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32.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横亘在两仪池与天罡池之间的,是一片如同黑色幕帘一般的屏障。
这片屏障并不阻止其他剑修进入,而往返穿越也没有任何影响。
与其说这个屏障是在阻隔剑修的进入,倒不如说它是在隔绝两仪池内的魔气散布。
是的。
哪怕是不能进入洗剑池的其他修士也都知道,两仪池内弥漫着大量的魔气。
在这里面除非是意志足够坚定的人,否则的话很容易就会受到心魔的影响,最终变得疯癫——这已经是那些实力或意志不足者最幸运的下场,更多的是在这个两仪池内走火入魔,最终修为尽失,成为倒在两仪池内的白骨。
很多人相信,横亘在两仪池与天罡池之间的屏障之所以是不详的黑色,就是因为这里是被无穷无尽的魔气不断侵蚀的结果。
而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
没人知道。
但此刻!
那道横亘在两个地域之间的黑色屏障,却是在不断的变淡。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朱元和奈悦两人,踩着飞剑,悬停于半空之中。
他们的脸上,满是震惊惊恐之色。
“这……这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因内心的惊颤,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此时屏障的变化,也已经明显到了不止朱元和奈悦两人才能看到,所有还呆在天罡池与两仪池内的剑修,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屏障上那浓郁到从未化开的黑色魔气,已经彻底消失了。
“咔——”
“咔咔——”
有清脆的破裂声响起。
肉眼看不到的裂痕,正在屏障上密布着,并且以惊人的速度扩散着。
“啵——”
如泡沫般破裂的声音,在所有剑修的心中响起——不止是呆在两仪池和天罡池地域的剑修,几乎是所有还在洗剑池秘境内的剑修们,他们的内心在这一刻都响起了这声微响。
每一个人,在这一瞬间都产生了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莫名的恐惧感,在所有人的心中升起。
“有人放出了两仪池内被封禁着的东西……”朱元轻声低喃,“走!”
“可是……”奈悦的脸上犹有迟疑。
“那不是我们可以应对的东西!”朱元喝道,“走!”
……
“走!”
身穿紫云剑阁宗门服饰的中年男子,咆哮出声:“快走!”
“为什么急着走?”
苏安然的嘴唇张合,但是发出来的声音,却并不是苏安然的声音。
而是,一道有些带着独特磁性韵味的低沉沙哑嗓音。
有点像是后世所谓的烟酒嗓,又有点像吼到声带受伤的嘶哑,但很微妙的是,声线里却又蕴含着某种撩人的妩媚。
墨绿色青衫男子和林锦娜两人的神色,已经彻底变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变得比看到苏安然堕魔时的模样还要恐惧。
脸上的血色,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彻底消失了。
“夺……夺舍……”
“呵。”苏安然笑了。
苏安然的长相是属于比较清秀的那种类型,虽然给人的感觉相当阳光,但实在很难将“英俊”、“威猛”等之类的词汇套用在他的身上,对某些要求较为严格的颜控女性而言,苏安然甚至只能算得上是“长得不丑”的范畴。不过或许是因为他修炼的缘故,所以他身上有一股非常独特的气质,这气质让他较为清秀的长相也变得有些不凡。
但整体而言,他的五官线条还是属于比较硬朗,是非常典型的男性面容。
可这会当他嘴角轻扬,脸上、眼里都满是温柔笑意的时候,在场的几人却还是感到了一种非常独特的妩媚。
那是一种很难言述的柔和美。
“天清地浊!四时如令!”墨绿色长衫的年轻男子,突然猛喝一声,“封禁!”
