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綁定天才就變強 txt-第一百三十六章   三百六十碑養一劍【求月票!】閲讀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微风徐徐吹着。
大道陵内,却是一片愕然。
能够入大道陵,都是大道宗这一代天才弟子,称得上是术修中精英的一批。
可是,哪怕是他们这些弟子,都没有任何的勇气,敢说自己能够解开大道陵的初代道首所留的陵碑,那是大道宗的开创者,是留下了无上基业的先贤!
千百年来,解开初代道宗陵碑的大道宗弟子,屈指可数。
每一位都是赫赫有名。
例如,此代道首赵龙士,大道宗三十岁之前的年轻一辈第一天骄徐清扬。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特殊的人,便是十几年前,曾入大道宗一游,击败了当初风头正盛的道首赵龙士的绝世剑仙,轩辕太华。
轩辕太华亦是唯一一位以剑修身份登陵,并且解开初代道首碑题的存在。
然而,如今,又一位剑修登陵,解开了初代道首的碑题!
弟子们的神色万般复杂,看着那于徐徐清风中,拾阶而上的少年郎,只感觉自己在看着这一代的传说!
安梵看了一眼初代道首给出的碑题,那复杂程度,以他如今的学识和水准,根本没有希望解开,可是,方浪竟是花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破解了这碑题!
当年大道宗年轻一辈第一人,与温庭一届的科考状元徐清扬,亦是在初代道首的陵碑之前,盘坐了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才是破解了碑题。
难道方浪竟是比徐清扬师兄都要妖孽吗?
大道宗的弟子们,皆是跟随着方浪而行,他们默不作声,只是安静的看着。
他们不再嘲讽方浪的自不量力,因为方浪用实际行动给了他们一巴掌。
竹林悠悠,细雨绵绵。
远上寒山石径斜。
方浪一席白衣,来至第二块藏于庐下的陵碑前,蹙着眉,思索着,方浪伸出手。
方浪心中的那个猜测是否属实,这块陵碑便能给他答案。
……
……
山脚牌坊门户前。
大道宗的弟子们汇聚一堂,长老们,还有副掌教赵桢士亦是眺望着大道陵。
大道陵拥有一股强绝的力量,隔绝了外人的灵念探测,所以,不管是赵桢士,亦或者是黄芝鹤,都无法感知到大道陵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让赵桢士和长老们诧异的是,一日一夜的时间过去了,方浪居然还没有拔剑,哪怕他安排弟子们去阻拦和拖延拔剑的时间,如今应该也差不多该轮到方浪拔剑了。
亦或者说……方浪拔不出莲回剑?
毕竟,轩辕太华那一剑,插入大道陵碑中,一旦拔出,绝对会引起巨大的异变。
赵桢士和黄芝鹤等强者,绝对会感应到才对。
赵桢士轻捋胡须,眉眼微眯,纤细如剑尾:“应该可以猜测的到,方浪此子怕是尝试在大道陵中解碑。”
“不过,以他在千阶云梯前五百阶的表现,想要解碑,基本上是痴人说梦。”
“入大道陵只有七日时间,七日内,方浪若是未曾拔出剑,那可就休怪老夫逐客了。”
赵桢士淡笑着说道。
一旁,倪雯,黄芝鹤,赵无极三人盘坐在地上,倪雯更是取出食盒,从里面端出美味糕点,让黄芝鹤品尝着。
黄芝鹤吃着一块糯米糕,听闻了赵桢士的话语,不由淡笑:“急什么。”
“这距离七日还有六日呢。”
一位大道宗长老则是捋须而笑:“六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此子若是不自量力欲要解碑,沉浸在碑题中,六日时间,不过弹指。”
黄芝鹤眉头微蹙,的确,这位长老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倪雯和赵无极亦是不由的抬起头,看向了山顶,笼罩在云雾中的大道陵。
忽然,山脚下的气氛一变,赵桢士抬起头,黄芝鹤亦是抬起头。
却见,一席蓝袍的大道宗弟子,飘然自大道陵中走出,归至山脚。
“怎么回事?”
赵桢士问道。
这位蓝袍弟子眼眸中犹自残余着震撼:“启禀掌教,方浪入大道陵,于道陵第一碑前驻足一日一夜……”
“解碑成功,得初代道首馈赠!”
蓝袍弟子的话,像是云后的一记响雷,炸在所有人的耳畔。
让山脚下的气氛一瞬间变得万般的诡异。
“不可能!”
“他不过一介剑修,如何解的了初代道首所留的术阵难题!”
长老们皆是发出了不可置信之声。
一旁,黄芝鹤哈哈大笑声传来。
“你们可别忘了,轩辕太华亦是剑修……她不也解了你们的碑题?”
那能比?
轩辕太华是方浪……能比?!
赵桢士面色铁青,心头亦是震撼,但更多的还是难受。
毕竟,大道宗先贤的馈赠,居然被方浪一个外人所得,而不是大道宗的弟子所得,简直……恶心的一批!
“不可能啊……此子如何解的了初代道首所留的难题?”
赵桢士喃喃着。
毕竟,初代道首的碑题,连他都解碑失败!
而以方浪在千阶云梯前五百梯中的表现,根本不可能解题成功才对!
……
……
方浪自然顾不得山脚下的震撼。
他的手触碰到了第二块陵碑,庐檐张扬向四面八方,挡下了天穹落下的细雨。
仿佛手指碰触到如镜面般的水面,使得水面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术阵难题再度浮现,不过,这块陵碑是大道宗某位八品禁咒境的大术修所留,他留下的碑题比起初代道首的碑题要简单不少。
当然,对于方浪而言,一样是难的不得了,看一眼就头晕眼花的那种。
就像是从世界级奥赛术题,换成了国家级的奥赛术题一样。
对于学渣而言,没什么两样。
但是,方浪的眼睛却是一亮,他同样感受到了一缕剑气,及一抹剑意。
剑气近!
霎时,剑气从陵碑的深处,逆流而至,一点一点的描摹出了解题过程。
咻!
剑气和剑意入体,碑题亦算是被解开!
碑庐之外,一片哗然!
看着倒灌而出的精纯灵念,看着方浪沐浴在灵念之中,拿出灵晶修行的方浪,修为缓缓提升。
诸多大道宗的弟子,只感觉到一阵不可思议!
