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ptt-第七百五十一章 靈幻先生展示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等秋生和文才收集了妖道遗留下来的物什,四人一起回转义庄。
九叔挑挑拣拣的翻看了一遍,道:“邪门歪道倒是不少,符合那人草菅人命的狠辣心性。”
眼前一堆东西,符篆、三清铃、拷鬼杖、天篷尺……
“所以师父,那人到底死没死啊?”文才问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里的东西,大多数有点来头,可还没有那种避死延生的宝物……那人大约是死了,估计那时候是我的错觉吧。”九叔摇了摇头,说道。
“死了就好,不然以后都不敢出去玩了。”文才松了一口气。
“就知道玩!”九叔一巴掌拍在文才脑袋上:“不知道好好修炼,以后你独当一面的时候,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邪修,你怎么办?”
文才捂住脑袋龇牙咧嘴的,嘟囔了两句:“修炼修炼,说得倒是轻巧……”
老实说,文才除了喜欢偷懒之外,他的修道天赋也着实不佳,根骨悟性都不行,秋生练一遍就会的东西,文才可能练习十遍都不会。
“你说什么?”九叔怒目看向文才。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说。”文才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墨非笑了笑,问道:“九叔啊,说起来,那妖道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说起来,这人还和你有关系啊!”九叔看来了墨非一眼,说道。
“我?”墨非惊讶了,他来这个世界上才多久时间,这妖人作乱,怎么可能和他有关系?
九叔从那妖道遗留下来的物品之中,找出了几本小册子,拿出来晃了晃:“从这些东西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那妖道人也是出自崂山派,不过大约不是本宗,而是一门支脉。”
都市小说 某美漫的醫生 txt-第七百五十一章 靈幻先生讀書
“又是崂山派?倒是很巧啊!”墨非异道。
“这次你占得便宜最大。”九叔道:“我打生打死,消耗元气不少,没得什么好处,可是他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却正好能让你使用。”
在九叔的指点下,墨非已经“开始”修炼崂山派的秘术。
能够以崂山派的功法,完美驱动妖道遗留下来的法器。
“是吗?九叔,那我这就却之不恭了。”墨非一笑,话头一转道:“九叔,我上次遇到的崂山派妖道,也是杀人炼尸,毫无人性,这次又是这样……这崂山派,难道就是个藏污纳垢之地?”
“也不能这么说!”九叔摇了摇头,说道:“崂山派大体还是正道人士,其本宗也是名门正派,只不过其分散开来的支脉,有不少作恶多端的人。这不奇怪,其实我们茅山派也有不肖子弟,有些支脉传人,打着茅山派的旗号,外出招摇撞骗,甚至坑害人的。”
“不过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敢欺害百姓,让我遇到了,就绝不会袖手旁观。”
九叔这么一说,墨非就明白了,就好像他大师兄石坚,养出了个儿子石少坚,还准备以阳神出窍调戏女人……石坚最后还准备干掉九叔师徒,为死去的石少坚报仇。
要知道石坚可是茅山派现任掌教,这种公私不分明、随意滥杀无辜的人,难道还是好人?难道还能代表茅山派的整体印象?
事实上,当人拥有了远超普通人的能力,你很难让其不膨胀,像个普通人一般低调的生活一辈子。
当你拼死拼活杀了一只厉鬼,挣了几块大洋的时候,却发现隔壁同道靠着养鬼害人轻轻松松赚几百、几千大洋,你怎么想?
在这种情况下,像九叔和四目道长恪守本心,一生从不作恶之人,才是极少数。
“好了。”九叔打了个哈欠,道:“很晚了,睡吧,有事明天再说!”
跟着那妖道斗了一晚上,九叔早就累得不行了。
……
忙碌了一宿。
“任老爷,如今僵尸之祸已除,你可以回家了。”
吃过早饭,九叔对着任发拱了拱手道。
他这义庄庙小,着实容不下那么多人,太挤了。
“这个不急,不急。”任发笑呵呵的说道:“九叔你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肺一向不好,老是咳嗽,看过了多少大夫,都治不了病根,可是来你老这义庄呆了一个晚上,呼吸着这山间的清新空气,你猜怎么着?顿时感觉舒心多了,你看我方不方便在你老这儿多待几天?”
九叔摇了摇头,当然不方便了,他这里是义庄,又不是医馆!