天地间,陡然传来了一股独特的气息。
气息里让人觉得一阵舒爽,身体里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这一瞬间,林锦娜、墨绿色长衫的儒家弟子、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都感到一股豪气在心中舒展,一时间竟是不再感到手脚冰冷,从苏安然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魔气息也被驱散了不少。
甚至,他们还闻到了一股墨香。
璀璨的金色光芒,一道接一道的从地底迸射而出。
一共八道。
其中四道分别从苏安然的前后左右迸射而出,代表着四方。
另外四道,则从四个斜角位置迸射而出,只不过距离稍稍拉开了不少,形成了内外之别——内圈是代表着正四方的四道金色光柱,外圈则是代表着斜四方的四道金色光柱。
金色光柱越是往上,颜色就越发的深沉。
到了顶端的位置,那更是近乎呈现出一种黑色。
八道金光,彼此共鸣。
将周围的空间彻底封锁住,形成一个极为稳固的特殊空间。
这应该就是墨绿色青衫年轻人所谓的后手了。
他在这里布下的法阵,显然并不止一个之前那个用来困住苏安然,并且通过引导魔气来让他入魔的法阵。他还充分考虑到了在苏安然入魔失去理智后,以儒家的浩然正气来封锁住苏安然的第二重法阵。
“浩然正气?”在几人看来已经被夺舍了的苏安然此时正微皱着眉头,“洗剑池虽说并非只有剑修才能够入内,但不是剑修进来也没什么意义。……看起来,你们应该是在这里埋伏了许久。”
看到“苏安然”并没有什么特殊举动,墨绿色青衫的年轻男子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但他却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他对自己的实力如何,认知相当清楚,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将这个夺舍了苏安然的女魔头困在这里多久。
此时,他所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次“交流”的机会而已。
“这位尊者,我有些事需要和您说一下。”
“霍安,你疯了!?”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一脸惊恐的喝道,“趁着你的法阵现在困住他,我们应该立即离开这里!等她脱困,我们都会死的!”
“闭嘴!”林锦娜转过头怒视着这名中年男子。
她已经明白了墨绿色青衫年轻男子的用意。
“这位尊者,我们没有任何恶意……”林锦娜开口,但似乎是觉得此时以浩然正气的法阵困住了这名女魔头,实在没有说服力,所以便又改口说道:“我们并不是针对您。……我们只是,和您夺舍的这具躯壳有些私怨。”
“哦?”苏安然挑了挑眉头,“私怨?”
“尊者有所不知。”林锦娜开口说道,“这苏安然作恶多端,凡是他进入过的秘境,最终都会被其摧毁,在玄界已是惹得神憎鬼厌了,因而玄界修士都称其为‘天灾’。而此次他进入这洗剑池秘境,便是要将洗剑池秘境给摧毁,我等几人看不过眼,所以才会对其设伏。”
“那这和引其入魔,又有何干系?”
“我们……不方便直接动手。”名为霍安的儒家弟子,脸色有些难看,“此獠的师尊,乃是玄界当世五帝之首,这也是苏安然为何敢横行于世的底气所在。所以我们若是引其入魔,由其发性杀人,此秘境内所有剑修皆是见证者,届时群起而攻之,诛杀此僚,那便与我等毫无干系了。”
“呵。”苏安然瞄了霍安一眼,然后又笑了,“不愧是稷下学宫的弟子。以玄界为棋盘,以众修为棋子,这借刀杀人的法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娴熟。”
霍安的笑容有些牵强和尴尬:“让尊者见笑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尊者。”林锦娜一脸情深意切的说道,“苏安然此獠的师父横行无忌,他的一众师姐也都是不讲理的疯子,您如今夺舍了他,等于是交恶了太一谷,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您的。届时若是您落入太一谷的手上,恐怕……”
她的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仿佛有言却又不敢明说,略微停顿了片刻后,方才露出一脸豁出去了的仗义执言神色,沉声道:“只怕届时您会被太一谷挫骨扬灰,如此一来,您好不容易才得以脱困的神魂就会彻底……消散了。那太一谷的谷主,也就是苏安然此獠的师父,毕竟是当世最强之人。”
话说到这里,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就算脑子再不好,也终于回过味来。
引苏安然入魔没问题。
导致苏安然堕魔也没问题。
或者说,在这两种情况下,让苏安然堕魔才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入魔的话,还有可能被救回来,但一旦堕魔的话,那就再也不可能被救回来了——苏安然在入魔的情况下,藏剑阁将其击杀的话,还是存在着一些隐患的,毕竟太一谷真的不管不顾的发起疯起来,人族这边肯定吃不消;但若是苏安然堕落成魔的话,那么藏剑阁将其击毙就是名正言顺了,纵然万剑楼和万道宫和太一谷走得比较近,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声援太一谷。
可以说,届时的太一谷真的还想找藏剑阁的麻烦,那就会彻底成为孤家寡人,被整个玄界群起攻之。
但如果苏安然是被夺舍了……
那他们引诱苏安然闯入两仪池,导致苏安然被夺舍的三家,下场就会非常的严重了。
不说后续会如何,但他们可以预知的一点就是,如果藏剑阁不想被打入邪魔外道的行列,那么藏剑阁肯定会是第一个翻脸,将自身从此事之中摘离。
三个人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成为牺牲品,那么他们自然就有共同的利益了。
林锦娜姑且不提,所为之事肯定是邪念剑气本源。
但霍安和这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皆是有家族亲人的羁绊,尤其是身为儒家弟子的霍安,更不应该于此时出现在这里,所以他们自然必须必须要想个法子逃脱当下的绝境。
苏安然挑了挑眉头:“哦?那你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林锦娜开口说道,“只是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让您一试。”
“说说。”
林锦娜望向霍安,后者顿时明了她的意思,当即便开口说道:“我……认识藏剑阁一位前辈。……这藏剑阁就是如今负责这洗剑池秘境的宗门……”
后半句,是霍安在对苏安然解释这藏剑阁的地位。
林锦娜没有开口。
她是左道宗门的人,此次也是因为窥仙盟的邀约而至。
但她知道,霍安和那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都是窥仙盟的人,代表的是窥仙盟。而此次窥仙盟不仅说动了他们奉剑宗,还说动了藏剑阁——若非藏剑阁做了一些手脚,她们奉剑宗和霍安都不可能进得了洗剑池秘境——所以林锦娜相信,霍安肯定有办法联系上藏剑阁。
只是让林锦娜没有想到的是,霍安的言辞里,竟是透露出窥仙盟十五仙之一的庄主,就是藏剑阁的一位大人物!