主要是,比起第一块陵碑一日一夜的破题时间,这一次……方浪解碑更快!
其中有一位大道宗的弟子刚尝试过这块陵碑的解碑,可是根本毫无头绪。
此刻,见方浪轻松解碑,只感觉自己被彻底的碾压,心态有些崩溃!
“这就是……天才吗?!”
这位大道宗的弟子眼眸中满是震撼和不可思议,抱着脑袋,嘴唇嗫嚅而颤抖。
与这样的天才同行于道陵古道,他们只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和压抑!
安梵失魂落魄,不,不仅仅是安梵,大道宗的弟子们,皆是失魂落魄。
碑陵上空雨纷纷。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却见方浪拄着莲生剑,一路进发,踏阶而行。
身后跟着一群失魂落魄的大道宗弟子。
时间越久,他们就越发的茫然。
因为,方浪一直在解碑,甚至解碑速度越来越快,除了解历代道首所留的陵碑题的时候,会花费漫长的时间,寻常的碑题,方浪解起来,都无比的轻松。
这让每一位大道宗弟子恍然间,宛若见到了神!
差距……太大了。
大到一眼都看不到尽头!
他们看到方浪每次从碑庐中走出,嘴角挂起的和煦笑容,都是恍惚不已。
他一定很快乐吧。
这就是学霸的快乐?
果然,解碑的快乐,他们这些寻常人不懂!
而事实上。
方浪的确很快乐,那是一种发现了大秘密的快乐。
他自然不会解碑,但是,他背后有人啊!
这些剑气,毫无疑问是那便宜师尊所留,或许,师尊早就预料到他会来大道陵,所以留下了这些暗手,让对于解碑完全不懂的他,通过剑气从内部瓦解极难的碑题。
这不是解碑,这是拿着标准答案照抄!
这方浪岂能不会!
当然,方浪更心惊的是,方浪发现了师尊轩辕太华可怕的魄力和计划!
师尊轩辕太华在养剑!
借大道陵历代先贤留给大道宗弟子们的馈赠和底蕴在养剑!
以三百六十陵碑养一剑!
养那把插入陵碑中的莲回剑!
而方浪欲要拔剑,就得先解碑!
收敛每一块陵碑中的剑气,那些剑气才是拔剑的根本!
方浪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只感觉无比的霸气扑面而来,这师尊……可太凶猛了!
但是,方浪无言的是,师尊你养剑是爽了。
一旦暴露,他这个拔剑的……怕是腿都要被大道宗的强者给打断!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方浪现在有点犹豫是否要拔剑。
拔了剑……他还能走的了吗?
风声,雨声,脚步声……
竹叶摩挲如海浪声,响彻在大道陵中的每一个角落。
道陵有碑三百六十一,其中一碑为残碑。
轩辕太华那柄剑,则是插在了道陵的最深处,那座尚未打磨完毕的残碑上。
六日时间,安梵等人安静的跟着,见着方浪不停的解碑,不停的流露喜悦的笑容。
他们脸上愈发的麻木。
人类的悲欢果然不共通。
而方浪在解碑过程中,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馈赠,获得了极大的好处,方浪连修为都难以提升了。
剑道修为达到了六段剑罡境,术道修为达到了八段术导师,法域甚至都在渐渐完善成型。
方浪甚至连武夫修为都缓慢提升到了四段搬血境。
随着行走,方浪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
可是,方浪亦是愈发的忧心忡忡。
走出最后一座碑庐,雨势骤然凶猛了许多,拍打青石阶梯上,飞溅而起。
天地间,一片朦胧如珠帘。
方浪抬起头,已然可以看到那大道陵深处那断碑之上插着的莲回剑。
犹如一朵傲莲在断崖上倔强的生长着似的。
诸多麻木的大道宗弟子眼眸终于恢复了波动,盯着那柄莲生剑。
一时间,他们都想起了赵桢士的嘱咐。
他们要阻碍方浪拔剑!
安梵眼眸波动,看向身边一位同门师兄,道:“如今是第六日,大道宗有规定,每人入大道陵只能呆七日,一旦七日时间到,必定会遭受到驱逐。”
“方浪此子,六日解尽道陵碑,但是,留给他拔剑的时间却是不多!”
“正好……我们每人轮流去尝试拔剑,甚至可以把他的拔剑时间都给挤掉,七日时间一到,他若是来不及拔出剑,那便怪不得我等大道宗!”
……
……
山脚之下。
赵桢士满头细密汗珠。
六日解尽道陵碑……
此子,又来玩心跳了!
若不是此子开了挂,那便是此子乃无上的术修天才,甚至有资格触摸超脱出术修九品桎梏的绝世天才!
“不过,此子花费了六日时间在解碑上,留给他拔剑的时间不多了,只要天色一暗,他若是再不曾拔出剑,老夫必定亲手驱逐他!”
“这个怪物!”
赵桢士感觉到了压力。
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轩辕太华似的。
远处。
黄芝鹤亦是蹙着眉头,显然,他也察觉出了赵桢士的目的,满是沟壑的脸上,亦是浮现出一抹忧色。
“方浪这小子……解碑解嗨了。”
“可别忘了此次来大道宗的首要目的啊!”
……
……
碑庐间清风再起,夜色下小雨倾斜。
狭窄的青石阶梯上。
方浪有些错愕的望着那排列着队伍,挤在了插着莲回剑的断碑碑庐前。
方浪瞬间便明白了这些大道宗弟子们的目的!
却见断碑之前,一位大道宗的弟子蓝袍飞扬,背负着手:“此碑乃是我大道宗当代掌教所立的陵碑,然而,碑未成,便被太华剑仙,一剑刺之。”
“今日,我等便要尝试拔出此剑,还掌教的陵碑一片清明!”
这位弟子说完。
便在方浪蹙眉之间,转身朝着碑庐间走去。
方浪负手,安静立于雨幕中。
那位大道宗的弟子朝着断碑靠近,很快临近了断碑,伸出手欲要拔剑,只是,哪怕动用了吃奶的劲,剑于碑中依旧是纹丝不动!
轰!
