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txt-第571章 這是阿里克的強襲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大量的敌人正缓速逼近山堡,他们这是在送死吗?
瓦特亚拉咬紧牙关,至少有木墙保护,他和他的塔瓦斯提亚战士还有着安全感。
进攻的罗斯军想如何攻击?
“我是眼花了吗?他们是驯服了熊?让一群熊抱着木头前进?”
有人嚷嚷:“老大,那不是熊!是披着熊皮的敌人。”
“该死!他们想用木头撞烂我们的门?!”
瓦特亚拉心急如火,只因山堡的大门并不坚固。
他立刻招呼手下兄弟,“快找杂物堆在大门!其他人,给我射箭阻止那些熊!”
最好的铁箭簇嗖嗖飞向披着熊皮的战士。
这声音为机警的罗斯听到,对此他们早有对策。
阿里克还没有狂妄到正面去和箭矢战斗,锁甲铁环和厚皮革基本能挡住箭矢,他就怕防御薄弱的脸和脖子中箭。
进攻的罗斯人全都以木盾抵在身前,扛着巨大木盾的战士更是成了“坦克”。
持巨盾着陆续集中在熊皮战士处,盾上被射中的箭矢越来越多。
罗斯人的充分准备几乎完全抵消了塔瓦斯提亚人的箭矢优势!
本想着可以用铁箭簇打退敌人,见得效果如此拙劣,保有有限自信的瓦特亚拉开始绝望。
即便是绝望,他们在困兽犹斗。
大量箭矢拼命射击,终究就是无法阻挡罗斯人的持续进攻。
战斗变得极为焦灼,瓦特亚拉愈发感觉情况变得极为恶劣。
他在乱战中持续怒吼,“都省着箭矢!箭用完了我们也完了!”
可惜,持弓的战士还在射击。
反观罗斯人,他们终于推进到十字弓能精准射击的距离。
持轻型十字弓手躲在大木盾后展开自由射击,此实为一个最优解,一如热那亚十字弓手惯常做的。
大木盾就立在地上成为完美屏障,射完一箭的战士离开踏张蓄力,在安置一支箭继续射击。
短时间内罗斯人这方出现了十个射击阵位。木盾密密麻麻塔瓦斯提亚人的箭,地上插着的箭雨就如用疯长的狗尾巴草,箭矢真是唾手可得。
战斗打到现在,最关键的时刻尚未到来。
躲在盾后的阿里克对着熊皮战士哈哈大笑,“神知道他们到底有对少箭矢。他们也许能把箭射光,箭矢全是我们的,你们不用担心中箭。”
略显疲惫的熊皮战士可是合力扛着木头前进,被这言语鼓励,大家一时间忘却疲惫,誓要撞开木墙,让历史重演。
相比于多年前的战争,再打这座山堡可没有闹人的冰雪。
十字弓手如同打猎般开始精准射杀冒头的敌人,这里虽然都是短木弓改的十字弓,对付基本无甲的塔瓦斯提亚人效果仍显卓越。
似乎罗斯人这样就能取胜?
大量石块被搬到墙上,虽然多是比拳头大些的石块,这从高处砸下来,纵然是罗斯人戴着铁皮盔,被击中仍要脑震荡。
塔瓦斯提亚人冒着罗斯人反击的箭矢乱扔石头,被乱石一通打击,阿里克也大吃一惊。
罗斯人举着盾保护脑袋稍稍退却,已经没有哪个傻子跳到壕沟再试图爬墙。
道路变得狭窄,攻击大门的道路收敛到仅有五米左右的程度。这并非塔瓦斯提亚人善于运用护城壕沟,实则壕沟也是为了加固木墙取土方便挖出来的。
他们不懂搭建吊桥的方法,这才有一条通向大门的通道。
最焦灼的战斗就在这里,就算是举着木盾的战士保护熊皮战士持攻城锤装门,也感觉像是在撞石头。
木块、石头乃至是土,都被塔瓦斯提亚人拼命向木门处堆积,危机时刻战死的兄弟尸体也被扔进去当做障碍物。
他们其实可以从小门逃走,但那样就是荣誉丧失,就算回到老家也会被族人治罪。
打疯了的塔瓦斯提亚人突然变得英勇,他们双眼赤红坚决抵抗。
越来越多的战士被箭矢击中坠落,罗斯人也有少数人受了箭伤。有所不同的是,罗斯人这箭伤多在无关紧要处,战士的躯干和头部完好无缺!
