱,乃是明太祖的血脉,即使是朱和堉也要称呼他一声族叔、必须要保持最基本的尊敬,在尚未真正落实罪名之前,朱和堉虽然与福王作对为敌,但也一直都不敢做得太过分,但肖文轩的这个建议,简直就是换个名目的抄家搜捕、严刑逼供,必然是要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朱和堉对于“规矩”、“尊卑”、“礼体”这些字眼,一向都是极为看重,所以他事先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手段。
另一边,李传文看向肖文轩的目光之中,则是闪过了一丝满意。
肖文轩看似谦逊低调的性格之中,一向是暗藏着许多叛道离经的激进念头,并不会受到各种条条框框的约束,这也是赵俊臣、李传文二人看重他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个时候,李传文已经决心要把事端扩大化、让朱和堉狠狠栽个跟头,所以才会示意肖文轩提出建议,因为李传文很清楚,以肖文轩的激进性子,他的建议必然是不同凡响,一旦朱和堉让肖文轩引导了思路,就必然会扩大事端。
与此同时,肖文轩并不知晓李传文的想法,他如今乃是真心为太子朱和堉出谋划策,受限于经验与性格,他也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这般建议将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如今见到李传文的满意目光,只以为是李传文的激励。
又见到朱和堉表情间的震惊与犹豫之后,肖文轩则是再接再厉,继续劝道:“太子殿下,如今时间紧迫,新钦差随时都会抵达洛阳,到时候咱们再想做什么也都来不及了,小人的建议固然是有些激进,但也是目前见效最快的法子!
更何况,咱们皆是心中清楚,福王一脉确实是犯下了诸多罪行,只要咱们下定决心搜查福王府、审问相关人等,就一定能查到成果!只是碍于规矩,当福王的罪行足以盖棺定论之前,咱们不敢提前出手搜查审问罢了!
但以小人的想法,既然咱们皆是确信福王必然是犯有重罪,也确信咱们一定能查出成果,又何必去顾忌那些规矩?究竟是先定罪还是先搜证,只是顺序不同而已,对于结果并无影响,只要咱们能够查到确凿罪证,让福王他们辨无可辩,事后任谁也不能指摘咱们。”
另一边,李传文也点头道:“文轩的想法固然是有些激进,但也是可行之策,咱们如今的首要之务就是赶在新钦差赶来洛阳之前给福王一脉定罪,只要能实现这个目标,别的事情并不是那么重要……虽是犯险一试,但成功机会不小,更何况太子殿下您这次选择与藩宗为敌,本身就是一次犯险,如今又何必再有顾忌?”
就正如赵俊臣的评价那样,朱和堉在心中拿定主意之后,固然是很难及时转变想法,但在他心中做出决定之前,却是较为容易被说服的。
此时,在李传文与肖文轩的劝说之下,朱和堉反复思索良久之后,终于是咬牙道:“好!就按照文轩的想法来办!咱们接下来就以调查增弟毒杀案的名义,彻底软禁福王众人,搜查福王府、审问相关人员,一定要彻底坐实福王一脉的罪行!”
见到朱和堉被说服,李传文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笑意。
但若是想要把事态扩大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仅是让朱和堉执行肖文轩的建议,还远远不够,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大了,也只能让朱和堉的行事作风受到一些争议罢了,还不足以让朱和堉栽跟头、吃苦头。
所以,李传文稍稍思索片刻,就打算再提出另一项建议。
然而,还不等李传文开口说话,房间外就传来一位厂卫的禀报声:“启禀太子殿下,河南巡抚张博真大人求见,说是他有重要事情要向您禀报。”
听到禀报,朱和堉不由是皱起了眉头,自语道:“张博真?他一向对于我与藩宗的这场争斗避之不及,如今又为何主动出面了?”
李传文也不清楚张博真的来意,这个时候自然是没有建议,只是请示问道:“太子殿下,要不要我与文轩二人避一避?”
朱和堉稍稍沉吟之后,摇头道:“张博真乃是周尚景的得意门生,一向是极为精明,他必然是清楚你们二人这几天与我频繁相见的消息,这个时候你们刻意避着他,只会让他心中好奇、想方设法的调查你们的身份来历,还不如就趁着今天这次机会让你们与他见上一面,就说你们乃是我在太子东宫的幕僚宾客,也省得他乱猜乱查。”
说完,朱和堉就起身领着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向着福王府的前堂方向而去。
*
很快的,朱和堉等人已经来到了福王府前堂,见到了等候于此的河南巡抚张博真。
而张博真见到朱和堉之后,也立刻是态度恭敬的行礼问安,神态之间竟是隐含着亲近之意,完全不同于此前的敬而远之。
朱和堉也察觉到了张博真的态度不同以往,命人给张博真奉茶之后,就开门见山的问道:“没想到张巡抚一大早就赶来福王府见我,必然是有什么急事吧?”