一股凌厉的剑意迸发,这位弟子被弹飞。
就在方浪准备迈步的时候,第二位弟子立刻踏入碑庐内准备拔剑,一番磨磨蹭蹭后,这位弟子亦是拔剑失败。
第三位,第四位……
每当方浪欲要迈步,大道宗的弟子便会踏入碑庐内拔剑。
方浪看了一眼天色,明白了这些弟子们所想,这是打算挤掉他的拔剑时间,让他没有时间拔剑么?
不过,每次拔剑失败,莲回剑都会迸发出剑意,将大道宗弟子击飞。
大道宗的数十位弟子,浪费了不少时间。
安梵是最后一位大道宗的弟子,他亦是入碑庐尝试拔剑,不过,只感觉莲回剑中仿佛藏着一个世界般,沉重无比,根本拔不动。
这让安梵心头震撼无比。
这样的剑,如何拔的出来。
他不信方浪能不费吹飞之力就拔出来!
安梵走出了碑庐,天色早已经浓稠如墨,他目光死死盯着方浪。
而方浪走来,与其错身而过。
细雨绵绵,距离第七日,只剩下不到一刻时间。
想到那沉重如山的剑,一刻时间,足够方浪拔出来么?
山脚之下。
赵桢士周身已然有术阵在浮沉着。
黄芝鹤握着锤子,眯着眼,他都打算压制住赵桢士,为方浪争取拔剑的时间。
呼吸凝滞。
所有人的耳畔仿佛都有个沙漏在轻轻的泄露着时间。
大道陵内。
清风徐来,吹动竹叶沙沙如瀚海起伏。
留给方浪的时间不多了,方浪来到了碑庐之前。
望着那柄古朴无奇的莲回剑。
这剑……很烫手啊。
方浪犹豫了一下,他在意的并不是拔剑的时间,而是要不要拔这柄剑。
长叹一口气。
方浪终究还是伸出手,握住了莲回剑的剑柄。
丹田之内,回收自大道三百六十座陵碑中的剑气纷纷自丹田中爆发!
霎时,整座大道陵中,风声,雨声,竹叶哗啦声……
尽皆消失!
仿佛陷入大恐怖要苏醒前的……
死寂!
PS:两更近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哇!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九十八章   十大宗門爭狀元【感謝凌老闆的盟主打賞!】相伴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三年一届的科考,在长安飘荡的簌簌小雪中落下帷幕。
满城的喧嚣,满城的狂欢,在新科状元郎“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感慨下,逐渐的平息。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笔趣-第九十八章   十大宗門爭狀元【感謝凌老闆的盟主打賞!】熱推
这场大唐天下的盛世,下次开启,就要等三年之后。
接下来,又会有稚嫩的学子踏入书院,开始三年苦修,为着那三千书院学子心目中的王冠发起冲击。
而在科考上崭露头角的学子们亦是正式迈出了书院的大门,走向了更加广阔的修行天地。
……
……
入夜,天地飘雪。
喧嚣沸腾了一日的长安逐渐安静了下来。
礼部宫阙,挂在门前的灯笼散发着幽亮的灯光,在风雪中微微摇摆,映照着门前的方寸间的光明。
而宫阙之内,却是热闹非凡,灯火通明,人影绰绰。
这些人影皆是穿着独特的服装,身上的气息,强绝而可怕,将礼部宫阙上方的雪云都给激荡冲散似的,有僧侣,有剑客,有武夫……
都是来自大唐天下各地宗门中的顶级强者,负责此次弟子招收的存在。
如果说科考是学子们的竞争,那科考结束的那一日起,便是诸多宗门强者的竞争。
状元,榜眼,探花,还有那科考殿试前百名的学子,都是他们竞争的目标。
这亦是每一届科考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场景。
礼部尚书主导的,亲自举办了一场宴会,大唐天下十大宗门宗主,以及一流宗门的宗主,都会亲自赴宴,而科考前百名的考生,亦是能够踏入这场宴会。
还有宰辅吕太玄,右相李浦一等朝廷大臣,皆会出席,代表了对大唐科考筛选而出的人才未来去路的关注。
宽敞的宫阙之内,宴会便在此地举办,一张张桌案平铺开来,其上摆满了宴前的瓜果酒水。
方浪褪去了状元绸袍,换回了一身崭新的青衫,背着剑匣,匣中藏黑曜和莲生二剑,与老姜有说有笑的踏足宴会宫阙。
科考结束,让方浪心头的一颗大石头落地,整个人有种海阔凭鱼跃的轻松。
姜灵珑重新戴上了面纱,遮掩了那张绝艳的面容,她的眼眸如星辰,又恢复往日冰山般的高冷。
魏胜一席黑衫,脸上露出标准的憨笑。
三人作为此次科考的三鼎甲,在御街长安结束后,就被邀请前来这次宴会,三人理所应当的坐在科考殿试前两百学子的前三位。
方浪,姜灵珑,魏胜三人依次而坐。
殿内墙壁两旁,烛火悠悠,房梁鼎上更有璀璨的照明晶石,使得整个宴会宫阙,明亮如昼。
随着时间的流逝,殿试前两百名的学子纷纷踏入了宴会宫阙,按照排名依次坐了下去。
柳不白昂着下巴,与低着头有些畏畏缩缩的倪雯一同踏入了宫阙之内。
他们看到了方浪,笑着对方浪招手。
不过,宴会的席位有严格的要求,所以,他们只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柳不白倒是游刃有余,与身边的学子笑着聊天。
聊剑,聊飞剑,聊如何飞剑。
那学子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后,就扭头与身旁席位的另一位学子聊教坊司的花魁去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綁定天才就變強 txt-第九十八章   十大宗門爭狀元【感謝凌老闆的盟主打賞!】鑒賞
柳不白觉得无趣,独自喝了一杯酒。