可是当九叔正要开口之时,却听得任发道:“可是九叔,我这个人说话直,你不要见怪啊,这义庄修建得有些年头了吧?现在未免有些简陋了,所以我觉得也是时候彻底翻修一遍了。”
九叔忽然觉得,任老爷一直为了任家镇的建设劳心劳力,结果累得肺不好了,想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点小要求他都不答应,岂不是砸了自己一向德高望重的招牌?
和九叔商谈了一下重建义庄的事情,任发才把眼睛望向围着墨非转的宝贝女儿任婷婷,笑着说道:“九叔啊,那位墨贤侄的家庭情况,你可曾了解?”
以往任发还真没有把墨非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在他这种老狐狸看来,颜值高又怎么样?又不能当饭吃。
可是昨天晚上在任府,墨非已经展露出了相当的本事,一手能够和黑僵硬顶的武功,让九叔都惊诧,更何况墨非还在跟着九叔学习道术。
所以如果有这个女婿在,怕是也能保家宅安宁吧?
这次任发真的被任威勇的事情给吓怕了,以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有僵尸,现在既然发现了,以他这种老银币的心思,怎么可能不留些预防手段?九叔终究是外人,哪里有招一个高强本事的女婿更好呢?
“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九叔也乐于和任发扯淡。
毕竟人家准备重修义庄,没个几千大洋,根本干不成这件事,所以这个大客户,当然要哄得对方高兴了。
而看墨非那样子,只怕也是千肯万肯的,任婷婷人长那么漂亮,家里钱多得更是几辈子花不完,有几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富婆呢?
……一个小时后修改
等秋生和文才收集了妖道遗留下来的物什,四人一起回转义庄。
九叔挑挑拣拣的翻看了一遍,道:“邪门歪道倒是不少,符合那人草菅人命的狠辣心性。”
眼前一堆东西,符篆、三清铃、拷鬼杖、天篷尺……
“所以师父,那人到底死没死啊?”文才问道。
“这里的东西,大多数有点来头,可还没有那种避死延生的宝物……那人大约是死了,估计那时候是我的错觉吧。”九叔摇了摇头,说道。
“死了就好,不然以后都不敢出去玩了。”文才松了一口气。
“就知道玩!”九叔一巴掌拍在文才脑袋上:“不知道好好修炼,以后你独当一面的时候,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邪修,你怎么办?”
文才捂住脑袋龇牙咧嘴的,嘟囔了两句:“修炼修炼,说得倒是轻巧……”
老实说,文才除了喜欢偷懒之外,他的修道天赋也着实不佳,根骨悟性都不行,秋生练一遍就会的东西,文才可能练习十遍都不会。
“你说什么?”九叔怒目看向文才。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说。”文才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墨非笑了笑,问道:“九叔啊,说起来,那妖道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说起来,这人还和你有关系啊!”九叔看来了墨非一眼,说道。
“我?”墨非惊讶了,他来这个世界上才多久时间,这妖人作乱,怎么可能和他有关系?
九叔从那妖道遗留下来的物品之中,找出了几本小册子,拿出来晃了晃:“从这些东西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那妖道人也是出自崂山派,不过大约不是本宗,而是一门支脉。”
“又是崂山派?倒是很巧啊!”墨非异道。
“这次你占得便宜最大。”九叔道:“我打生打死,消耗元气不少,没得什么好处,可是他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却正好能让你使用。”
在九叔的指点下,墨非已经“开始”修炼崂山派的秘术。
能够以崂山派的功法,完美驱动妖道遗留下来的法器。
“是吗?九叔,那我这就却之不恭了。”墨非一笑,话头一转道:“九叔,我上次遇到的崂山派妖道,也是杀人炼尸,毫无人性,这次又是这样……这崂山派,难道就是个藏污纳垢之地?”
“也不能这么说!”九叔摇了摇头,说道:“崂山派大体还是正道人士,其本宗也是名门正派,只不过其分散开来的支脉,有不少作恶多端的人。这不奇怪,其实我们茅山派也有不肖子弟,有些支脉传人,打着茅山派的旗号,外出招摇撞骗,甚至坑害人的。”
“不过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敢欺害百姓,让我遇到了,就绝不会袖手旁观。”
九叔这么一说,墨非就明白了,就好像他大师兄石坚,养出了个儿子石少坚,还准备以阳神出窍调戏女人……石坚最后还准备干掉九叔师徒,为死去的石少坚报仇。
要知道石坚可是茅山派现任掌教,这种公私不分明、随意滥杀无辜的人,难道还是好人?难道还能代表茅山派的整体印象?