张博真依然是态度亲近,点头道:“太子殿下睿智,下官这次前来拜见,是因为从朝廷中枢那边收到了一个紧急消息,这个消息与太子殿下很有关系,所以就刻意赶来禀报太子殿下。”
朱和堉不敢怠慢,立刻问道:“哦?是何紧急消息?”
张博真的表情有些凝重,缓缓道:“还望太子殿下知晓,朝廷那边在两天之前已经做出决定,晋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佑伦为左都御史,并任命他为新的钦差大臣,负责接替太子殿下、全权调查藩宗们的乱政之罪,若是估算一下时间的话,这位王大人最多再有三五天时间,就会赶到洛阳境内。”
听到张博真的解释之后,朱和堉的表情也立刻严肃了起来。
虽然早就听到风声,说是朝廷会安排一位新钦差接替自己,但朱和堉还是没想到事情会这般快,留给他的时间也要比想象中更为紧迫。
想到这里,朱和堉也就更加坚定了执行肖文轩建议的决心。
就像是李传文所说,肖文轩的建议确实是目前见效最快的法子。
不过,与此同时,朱和堉也有些心中好奇,张博真为何会突发善心、及时向自己提供消息。
一时间想不明白张博真的立场,朱和堉下意识向着自己身后的李传文投去了目光。
李传文稍稍思索片刻,就弯身低头附在朱和堉的耳边,轻声说出了他的心中猜测:“太子殿下,这位张巡抚既然是周首辅的门人,他能这般迅速收到消息,消息来源必然是那位周首辅,他向咱们通报消息,也十有八九是出自周首辅的授意……
然而,新钦差抵达洛阳是为了接替您的权责,相互间乃是天然对立的关系,而周首辅提前向咱们透露消息,自然就是为了与那位新钦差作对……若是老夫预料不差的话,这位新钦差只怕是与周首辅的关系不睦,又或者说,这位新钦差身上所担负的责任,对周首辅不利!”
听到李传文的提醒之后,朱和堉的目光一闪,很快就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然后,朱和堉再次开口向张博真问道:“这位新钦差大臣,我从前竟是一直都没有留意过,也不知道他的背景经历,但张巡抚乃是官场老人了,必然对他有些了解,却不知能否向我介绍一下?”
听到朱和堉的提问,张博真就知道朱和堉如今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立场,但他依然是态度大方,只是深深打量了李传文一眼之后,就向朱和堉详细解释了王佑伦的背景经历,包括王佑伦当初是周尚景朝中政敌王保仁的得意门生,这些年来也是屡屡受到周尚景的“打压”等等,皆是坦言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位新的钦差大臣与周首辅之间的关系,竟然是恶劣到这般地步……
唉,周首辅进入内阁辅政已有三十余年,可谓是影响极大,门生故旧遍布于朝野的各方各面!与此同时,我朝的藩宗势力更是根深蒂固,与各地的官府、搢绅皆是关系极深!这样一来,双方的势力影响皆是这般庞大,这些年来就算是不想要发生接触也是绝无可能!
这般情况下,一旦是这位新钦差今后调查藩宗之际,一不小心把藩宗们的诸般罪行与周首辅扯上关系,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以周首辅的位高权重、足智多谋,只怕也会难以应付……张巡抚,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不得不说,朱和堉确实是成长了许多,只是受到了李传文的些许提点,就已经独自推断出了许多事情。
这一次,张博真的表情间终于是闪过了一丝尴尬,但他依然是坦然点头承认,道:“下官得知了新钦差的人选之后,心里确实存有这般顾虑……
原本,对于藩宗之事,下官身为外臣,只需要听命行事就好,并不适合主动参与,但如今下官则是担心,这位新钦差的立场不似太子殿下一般公正,所以就希望太子殿下能赶在这位新钦差抵达洛阳之前,抢先对藩宗们的罪行定好调子,等到新钦差抵达洛阳之后,也只能按着太子殿下您所定下的基调走了……下官大胆猜测,这也同样是太子殿下您的想法吧?”
