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貞觀皇儲李承乾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八章 禍兮福所兮!(二)相伴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皇帝将建成的女儿归德郡主晋归德公主,并赐婚魏征之子-侍御史魏叔玉,这是朝野间谁都没有想到的事,隐太子之女嫁旧东宫洗马之子,这还不耐人寻味吗?
不过,朝野之间非议也仅仅止于小范围的议论,一向“胆大包天”的士人对此大多都缄口不言,不因为别的,单单因为赐婚使是手里掌握内卫的-皇太子-李承乾,谁也不想因为这事被请到诏狱去喝茶。
皇帝赐婚是件很麻烦的事,不仅这对新人要入宫拜谒皇帝,叩谢至尊的恩典,息王妃-郑观音也是要进宫与皇后说说体己话的;为了让体现对息王妃的尊敬,李承乾特意吩咐了下去以太子妃的仪仗接其入宫。
随后,又与太子妃独孤妙音一起在宫门前候着,大唐以仁孝治理天下,李承乾作为国家的储君,更是应该做出表率,成为人臣孝子的典范,所以必须亲迎;
当然,这其中更主要的原因是服毒自尽,为自己省去了“麻烦”的李承宗,毕竟他们之间是有君子协定的。
“老身何德何能,能劳动殿下夫妇出迎,这可是折煞老身,你这让老身如何能承受的起呢!”,被独孤妙音抚着的息王妃笑着对李承乾说道。
“伯母说那里的话,您是长辈且一年到头也不会进宫,侄儿要是不出来迎候,那岂不是该家法伺候了!”,上前见了一礼后,李承乾赶紧应道。
“好好好,殿下的心意,老身愧领了,说到底这他们能有今天,全都是仰仗殿下的帮衬,明日老身就让他们去东宫叩谢殿下的大恩!”
“伯母折煞小侄了,小侄只言片语能有甚用,这都是陛下的恩典,来,您慢着点,侄儿陪您去觐见母后。”,话毕,李承乾侧身来郑观音的一侧,与太子妃一同扶着向后殿走去。
一番见礼过后,郑观音是说尽了好话,面容恭敬之极,长孙皇后让她哄得也是乐乐呵呵的,妯娌两个那叫一个和谐;这不难理解,毕竟皇帝的话没有失言,对待建成留下的这两女儿都给了特殊的待遇。
闻喜的丈夫-刘玄意,官儿是不大,但位在东宫近侍之臣,为人谦和且对闻喜极好,即使将来做不到什么高官,也能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如此也算难得的良配。
至于魏叔玉虽然是个鳏夫,但确实谦谦君子,官箴清明在朝野也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上他那能惹事的父亲已然致仕,不可能再给子孙惹麻烦。能给归德寻得这样的安稳人家,足见皇帝用心正大,如此还不值得一谢吗?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txt-第八百九十八章 禍兮福所兮!(二)看書
“嫂嫂,闻喜和归德如今都有了归宿,你身上的胆子也算是卸下了,再等几年李福一成婚,你就等着享受天伦,儿子绕膝吧!”,长孙皇后拉着郑观音笑嫣嫣的说着。
别看长孙皇后笑着的,但这是有强烈的目的,赵王李福早年就被过继给了隐太子,这小家伙的母亲出自弘农观王房,是后宫中较为得宠的妃子。可惜没什么福气,早早的就撒手人寰,自郑观音出掖庭后,李福也被送到息王府中教养。
皇帝当年剥夺了息王一脉的荣光,现在儿子、女儿都还给她了,而且待遇一点不比其他的宗室差,这诚意郑观音的聪慧已经能领悟到,与聪明人说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了。
“是,皇后娘娘说的即是,臣妾的好日子来了,知足了,今后臣妾除了看好这些小辈以外,就是日日在菩萨面前为陛下和娘娘祈福,为大唐祈福。”
看到郑观音果然机敏,长孙皇后也笑着点了点头,所有有赐下宴席,妯娌二人加上李承乾夫妇共进午膳,席间又是谈的又是孩子们幼时的糗事,气氛轻松异常,好一副天家和睦的场面。
送走了郑观音,储妃并肩徒步往明德殿方向走着,后面的仪仗离的远远地,不敢靠的太近,生怕距离太近扰了主子们的清净;夕阳的余辉照耀在二人的身上,不管是戍卫的士卒还是来往的宫女宦官都不得不由衷的赞美一声好眷侣。
“殿下为何帮魏征料理身后的麻烦,他可是有负殿下在先,你不是一直很恼火吗?”,独孤妙音与太子同床共枕多年,李承乾的心里怎么想的,她太知道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如果魏征能早早把太原王的事说出来,太子也许还能救那遁入空门的兄长一命,这是魏征的原罪,与此同时还把皇帝和太子得罪到底了,彻底断送了他的仕途。
而且多年来魏征在朝的所做所为,也得罪了一帮人,现在他致仕了,难免有人想携私报复,或者在进谗言诬陷于他。
今日太子力促此桩婚事,把息王府和魏家捆在一起,这就不得不让那些人忌惮三分。毕竟息王府是个人臣不敢触碰的禁忌之地,动了那的人就想当于揭皇帝的伤疤。凡是想把这官儿当下去,都不会干这么愚蠢的事,所以她说太子在救魏征。
“爱妃,这点你说错了,魏征是得罪了不少人,可这些人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犯不着为了他们伤神。
笔下生花的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八章 禍兮福所兮!(二)讀書
孤救的也不是魏征,而是父皇的名声,那老家伙把父皇得罪的太狠了,孤怕他死不得好死,让父皇落个戕害功臣的骂名!”