事实上,当人拥有了远超普通人的能力,你很难让其不膨胀,像个普通人一般低调的生活一辈子。
当你拼死拼活杀了一只厉鬼,挣了几块大洋的时候,却发现隔壁同道靠着养鬼害人轻轻松松赚几百、几千大洋,你怎么想?
在这种情况下,像九叔和四目道长恪守本心,一生从不作恶之人,才是极少数。
“好了。”九叔打了个哈欠,道:“很晚了,睡吧,有事明天再说!”
跟着那妖道斗了一晚上,九叔早就累得不行了。
……
忙碌了一宿。
“任老爷,如今僵尸之祸已除,你可以回家了。”
吃过早饭,九叔对着任发拱了拱手道。
他这义庄庙小,着实容不下那么多人,太挤了。
“这个不急,不急。”任发笑呵呵的说道:“九叔你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肺一向不好,老是咳嗽,看过了多少大夫,都治不了病根,可是来你老这义庄呆了一个晚上,呼吸着这山间的清新空气,你猜怎么着?顿时感觉舒心多了,你看我方不方便在你老这儿多待几天?”
九叔摇了摇头,当然不方便了,他这里是义庄,又不是医馆!
可是当九叔正要开口之时,却听得任发道:“可是九叔,我这个人说话直,你不要见怪啊,这义庄修建得有些年头了吧?现在未免有些简陋了,所以我觉得也是时候彻底翻修一遍了。”
九叔忽然觉得,任老爷一直为了任家镇的建设劳心劳力,结果累得肺不好了,想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点小要求他都不答应,岂不是砸了自己一向德高望重的招牌?
和九叔商谈了一下重建义庄的事情,任发才把眼睛望向围着墨非转的宝贝女儿任婷婷,笑着说道:“九叔啊,那位墨贤侄的家庭情况,你可曾了解?”
以往任发还真没有把墨非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在他这种老狐狸看来,颜值高又怎么样?又不能当饭吃。
可是昨天晚上在任府,墨非已经展露出了相当的本事,一手能够和黑僵硬顶的武功,让九叔都惊诧,更何况墨非还在跟着九叔学习道术。
所以如果有这个女婿在,怕是也能保家宅安宁吧?
这次任发真的被任威勇的事情给吓怕了,以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有僵尸,现在既然发现了,以他这种老银币的心思,怎么可能不留些预防手段?九叔终究是外人,哪里有招一个高强本事的女婿更好呢?
“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九叔也乐于和任发扯淡。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愛下-第七百五十一章 靈幻先生
毕竟人家准备重修义庄,没个几千大洋,根本干不成这件事,所以这个大客户,当然要哄得对方高兴了。
而看墨非那样子,只怕也是千肯万肯的,任婷婷人长那么漂亮,家里钱多得更是几辈子花不完,有几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富婆呢?

超棒的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第七百四十八章 任婷婷的依賴閲讀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任府。
在任家镇普遍一片黑夜的时候,任府却还是灯火通明。
因为任府已经痛了电,用上了点灯,跟普通人连煤油灯都用不起是两个概念。
在白炽灯的照耀下,任发还在书房里面查账。
老实讲,任发是有一定经商天赋的,又比较勤奋,如若不凡,被陷害了任家,恐怕早就破了家,绝不可能还保持着现在这副任家镇首富的阔气。
“最近生意不景气,爹迁葬的事情又要花一大笔钱,地主家里面也没有余粮啊……要不,再减些工人工钱?”
任发正盘算着,怎么把家里面日渐枯竭的财政给盘活,忽然感觉窗外一阵冷风吹来,让只穿了一件单衣的他感觉颇为寒冷。
而且,那股阴冷的感觉,在风吹去了之后,也没有散去,而是环绕着他……
浑身都有点不舒服了起来!
“我这是感冒了?”
他有些疑惑,暂时放下了账本和算盘,去窗子前,准备关上门窗。
九叔一直向任发强调僵尸又多么可怕,而且诓骗任威勇的风水先生别有用心的情况下,行驶更加危急,任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有句话说得好,叫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任发从未见过鬼怪的存在,所以对僵尸什么的,他是不太相信的。
他甚至怀疑,九叔那么说,就是为了从他手里骗更多的钱——他做生意的时候,也没少用过类似的手法。
可是站在窗子前,任发蓦然发现,九叔可能没有欺骗他……
这个世界上,好像真的有鬼怪和僵尸……
就在任发的眼前,一个面若枯树皮,绿幽幽的眼眸,四颗獠牙尖锐修长的“老爹”,眼睛直勾勾的盯住他,眼神之中泛着嗜血的冲动。
“鬼啊!”