倪雯夹在一群学子的中间,低着头,也不说话,亦是不住的倒着酒,别人来敬酒,她亦是下意识的就喝掉。
这准备的酒水,是用灵果酿造的果酒,味道甘甜,不易醉人。
但果酒亦是酒,喝多了,倪雯一张俏脸就像是网着一层浓雾,出奇的通红。
西门羡仙对于这种宴会场合那是游刃有余,倒了杯酒,遥遥朝着方浪举杯。
方浪亦是抬起杯子意思了一下。
三两杯酒下肚,气氛逐渐热切。
不过,宴会之内很快安静下来。
随着强横的气机激荡,诸多宗门强者纷纷从礼部宫阙外入席,还有一些风流名士,以及长安中的一切达官显贵。
这次夜宴的目的,主要是给殿试前两百名的学子择取宗门的机会,但同时也是一个拉拢交流的好机会,长安城内那些在官场浮沉了这么多年的老油条子岂会放过。
金榜题名者,至少未来的起步比起一般的修行人要高,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低,所以打好交道亦是不亏。
终于,随着十大宗门宗主踏入,礼部尚书,户部尚书等大臣入席,然而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穿着一席蟒袍的大皇子亦是踏足宴席,坐在首席,嘈杂的宫阙逐渐开始变得安静下来。
今年的夜宴,大皇子居然也来了。
不少学子面容之上行浮现几许紧张之色。
都说这一届的科考乃是近几届来妖孽最多的一次,大皇子为之重视,倒也正常。
在诸多学子眼中,大皇子是个很儒雅的人,脸上时时刻刻都挂着微笑,在方浪看来,倒是和三皇子那倨傲无比的样子,大相径庭,仿佛完全不像兄弟。
随着礼部尚书一番讲演之后,宴会正式开始,觥筹交错,热闹无比。
夜宴过半。
终于有宗门宗主开口,对学子发出邀请。
这让被酒精迷蒙了不少的学子纷纷精神了起来。
当然,大多数都是些一流宗门,所谓一流宗门就是跟东鲁剑宗差不多层次的,比之十大宗门犹有不足。
但是,亦是有不小的竞争力,想要考入这些一流宗门,大唐科考排名至少要在两千名以内。
柳不白,倪雯都是受到了邀请,特别是倪雯,甚至有多个宗门亲自发出邀请。
倪雯乃是地地道道的平民学子,没有资源,但是依旧是凭着一腔毅力和天赋,冲到了殿试七十九名,这在不少一流宗门眼中简直是宝贝级的资源。
甚至,连十大宗门中都有强者盯上了倪雯。
坐在宗门区域第二席位的一位模样普通的女子,视线一转,落在了喝果酒喝的满面通红的倪雯身上,笑道:“在下脉宗副宗主,言可卿,不知倪雯姑娘可有兴趣入我脉宗?”
“脉宗于大唐天下十大宗门中排第二,实力不弱,倪雯姑娘虽然在殿试排名上不足,但是……依你在殿试上的表现,脉宗很欢迎你。”
宴会之中,顿时陷入一片低声哗然。
十大宗门排名第二的脉宗,居然这么快就出手招揽了。
倪雯则是有些不知所措,扭头看向坐在首席的方浪,投去求助的目光。
方浪眉头微蹙,这脉宗副宗主倒是慧眼识珠,应该是看出了倪雯身上的血脉天赋,所以才不惜拉下身位,发出邀请。
然而,侧卧在宗门区域,第十席位的白发白眉的朝小剑,懒洋洋的开口:“小丫头,有没有兴趣来我剑蜀?虽然剑蜀主修剑,但是亦是有开设术修一脉,研究剑术和术法的融合。”
四周又是哗然,谁都没有想到,朝小剑竟是也开口抢人。
脉宗副宗主言可卿顿时挑眉:“朝小剑,你剑蜀宗凑什么热闹,就你们剑蜀宗那入不得台面的剑法与术法的结合研究,想要耽误倪雯后半生修行吗?”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了起来。
但是无人开口打圆场,因为优秀的考生本就是各大宗门的争夺目标。
“你脉宗什么德行我不知道?不就看上人家小姑娘的血脉?倪雯若是没有那血脉,你脉宗会看的上眼?”
“我朝小剑就不一样了,就是看中小姑娘的术修天赋。”
“朝小剑,你休要含血喷人!”
“我就喷你了,咋地?”
……
不知不觉就吵上了。
两人就差没直接交手。
不过,最终还是平息下来,在一群考生面前,直接动手有损颜面。
朝小剑一饮而尽果酒,笑眯眯的看着倪雯:“小丫头,好好考虑剑蜀宗,方浪那小子是肯定绑在我剑蜀宗没跑了,你来剑蜀,我让那小子给你跑腿打下手,状元郎打下手,够面子吧?”
话毕,周围不少宗主就看到倪雯那红彤彤的脸上,两颗眼睛如星辰般璀璨。
言可卿心头一紧,顿时大怒!
周围考生们大呼过瘾,十大宗门强者抢弟子,看着就爽!
倪雯的争抢暂时落下帷幕,现在宗门一方只是抛出他们的条件来吸引天才们,最后天才们如何择取,还是看他们。
或许是有人开了个头,接下来的夜宴气氛愈发的热切。
一位位天才皆是受到了宗门的邀请。
而有的天才当场就做出了决定,例如西门羡仙,受到了十大宗门排名第四的计缘观的邀请,当场加入计缘观。
此界最惨第一天才术修李元真尽管表现的不尽如人意,但是,他的天赋还是值得肯定,十大宗门排名第一的大道宗亲自发出邀请,李元真板了数日的脸方是流露笑意,饮一杯酒,当场加入大道宗。
魏胜加入了十大宗门排名第五的仙武塔,事实上殿试前十的学子择取宗门,更多看的是与自身修行之道是否契合,而不单单只是看排名。
大皇子,礼部尚书,吕太玄等人都安静的看着,没有去插手与打搅。
……
……
“方状元郎,我千翡阁诚意满满,状元郎若是愿入我千翡阁,千翡阁承诺每个月提供一枚上品灵晶,十枚中品灵晶,下品灵晶千枚,每年提供一株蕴剑草等辅助资源,另外,还有修行资金补助一百万金币金币每年,持续三年。”
“这可是千翡阁给出的历届状元中最优渥的条件了。”
“宗门和书院不一样,书院的资源是平均分发,但宗门的资源……是需要竞争的,能者居之。”
“所以,状元郎,考虑下千翡阁哦。”
苏云雨笑道。
自从千翡阁洛江分阁的余管事寻得她后,苏云雨就明白了方浪身上的价值。
此子就是为千翡阁而生的!