是,现在皇帝是没有这样的想法,可天心难测,谁知道什么时候父皇会想起老家伙的不好来。与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父子,连李承乾都掐不准他心里的事,更不要说魏征了。
所以与息王府联姻,算得上是对魏征的保护,让皇帝从心里把魏征划到建成的旧部身上,完全与贞观朝割离开,这样即便再恨起他来也有各为其主的名头挡着。
人氣玄幻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八章 禍兮福所兮!(二)相伴
超棒的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八章 禍兮福所兮!(二)展示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笔趣-第八百九十八章 禍兮福所兮!(二)熱推
而且息王府的人身份都特殊,皇帝又再三的表示要优待,是以即使对魏征再不满意,看在息王府的特殊地位上也会网开一面,不至于身上背负戕害忠臣,卸磨杀驴的罪名。
老三的死已经让他苍老了不少,李承乾不想再出现这样的事,再次的刺激到他敏感的神经,所以那日在宣政殿说好后,又去找了长孙皇后,让她催着赶紧把事办了,省得夜长梦多。………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八百九十六章 師生之談!展示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魏征走了以后,可李承乾注视着他走过的路良久,魏征这辈子的追求就是想见证这世上的公道人心,他做到了,功成身退还乡,在世人看来是好事,也是幸事。
可李承乾心里清楚,魏征是带着遗憾走的,他并没有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辅助一位如汉文帝一样的仁义之君,治理着大好河山!皇帝和李承乾这对父子都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美梦也只能止于美梦。
这就是大势所趋,不可能因为一人的意志改变,不要说魏征一介文臣,就算是天子又能怎么样;这个时代所需的帝王就应该是虎视鹰扬的,也只有这样君主才能带大唐从孱弱走向强大,屹立于世间诸国之上。
魏征生错了时代,如果他生活在三世之朝,一切已经步入正轨的大唐,李承乾相信他的成就不仅仅这些,这不能不说不是一个悲哀。人人都觉得开国定基的宰相才能名曜青史,可李承乾知道有时候平凡之时建功更为难得。
“殿下心中其实早就原谅魏征的,不是吗?老臣看他身子骨还算硬朗,应该还能案牍劳形几年,那为什么不加以挽留呢?”,张玄素拂了拂胡子,笑着看向自己的学生。
“算了,张师傅,强扭的瓜不甜,魏征是什么脾气你心中有数,留他下来又有什么用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话间,李承乾自顾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淡淡说:“老实说,孤挺羡慕臣子们的,功成身退,深藏身与名,可孤这辈子注定只能在深宫围墙之中,做个井底之蛙!”
“人人都说当太子好,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可孤真没觉得有什么好的。张师傅,你信不信,孤要不是生在帝王之家,这辈子活的肯定比所以人都好!”
看着太子一脸认真的样子,张玄素笑着点了点头,今儿太子的话让他想起长孙无忌多年前说的,太子是龙困浅滩,否则以他的心机和手段,岂是区区一个守成之君的名头就能盖棺定论的。
可张玄素更倾向于另一种说法,如果太子不是出身帝王之家,不管是凭军功或者苍文书院,都可以让他成为千秋青史上的风流人物,如此岂不是应了他心中那颗心向自由的心。
“殿下,人的出身是不能选择的,纵使你有千般大材,可丈量江山也亦是如此!守成之君没什么不好的,依着老臣看这是福气才是,殿下直接就掌握着天下的士气和人心!”
宽慰了李承乾两句后,张玄素拂着胡子又问了一句:“殿下,陛下近来在军中的动作颇大,尤其在将领任用上更为显眼!最近周边没什么战事要发生啊,陛下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不成?”
张玄素的话没往下说,但李承乾确是点了点头,继而言道:“你们不是常说孤肖乃父吗?就应该料到父皇不会一直蛰伏在长安,这些年他看着孤在外面折腾的时候,心里也甚是嫉妒!”