任发一声惊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某美漫的醫生》-第七百四十八章 任婷婷的依賴分享
一个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人,忽然见到了鬼,那种从心底里泛起来的恐惧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人类本身基因之中就镌刻下了,害怕同类尸体,害怕由此衍生的象征死亡的物什。
当恐惧达到了极致,几乎就没办法反抗,只能闭目待死。
但有些意志坚强的人就能发现,当你战胜了恐惧之后,你才发现,那所谓的恐怖其实一文不值。
恰巧,任发就属于那种胆子还算比较大的,没有直接被吓破胆,而是在吓得大叫跌倒之后,转身就跑。
僵尸力大无穷、铜皮铁骨、吸血传染,但说穿了这些之后,你会发生其实它本身也并非什么不可战胜的怪物。
“轰——!”
任威勇直接撞开了任发面前的混泥土墙壁,但是任发却早已经跑出了书房,还在大喊大叫:“来人啊,快来人啊!”
任府一下子轰然闹腾了起来,灯光打量,将整个府邸照耀得宛如白昼。
只是任威勇这具僵尸可不是普通僵尸,他已经成为了黑僵,速度奇快,而任发本人又年老体衰,于是就没有跑得过任威勇,被任威勇一把抓住,一口咬在任发的脖颈上。
“啪!”
一把糯米洒在了任威勇身上。
顿时,房间里面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任威勇身上散发出一阵黑烟。
以糯米的僵尸的强大克制作用,这些糯米不能对任威勇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却能让他感觉到痛苦。
任发被任威勇一把甩开。
“总算赶上了!”
文才和秋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至于他们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纯粹就是因为任府太大了。
墨非他们三个的确是看着僵尸来的,可是由于角度不同,他们得绕一圈子才追得上僵尸,可是僵尸呢,弹跳力惊人,来到任府,一个弹跳直接就进入了任府院落,而秋生和文才……却还要翻墙。
“三位贤侄,救命啊!!!”
任发捂住脖颈上的两个血洞,伸手向墨非三人道。
他是被任威勇咬了一口,可是短短时间内,肯定不够被吸完血的。
墨非走了过来,看了看任发的伤口,道:“任伯父,僵尸身上都有僵尸毒的,被其抓伤或者咬伤,很容易也变成僵尸。”
“啊?”任发瞪大了眼睛,一把攥住了墨非的手腕:“贤侄,救我!只要你救我,我什么都能给你!”
“任伯父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辈中人,救死扶伤、扶危济困,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怎么可能还要你什么东西呢?”墨非义正言辞的说道。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八章 任婷婷的依賴鑒賞
下一秒。
任婷婷从旁边冲了过来,看到地上模样岌岌可危的任发,当即就泪如雨下:
“爹——!”
“婷婷,有僵尸,你快走,快走!”任发连忙道。
看来,任发是一个奸商、土豪劣绅大约不假,却还算是一个好父亲。
“墨非大哥,你有办法救救我爹爹吗?”任婷婷眼泪汪汪的抬起头看着墨非。
“当然没有问题。”墨非点头道:“其实不瞒你说,这个方向上的知识,我也有涉猎。”
“普通人被僵尸咬了抓了,不懂治疗之法,必死无疑,也会变成僵尸。但是其实只要用糯米敷在伤口上,就能拔僵尸毒。更严重一些,僵尸毒很深了,那就泡糯米汤欲,再加上活蛇擦拭伤口,也还是能治好的。”
墨非说着话,一把糯米按在了任威勇的伤口上。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七百四十八章 任婷婷的依賴看書
“啊——!!!”
任发一声痛苦的大叫,那糯米包裹之中,散发着丝丝如缕的黑烟。
等任发的叫声停止,墨非松开了手,他手上的糯米与任发伤口有所触碰的地方,都变成了黑色。
墨非再抓了一把糯米按在任发伤口上。
“嗯,伤口留的血已经变成了红色,这说明僵尸毒已经被完全拔除了,没事了。”
“太好了爹爹,你没事了!”任婷婷握住任发的手说道。
“多谢墨公子出手相助了!”
任发显然明白,僵尸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他父女俩的安全,都还寄托在墨非他们的身上:
“这事解决之后,任某必有厚报。”
“多谢墨非大哥了!”
任婷婷也跟着向墨非到了声谢。
“墨大哥,你快来帮忙啊,我们快顶不住了!”