熊皮战士都发现这大门已经基本撞成木屑,奈何通路就是不存在。
有多人注意到墙内的人还在堆砌杂物,这一幕他们都觉得无比熟悉,似乎守城之人都在这么干。
瓦特亚拉临时想出来的招数可谓乌龟战术,他要把自己弄成瓮中之鳖,指望敌人不用破瓮而入。
塔瓦斯提亚人还有着最后的信念,便是不惜代价坚守下来,等待援兵,届时来一个中心开花。恐怕这就是他们唯一的胜算。
罗斯的勇士第一旗队的狂人不是精力无限的怪物,撞门变得无用,披熊皮的战士气喘吁吁。
战斗变得无趣,透过盾牌缝隙望着城墙的阿里克已经失去了破城的想法。
“可恶!我们拿不到最大的荣耀了。走吧兄弟们,我们退守等大部队。”
早就受不了这无聊战斗的罗斯人都想撤离,碍于面子大家都在等阿里克的态度。
既然旗队长发话了,扛着旗队旗帜的人已经后撤,罗斯人便逐渐后退。
后退不是乱跑,阿里克大吼,“有序撤离!尽量捡走地上的箭,不能留给敌人!我们撤到树林停下。”
罗斯人正在撤退?!心态几乎炸裂的瓦特亚拉大喜过望,就仿佛神在帮助他们。塔瓦斯提亚人感觉到了希望,他们开始欢呼,极为咒骂罗斯人。
阿里克又不是弱智?他从科文人嘴里获悉了一些脏话,这番又在塔瓦斯提亚人这里听到。
有人不屑嚷嚷,“他们在侮辱咱们吗?他们看起来非常高兴。”
“是在侮辱。”无功而返的阿里克坐在林中休息,对询问者说,“他们说咱们是懦夫。”
“这……我们没有把他们全部杀死,我不甘心。”
“兄弟,咱们不是懦夫,不过是稍稍休息一下。你看这山堡,他们就像是陶翁里的鱼,何时杀了他们由我们定夺。”说罢他又啐痰一口。
“我们等!留里克的大部队傍晚一定到,养精蓄锐我们明日再战。”
冷静下来的阿里克检查这场没有胜利的突袭战之战果。
大量的箭矢被从木盾上拔下来,再以一百根捆成一把。经过一番统计,大家硬是收集了近三千支箭。
收缴如此多的箭矢实在让阿里克大吃一惊,不过大家也感觉蹊跷,就仿佛那山堡里贮藏了上万支箭,才让敌人有挥霍的资本。
傍晚时分,留里克的大部队终于到了。
勇士第一旗队没用攻下山堡在他的预料内,但敌人真的防住了,留里克也不得不谨慎对待这群缩头乌龟。
见得大量第一旗队的战士点燃篝火烤食奇奇怪怪的东西,留里克还看到他们似乎从注入奥卢河的溪流里捞到了鲈鱼。他们多显疲态,好在眼神里仍有锐气。
阿里克有些遗憾,他走近老弟,右手指着山堡:“敌人加固了堡垒,我的攻城锤撞不开。”
“撞不开?他们的门太硬了?”
“也不是。就如以往的战斗,新的敌人一样在用土堆积大门,你来了,你一定有办法破城。”
留里克有意趁着夕阳余辉看一下,奈何不存在望远镜,他无法看到其中细节。
那山堡变了一番模样,留里克记得山堡外哪有这成片的仅剩木桩的空场。木桩多是最近砍伐,此必是敌人之举。
留里克身在森林边缘,心里已经盘算出一些攻城妙计,譬如制造长梯子。
制造更好的攻城武器需要些时间,正巧留里克也不想立即发动总攻。
森林的营地愈发热闹,人们开始架起陶翁和铁锅,烹煮自带的麦子和肉干。
走了多日崎岖路的人们全都坐下来揉脚,或是直接躺在松软的树下松枝垫上。
阿里克把一条也就一磅多点的一股松香气息的烤鲈鱼交给老弟,又汇报起白天的战果。
“我低估了敌人的抵抗意识,好在我聪明地退却。没有一个兄弟死亡,不过是十多人被箭划伤胳膊、脸颊,还有一个倒霉蛋大腚中箭。”
“大腚中箭?”留里克听得就想小这太荒诞了。
熱門都市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71章 這是阿里克的強襲鑒賞
阿里克耸耸肩,“我只是安排人去嘲讽他们。”
“我懂了,他们射箭了。”
“是的,此事我也获悉了他们箭矢的最大射程。放心我们所在的位置非常安全,甚至我们的长弓手就站在这里放箭,也能威胁到敌人。”
回到故地的梅察斯塔愤恨塔瓦斯提亚这群鸠占鹊巢的恶棍对旧山堡的改造,更恼怒他们对山林的破坏。要知道科文人崇拜森林以及这奔流不息的奥卢河,虽然大家移民到了全新的艾隆(凯米)河,对故土仍有热忱。
听得阿里克的描述,梅察斯塔直接拉着里古斯这老头站起来。