苏云雨的话语,犹如惊雷砸落。
整个宴会宫阙安静了下来,针落可闻,兴致勃勃的诸多学子,突然就感觉索然无味。
千翡阁所承诺的修行资源……有点夸张了吧!
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千翡阁。
原本一些开口打算招揽方浪的宗门强者一时间语塞。
哪怕是同样财大气粗的云霄宗宗主亦是沉默不语。
这个修行资源,他们拿的出来,但是……方浪真的值得吗?
然而,不过片刻,云霄宗宗主一咬牙,道:“状元郎,千翡阁出多少,我云霄宗就出多少,另外承诺,云霄宗每个月会额外派七品大修士护佑状元郎入妖阙试炼杀妖魔!同样,持续三年。”
周围哗然声再起。
“阿弥陀佛,状元郎,我观佛海虽然资源不多,但状元郎若愿加入观佛海,将每月给状元郎提供一枚佛陀舍利用以参悟修行,亦三年。”
一位披着大红袈裟的老僧,双掌合十,笑道。
轻飘飘一句话,引起满堂哗然。
“状元郎拥有成为武道巨擘的资本,我仙武塔的炼体秘境愿每月为状元郎开放三次,连续三年。”一位魁梧无比的大汉,饮下一杯果酒,缓缓道。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听着十大宗门宗主纷纷爆出各自为方浪准备的修行资源,皆是震撼无比。
元丹谷,四环楼,脉宗等宗门亦是纷纷开口。
终于,排名第一的大道宗开口了。
为首者是一位竖冠中年子,看上去平平无奇,缓缓开口:“我大道宗为历届状元择宗首选,状元郎若愿入我大道宗,可得一次大道陵参悟资格。”
静默无言。
大道陵,那可是大道宗的圣地,每一位大道宗的九品修士陨落,皆会将其毕生感悟埋葬于大道陵,等待有缘人的参悟和继承。
每一年大道陵只能入一人,唯有大道宗内宗弟子大比的魁首方可入大道陵。
一旦收获某位九品大修士的感悟和传承,那便是一步登天!
显然,为了拉拢方浪,大道宗也是下了血本!
整个夜宴宫阙,静默万分。
此时此刻,方浪成为了全场的焦点,状元就是状元,所有人都盯着方浪,有艳羡,有嫉妒。
李元真一颗心拔凉,他感觉自己被狠狠甩了一巴掌。
他加入大道宗的条件和大道宗拉拢方浪的条件比起来,简直……狗屎!
这岂不是显得他李元真……很失败?!
有人嫉妒,有人羡慕。
有人,慌得一批,譬如朝小剑……
朝小剑都不再侧卧了,正襟危坐,心中苦涩万分。
早知道早点将这小子按在剑蜀宗了!
方浪则是笑了笑,视线一转,落在了朝小剑的身上。
“朝宗主……我能听听剑蜀宗的条件吗?”
方浪笑道。
顿时,宫阙中所有目光皆是一转,落在了白发白眉的朝小剑身上。
朝小剑自然是得装出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
一旁的苏云雨饮了口果酒,娇艳的红唇一挑,嗤笑了一声。
剑蜀宗在轩辕太华仍旧存在的时候,那竞争力自然极大,可是轩辕太华消失了十年,整个剑蜀宗亦是没有了太大的竞争力,甚至今年会不会跌落十大宗门序列都说不准呢。
毕竟,今年例如东鲁剑宗,南海剑阁等顶级一流宗门,可都摩拳擦掌,欲要挑战剑蜀宗的十大宗门地位。
苏云雨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案,等待朝小剑给出的条件。
朝小剑面色淡然,嘴角一挑,扫了全场人一眼,淡淡道:“方浪小子,我也不拿你拔了莲生剑来压你入剑蜀,剑蜀的确资源不多,但我能给你一个承诺……你若入剑蜀,待你冲击上四品境时,我朝小剑必亲自带你杀入剑蜀妖阙深处的妖族圣地,让你在天妖池中泡澡,借此筑道基。”
好看的都市言情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九十八章   十大宗門爭狀元【感謝凌老闆的盟主打賞!】相伴
话语说完,朝小剑豪气干云,一巴掌拍在桌案上,赤红着眼,横扫四方。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起點-第九十八章   十大宗門爭狀元【感謝凌老闆的盟主打賞!】展示
来啊!
互相伤害啊!
谁怕谁!
扪心自问,你们能为小浪子做到如此吗?!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九十八章   十大宗門爭狀元【感謝凌老闆的盟主打賞!】
周围各大宗门宗主面色一阵变化,朝小剑疯了。
可不得不说,这个条件,太优渥了,根本不是灵晶所能衡量。
所有人都再度看向了坐在首席的方浪。
能够让各大宗门宗主开出如此优渥条件,方浪怕是这几届状元中,最为风光的一位了。
所以大家都好奇方浪的选择。
哪怕是坐在主位的大皇子亦是好奇看来,吕太玄乐呵呵的捋着胡须,冷着脸的李浦一亦是望来。
方浪站起身,倒了一杯酒。
脸上挂着和煦笑容,一饮为尽。
“多谢诸位宗主看的起在下。”
“多谢诸位宗主的好意。”
随后,方浪双指并拢成剑指,抵在莲生剑上,骤然一扬,莲生剑出鞘,剑光在席间激荡。
“我于剑蜀拔得莲生剑,这是改变我命运开始的地方,轩辕太华前辈虽非吾师,但亦算吾半个老师,师恩难忘。”
方浪伸出手,掸了掸莲生剑,霎时剑吟响彻满宫阙。
“另,有一说一,小子亦是很想试试在妖魔天下的妖族圣地泡澡的感觉。”
PS:感谢凌老板的盟主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哇!晚上还有!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ptt-第九十三章    狀元!【第三更!大章求月票!】展示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琉璃瓦铺就的大殿顶上,墨色檐角四只瑞兽,面对着浩瀚星空。
深秋的寒意,越来越浓。
厚重的黑云凝聚在夜空,内部宛若在积蓄着厚重的深秋第一场雪,似是承不住雪的重量,朝着人间压落,给整个天下都带来无尽的逼仄感。
白玉广场的青砖擂台上,只剩下一道与巍峨宫殿比起来渺小如蚁般的青衫身影。
方浪拄着黑曜剑,满脸和煦笑容,青衫的衣摆在夜空中拍打,宛若旌旗吹摆发出“噗噗”声响。
整个太极宫前的白玉广场一片死寂。
御道两旁,一直绵延到朱雀门,再从朱雀大街一路往下,似乎都变得寂然一片。
观望这一战的民众们,各个皆是张大了嘴,不知道如何作态。
赌徒们呆呆的攥着手中的赌单,浑身上下泌出的汗水把赌单给彻底打湿,面如死灰,绝望在脸上清晰可见,可预料,明日长安城外的护城河,怕是会多不少结伴入河的伙计。
夺状元大热门的西门羡仙败了,败给了方浪,这匹此届殿试开始前,并无多少人看好的黑马。
方浪是文武金榜第一,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少人看好方浪,因为方浪的修为太低,很难在殿试中崭露头角,大多数人都觉得方浪第一轮就会被刷下。
却是不曾想,此子以极度花里胡哨的方式,以震惊世人眼球的方式,风骚至极,浪荡无边的挤入了殿试最后一场……状元之争!