另一边,文才在大叫,因为这只黑僵已经有了一定灵智,寻常陷阱根本困不住它。
……
任府。
在任家镇普遍一片黑夜的时候,任府却还是灯火通明。
因为任府已经痛了电,用上了点灯,跟普通人连煤油灯都用不起是两个概念。
在白炽灯的照耀下,任发还在书房里面查账。
老实讲,任发是有一定经商天赋的,又比较勤奋,如若不凡,被陷害了任家,恐怕早就破了家,绝不可能还保持着现在这副任家镇首富的阔气。
“最近生意不景气,爹迁葬的事情又要花一大笔钱,地主家里面也没有余粮啊……要不,再减些工人工钱?”
任发正盘算着,怎么把家里面日渐枯竭的财政给盘活,忽然感觉窗外一阵冷风吹来,让只穿了一件单衣的他感觉颇为寒冷。
而且,那股阴冷的感觉,在风吹去了之后,也没有散去,而是环绕着他……
浑身都有点不舒服了起来!
“我这是感冒了?”
他有些疑惑,暂时放下了账本和算盘,去窗子前,准备关上门窗。
九叔一直向任发强调僵尸又多么可怕,而且诓骗任威勇的风水先生别有用心的情况下,行驶更加危急,任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有句话说得好,叫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任发从未见过鬼怪的存在,所以对僵尸什么的,他是不太相信的。
他甚至怀疑,九叔那么说,就是为了从他手里骗更多的钱——他做生意的时候,也没少用过类似的手法。
可是站在窗子前,任发蓦然发现,九叔可能没有欺骗他……
这个世界上,好像真的有鬼怪和僵尸……
就在任发的眼前,一个面若枯树皮,绿幽幽的眼眸,四颗獠牙尖锐修长的“老爹”,眼睛直勾勾的盯住他,眼神之中泛着嗜血的冲动。
“鬼啊!”
任发一声惊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一个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人,忽然见到了鬼,那种从心底里泛起来的恐惧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人类本身基因之中就镌刻下了,害怕同类尸体,害怕由此衍生的象征死亡的物什。
当恐惧达到了极致,几乎就没办法反抗,只能闭目待死。
但有些意志坚强的人就能发现,当你战胜了恐惧之后,你才发现,那所谓的恐怖其实一文不值。
恰巧,任发就属于那种胆子还算比较大的,没有直接被吓破胆,而是在吓得大叫跌倒之后,转身就跑。
僵尸力大无穷、铜皮铁骨、吸血传染,但说穿了这些之后,你会发生其实它本身也并非什么不可战胜的怪物。
“轰——!”
任威勇直接撞开了任发面前的混泥土墙壁,但是任发却早已经跑出了书房,还在大喊大叫:“来人啊,快来人啊!”
任府一下子轰然闹腾了起来,灯光打量,将整个府邸照耀得宛如白昼。
只是任威勇这具僵尸可不是普通僵尸,他已经成为了黑僵,速度奇快,而任发本人又年老体衰,于是就没有跑得过任威勇,被任威勇一把抓住,一口咬在任发的脖颈上。
……
任府。
在任家镇普遍一片黑夜的时候,任府却还是灯火通明。
因为任府已经痛了电,用上了点灯,跟普通人连煤油灯都用不起是两个概念。
在白炽灯的照耀下,任发还在书房里面查账。
老实讲,任发是有一定经商天赋的,又比较勤奋,如若不凡,被陷害了任家,恐怕早就破了家,绝不可能还保持着现在这副任家镇首富的阔气。
“最近生意不景气,爹迁葬的事情又要花一大笔钱,地主家里面也没有余粮啊……要不,再减些工人工钱?”
任发正盘算着,怎么把家里面日渐枯竭的财政给盘活,忽然感觉窗外一阵冷风吹来,让只穿了一件单衣的他感觉颇为寒冷。
而且,那股阴冷的感觉,在风吹去了之后,也没有散去,而是环绕着他……
浑身都有点不舒服了起来!
“我这是感冒了?”
他有些疑惑,暂时放下了账本和算盘,去窗子前,准备关上门窗。
九叔一直向任发强调僵尸又多么可怕,而且诓骗任威勇的风水先生别有用心的情况下,行驶更加危急,任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有句话说得好,叫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任发从未见过鬼怪的存在,所以对僵尸什么的,他是不太相信的。
他甚至怀疑,九叔那么说,就是为了从他手里骗更多的钱——他做生意的时候,也没少用过类似的手法。
可是站在窗子前,任发蓦然发现,九叔可能没有欺骗他……
这个世界上,好像真的有鬼怪和僵尸……
就在任发的眼前,一个面若枯树皮,绿幽幽的眼眸,四颗獠牙尖锐修长的“老爹”,眼睛直勾勾的盯住他,眼神之中泛着嗜血的冲动。
“鬼啊!”