片刻之后,霍安便说完了自己的计划。
当然,林锦娜也从旁补充了一些。
苏安然了然的点了点头:“所以按照你们的意思,我若是想要真正的脱身,就是配合你们演一出戏,让这苏安然堕魔的模样彻底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然后由你知会藏剑阁的那位长老假意出手,届时我再脱身离开,让这苏安然死在对方手下,由你们重新再给我找一副躯壳?”
“是的。”霍安点了点头,“这便是唯一的办法了。否则的话,若是太一谷的谷主赶来,尊者恐怕就无法脱身了。……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尊者实力不行,只是……您这才刚刚夺舍,恐怕实力很难彻底发挥吧。”
“确实。”苏安然点了点头,“只能发挥大概一半的实力而已。……不过,既然你们知道我是夺舍,那么你们应该不会不知道,短时间内我再次神魂出窍的话,很可能会魂飞魄散吧。”
说到这里,苏安然面色一寒,身上的气息猛然一炸,霍安封锁住苏安然的八道金色光柱,当即炸裂:“你们敢耍我!”
“尊者息怒!”
三人心中亡魂大冒,连连告饶。
在苏安然身上气息爆发而出,彻底毁了八道金色光柱的瞬间,林锦娜和霍安便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苏安然已经有了近乎于道基境的修为境界。而这居然还只是对方全盛时期的一半实力而已,那么对方若是处于全盛时期的话,那么实力该是如何?苦海境?还是已经……登临彼岸?
但让他们心中更为惊恐的,则是实力如此强大之人,又为何会被封印在这两仪池内?
“尊者,我们的意思是让苏安然死在这位藏剑阁长老的手上,但又并未说什么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暗度陈仓的手段,让您进入藏剑阁潜修一段时间,等到您的神魂彻底恢复,能够再度出窍的时候,我们再将这苏安然杀死。……毕竟,我们为您寻找一副适合的身躯,也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这一次开口的,是林锦娜。
作为如今被外界称为邪命剑宗的奉剑宗,寻找一副合适的身躯,自然不是问题。
“原来如此。”苏安然眉头一挑,怒气消散,看起来显然是心动了。
这个面部表情动作,让林锦娜心中大定。
她已经可以肯定,这苏安然的身躯和内里的那道不知何人的神魂契合性必然不高。当然就算契合性不差,但性别上的问题依旧相当明显,所以若是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对方肯定会选择一具女性身躯,而非苏安然这个男性。
“不知尊者如何称呼?又因何事会被封禁于此。”
“我?”苏安然望了一眼林锦娜,嘴角轻扬,“自斩一半神魂淬炼本命飞剑,结果种下了走火入魔的因,心生嫉妒而结果,于是杀了我这一脉的大师兄,还害死了大师姐。”
林锦娜三人手足冰冷。
这,也是一个狠人啊。
“咳……”最终还是霍安轻咳一声,打破了某种沉默死寂的氛围,“修道艰险,走火入魔也绝非自愿,此事也怪不得尊者。也幸得尊者分离出一半的神魂潜藏于此,才有了今日的复苏,这是天道给您的一次新生机会。”
“不愧是稷下宫学子,纵横话术与借刀杀人之法,皆是炉火纯青。”
霍安神色尴尬。
林锦娜急忙开口圆场:“如今我等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还望尊者告之名讳。”
“我?”苏安然望着三者,脸上神色似笑非笑。
这个表情,让三人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毕竟从刚才对方所说的被封禁于此的原因,他们就知道眼前这个狠角色就算不是魔头,距离魔头也肯定不远。但转念一想,眼下他们和对方也算是初步达成了共识,至少在给对方找来一具新的身躯之前,双方应该不至于会翻脸,所以心中稍定。
“你们可以称我为……”苏安然笑了笑,“石乐志。”
略微顿了顿,石乐志的脸上露出一个更为妩媚的笑容:“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称呼。”
“什么称呼?”