朱和堉沉吟片刻,却是毫无预兆的发出了邀请,道:“既然你我的目标相同,张巡抚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张博真这一次完全没有曾经的逃避态度,立刻就起身行礼道:“能为太子殿下效力,下官自然是全力以赴。”
就这样,经过了初步试探之后,只是三言两语之间,朱和堉就把河南巡抚张博真拉到了自己这一边,相互间结为暂时的盟友关系。
事情发生得太快,李传文这一次根本来不及发表任何意见,眼睁睁看着张博真就这样轻易的加入了太子朱和堉的阵营,心中大为震惊之余,看向太子朱和堉的目光也多了一丝忌惮与复杂。
“太子殿下突然把张博真拉进来,只怕是除了时间紧迫的关系之外,也是想要利用张博真身后的周尚景,与老夫身后的赵阁臣相互制衡,可谓是驱虎吞狼之计,而他则是在两股势力的相互制衡之际坐收渔翁之利,也不必担心自己会被某股势力暗中出卖……
太子殿下能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就做出这般决定,他这段时间以来的成长速度,却是要远远超乎想象,老夫此前也是低估他了,赵阁臣想要彻底驯化他,难度也要比想象中更大得多……
不过,据老夫所知,赵阁臣与周首辅之间虽然多有明争暗斗,但相互间的默契合作也有许多次……而如今这般情况,赵阁臣与周首辅的目标并不冲突,未尝没有再次合作的可能,太子殿下想要驱虎吞狼、相互制衡,难道就不怕自己被虎狼分食吗?太子殿下固然是成长迅速,但还远远没有成长到足以利用赵阁臣与周首辅的地步吧?”
想到这里,李传文意味深长的看了张博真一眼。
张博真也注意到了李传文的目光,当即是冲着李传文善意一笑,问道:“请问这位老先生是……?”
“老夫李传文,乃是东宫宾客,还请张巡抚今后多多指教。”
听到李传文的自我介绍,张博真目光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也笑道:“原来如此,希望本官今后能与李老先生合作愉快。”
……
……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大明 ptt-第1085.最好的破壞手段.讀書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第二天,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早早就赶到了福王府,再次觐见太子朱和堉。
值得一提的是,洛阳知府郑以诚今天则是寻了一个理由躲开了,并没有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一同拜见朱和堉。
虽然说,朱和堉昨天礼贤下士的表现确实是让郑以诚心中颇为感动,但考虑到未来仕途的利弊,他依然不想与朱和堉靠得太近。
不过,郑以诚如今也算是半个赵俊臣的人,眼见到赵俊臣似乎是铁了心要协助朱和堉做事,他自然也不会轻易背叛,所以郑以诚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送出洛阳知府衙门的时候,还刻意让他们二人为自己给太子朱和堉送去一个口信,表示他一定会守口如瓶,绝不向任何人泄露朱和堉的计划,今天留在洛阳知府衙门也只是为了帮助朱和堉收集消息,朱和堉今后若是想要借助洛阳官府的力量,他也绝不推辞。
总而言之,郑以诚这个人虽然官阶不算高,但也绝对是一个官场老狐狸了,这个时候依然是谁也不得罪,任谁都能看出他在左右逢源,却任谁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对于郑以诚这种蛇鼠两端的表现,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心中有些不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郑以诚把他们引见给太子朱和堉之后,他们今后不需要郑以诚就可以随意与朱和堉相见,所以郑以诚的作用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也正如李传文与肖文轩的设想一般,当他们这一次赶到福王府求见太子朱和堉之后,虽然没有郑以诚的相伴,但朱和堉依然是立刻接见了他们,求贤若渴的态度可谓是一望而知。
当朱和堉得知郑以诚依然是寻理由退出了自己的计划之后,不由是面现失望,但他只是稍稍叹息一声,然后就很快振作起来,再次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引到自己在福王府的书房之中。
经过昨天的大致梳理证据之后,他们今天将会共同协商,制定一个初步的计划,然后就利用手中这些证据再次向藩宗们发起进攻。
却说,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进入书房之后,却发现一名神态精明的中年宦官正留在这里,负责看守福王长子朱和增所留下的那一箱子证据。
其实,昨天朱和堉引着李传文等人来到这里梳理证据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这名中年宦官了,这名中年宦官当时也同样是负责留在此处看守这些证据,很显然他就是太子朱和堉的心腹了,否则朱和堉也不会把这般重要的任务交给此人。
昨天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李传文也就没有多想,更没有仔细观察这名中年宦官,但此时李传文留心观察了此人几眼之后,却立刻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原来,这名中年宦官的身上,竟然是穿着藩王府宦官的服饰,而不是太子东宫的宦官服饰。
在明朝中后期,宦官数量高达数十万,不仅是宫中有宦官负责伺候皇帝与妃嫔,太子东宫之中有宦官负责伺候储君与太子妃,藩宗府内也同样有宦官负责伺候众位王爷与勋贵,更还有大量宦官镇守各地负责监视地方,权势足以与地方官府相抗衡。
出身于不同地方的宦官,身上的宦官服饰也有细微差别,必须要留心观察才能发现不同。
也正因为如此,李传文昨天没有留心观察,原本还以为这名中年宦官乃是朱和堉的身边太监,出身于太子东宫,但如今才发现这名中年宦官竟然是福王府的人!