随着西门羡仙的落败,毫无悬念,状元之争发生在方浪和武王之女姜灵珑之间。
事实上,大家其实对于西门羡仙的落败,倒是有些心理预期。
毕竟,方浪强势击败了状元大热门李元真,那赢下西门羡仙,可能性倒也极大。
但是,最让人震撼的是,方浪与西门羡仙的比试,竟是比与李元真的比试,更加的花里胡哨!
脚踩飞剑,口若悬河,一边握冰弓,一边诵诗词!
诗词之道,明明是西门羡仙最擅长的一道,要知道西门羡仙闻名长安,就是在长安教坊司中“一日作诗各一首,夜夜睡得长安花”,他以诗闻名,而如今……却是又败于诗!
这才是让众人哗然的一个点。
太极宫前。
大皇子眉宇微蹙,眼眸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另一边,吕太玄笑了起来,轻轻抚掌:“不枉老夫特意清醒来观此战。”
“两位在年轻一辈中,诗词才情冠绝长安的才子比试,果然是迸出了不一样的花火。”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好!此诗简直道尽了我等爱酒之人的满腔快意!”
宰辅吕太玄大笑不已,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本来在皇城之内,他极度克制自己,不会轻易拿出葫芦来喝酒。
但是……
此诗句,无酒如何有味?
“啵”的一声,便拔了葫芦栓子,大口的饮下酒!
一边饮酒,一边还笑念:“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有味,够有味。”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今夜过后,大唐天下,谁人不识得方浪之名!”
一旁的李浦一瞥了吕太玄一眼,面无表情。
这老东西,夸的这么起劲,怕是只想找个机会喝酒吧。
“西门羡仙积蓄浩然气数年,本不该落败的如此轻易,当方浪此子的诗才的确是万里挑一……特别是那一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对西门羡仙的冲击最为强烈。”
“看似滑稽而可笑的一场战斗,实际上是儒道精神上的交锋。”
“西门羡仙没有输实力,他输的是诗才。”
李浦一淡淡道。
周围百官亦是纷纷颔首,许多文臣此刻还沉浸在方浪怼的西门羡仙哑口无言的那几首诗里。
大皇子眸光闪烁,笑了笑。
“羡仙败了便败了,只能说他还无状元之姿。”
“接下来的状元之争才是此次殿试的重头戏。”
大皇子开口。
百官们安静下来,许久,皆是作揖称是。
……
……
西门羡仙躺在白玉广场冰冷的地面,他茫然无措的望着夜空之上垂落的黑压压而有逼仄的云层。
他满脑子都是方浪那掷地有声,如惊雷入耳般的诗句。
皇宫里的御医赶赴而至,查看了他的伤势,事实上,西门羡仙的伤势不重,严重的是心伤。
方浪在西门羡仙最骄傲的长处击溃了他,对西门羡仙打击自然是极大。
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西门羡仙抹去额头上的鲜血。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这句话对他影响极大。
他眸光熠熠,竟是愈发的璀璨。
他朝着擂台上的方浪拱了拱手,尽管方浪没有再看分毫,但是,西门羡仙却是感觉心头逐渐豁然开朗。
方浪三首诗,破了他的浩然气,亦是破了他的心境。
但是他亦是从三首诗中有所悟。
“浪兄诗才,羡仙自知不如,待殿试结束,羡仙定与浪兄彻夜长谈,望浪兄成全,补全那几句诗。”
西门羡仙笑道。
随后,洒然转身,儒衫飞扬在夜风下勾勒着身躯,大踏步离去。
此战,西门羡仙心服口服,唯一可惜的便是,他未能完成大皇子的嘱托,夺得状元之位。
他积蓄浩然气数载岁月,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稍稍有点可惜。
……
……
姜灵珑戴着面纱,安静的看着伫立在擂台之上,青衫飞扬,沐浴月华的方浪。
如星辰般耀眼的眼眸中闪烁起微微华光。
御道旁,人群中,余管事踮起脚尖,亦是望着擂台上,豪气干云的方浪,一时间心潮起伏。
余管事可还记得,当初在洛江千翡阁,方浪想要求那位少女的名字而不得。
而如今,少年却已然可以和少女站在同一个层面。
世间之事,简直太过神奇,谁能想到,短短时日,少年竟是能成长到如此高度!
太监总管行至两块铭牌之下,拂手间,唯二两块完好无损的铭牌于此时此刻悬浮于空,碰撞之后,互相对峙。
“最后一战,状元之争。”
话语落下,整个白玉广场霎时哗然而起,有惊呼之声,撕裂了顶上黑云!
姜灵珑从备战区中起身,娉婷的一席素白一群,手握季雪剑,戴着面纱,青丝三千如瀑。
她一步一步,眸眼如星辉,朝着擂台上走去。
她亦是有些期待今日这一战。
“让我看看,如今的你……有多强。”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綁定天才就變強 txt-第九十三章    狀元!【第三更!大章求月票!】鑒賞
少女面纱下的红唇,微微上挑。
青砖擂台之上,方浪和姜灵珑相对而站立,此时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清冷的月华破开了厚重的黑云扬洒而下,像是汇聚了全天下的聚光灯打在了此刻的擂台。
白玉广场的一个角落。
蒙着面纱的王妃裴氏,激动的指着擂台对身边酷着张脸的裴寥,低声说道:“要打起来了!”