心中的危机感更盛,但林锦娜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苏夫人。”
“苏夫人?什么苏夫人?”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还没反应过来。
但林锦娜和霍安却是已经发出一声尖叫,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跑。
“苏安然的妻子,可不就是……”
“苏夫人。”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418. 朱元的系統閲讀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朱元脸色难看的望着近在咫尺的苏安然。
若是时光可以倒流,他肯定在眉心胀痛预警的那一刻,就选择走人,绝不在此逗留。
“你找了我多久?”朱元沉声问道。
“朱师兄说什么呢。”苏安然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只是途径此处时,恰好看到了你,所以来打个招呼,毕竟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不是吗?”
苏安然刻意在“老熟人”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朱元面色沉重,却也意识到了有些问题不好继续纠缠。
“借一步?”
“好啊。”苏安然笑了笑,然后回过头望着奈悦和赫连薇二人,“你们且在这里等我一下。”
“是。”奈悦脸上虽有疲色,但还是很认真的做出回应。
含羞草赫连薇也轻轻点了点头。
朱元转过头,目光在奈悦和赫连薇两人身上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皇甫,你看着点。”
以他的修为境界和眼界,自然已经看出,赫连薇已是半只脚踏入凝魂境,只要能够凝练出第二神魂,便可算是真正的凝魂境。而像她这样还没凝练出第二神魂但却又可以算是准凝魂境修为的人,他们北海剑宗这边除了皇甫嵩外,还有一人。
虞安。
她是这次北海剑宗本命境内门大地的第二名,以半招之差输给了皇甫嵩。
但此前她所修习的只是北海剑宗的普通剑阵图谱,并非五大传承绝学。
一时间,北海剑宗高层纷纷震惊,之后翻阅她的履历评价,才知晓此女的修炼天资不佳,曾被传功长老评为丁上,所以也没在其身上投入多少资源。但此次大比之后,才发现此女的心性之坚韧远超常人,甚至杀性极重,甚至还有一股宁死血战的气质,所以被门主收为真传弟子,赐予了《四绝剑阵》这门五大绝学里杀伐第一的剑阵。
按理而言,她的重要性绝对要比皇甫嵩高。
但正所谓人非完人,虞安有着非常致命的性格缺陷:宁死不退。
说白了就是头铁、倔脾气,哪怕明知不敌但只要被激的话,那么哪怕此战必死也一定要咬下对手一块肉。
如果让这人负责整个队伍的领队,恐怕北海剑宗进洗剑池的第一天就会全员战死了。
皇甫嵩都不一定压得住她。
朱元在这支队伍里,有差不多一半原因就是为了压制虞安,别让她发疯。
此刻朱元说的这句话,就是怕这两位万剑楼的弟子不小心和虞安发生冲突,到时候局面就有些难看了。
“是。”皇甫嵩显然也知道朱元的意思,急忙应声,然后分出起码一半的注意力落在旁边孤身坐着的一名少女身上。
虞安有相当致命的性格缺陷,三言不对两语就要跟人签生死状,所以宗门内自然也没什么朋友。
似是感应到皇甫嵩的目光,虞安抬起头望了一眼皇甫嵩。
目光淡然。
然后才像是刚发现到有其他人在一般,又转过头望向了奈悦和赫连薇。
目光明亮。
这一刻,皇甫嵩突然有些头皮发麻!
……
“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
朱元和苏安然两人走到数十步外,依稀只能看到北海剑宗其他门人一个身影轮廓的地方后,两人才默契的止步。
“朱师兄,我们好歹也算是一起并肩作战过。”苏安然笑了笑,“严格来算的话,我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朱元沉默不语。
他因为自身多了一个任务系统,且这个系统相当死板的缘故,所以常年受其连累,导致自身风评极差。
可他又能怎么办?