太子朱和堉与以福王为首的藩宗们,如今已是陷入了不死不休的争斗之中,对于太子朱和堉而言,他手里最大的底牌就是朱和增所留下的这批证据了,可谓是至关重要、不容有失,这般情况下朱和堉竟然还让一名福王府出身的宦官负责看守这批证据?李传文一时间只觉得不可思议。
“太子殿下,却不知这位福王府的内臣是何人?昨天已经见过一面了,却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老夫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于他。”
犹豫了一下,李传文还是隐晦的提出了质疑。
另一边,肖文轩也随之发现了不妥之处,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投向这名中年宦官的眼神之中满是质疑。
太子朱和堉也立刻就察觉到了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想法,当即是宽慰一笑,解释道:“这位内臣名叫赵磊,他确实是福王府的管事太监,但也是福王长子朱和增的心腹,一向是忠心耿耿、做事稳妥!增弟他当初暗中准备好了这些证据之后,就把它们交给了赵磊负责保管,昨天也正是因为他的转交,我才能掌握这些证据,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让他负责看守这些证据,毕竟,他若是存有二心,这些证据就根本不可能交到我的手上,可以说……他也是我目前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说到后面,朱和堉的表情间忍不住闪过了一丝落寞。
听到朱和堉的解释之后,李传文也终于安心,但他看向朱和堉的眼神之中,却也多了一丝怜悯。
朱和堉如今确实是堪称众叛亲离、无人可用,作为堂堂的今朝储君,他身边最受信任的人,竟然只是一名出身于福王府的管事太监,这般惨况当真是让人可悲可叹。
但从某方面而言,这般情况也是朱和堉的自作自受,他对自己要求极高,对身边人也同样是要求极高,却根本没有考虑过普通人能否承受这般严苛要求。
内廷众监、两厂一卫,明明就应该是他最为依仗的力量,这股力量也是极为强大,但他一向是天然反感内廷干政,从前对待内廷与厂卫的态度也是极为严苛,让内廷与厂卫皆是对他充满忌惮与敌意,就连太子东宫的宦官们对待他的态度也是畏大于敬,到了最后就只能依靠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清流们,再等到清流们也纷纷弃他而去之后,朱和堉环顾四周却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
时至今日,朱和堉率领一批厂卫赶来洛阳城调查福王的罪行,但他从前已经彻底得罪了宦官势力,如今也只能是又防又用、不敢信任,很是担心厂卫们会对他背后插刀……若是他当初对待宦官与厂卫的态度稍稍宽容一些,如今也不至于身边无人可用。
“以太子殿下的这般情况,今后就算是东山再起、重拾储位,但他还有可能与内廷势力重归于好吗?
只怕是极难啊,太子殿下对于内廷势力的提防乃是源自本能,内廷势力对于太子殿下的忌惮也是根深蒂固,今后就算是太子殿下进一步成熟了、选择主动与内廷势力交好,但双方心里的疙瘩也很难彻底解开……唉,这位太子殿下的心智成熟,实在是来得太晚,有些事情一旦是最初做错了选择,事后就很难是弥补如初了……
内廷乃是皇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是太子殿下与内廷势力一直都是相互提防,就算是他今后顺利登上皇位,缺少了内廷势力的鼎力支持,也很难像是当今陛下一般威慑群臣,只怕是会成为一个相对弱势的皇帝……
恩,老夫也大概明白,赵阁臣他为何会选择支持这位太子殿下了……原来如此!”