“灵儿和小方要打架了!”
“小方刚才那几句诗真好,灵儿会不会一不小心戳死小方?”
“灵儿跟她爹一样,打起架来就是个没轻没重。”
裴寥面无表情,懒得回答自己这个叽叽歪歪的姐姐。
不过,酷酷的面容维持不过三秒,他满脸狰狞,因为王妃裴氏拧住了他的耳朵,娇怒道:“你倒是说话呀!”
裴寥心中想哭。
这个姐,不要也罢。
……
……
深秋的寒意,凌冽刺骨,呼啸的刮在整个长安城的上空。
连续下了数场秋雨,让寒夜里的气温降到了极低,白玉广场上,穿着厚重棉服的民众们,搓搓手,哈出一口气,都能看到泛起白茫。
伴随着金锣脆响。
此届科考万众瞩目的状元之争,便于青色擂台之上展开了。
无数人踮起脚尖,无数人翘首以盼。
哪怕是太极殿前的诸多文武百官,亦是凝神注视。
擂台上,方浪背负着剑匣,一席青衣,流露和煦笑容,看着戴着面纱的老姜,笑容愈发的灿烂。
今夜,又是榨干老姜的一晚。
交手起来,绝对算是一场深度交流!
所以方浪自然笑的灿烂。
“你若还是之前赢李元真和西门羡仙的花里胡哨的手段,那你早点认输,我会打到你哭的。”姜灵珑眸若星辉,亦是笑的灿烂,话语中夹杂着几许笑意。
方浪咧嘴,抬起手,握着黑曜剑斜指苍穹的剑柄,缓缓抽出,随后,漆黑如墨的剑尖斜指地面青砖。
“洛江书院,方浪。”
姜灵珑微微欠身。
“国子监,姜灵珑。”
“请赐教。”
……
爱不释手的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txt-第九十三章    狀元!【第三更!大章求月票!】推薦
……
嗡!
一声剑吟,炸裂于擂台上空的空气,卷起细微看不清的细浪。
方浪手中握黑曜,一步踏出,灵虚剑步!
身上的灵气和剑气在迈步的瞬间,便激荡沸腾了起来,对上老姜,要甚花里胡哨?!
以剑战之,才不负他艰难站在这儿面对姜灵珑!
擂台之上,一瞬出现了十数道青衣身影,在黑夜中如梦似幻,如今的方浪已是六段剑师,肺腑存剑气,步履更轻松。
只是一个呼吸,便跃然逼近至了姜灵珑的身侧。
不过,方浪却是低俯下了身躯,黑曜剑的剑尖扎在地上,落发可断的锋锐黑曜,宛若扎豆腐般,扎入了擂台青砖中,霎时拔剑!
似有剑气自地砖之内喷薄而出!
拔剑术!
犹如一道黑色雷霆,自大地上滋生,炸裂惊耳!
少年挥剑,斩天下风雪!
姜灵珑眸光一凝,不曾大意,九段剑师修为展露无遗,细长白皙如雪的手指点在季雪剑鞘之上,霎时,有剑气横扫而出。
宛若一阵春风拂面来!
少年霸道的剑,撞上少女柔软的风。
叮!
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巨大的力道迸发,方浪切换四羁绊状态,加上三段武师的力量加持,竟是与九段剑师的姜灵珑在剑力碰撞上,不相上下。
姜灵珑身躯摇曳,丹田气旋之内,剑气勃发!
手中剑一抖,四季剑法之春雨!
无数的剑华似是化作了绵延春雨,如油润万物,黏在方浪的黑曜剑上,任由方浪如何挣扎,似乎都无法甩开!
这是四两拨千斤的剑势!
方浪曾使用过借力卡,悟得老姜对四季剑的几分感悟,但是,真正面对老姜,方浪不曾在剑法中藏有任何四季剑的影子,那是找抽的行为。
拔剑术最霸道,春雨剑势却是最好的破解拔剑术的剑招。
方浪亦是不着急,心思沉淀,他知道想要赢老姜很难,不过,方浪积蓄了如此多的底牌,也不会轻易的认输。
左手抬起,做佛陀拈花状,往前一推,弹指剑波!
嗡!
寂静的空气炸开,姜灵珑黛眉微蹙,一直压着黑曜的季雪回抽,化作一个圆弧,犹如一根细丝,竖立在姜灵珑眉眼对称的中央!
剑波弹来,竟是被季雪剑给一分为二,于姜灵珑身侧卷起,冲在地面,让青砖无声龟裂!
方浪借此机会脱出黑曜,剑尖抵地,完成弧度,借力弹起,伴随着剑吟,抽打向姜灵珑!
这是柳不白的得意剑招,方浪学的更上一层楼!
姜灵珑似乎也看出了什么,黛眉微挑。
“花里胡哨。”
姜灵珑轻骂。
不过,她手中的剑亦是往前一甩,剑气自气旋中喷薄,霎时,无数的剑光如下雨般狂暴!
方浪只感觉眼前恍惚,似是面对大团的暴雨不断的倾泻!
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这和问剑大比上的老姜剑法可完全不同,加持了剑术的四季剑,简直强的让人绝望!
如果说李元真是此届科考第一术师,那姜灵珑就是此届科考第一剑师!
方浪眼眸一凝,身在空中,便高速旋转,旋转之间,莲生剑自匣中飞出,撞在了姜灵珑的夏雨剑势上,弹了回来。
方浪双手握剑,形如流水,于身前挥舞,刹那间舞动的密不透风,无数的剑气形成气流激荡在四周!
姜灵珑以霸道至极的九段剑师修为,压着方浪打!
这是单纯的修为上的压迫!
方浪双手剑飞速挥动,身前似是交织出细密至极的剑网!
叮叮叮!
方浪施展双剑流,却是被姜灵珑压的节节后退!
擂台外,所有人看的目眩神迷,这是单纯的一场剑术天才间的交锋。
两人自擂台之上,从这头打到了那头,跃然间,挥剑如起舞。
一人主柔,一人主刚!
擂台各处,皆是两人的剑影所在。
剑气激荡在每一个角落,清脆的剑吟之声,犹如一曲高山流水!