他不想窝囊的死去,所以自然就变成了其他人眼里的不择手段。
直到遇到苏安然,他已经可以开始绕开一些系统的处罚,行事方面多了选择,如今的情况才略微有些好转——虽还没彻底扭转风评,但起码如今在师门新生代里也算是有点口碑。
但朱元也很清楚,苏安然如此帮自己,可不是因为对方乃是一个圣人,只能说是各取所需罢了。
他虽不懂“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记好了价格”这句话,但他也知道,当初在龙宫遗迹秘境内的事,可算不上报答——尤其是,苏安然也懂得如何激活他的系统。
如果玄界里有谁是朱元此生一辈子都不希望见到的人,自然是非苏安然莫属。
因为在他看来,与苏安然的会面,完全就是在与虎谋皮。
“你我都不是三岁稚童,而且这里也没外人,就用不着说这种不着调的话了。”朱元沉声说道,“有话直说吧。”
“好,爽快。”苏安然点了点头,“我要三个天罡池的灵气节点。”
“这不可能!”朱元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绝,“这次洗剑池秘境有多复杂,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没有哦。”苏安然又笑着说道。
“你……”
“朱师兄别急嘛。”苏安然摇了摇头,“我来给你分析一下吧……”
“你能代表北海剑宗,我这边也能代表万剑楼,我们两方联手就相当于占了两个圣地的名分,那么其他人再想要出手也肯定是要好好的掂量一下。三十六上宗里,天玄门和紫云剑阁已被证实不足为虑,那么剩下的御剑宗和游云山庄,如果能够都争取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争取一个过来。”
“七十二上门里,我看好的是风花雪月四宗,如果我们几方能够联手的话,就算是风花雪月四宗也必然不介意跟我们一起行动。所以严格算起来的话,其实我们的敌人最多只有一个藏剑阁,以及可能其他几个七十二上宗的剑修宗门……但我们又不打算拿下整个天罡池三十六个灵气节点,所以其他人自然也犯不着和我们纠缠不休。”
“你说得倒是轻巧,但你是否有想过其他宗门的态度?剑修圣地除了我北海剑宗和你能全权代表的万剑楼,以及跟万剑楼对立的藏剑阁外,可还是有一个灵剑山庄的。若是他们和藏剑阁联手的话……”朱元冷笑一声,“那你又要如何应对?而且据我所知,御剑宗此次进入洗剑池,很大原因可是冲着你来的。”
“天罡池又不是最好的洗练池,前方还有一个两仪池呢。”苏安然撇了撇嘴,“我在天罡池讨要三个灵气节点,过分吗?只要其他人的要求也不是那么过分的话,这笔买卖完全做得。”
“异想天开。”朱元冷哼一声,“我实话跟你交个底吧,我们北海剑宗最少需要三个灵气节点,若是有多的话自然也是多多益善,而以我们的实力,不去跟其他人争两仪池的灵气节点,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守下三个灵气节点也并非难事,为什么还要跟你合作?”
“因为我吃定你了啊。”苏安然笑了,“朱师兄只要你还受限于‘任务系统’,那么你就没办法绕开我。”
朱元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苏安然倒是全然没有因为朱元的实力远胜自己因而感到不安。
因为事实上,的确如他所言,朱元在他眼里被吃得死死的——朱元的任务系统非常奇葩,根本不会给朱元选择接受或者拒绝的权力,一旦触发任务的话就直接强制让朱元领取任务。而之后只要朱元无法完成任务的话,那他就会受到任务失败的处罚,回报越大的任务,处罚就会越严厉。
一般人自然不可能触发朱元的任务系统,让这个系统做出回应。
可苏安然是什么人?
对系统的利用,他甚至比朱元这个当事人还要清楚。
“合作吧。”苏安然的声音轻轻响起,“你我联手组成一个阵营,吸纳更多的剑修加入我们,我们可以拿下整个天罡池的所有灵气节点……”
“住口!”
听到苏安然那略显魅惑的语气,朱元脸色大变,气势猛然爆发。
但苏安然显然早已知晓朱元的举动,脸上一笑之际,身形便泥鳅一般的滑了出去,避开了朱元爆发力最猛的擒拿——如今的苏安然,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修为不足的苏安然了,他和朱元如今之间的差距仅仅只是一个小境界而已,所以在感受到朱元的气机爆发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做出了闪避的动作,甚至都不需要石乐志帮忙。
而苏安然的声音,也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哪怕就算拿不下所有的灵气节点,最起码也能够占据一半之多。到时候我可以对外声明,此举皆是你的号召,这可是大大提升你声望的最佳时机,是可以让你名震玄界的机会……”
一招擒拿没得手,朱元心中苦闷。
新的气运传承轮回都要开始了,他还要个狗屁的名声啊。
接下来已经是皇甫嵩、虞安的时代了,这名声对他而言根本就毫无价值!