想到这里,李传文的内心深处,对于赵俊臣就更添几分敬畏,但与此同时,他对于赵俊臣的未来前景,也更多了几分看好。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态变化,李传文很快就收敛了心中对于朱和堉的怜悯,也收敛了心中的那一丝犹豫,决心要坚定按照赵俊臣的计划行事。
而就在李传文心绪变幻之际,朱和堉也向赵磊介绍了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身份,直接表示他们二人乃是赵俊臣的心腹,并没有任何隐瞒之意,语气也是极为温和。
很显然,朱和堉对待赵磊的态度完全不同于别的那些宦官。
另一边,得知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乃是赵俊臣派来的使者之后,赵磊突然想起朱和增的当初吩咐,不由是心中一动。
“王长子当初吩咐于我,让我一定要亲手把七皇子朱和坚狼子野心的证据交给京城中枢的某位大人物手里,或是当今陛下、或是首辅周尚景、又或是阁老赵俊臣……我原本还有些心中为难,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接触这些大人物,但如今既然是见到了赵俊臣的幕僚,倒是可以趁机与他们搞好关系,今后想要与赵俊臣相见也就容易一些……虽然我未必就会把那些证据交给赵俊臣,但提前做好准备也不会有错……”
想到这里,赵磊也是态度亲热的向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行礼问好,然后则是积极主动的为众人端茶倒水,表现颇为殷勤。
见到赵磊的这般知趣表现,朱和堉不由是满意点头。
朱和堉对待赵磊的友善态度,并不仅是因为赵磊刚刚立下大功,向朱和堉转交了关键证据,朱和堉潜意识里把自己对于福王长子朱和增的感激之情投射在了赵磊身上,也是因为朱和堉逐渐成熟之后,也发现了自己无力节制内廷的未来隐患,所以就想要从赵磊开始扭转劣势。
到目前来看,朱和堉对于赵磊的表现很是满意,认为赵磊虽是一个宦官,但也算是忠心可靠,值得一用。
不过,对于朱和堉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利用手里的这些证据一举压制藩宗势力,所以他这次依然没有耽误时间,很快就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展开了讨论,一同商议后续的行动计划。
对于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朱和堉暂时还是信任的,这不仅是因为朱和堉如今身边确实是无人可用,也是因为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昨天的表现确实是迷惑了他,让朱和堉误以为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并没有收到赵俊臣的明确指示,如今只能接受自己的安排。
实际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今天的表现,依然没有让朱和堉失望,尤其是李传文身为绍兴师爷这一行当祖师爷级别的人物,诉讼与办案经验可谓是无比丰富,对于朝廷底层的现状也是异常了解,三人只是讨论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朱和堉就已经在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出谋划策之下,寻到了今后的重点突破方向。
然而,朱和堉却不知道,李传文如今已是改变了立场、领到了新的任务,他的主要目标已经不再是辅佐朱和堉收拾首尾,而是要暗中给朱和堉下绊子、让朱和堉的计划遭受失败,最终还要让朱和堉自尝苦果。
李传文进入师爷这一行当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往下辅佐过县丞、主薄这样的芝麻小官,往上辅佐过总督、巡抚这样的封疆大吏,他亲眼见证过无数次宦海变幻,也亲自参与过无数次官场攻伐,临老成为赵俊臣的幕僚之后,更是开阔了眼界……所以,他实在是暗中使绊子、搞破坏的手段了!
一个看似很好的计划,应该如何彻底破坏还让人挑不出毛病,最终只能让这项计划的制定者与推动者自食其果?
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事态扩大化!
什么?你要反腐抓贪官?好啊,那就让官场所有人皆是受到调查,哪怕只是贪墨了一两银子也要重惩严办,最终就让所有官员皆是人人自危、无心公务,最终自然也就会影响民生,百姓们也会怨声载道。
什么?你要宣扬儒教?好啊,那就刻意把这件事情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让所有官员皆是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学习儒教精神,挤压正常的办公时间,造成大量的政务积压,最终也就彻底打乱了官府的正常运转!
什么?你要整顿文坛风气?好啊,大好事,文字狱听说过没?牵强附会、强行理解这种事情懂不懂?鸡蛋里挑骨头更是人类本能!最终也就把大量的无辜文人也卷入其中,造成整个儒林的混乱,然后你的名声也就彻底臭了!
古今中外,类似的例子,可谓数不胜数。
这个方法,极为简单有效,以至于李传文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在心中想要好了具体计划。
定好对策之后,李传文抬头看了朱和堉一眼,只见到朱和堉此时依然是精神振奋,显然是信心十足,想要大干一场。
“太子殿下,对不住了!”
然后,李传文的内心深处,再次生出了与昨晚完全相同的感慨。
但这一次,李传文已经不再犹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