任发一声惊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一个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人,忽然见到了鬼,那种从心底里泛起来的恐惧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人类本身基因之中就镌刻下了,害怕同类尸体,害怕由此衍生的象征死亡的物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当恐惧达到了极致,几乎就没办法反抗,只能闭目待死。
但有些意志坚强的人就能发现,当你战胜了恐惧之后,你才发现,那所谓的恐怖其实一文不值。
恰巧,任发就属于那种胆子还算比较大的,没有直接被吓破胆,而是在吓得大叫跌倒之后,转身就跑。
僵尸力大无穷、铜皮铁骨、吸血传染,但说穿了这些之后,你会发生其实它本身也并非什么不可战胜的怪物。
“轰——!”
任威勇直接撞开了任发面前的混泥土墙壁,但是任发却早已经跑出了书房,还在大喊大叫:“来人啊,快来人啊!”
任府一下子轰然闹腾了起来,灯光打量,将整个府邸照耀得宛如白昼。
只是任威勇这具僵尸可不是普通僵尸,他已经成为了黑僵,速度奇快,而任发本人又年老体衰,于是就没有跑得过任威勇,被任威勇一把抓住,一口咬在任发的脖颈上。

好看的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討論-第七百四十章 相見九叔相伴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提醒了墨非一下后,四目道长也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和墨非若无其事的聊着天。
忽地,一匹白练从后方伸了出来,缠住了一只行尸,然后猛地往后拉。
“哈,胆子这么大,敢偷我四目的客人?”
四目道长撸起了袖子,双手捏诀,大喝一声:
“出鞘!”
被他背负在身后的桃木剑就如凌空飞起,随着四目道长的手势而动。
“去!”
那柄桃木剑瞬间就像闪电一般,割裂了那片白练,被卷裹住的行尸自然从掉落了下来。
四目道长动作飞快,脚步一点,就接连前进了好几步,抱住了掉落下来行尸。
如果仍由行尸掉落在地上,怕是给摔个好歹出来,弄坏了品相,这样可就影响他在赶尸这一行的口碑了。
“还好还好,我的客人没什么事。”
四目道长安放好了行尸,松了一口气道。
“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四目的名声,就敢在太岁的头上动土!偷尸?看我把你打成白痴啊!!”
四目道长接过飞回来的桃木剑,挽了一个剑花儿,脚踩八卦步,就向着偷尸的白影冲了上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吗?”
墨非摸着下巴,看向和四目道长站在一起的白衣女人。
只不过这只狐狸精明显不如四目道长道行高,不然直接明抢不就好了,何必偷呢?
四目道长和狐狸精斗了几个回合之后,就一脚将狐狸精踢飞了出去。
“哼哼,就这点本事?”四目道长冷笑了笑:“遇到我,也算你命中该有此劫,看剑!”
四目道长竟然丝毫不顾惜这只狐狸精的美貌,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就准备将狐狸精斩于剑下。
看见四目道长快速逼近,狐狸精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直接撕了自己的表层衣服。
“你这是要干什么?”
四目道长瞪大了眼睛:“我可是道家高人,你不要跟我来这套,没有用的……”
“唔……”四目道长用手在鼻尖前一抹:“应该是最近有些上火,看来这趟生意过后,要泡点菊花才,去去火。”
在撕了外层衣服后,狐狸精身上就只剩下了极为清凉的衣物,大片大片的肌肤露在外面,酥胸半露,圆润白皙的大长腿撩人。
“来呀!”狐狸精朝着四目道长招了招手。
她身上携带了一股魅惑之力,一双水汪汪的眼眸风情万种,摆出了一副千娇百媚的浪荡姿势,红润的朱唇轻轻咬着青葱一般的玉指。
“四目道长,俗话说得好,杀鸡焉用宰牛刀?这只小小的精怪,不如就交给在下来处理吧!”
墨非站了出来,正气凛然的说道。
只不过墨非才刚刚往前走了几步,眉头当即一皱。
这个狐狸精漂亮是漂亮了,也非常性感,但是……她好像有狐臭啊……
这就让墨非纠结了……
“来啊……”狐狸精红唇里发出诱人的声音,带着特殊的魅惑之力,让人忍不住血脉膨胀。
“少爷,俗话又说得好,能者多劳!”四目道长吞了吞口水,一把拦住了墨非道:“你武功倒是不错,可是应付精怪,说不定就会出什么差错呢?我就不一样了,对付妖魔鬼怪,我四目可是专业人士,就让我用我毕生的修为,来消除她的罪孽吧!”