“高句丽的大莫泉盖苏文架空君上,操纵国政,且屡屡侵犯周边小国,对大唐的也甚为敌视,所以父皇打算吊民伐罪,在朝中做出的调整也是为了御驾亲征之前把军中的声音统一了。
到时候没有魏征为首的文官,谁又能拦得住呢,这也是父皇为什么如此痛快恩准魏征辞官本章的原因。”
“劝?张师傅,能想的办法孤都想了,磕头、作揖、叫祖宗都没用!你是老臣了,在父皇座下为臣二十年多年,应该明白他一旦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即使太武皇帝再生也没用。”
听了太子说完这话,张玄素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心里虽然对御驾亲征的事震惊,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皇帝能干出来的事。
多年来不少人在暗地里把他和杨广比较,皇帝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却一直记着呢!这不,隋征高句丽失败了,可他偏偏就要让大唐胜利,只有大唐胜利,他才能向天下人证明,大唐远胜大隋,他李世民要强过杨过百倍!
“老臣晓得了,在圣旨下达之前,老臣会守口如瓶的。”,张玄素心里明白的很,知道这里面门道的恐怕不足一掌之数,能告诉他完全是太子对他的信任。
“哎,张师傅,与你说就是信得过你,犯不着如此的小心!九州缺一,父皇又怎么能善罢甘休呢!还记得被孤带回来的豫州之鼎吗?
军工区现在集中了所有的能工巧匠,正根据现存的古籍正在赶制其他八鼎,这就是今年的上元大礼,也是为了凝聚天下士气和人心。”
浇筑八鼎才能花多少钱,别说皇帝要了,就算他不要,李承乾也会打好了送上去,这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皇帝本身,天子亲征动辄百万士卒、民夫,车骑兵甲无数,否则无法体现天子的威严,这期间的花费不是一个少数。
户部账面上虽然还算富裕,但打这么一战确实会伤筋动骨,李承乾现在满眼想的就是财帛,怎么样能在最短的时间把这份亏空给补上,万万不可因为战事,耽误了唐境内的国计民生。
别看这两年大唐没什么大灾大难,可这小来小去的事加起来也是不少,再加上朝廷主持的工程颇多,钱少了是万万不行的!
看到李承乾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张玄素知道他这位至尊的学生,肯定是觉得天子亲征的成本太高,耗费的国力太大,所以抠搜的毛病又犯了。
太子的精打细算在别人看来是吝啬、小气,可张玄素还是很欣赏的,有多少米,做多少饭,储君时时以国力自戒,百姓将来才可以继续安生的度日,大唐的社稷才可愈发的稳固。
“殿下,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既然做了陛下的儿子,大唐的储君,你呀,就得多担待着。
臣是个教书匠,不通财货之道,所以就帮不了殿下了。不过,臣可以少喝殿下点酒,也算是尽尽心了,对不对!”
呵呵……,君臣二人相视一笑后,李承乾笑着回了一句:“张师傅,你就拿孤寻开心吧!”…….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三十六章 他在那?鑒賞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别看李晦和房遗爱都是皇亲国戚,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可依然没有脱离低级的趣味,对于打架的热爱丝毫不压于市井的混混,对于这一点李承乾“只能”归类了尚武,所以也就可劲儿由着他们了。
这不,带着十几个化妆成仆人的侍卫就与庄子的打手门战到一团,而起拳拳到肉,刀刀见血,一点手都没留。因为行动之前殿下已经吩咐了,大鱼只有东家一人,其他人生死无论,所以能痛快干的,根本就没必要与他们作更多的纠缠。
值得一提是,打着打着,这些打手的身份就暴露了出来,因为他们头顶上的假发已经吊在地上了,头发上戒疤明晃晃的表露了他们的身份;
而那些看起来千娇百媚的姑娘们见情势不利,也都在馨娘的命令下,穿着轻纱从二楼跳了下来,用手中的横刀证明了她们不仅仅是玩物而已。
最逗的要属昌盛,眼见怀中千娇百媚的小娘子一眨眼就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阎罗,顿时三魂丢了两,连滚带怕的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娘,跟特么个肉球一样滚到了李承乾的脚下。
“爷,场面有点大,我这,我这有点扛不住啊!见笑、见笑”,昌盛是个纨绔子弟,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能特么不尿裤子吗?