朱元反手一抬,已经不再只是简单的出手了,他周身气机很快就转变为真气,数道有形剑气开始在他的身边浮现。
“……如此一来,北海剑宗就可以看到你的价值,你在宗门内的地位就会得到大大的提升,届时你也可以接触到更高明的功法典籍,真正成就大道。”苏安然看到朱元的身边有剑气浮现,明显是要布下剑阵,语气也急了几分,“我只要三个灵气节点,剩下的不管占了多少个灵气节点,具体要和其他人如何分配也皆由你做主……”
朱元身边的数道剑气快速的散开,并且精准的落在了不同的方位上,隐隐约约间竟是产生了某种彼此牵引的感觉。
无数更为细微的剑气,在这些剑气所停留形成的包围圈内,缓缓诞生,竟是如同一条条银色的游鱼。
游鱼银鳞阵!
朱元如今的修为,自然是做不到一念布阵,但他钻研这个剑阵如此之久,自然也是掌握了一些快速布阵的小技巧。此时他也只不过是想让苏安然闭嘴而已,并不求杀伤敌人,只是不想让苏安然继续触发自己的任务系统。
别人不知道。
但朱元却还是清楚的。
自己的任务系统被激活,需要满足三个条件。
即说明、目标和奖励。
最开始他没注意,在和苏安然的交谈中,被对方轻而易举的上了套,完成了“任务说明”的步骤。
而之后等他意识到问题时,苏安然已经开口说出了后续的步骤。
此时苏安然所说的“我只要三个灵气节点”就是涉及到具体的“任务目标”了,包括其他的“拿下所有的灵气节点、最起码占据一半之多”等几句,也都是“任务目标”的判定条件。
所以朱元现在便只能抢在苏安然说出“任务奖励”之前,逼对方停下了。
“石乐志——!”
苏安然的神海里,猛然发出一声轻喝。
“嘻,还以为夫君这次不需要我出马呢。”
石乐志调笑了一声,但她的动作却也是一点都不慢。
在苏安然的身边,同样有一股剑气涌动。
但却并不似朱元这般细微,而是一股相当庞大的剑气,宛如泉涌一般的环绕在苏安然的身边,竟是将苏安然的全身都彻底护住,彻底防下了朱元的所有细微剑气侵袭。
只看到这一幕,朱元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他的剑阵只是临时布置,根本无法调用太多的力量,勉勉强强用来防护或者骚扰还可以,但想要进行如同攻坚战一般的战斗,那就真的是力有不逮。
轻叹了一口气,朱元也散去了自己的剑阵布局。
他知道,他输了。
“……我会推荐你为盟主,并且也支付适当的报酬。”苏安然的声音,果不其然的再度响起,“如此一来,你不仅能够收获名声,同时还能和万剑楼也搭上线,为你的师弟们开始铺路。甚至,还能得到我大师姐亲自炼制的一颗高品灵丹。”
“我要指定灵丹。”
既然已经无力挽回局面,朱元当然也是要开口争取自己的权益。
这一点,还是那次和苏安然在龙宫遗迹秘境碰面后学会的技巧。
苏安然先是一愣,旋即才笑道:“可以。……由你亲自指定的灵丹,只要我大师姐能够炼制,我都会帮你搞定。”
“唉。”
几乎是苏安然的话语刚落,朱元就听到了自己的智障系统终于在凑齐了三要素后,响起了“触发任务”的声音。
而在任务目标那一项里,也果不其然的出现了【最少占据十八个天罡池灵气节点(2/18)】的标记。
但最过分的是,任务目标要求里居然还有成员的限制。
【拥有八个加盟宗门(3/8)】
算上他自己所代表的北海剑宗,苏安然的太一谷,赫连薇的万剑楼,可不就是正好三个。
这意味着,他最少还需要再找到五个宗门的加入——恰好也就是苏安然之前提及的风花雪月四宗,以及游云山庄和御剑宗二者其一。
而朱元再往下看,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
因为这个任务,还有非常罕见的额外奖励条目。
但要求是灵剑山庄加入其中,并且占据天罡池的三十六个灵气节点。
“你必须得想办法把灵剑山庄也邀请加入。”
“为什么?”苏安然愣了一下,“我刚才说的那么多条件,你的任务系统不可能直接给你发布一个强制要求灵剑山庄加入阵营的限制啊。”
“你果然知道如何正确的触发任务目标!”