……
……
周围民众,皆是哗然,大感痛快!
没有什么惊天的杀意,没有什么恩怨情仇,大家观望这一战,像是于小楼听雨,心情都为之而宁静。
“此战,美如画。”
人群中,抱着剑的温庭喃喃道,恍然间,眼眸前似是碧波荡荡,浮现出曾经桃花树下,与伊人舞剑的画面。
崔院长捋须,满脸慈祥的笑容,这丫头,这小子……
他眼眸浑浊间亦是波动,回想当年。
岁月不经读,抬首已半生。
十大宗门宗主之中。
朝小剑抱着剑,哼哧了一声:“花里胡哨。”
而一旁的苏云雨则是笑着补了一句:“赏心悦目。”
……
……
“方浪,你若就这些手段,可怕是要输了。”
姜灵珑道。
她的话语中,夹杂着几分笑意和痛快!
能看到花里胡哨的方浪吃瘪,她心中竟是有些小欢喜!
“那我认真了!”
方浪双剑如纠缠的双蛇,于寒夜卷起犀利的剑风,霎时后撤,撕裂姜灵珑的夏雨剑势的笼罩!
一步蹬下,身上的气血血衣浮现,犹如黑夜中的一团火。
三段武师!
方浪利啸一声,青衣鼓荡!
似是黑云中的雷蛇怒吼。
方浪竟是将莲生剑和黑曜剑同时甩出,裹挟着巨大的力道,骤然化作两道怒龙飙射向姜灵珑!
姜灵珑凝眸,严肃了起来,面纱后的面容如秋水般恬静!
手中季雪往前一抽打,身躯一婉转,白色纱裙于黑夜中如一朵绚烂的白玫瑰层层绽放!
秋水如碧波荡漾。
剑气如秋雨绵绵!
飙射而至的莲生剑及黑曜剑竟是如陷泥沼,悬于半空!
奔走的方浪,蓦地一步踏下!
眼眸之中隐隐有血色滚动!
羁绊对象,魏胜之血脉天赋:狂暴!
方浪身形在擂台上拉过道道残影,瞬间贴近,双拳裹挟着爆炸澎湃的气血,狠狠砸在了凝滞于空中的莲生剑和黑曜剑的剑柄之上!
三段武师,在狂暴加持下,仿佛爆发出了六段武师的气力!
这两拳当头砸下,砸竟是砸的姜灵珑的秋水直接被两柄剑给撕碎!
姜灵珑眼眸中闪过一抹慌张!
这啥啊!
有点像魏胜的血脉天赋?
果然……方浪这家伙,就是花里胡哨停不下来!
叮叮!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李鴻天-第九十三章    狀元!【第三更!大章求月票!】推薦
姜灵珑身躯扭转,莲生和黑曜剑顿时飙射而出,扎在擂台上,将擂台炸出两小坑,两把剑各扎在坑中,剑柄摇晃不止。
而方浪已然贴近姜灵珑旋转着刚落地的娇躯。
武道,截拳!
哪怕是剑修,被一位强大的武修贴近肉身,下场亦是极惨!
姜灵珑此刻遭遇的便是这种情况,尽管方浪只是三段武师,但是方浪爆发出狂暴的情况下,给姜灵珑带来一股危机感!
强大的剑气自体内迸发,姜灵珑压剑砸来。
方浪截拳施展,亦是有些难以压下姜灵珑的剑!
这是段位的差距!
不过,方浪嘴角咧开,还没结束呢!
眼眸之底一抹金光闪烁,灵瞳!
瞬发术法,灵锥!
姜灵珑只感觉灵念一阵刺痛,一阵恍惚,手中的剑,竟是砸的都慢了半拍!
方浪无限的砸出灵锥。
这是灵念攻击,近距离之下的灵念攻击,姜灵珑眼底有白芒一闪而过,方浪愕然发现,灵锥竟是纷纷无用!
“花里胡哨!”
姜灵珑骂了一句。
一剑再度砸出,而这一剑,却是凌冽如天下飘大雪!
似要刮的万物凋零!
寓意深刻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李鴻天-第九十三章    狀元!【第三更!大章求月票!】讀書
四季剑之冬雪!
方浪也是无言,两种血脉天赋的爆发,都拿不下你!
不过,方浪却还有底牌!
抬手横推,交叠犹如划一大圈,自有茫茫浩然气自他体内迸发!
起手一扬。
擂台之上,平地起龙卷,自姜灵珑和方浪脚下卷起!
姜灵珑眼眸骤变!
你是百变小子吗?!
剑,武,术,儒……
什么都会一点点?!
轰!
冬雪剑势被破!
在所有人震骇中,在西门羡仙一脸懵逼中,姜灵珑被方浪贴身托起,卷入龙卷,扶摇直上。
姜灵珑恼羞成怒,手中剑势再起,恐怖剑意自她体内蔓延开来!
她竟是掌握了四季剑法的剑意!
简直天姿妖孽到极点!
“四季合一!”
姜灵珑咬着牙,有些慌乱的娇喝!
然而,剑意刚蔓延,方浪丹田气旋,剑意种子一颤,姜灵珑的剑意顿时又缩了回去。
方浪截拳打出,压住姜灵珑砸剑的手,另一手扬起,于姜灵珑面前弹指。
剑波如清风爆发!
姜灵珑的面纱顿时炸的四分五裂!
一张极美的容颜,暴露在了夜幕中。
头顶之上,逼仄压下的黑云,终于憋不住。
有点点白雪,洋洋洒洒飘落而下。
擂台上空,方浪以截拳压着姜灵珑,从消散的云卷中,呼啸下坠。
白裙,青衫,天地飘雪。
浩然气化作的白蟒飞速划过,像是化作一股清风于姜灵珑的背部平铺。
使得后者背部轻轻着落。
方浪眸光微微闪烁,从姜灵珑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羞恼的绝美容颜上收回了目光。
抬起手,在姜灵珑白皙如雪的眉心,一个弹指。
弹的姜灵珑呆滞的仰头,青丝白裙如花朵般铺散满地。
方浪起身,掸了掸青衫,仰望漫天飞雪,轻笑。
“老姜,承让了。”
PS:一口气,仍旧不短的老李,这一战难写,修修改改写的有点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