“公爵大人,我们最后的科文战士都在这里。既然在此放箭可以射杀敌人,我希望现在就行动。”
“现在?你先坐下。”留里克停顿一会儿,又说:“我们不宜在夜间浪费箭矢。我就怕箭矢被他们二次利用,依我看明日开始我们以投石机不停扔石头。”
“辅助大军进攻吗?”阿里克问。
“不,明日休战。我们一来让大家养精促锐,二来制造长梯。明日我们进行骚扰式进攻,先把堡垒包围,剩下就是我军折磨他们。”
减少弓矢的使用,这一点阿里克颇为奇怪,又特别强调:“兄弟,我缴获了三千支箭。”
“那就留住!正好我们带来的箭不多。”留里克其实颇为懊恼自己低估了路况之复杂严峻。
亏得河畔有大量卵石滩,道路极为崎岖唯一好处是不泥泞。现在是春季,冻土融化引得到处是泥塘,北欧和东欧甚至连道路都没有,也就是奥卢河流域情况好点。
留里克做出一番部署,军队开始行动。
大军迂回包围整个旧灰松鼠山堡,龟缩于内的人们很快发现了堡外的异样。
在森林的边缘大量篝火点亮了,他们如用被环形的火墙所保卫。
这仍是留里克最惯用的招数,利用黑夜掩护,点火制造伏兵惊人的假象。敌人无法判断虚实,他们会本能的自我恐吓,士气会遭遇打击。
塔瓦斯提亚人不安地站在木墙上,他们想外出捡一些箭矢,甚至带着皮革袋子去补充淡水,恐惧让他们不敢冒险。
因为大家被包围了!远处一直有淡淡的轰隆声,似乎是数千名罗斯人在谈话,怕不是商讨明天的总攻。
突然间空中传来嗖嗖声,接着就有塔瓦斯提亚人跌落,接着多人嗷嗷大叫。
“怎么回事?”瓦特亚拉大惊。
“是暗箭!”有人吼道。
“暗箭?敌人弓手在哪里?给我反击!”
话是如此,受袭的人都想找到敌人射箭怼回去,奈何他们的对手用的可是柘木长弓。
留里克拗不过梅察斯塔报仇心切,就许他带着三十名科文长弓手,用缴获的箭对着敌人射上三轮。
由阿里克提供的距离情报,这三轮箭矢基本都射在了山堡里,虽然也就造成了五个敌人的伤亡,引起恐慌并非一言可说。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制造恐慌也是战术的一种!
留里克根本不怕他们困兽犹斗,毕竟这一战他不想留活口。
这很残酷吗?的确如此。
行军之路上,罗斯军看到了被破坏的墓地,还在被焚毁的旧鲑鱼之主山堡发现的一大批凄惨的自己人的尸体。
塔瓦斯提亚入侵者不给科文人、留驻的罗斯渔民活路,罗斯讨伐军何必仁慈。除非那些死者托梦给大家要求事后留塔瓦斯提亚投降者活命。
故而留里克不想要任何谈判,入侵者确实激发起他内心的阴暗。
正所谓“你无情休怪我无义”,整个罗斯军都抱有这样的态度。当然,同盟者巴尔默克军想着捞取战利品,比勇尼也在观摩罗斯军的战术,想让自己的族人变得一样强大,反而对杀戮并没有太大渴望。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71章 這是阿里克的強襲展示
暗箭伤人,站在城头不安的塔瓦斯提亚人尖叫着全部藏起来,瓦特亚拉在安全的木屋里唾骂罗斯人的凶狠。
好看的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71章 這是阿里克的強襲分享
这份愤怒找不到合适的发泄口,三个投诚的科文部落首领被揪了出来。
怒火撒在这三人身上,瓦特亚拉在抱怨,“是你们三个让我们卷入战争,你们为何不告诉我们罗斯人如此强大?你们别有用心,是要我们塔瓦斯提亚毁灭。”
三人大惊失色,其中的巴坎见气氛不对,生怕自己会被砍了当祭品,急忙连滚带爬到瓦特亚拉身边:“至少让我出去和他们谈谈。也许给他们一些皮革就会退兵。”
“你!”瓦特亚拉勃然大怒,站起来猛踢一脚。
不过转念一想,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罗斯人到底想干什么,总不能真是要赶尽杀绝吧。如果可以用些手段把他们哄走,未尝不可一试。哪怕是拖延时间也是很好的,这样等到大哥带着联盟的精锐赶来,罗斯人应该会迫于军势撤退吧。
计划已经定下,瓦特亚拉一拍大腿,“明早你去探探罗斯人的虚实,把他们的意图告诉我。还有,给我拖延他们。”