听苏安然的口气,朱元哪还不明白,从最开始苏安然和自己说事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落入苏安然的陷阱了。
苏安然笑了一下,但他不反驳便也代表着默认了。
朱元虽心中有口郁气,但还是开口回答了:“你触发的这个任务,有额外的奖项。……只要能够邀请到灵剑山庄的加入,同时拿下三十六个天罡池的灵气节点,我就可以直接晋升镇域,获得领域。……我需要这个奖励!”

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起點-396. 葬天閣的變化相伴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这里就是葬天阁?”
苏安然抬头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黑色大地,一脸惊奇的说道。
葬天阁昔年好歹也是名门大宗,而玄界名门大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占地面积相当的广袤,等闲便是一座山峰、一条山脉,而玄界也往往是通过占地面积来判断一个宗门的强大与否。
葬天阁的范围,苏安然只一眼望去,恐怕就得有数十上百平方公里,可想而知昔年是何等规模。
“东州只有一处魔域。”东方玉语气淡然。
但他斜了苏安然一眼时,脸上的神色分明是在嘲笑苏安然的无知。
“嘿。”苏安然也不以为意。
苏安然虽有个“莽夫”的绰号,但他又不是真的没脑子,所以临行前,他就通过方倩雯向东方浩借人。
当代东方家的七杰,一个现在是废人,一个去了剑宗秘境,一个被罚面壁思过,一个伤势未愈,一个在诸子学宫上课,一个在教青玉功法,所以剩下能够出来行走的,自然就只剩东方玉了。
本是想避开苏安然这个家伙,不想牵扯到葬天阁之事的东方玉,就这么被东方浩这位家主钦点着上班营业,他内心的恼火之处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同行者,除了东方玉之外,还有空灵。
本来苏安然是打算让空灵留守在大师姐方倩雯身边的,但方倩雯听闻苏安然要来葬天阁救人,便将空灵也一并打发出来。反正只要方倩雯还在东方世家的一天,那么她就是绝对安全的,不会有任何危险可言——任何就算对其心怀不轨之人,都不会在东方世家闹事,东方浩也绝不允许这一点发生。
否则黄梓打过来的话,他是真的挡不住。
“我们要怎么进去?”空灵开口询问道。
“用脚走进去。”东方玉翻了个白眼,“葬天阁这片地域,你要是敢御空而行,你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我发现很多地方,似乎都不能御空?”
“因为一是有禁制,二是对环境不熟悉。”东方玉说到这一点,脸上的神色就严肃了不少,“尤其是五绝十凶,千万不能御空,谁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些什么禁制和奇怪反应。拿西州的天魔阁来说吧,你只要敢御空,你就等着被血魔吸成人干吧。……至于险地,则要看具体的环境,不同的险地情况都不一样。”
空灵开口问道:“葬天阁这里就是不能御空飞行?”
“是。”东方玉点了点头,“你别看现在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你踏入葬天阁其中的话,就会发现整个天空都被魔气环绕着。所以在里面御空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是把你自己送入到魔气之中,寻常修士能够坚持一炷香便算了不起了。……但哪怕像我这般天才的修士,最多也就是一个时辰。”
一刻钟是十五分钟,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
苏安然撇嘴:说人话不行吗?
他不喜欢这类家族历史悠长的世家子弟的其中一个原因,便在于他们总是喜欢偏古话的交流方式。
时、分、秒,这一套计算时间的单位体系是由黄梓提出的,而因为其所具备的简洁性,也更容易让人记忆的特性,所以如今玄界基本都是采用这一套计时方式。
但那些家族底蕴深厚,或者家族历史悠长的世家,对此却不屑一顾,他们采用的依旧是时辰制和百刻制。
例如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一炷香是两刻钟,一个时辰有四刻钟等。
“先进去看看吧。”苏安然叹了口气,“希望来得及。”
若非无奈的话,他其实也不想让东方玉跟着一起来。
但东州毕竟是东方家的地盘,东方玉对葬天阁如此了解,想必东方家对此地也是有过调查,所以人生路不熟的苏安然自然是需要一个导游来带路。
“等等。”东方玉伸手阻止了苏安然的鲁莽行动,“葬天阁的情况比较特殊,里面有迷障,哪怕你是按照原路走,照样也会迷路。如果你不想进去后就找不到出来的话,那么就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准备。”
“你之前居然没告诉我?”苏安然一脸恼怒。
“葬天阁算是半个秘界,勉强可以跟秘境扯上关系,反正你是天灾,任何秘境都困不住你。”东方玉一脸淡然的说道。
“那你还要做什么准备,直接跟我进去不就好了。”