再说,什么地方最安全,当然是太子爷身边了,一国储君身边哪儿还不藏两个高手,只是比较菜的他目前还没发现人躲在那里了。
不理会吓懵逼的昌盛,见刘熵把刀放在桌子上,李承乾先是笑了笑,然后手一抖袖子中短锏的入手。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蓄力往桌子上一扎,桌面之上就剩下了短锏的把手,其余部分全部没入实心的桌中。
李承乾这一手不仅把昌盛惊着了,更是让刘熵挑了挑眉头,今儿可是碰到扎手的点子了,这桌子可是金丝楠木的,坚硬的程度要比寻常的木料能比的;这青年手上的功夫硬是要得,最起码在他认知当中,没多少人能做到这么一点。
得,既然技不如人,刘熵也没必要的动手了,随即面带严肃的问道:“兄弟,宝志这个名字意义非凡,他不是你惹得起的!你花的这些钱也不过是东家的,与你个人有一文关系吗?”
“行了,不论官身还是游侠,最后要的还不是钱吗?这样,你开说个数,不管多少都付得起,没有必要因为这个伤了和气!”
刘熵这么说当然是有原因的,自从朝廷下达了整饬fo门的政令之后,不管是官府的差役还是民间的游侠,或者是平头百姓,只要能抓到没有合法寺院的度牒的和尚,统统重赏之。
这有点痛打落水狗的意思,效果也非常的明显,在金钱的诱惑之下,让不甘心fo门沦为朝廷鹰犬的他们,不得不改头换面,用另一种方式与“异教徒”们作着斗争;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人找上门了。
刘熵一点都不怀疑昌盛,就他那个怂样子,与他那条被尿透的裤子一样啥也不是,要是能看穿他们的身份就怪了。
那答案就只剩下一个,刚刚离开没多久的崔奎就是出卖他们的罪魁祸首,销金窟的佛骨舍利都是他们提供的。
见钱眼开的他,不仅在自己这吃了一道,又把这里卖给了更大的买家,这还真是应了无奸不商的那句话!
不过,既然都是为了名利,那就都好说,反正有了钱,名利自然也就跟着来了,刘熵相信面前的这位秦爷不过是出面办事的,他的东家才是想向朝廷邀宠的人,两者的追求不同,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这都是可以谈的。
有舍,方有得,刘熵在fo门多年,见识过无数的利益交换的他明白,只要在没分出胜负的时候才能谈条件,要是自己手下的那些人都被摆平了,那他手里可就一点砝码都没有了。
“刘熵,我这个人讨厌的就是讨价还价,尤其是跟我谈价还价的,最后在给你次机会,说,宝志在那?别以为你们在长安抢丹药躲过了一劫,今儿也可以全身而退!实话实说,你的时间不多了!”
李承乾听崔奎说过,在这些人交往的过程中,他们提到过长安和道门,而且还高价让其去收各种长生不老的偏方;这就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手里有fo门的舍利,还需要长生不老的方子,那不是宝志麾下的秃驴还能是谁呢!
东宫想抓这老东西不是一年两年了,皇室甚至还有一位亲王被其蛊惑,身死魂消为天下笑,这是个不死不休的局,所以李承乾在得知线索之后才会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如此客气的与他说话的原因。
“刘某是看出来了,你是个敬酒、罚酒都不吃的角色,而且非要与我们死磕到底啊,那就休怪刘某人与你同归于尽了!”
话毕,面目狰狞的刘熵抽出刀子,可还没等他挥刀,两支箭射突然射了过来,在箭矢巨大的惯力之下,刘熵两只手直接被钉在了身后的墙上;随后又有两支箭射在他的小腿上,整个人以呈一个“大字”被钉在墙上想动都动不了。
射箭的不是别人,正是收到讯号赶来的秦怀玉和罗通二人,见太子没有危险了,就带着手下的士卒冲向了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fo门秃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你看,早就告诉你时间不多了,可你就是不信,这下好了吧!”,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后,李承乾提了昌盛一脚:“行了,起来吧,局势一边倒了你还装什么怂,待会要是让你爹看见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话音刚落,一脸不好意思的昌盛装傻充楞的笑了两声,起身之后殷勤的从旁边的拿来了一坛子酒,倒了一碗后,谄媚笑道:“殿下威武,小臣是服了,区区fo门余孽在殿下面前完全不值一提,螳臂当车嘛!”
殿下?钉在墙上的刘熵叨咕一句,扭了扭身子见还是下不来,撕心裂肺的他疼得满头大汗,随即高声吼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昌盛看了一眼太子,见殿下抬手示意他随便之后,撸了撸袖子,走到刘熵的面前,啪啪啪,连着打了他三耳光,还啐了一口,方才那副窝囊样一去不返。
十分嚣张的说:“呸,瞎了你的狗眼,还想与殿下动手,你是真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了!告诉你,在你面前的这位爷就是当朝太子,还想刺王杀驾,你又多少脑袋够砍的!”
干说话觉得不解气,昌盛又给了他两记耳光,特么的,要不是这混蛋,自己能特么在殿下面前尿裤子出丑吗?…….