巴坎战战兢兢,他满口答应,只因他没有选择,这就是奴仆的作用啊。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 愛下-第549章 半年再相逢吻額淚已盈熱推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诺伦与斯维特兰娜,二女已经非常自然的融入全新的生活,此次去罗斯堡,她们没有谨慎与忐忑,有的正是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她们衣着厚装,站在战功卓著的阿芙洛拉号之船艏,站在留里克的身边,任凭愈发清冷的北风吹拂自己的脸庞。
两支罗斯舰队回合了,近百艘船押运着极为惊人的货物归航。
留里克在起航之际获悉了老爹在秋季的索贡航行中,从诺夫哥罗德的那些庄园里弄到了多少粮食和皮革。
八十万磅!
来自诺夫哥罗德的燕麦仅有八十万磅。
这个数字放在以前留里克会为之动容,事到如今,算了吧……
诺夫哥罗德不过是二十个庄园的混合体,罗斯人敲诈的对象就是有反叛可能的松针庄园,而对于被重点拉拢扶持的对象,白树庄园就网开一面。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49章 半年再相逢吻額淚已盈鑒賞
诺夫哥罗德坐落在伊尔门湖畔,环湖人口本就多于梅拉伦湖区。就算今年的气候不佳,梅拉伦那些人也是提供了多达百万磅的麦子。
“看来,针对诺夫哥罗德的盘剥还是太仁慈了。”
留里克盘算着今年秋季罗斯人弄到的粮食总量。
诺夫哥罗德八十万磅,梅拉伦一百万磅,另有从不列颠掳到的五十万磅。这合计二百三十万磅的麦子总量,可谓一个可喜而惊人的数字。
形势是一片大好,就是距离自己的希望,还是差了点距离。
和气候欠佳完全不同的是,整个罗斯人的控制区内正在爆发前所未有之婴儿潮,这一情况在罗斯堡老家最为显著。
“只怕我们今年就出生两千个婴儿!以前,他们养不起很多孩子就故意杀婴,现在他们有足够食物养得起。他们本也缺乏娱乐,男人当然是拼命和女人发生关系,这就是家庭的重要娱乐呗。”
“如果我有一万人要养活,保证每人每天一磅麦子,我至少需要四百万磅。实现这个本就是困难的,可现在我的人口是真的要冲破一万人了!”
“就算打了一场大战,我死了数百个精壮。人口损失根本就远小于婴儿出生量和外来的移民人口。”
留里克如此思考一番,这二百三十万磅的麦子,就算是省着吃,到了明年入夏只怕又快是吃完了。
他希望罗斯公国的臣民,每个成年男女可以保证一天一磅麦子两磅鱼肉,儿童和老人也至少是半磅的麦子一磅鱼。他觉得这就该是统治者良心的底线,殊不知,此看似很低的营养标准,已经使得他在民众中享有巨大威望。
只有少数的好勇斗狠者无所谓自己吃身份,他们只听着留里克的战功。
广大的民众,他们朴素的追随能让自己有饭吃的领袖。
在这个时代,人口就是生产力,就等于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男人的义务天然是务农和包围领地,而女人最重要的义务就是生育。
如果丹麦盟主真的死了,丹麦为此忙着内讧夺权,对北上报仇没有渴望。
罗斯人就在北方继续开拓领地,和平爆人口就好了。
至少在梅拉伦湖区以及全部的北方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已经彻底稳定。罗斯人没有讨要瑞典王的头衔,罗斯已经是无冕之王。
就是这片区域,地理环境整体仍是糟糕的。
此次虽是回家,留里克见到自己的斯维特兰娜,脑子就想到了东欧世界。
诺夫哥罗德至少比梅拉伦温暖太多,当地的农夫数量也是庞大的,他们必须为罗斯提供源源不断的后劲。
扣人心弦的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討論-第549章 半年再相逢吻額淚已盈推薦
索贡航行还有必要吗?