“好吧,四目道长你请!”
墨非不用纠结了,何必为了一只狐狸精搅了四目道长的面子呢?
又不是任婷婷……
四目道长满脸通红的上了,手中的桃木剑都直接被他扔在一边。
狐狸精又给了四目道长一个飞吻。
“受不了,宝贝儿,我来了!”
四目道长当成一个恶狗抢食,直接扑到了狐狸精的身上,搂住了她的娇躯。
“哇,宝贝,你身上好软,好舒服啊!”
四目道长在狐狸精的纤细修长的脖颈上,一口一口的嘬着。
“究竟是我感官太敏锐了,还是四目道长的修行不够?”
墨非看得分外困惑,以他的感知而来,靠着这只狐狸精越近,她身上的那股骚臭气息就越来越浓,反正他即使再好色,也不敢像四目道长此时那样,抱着狐狸精一顿猛亲。
就墨非此时的力量,无疑超越了四目道长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阶层的,无法比较。
想来,应该是四目道长的境界不够,就算心中知道这只狐狸精是什么货色,暂时却还无法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就好像你能看出一个人是整过容的,开了美颜的一样,但是这并不妨碍你隔着屏幕给她刷火箭一样。
狐狸精仍由四目道长的手,在她身上到处乱钻,而她脸上泛起闺蜜的笑容,抱着四目道长后背的手,指甲慢慢变长。
是狐狸爪子!
看来她觉得四目道长已经被她魅惑住了,可以下手了。
但是墨非一直知道,四目道长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只不过陪着这只狐狸精玩而已。
和表面严肃古板,内里阴险腹黑的九叔不同,四目道长就是个贪财的老顽童,特别是和自己老对手一休大师在一起的时候,那更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果然,狐狸精刚准备从背后,掏出四目道长的心脏,却被四目道长一下子抓住了双爪。
“哇,玩玩而已,你就想要我的命啊?”
四目道长一脚将狐狸精踹了出去。
狐狸精像滚地葫芦一般,滚了老远才停下来,她嘴角溢出不少鲜血,惊恐的看着四目道长,连忙飞身就要逃跑。
“偷我的尸,还想要我的命,这要是让你给逃走了,传出去我四目以后还怎么混?”
四目道长掐诀,先前被他扔在一边的桃木剑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身前,然后他一指狐狸精:
“逐鬼驱魔剑——去!”
桃木剑立即化作一道金光,嗖的一声蹿了出去,穿透了那只飞身逃走的狐狸精的身躯。
“嘭!!!”
狐狸精的身躯瞬间爆炸。
死得不能再死了!
“无量天尊!”四目道长将桃木剑插回了自己的背上:“谁叫你倒霉,遇到了我呢!”
“好臭啊!”
墨非都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那狐狸精躯体爆炸之后,残躯被火焰笼罩,火焰燃烧所释放出来的气味,比她还活着的臭味还要强上几倍。
“很正常啊,看那狐狸精的模样就知道了,手底下应该没少残杀生灵,吸食血气,甚至偷尸体吸食阴气修炼,早已经走上了邪道、魔道,今日遇到了我,应该也是命中注定有此人劫!”四目道长说道。
“那是不是狐狸精都像这只一般,有狐臭呢?”墨非好奇问道。
他可是对狐狸精这只生物,一直很向往的,但是如果她们都有狐臭……
那墨非恐怕就要绝了对她们的想法了。
“也不一定!”四目道长说道:“如果有那种心怀纯善之心,不靠着残杀生灵修炼有成的狐狸精,或者天生异种,譬如九尾狐之类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就像辛十四娘和妲己?”墨非道。
“差不多吧!”四目道长点了点头道:“只不过天地末法,如今越来越不适合修炼,连我们这些名门大派的人,都几百年没有人成仙了,更何况精怪了……”
两人再度启程,四目道长摇着“赶尸铃”,引领着行尸蹦跳跟随在后。
“四目道长,我对道家修行蛮好奇,你能不能给我讲讲,如今修行界的一些常识。”墨非道。
“那你可算是问对人了。”四目道长路上闲着无聊,也就兴致勃勃的跟墨非吹起了牛逼。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道教目前最鼎盛的一家,无疑就是龙虎山天师道,独一档。
然后茅山派也就是龙虎山下的顶尖名门正派了。
然后还有崂山派什么的……
普及了名门正派后,四目道长又给墨非讲解了一下修行境界。
在这个世界境界大致分成了练气、筑基、金丹、元婴……