“我只是不习惯把希望全寄托在别人身上而已。”东方玉斜了苏安然一眼,一脸不屑,“就像我跟你之间的交易,不也没有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吗?……你说我两头投注也行,我并不否认。于我而言,利益高于一切。”
苏安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所认识结交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脾性相近者,套用游戏术语里的一句话,就是彼此相性契合。因此这次宋珏开口求援,苏安然想也不想就立即过来驰援——至于其中有几分愧疚心思,那就只有苏安然自己才知道,但总而言之,在和宋珏后来的接触里,苏安然都相当认可宋珏的脾性。
空灵默默的站在苏安然的身后。
但从东方玉开口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她望向东方玉的眼神便多了戒备。
她只是对生活常识有所欠缺,所以被苏安然忽悠着成了剑侍,顺便也被苏安然给重塑了一下三观——简单点说,就是空灵变成了苏安然的形状。不过这并不代表着空灵就真的是愚昧无知的人,至少她明白什么是两头下注,而这一点恰好又与她的三观格格不入,所以空灵并不喜欢东方玉这个人。
“这是以子母蚁虫为主料制成的特殊罗盘。”
东方玉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
锦盒里面镶嵌着一个类似于指南针一样的物件,只不过作为指针的物件却是一条被晒干的虫尸。
而除了虫尸外,在锦盒内还有一块如同琥珀一般浅褐色的暖玉,暖玉内封存着一条看起来有些像蚁后的古怪虫子。
东方玉先是将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将那枚琥珀暖玉放入其中,然后便在土坑内布下一个法阵后,才将其重新填上,又用脚踩实后,便又拿出令旗和阵盘再做了一个大阵覆盖其上。
“这个罗盘,永远只会指向母虫,所以只要将母虫埋好,就不怕在有迷障的地方迷路。”东方玉缓缓说道,“不过这地方,终于不太平静,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生物经过,所以多做几层布置,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还是很重要的。”
苏安然和空灵彼此微微点头,表示学到了。
“你拿着,进去走个一、两百米,然后再顺着罗盘指示的方位回来。”东方玉开口说着,同时将罗盘递给了苏安然。
“为什么?”苏安然一脸茫然的指着自己。
“为了稳妥起见。”东方玉缓缓说道,“你进去之后,一刻钟内没出来,起码我还能想办法把你找到然后带出来。如果我进去一刻钟后没出来,你能找到我并且把我带出来吗?”
苏安然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进葬天阁。
仅一线之隔,前方是葬天阁的黑色大地,而后方则是寻常的葱绿草地。
苏安然迈步走入其中时,他能够感受到身体仿佛穿过了某种特殊的能量区域——有点像是大热天的时候,走进那些用开着空调,然后厚塑料布进行隔热的小餐馆。
精品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396. 葬天閣的變化
一股阴冷的感觉,瞬间刺激着苏安然的全身。
“夫君,这里不对劲!”
几乎是在踏足葬天阁的瞬间,苏安然神海内沉睡着的石乐志便苏醒了。
“怎么了?”苏安然一边回应着,一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罗盘。
罗盘上那条被制成指针的虫尸,正指向他的身后。
而在苏安然的身后——他回头看了一眼——便见依旧是一片如同葬天阁一样的大地,而非自己之前走入葬天阁时的原野。理所当然的,空灵和东方玉自然也就不可能在自己身后了。
“这里的魔气,太过活跃了。”石乐志的声音,显得相当的严肃,“而且还有一股……很奇特的气息。”
“活跃?”苏安然有些疑惑,“你指的是什么?”
“就是活跃。”石乐志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寻常魔域的魔气,哪怕再浓郁,实际上也只是死物。但这里的魔气,给我的感觉却更像是活物。……就我们进来的这么一瞬间,便已经有数拨魔气正试图侵蚀夫君你的神海了,这里肯定有什么特殊的魔物苏醒了。”
“果然。”苏安然叹了口气,“宋珏毕竟也是经历过妖魔世界的人,对这些妖物魔物肯定有一定的了解,但她还是栽在这里,得向我求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苏安然心中有了决定,当即转身就走。
他可没有打算像东方玉说的那般,什么往前走个一、两百米试探情况的打算。
可当苏安然转身迈步而行后,他的脸色却是变得难看起来了。
他很清楚,自己在进了葬天阁后,就再也没有走动过,所以按理而言,只要他往回退一步的话,那么必然就可以离开葬天阁的。可现在他都已经转身走了好几步,却始终没有离开葬天阁,这种情况就相当的不对劲了。
苏安然猛然低头看着手中的罗盘。
指针依旧指向自己的身后。
“这……”
苏安然的脸色,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