为何一定要与明抢没有差别的索要贡品的行动呢?为何一定要让当地的庄园主的合作态度呢?
将这些庄园主斩杀,把庄园拆分,把所有的庄园人口拆成小家庭的单位,成为一个个的小农。再将小农家庭拼凑成全新的,是被罗斯王公直接统治的村社。
这样,诺夫哥罗德土生的贵族体系崩解,当地就丧失了可能会造反的土生领袖。
而丧失了领袖的民众,面对君主的税收要求,岂敢说不?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49章 半年再相逢吻額淚已盈鑒賞
不过这样做了,就需要罗斯人拿出一条基本的官僚队伍,已让这套更先进的模式运行下去。
留里克只是想想,考虑到现在的局面,罗斯连明确的内政制度都没有。
且慢!也许今冬可以设置一个。
对此留里克又有了新计划。
船队在大海上漂了四天,恰是因为运载了太多物资,才慢吞吞地回到罗斯堡的峡湾。
距离大海冻结还有一些时日,狭长的波的尼亚湾,大量的罗斯渔船随波摇曳。船只拖拽着渔网,凭运气打捞鲱鱼。也有一些渔船直奔北方,他们在艾隆堡旁的河道布网,大肆捕捞本地的三文鱼。
一如往年那般,当峡湾里遍布白帆,民众便大规模涌入海边,迎接索贡船队的返航。这一次,他们看到了前所未有规模的船队,三艘“巨舰”构成的核心,引领大量的货船直奔栈桥码头而来。
相比于曾经的大量长船,这些货船是无力冲滩的,民众们也早就断了在突然形成的海滩集市瓜分物资,男人们单纯是带着妻儿观摩这盛况,有紧紧攥着手里的银币,等着公爵大人摆开榷场贩卖物资。
就如远航的船队正快速的由长船转变成重型货船,罗斯堡本体经过这个温暖期的发展,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终于到家了!”
盘算一堆事情的留里克难免心累,这番站在船头看到依着山势缓坡而建的彻底改头换面的罗斯堡,他又不停感慨一番。
奥托的白胡须任由北风吹拂,他双手搭在儿子的肩膀,深沉地嚷嚷:“让你妈妈久等了,这回你带回去两个女人,看看她会怎么说。”
“她当然非常高兴。对了,我还要特别看看露米娅,我!我得亲自检查一下她的肚子。”
“好啊!去好好瞧瞧。现在我仍是不敢相信,那是我给你弄到的第一个奴隶,竟然给我生下了第一个孙子。”奥托实在感觉人生的奇幻,就是不知露米娅会生育男孩还是女孩。
耳畔呼呼的风声迫使留里克不由得大声说道:“她已经是大祭司了,不是什么奴隶。”
“名字想好了吗?”
“什么名字?”
“孩子的名字。”
“想好了。”留里克又大声吼道:“维利卡!不管是男孩女孩,就叫这个名字!”
“是纪念维利亚吗?好名字。准备好,我们即将靠岸。”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中进行着,三艘大船稳健地停靠在栈桥码头,其余的货船也都进驻泊位。
在年初的时候留里克已经制定了扩建码头的计划,如此看来计划不但被落实,而是超量落实。
瞧瞧吧!