能够在道术入门至练气,已经算得上正经道士了。
筑基就是各大门派的中坚力量了,比如四目道长和九叔,都是筑基期,当然,九叔是筑基期大圆满,随时都有可能破入金丹期了。
至于金丹期,那就不得了了,是修行界的泰山北斗,寿数至少两百,他们茅山派如今的掌教大师兄石坚就是金丹真人。
至于元婴期,那就是一个神话了,寿数至少五百,四目道长自己都不确定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元婴老怪了。
“那僵尸呢?”墨非又问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我听说有什么毛僵、飞僵、旱魃什么的。”
“僵尸一般都是因死不瞑目而怨气聚喉,因染上尸毒或墓地风水属性,产生尸变。”四目道长道:“刚刚诈尸的叫行尸,脆弱不堪,不提也罢。”
“吸了一定鲜血,就变成了白僵,大概就能做到钢筋铁骨、刀枪不入,但是全靠本能行事,沾不得半点阳光。”
“等白僵进一步进化,就变成了绿僵,就有了一点智慧了,仍旧不能见光。”
“绿僵变成了黑僵,已经很有灵性了,智慧不下于十多岁的孩子,阳光能对他造成不少伤害,可短时间无法消灭他了。”
“紫僵可就厉害得多了,智慧和常人无异,阳光没法对他造成什么太大伤害了,只不过由于习性,仍旧不可能白天出来行动。”
“毛僵,出了名的铜皮铁骨,水火不侵,丝毫不会畏惧阳光,智慧超凡,可与常人般行走在阳光下,除了我这种专业人士,寻常人根本就不可能从人群中分辨出来他们。”
“飞僵,则是渡过了雷劫的僵尸,肉身金刚不坏,还能使用法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已经足以媲美仙神了。”
“至于旱魃就不用我介绍了吧?那就是真正的仙神,传说中第一个旱魃乃是黄帝的女儿。”
“那岂不是说,这僵尸修炼到了最后,就修成了人了?”墨非诧异道。
“你以为呢?大道三千,条条可证道,僵尸道也是道啊!”四目道长道:“只不过这条路太难了,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仙神是由僵尸证道的。”
“我这一生也只见过几具黑僵,连紫僵都没有见过,更别说毛僵和飞僵了,那似乎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不过僵尸可以长生不老啊,说不定就有人好好的人不当,要转化为僵尸之身,以图天长地久。”墨非道。
“哼!”四目道长冷哼一声,说道:“这是邪魔外道的手段,寿数倒是长久了,可是他们渡得过人劫吗?迟早会被正道人士被斩妖除魔了!而且转化为僵尸之身,他们的灵魂和肉身糅合在一起,一旦身亡,那就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了!”
“好像是这样,虽然号称是长生不老,但也要真的能活到那个时候啊!”墨非点了点头道。
“所以你千万不要想着搞这种歪门邪道,否则有朝一日让贫道见了,也必不会手下留情。”四目道长道。
“道长你多虑了!”
墨非自然不需要玩这种手段,他更想的是如何炼制一具僵尸,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起码也得养个毛僵出来,要是飞僵也再好不过了。
四目道长说得厉害,但是飞僵恐怕还打不过埃及死神阿努比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四目道长,还要多久才能到啊?”墨非问道。
“快了快了,翻过这个山头,再走一会儿,就到了。”四目道长道。
九叔居住的地方叫做任家镇。
任家镇在整个羊城,也是数得上的大镇,处于南北交通枢纽之上,虽然名义上只是个镇子,但是却能媲美半个县城了。
而这个镇子,最初是由一位任姓的大财主,联合其他富商共同建造的,所以这个镇子的名字叫做任家镇。
至今,任老爷,仍旧是这个镇子最有钱的人。
等墨非和四目道长抵达任家镇的时候,就听见了一声鸡鸣。
“遭了,我这些客户现在不能见阳光的,加快脚步。”
四目道长连忙驱赶这些行尸,往九叔家去。
“嘭嘭嘭!”
四目道长敲打着大门:“师兄,师兄,快点开门啊,我是四目!”
“来了来了!”
门栓拉动的声音响起,随着嘎吱一声,大门打开,一个披着单衣,一字眉,看上去有些古板的男人,印入眼帘。
“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