加上古尔德家族私人码头的栈桥,多达二十条栈桥伸向大海,每一条栈桥的两边合计停靠十艘货船完全没问题。
这不,一些商人的长船已经停在这里,多艘船只横向被横向捆扎,风帆的横桁扭得与船只中轴平齐,船艏皆对准栈桥,因而占据了很小的空间就停泊大量船只。
空气中弥漫着很淡的咸腥味,一座典型的依山而建的北方海港城市正如此。
阿芙洛拉号放下木板,船上之人陆续下船。
“航行的终点到了,抓紧我的胳膊。”留里克随口对睁大双眼的斯维特兰娜说道。
女孩谨慎的走下木板,生怕一个不慎掉进水里,必经她又不会游泳。
她平稳地站在栈桥上,又突然看到自己的同伴诺伦,这个瓦良格女孩蹦蹦跳跳就下了船,仿佛她什么危险也不怕。
诺伦兴致勃勃跑来,完全是渴望得到宠溺,就从背后直接抱住了留里克的脖子。
“啊!这就是罗斯堡?真是太伟大了!居然还有墙壁和塔楼……”
非常不錯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49章 半年再相逢吻額淚已盈推薦
“岂止有墙壁,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今晚,你们两个睡在宫殿,以后那就是你们两个的家。”
留里克用两种语言说明这件事,实则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新家建设得如何,想来已经是完成了。
奥托手握剑柄一身老战士的着装,他意气风发又带着老男人的深沉,脸上写满了沧桑与功绩。
在奥托身前,留里克牵着二女的手,三人衣着华贵宝石琳琅,那稚气的面庞中眼神可是流露着坚毅与高傲。
一种衣着完全统一的战士紧随其后,白色的斗篷缝制着蓝色布条,偶尔的亮出胸膛,那白色的胸口麻布也是两道交错的蓝纹。
人们聚集在海滩,夹道欢迎公爵大人的凯旋。当前的民众还不清楚留里克经历了怎样的伟大战斗,他们单纯看到庞大船队归来头脑就被亢奋的情绪占据。他们不仅仅是欢迎奥托父子,更是欢迎他们带回了罗斯人得以繁荣的物资。
就在关键的时刻,头顶鹿角盔,拄着宝石木杖的少女大祭司露米娅站了出来。
紧随其后的还有留里克的十位斯拉夫族裔的女仆,她们又在科文少女露米的带领下,头顶松枝盘成的头冠,一身素服伴随大祭司身旁。
须臾,尼雅也领着卡洛塔、艾尔拉和赛波拉娃出现了。
仅从她们的着装来看,就明显远比其他民众高贵。
斯维特兰娜清楚看到,民众正在自发的回避,终于他们退后而形成了一个圆圈。
“好多美丽的女孩,她们该不会都是你的……女人……”她弱弱问道。
“是的,都是我的。”
留里克平静的回答惊得斯维特兰娜猛地一怔,虽是有所准备,想不到自己的男人居然如此讨得女人欢心?不!留里克他,恐怕就是个好色之徒。突然间,斯维特兰娜觉得自己被赏赐的地位并非稳固,甚至是岌岌可危。
尼雅的双眸已然落泪,她张开双臂慈祥地看着儿子:“留里克,过来,让我看看你……”
留里克便是径直走去,最后任由这位老母亲抚摸额头、亲腻脸颊。
她兴奋了一番,眼角正看到安静站着默默微笑的两个女孩。
“你……”尼雅扶着儿子的肩头,急迫又问:“告我说,是不是又从外面哄来女人了。”
“当然,我给你介绍一下。”留里克大大方方转过身:“这位是诺伦,巴尔默克首领之女,就是年初来的比勇尼的亲妹妹,她已经是我的女人。这位是斯维特兰娜,父亲给我选的正妻。”
“哦,真是太好了。”尼雅急忙摆摆手,“来,你们两个都来。”
她又抚摸起二女的脸颊,赞叹自己的儿子是最伟大的男孩,日后也是最伟大的男人,又称赞起两哥女孩的美丽。
但是,自己的男人竟有着数量惊人的妻妾数量,哪个女人会毫不嫉妒呢?
嫉妒,那是真的嫉妒,可身为留里克的女人,每个女人都有各自的命运。
露米娅一手持木杖,一手轻抚着肚子。她走近留里克,又抓住其手,捂在自己肚子处。
此意,留里克再明白不过。
“已经有了?”
“是的。到现在已经六个月了。”
留里克点点头,毕竟是只要瞧瞧露米娅现在的体态,她就算穿得在后,也不能掩盖其大肚子的事实。
她的脸颊已经流露着身为人母的喜悦,说实在的留里克并未有那极致的喜悦。
在罗斯公爵的家族里,每一个妻妾都有着自己的命运,妻妾的孩子也都有各自的命运。
露米娅生育的孩子,终将继承着代表罗斯历史的鹿角盔和宝石木杖,以及大祭司的职责。
可到底她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她,让自己成了真正的男人。
比起她腹中的孩子,留里克现在更在意她本人。
就在民众的注视下,已经掌握纯粹权势、是实质罗斯公爵的留里克,当众亲上了罗斯的神圣的大祭司的额头!
民众在欢呼,更多的根本就是在起哄,其中亦是伴随着大量婴儿受惊后的嗷嗷大哭。
这一切都不会影响留里克,他又凑到露米娅的耳畔微笑着说:“今晚,我陪你……”
露米娅,她从来不敢奢望很多。现在,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就是两人亲昵的举动,在留里克众多妻妾看来,实在是心情复杂,这种感觉难以用言语描述。那就……跟着起哄的罗斯人,一起欢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